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793 底蘊

說實話,當消息傳遞回來,這幾個新出現的家伙可能是完美進化的時候,每個人都非常的好奇。在真正交手之后,就可以感覺到,對方的力量真是浩蕩巨大。如果說利用血紋丹進入LV4的識海境高手是一個水庫的話;那么,白冥樓里面有各種資源培養的人就算是一個巨大的湖泊了;至于完美進化,就仿佛一片浩蕩的海洋一般。
  這是本質的差距,無法否認!
  不過,在交手一段時間之后,白冥樓的人就再次發現,雙方的差距,似乎僅僅體現在力量的底蘊上面了而已。至于更多的,對方卻并沒有任何特別之處。但是,衡量一個人的實力的,除了力量以外,還有其他更多的因素。人類,從來都不是一個完全依靠力量來稱霸世界的種族。
  那么,反擊,開始!
  幾乎每個人在這瞬間都氣息一變,然后用出了真正的實力。
  白冥樓這邊一認真之后,卡瑪多維奇的幾個下屬頓時就察覺出來,完全不同了。雖然對方的力量看上去還是沒有自己強大,但是造成的威脅,卻遠遠的超過他們的估計。情勢在一瞬間就立即逆轉。
  ……
  安娜的動作異常的簡練,但是卻毫無規律。瘋狂狀態的她,完全依照戰斗的本能,當兩柄藏在體內的雙刃彈出的時候,對面的歐心荷還沒有反應過來。
  如同一輪彎月的光芒閃過,對面的歐心荷頓時彈出一圈力場。突然出現的LF力場頓時將安娜朝著外面推開。在停下之后,突然之間,歐心荷圓潤的臉頰上面突然滲出一抹鮮血,在臉上形成一條直線。
  對面的安娜在被彈開之后,沒有絲毫的停頓,頓時再次彈射出去。
  心音波動!
  歐心荷這個時候也立即將手放在了琴弦上面。誠然,剛才安娜確實傷害到了她,不過那只不過是安娜在突然之間爆發而已,現在她的LF力場已經張開,那么……!歐心荷的手指從琴弦上面抹過,在這剎那,一股無形的波動瞬間朝著四周傳開。安娜頓時覺得眼前的視線一陣恍惚,心靈上面更是出現了一股巨大的傷害。
  沒有任何的傷痕,但是安娜卻從鼻孔流出一股鮮血。不過,安娜卻沒有絲毫的后退,瞬間出現在歐心荷的身側,雙刃瞬間切過。
  沒用的,我……歐心荷的心里剛剛閃過這句話,就頓時驚愕,然后瞬間朝著后面彈了出去。不過,判斷的失誤,注定她將要為此付出代價。一個相反的力場突然在安娜的身上出現,兩個LF力場頓時產生了強大的擠壓,然后重疊在一起。
  星光刺!
  嗤啦一聲,在LF力場的震蕩當,刀光猛然穿過。鐺的一聲,歐心荷瞬間將弦琴抬了起來,擋在身前。不過,精微控制的雙刀和之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用頂級材料制作的弦琴在瞬間就被貫穿,然后四分五裂。歐心荷可以清晰的看見從碎裂的弦琴當穿透而出的冰涼的刀光。
  在這瞬間,時間仿佛停滯了一般。
  突然之間,歐心荷的嘴唇動了動。
  幻想音殺!
  n~的一聲,一聲短暫似乎又揚的聲音瞬間朝著四周傳開。就如同無形的殺意波動一般,方圓幾公里內,所有在這個范圍內的人頓時停止,然后直接撲倒在地上。不過,安娜卻在這個時候頂著這股沖擊出現在歐心荷的面前。兩人的目光在這瞬間頓時交匯在一起。歐心荷的目光有著無比的不信,而安娜的目光,則是完全的瘋狂。
  月光鋸!
  錚的一聲刀鳴,一輪耀目的刀光從空間當切過。如同彎月一般刀光瞬間綻放,最大的范圍也不過是蔓延出去十多米,和歐心荷的幻想音殺的范圍完全不可同日而語。不過,兩者卻有著本質的不同,刀光的范圍不大,但是鋒銳程度卻驚人無比。就仿佛整個空間都被切成了兩半一樣。
  那種圓潤的切割感,如同實質。
  一抹鮮紅的液體瞬間濺開,兩人瞬間彈開,驚人的殺意瞬間彌漫。
  ……
  “你現在,還沒有獲勝吧。”蘭多夫說了一句,身上的氣息頓時改變。
  塞拉蜜雖然嘴上依舊勾引著蘭多夫,不過心卻完全的提了起來。在看見蘭多夫的變化孩后,塞拉蜜沒有任何遲疑的,頓時動用了自己的隱藏力量。
  識感虛妄界?罪欲世界!
  一個充滿**氣息的世界瞬間降臨,完全無法掩飾其的墮落氣息。那是人類心底深處的**,幾乎是在這個世界出現的瞬間,被籠罩在其的人雙眼頓時變得迷茫。其一些開始撕扯自己的衣服,朝著某個方向撲了上去,就仿佛看見了光著身體的美女一樣;一些人仿佛永遠也吃不飽一樣,直接抓著地面的石頭就開始吞咽,就仿佛什么美食一般;一些人仿佛突然擁有了無數的財富一般,無比的瘋狂而酣暢;一些人……。
  就連蘭多夫,都沒有擺脫這種影響。
  蘭多夫的身體沒有動,但是卻完全露出了本能的**。這個時候,蘭多夫就仿佛坐在一個高大的王座之上,無數的臣俯首膜拜;無數最完美的女誘惑的身軀不斷朝著蘭多夫纏繞上去,那副畫面,足以讓最堅定的人也口干舌燥。而更多的,人類心底**所幻想的東西,不斷的出現在蘭多夫的眼。
  塞拉蜜,蘭多夫沒有想到這個女居然這么警覺,在察覺不妙的時候,居然毫不遲疑的動用了衍生力量。而這個時候,對面的塞拉蜜顯然更加的直接,剛剛還在打情罵俏一般的勾引蘭多夫,這個時候,卻更是好不猶豫的浮現出殺機。
  罪欲……殺!
  嗯?
  塞拉蜜就準備直接殺掉蘭多夫,不過這個時候,蘭多夫卻突然站了起來。雖然各種本能的**在身上完全的表現,但是蘭多夫的腳步卻異常的穩定。很難形容這種相悖的怪異感,蘭多夫這個時候的外形就如同在美女身上垂涎的咸濕大叔一般,但是身上所展現的氣質,卻穩定如同一位絕世高手一般。
  怎么回事,這究竟算是了罪欲之念還是沒有?
  突然之間,蘭多夫瞬間一個閃步彈射而出,身體如同幻影一般從空穿過。在蘭多夫動起來的時候,塞拉蜜也瞬間開始閃避,不過,兩人的身形在空快速的交錯幾次之后,一個恍惚,蘭多夫就從塞拉蜜的身側劃過。
  刀技?瞬閃!
  似緩實快的,蘭多夫的長刀從腰間抽出,然后又緩慢的回鞘。空氣當頓時蕩開了一圈漣漪,瞬間朝著外面擴張。整個罪欲世界仿佛都被這一刀切成了兩半一樣,咔嚓一聲,識感虛妄界瞬間裂開。塞拉蜜猛然朝著外面彈了出去,腰間一塊圓形的吊墜分裂成為兩半,墜落在地上。塞拉蜜的眼有些可惜,自動防御的源導具啊,這可是她好不容易才得到的。
  不過,再怎么珍貴的源導具也比不上自己的生命。
  幸虧有這件源導具,否則她剛才就要被腰斬了。不過,讓塞拉蜜依舊無法理解的是,為什么蘭多夫會絲毫沒有受到罪欲世界的影響。
  “你現在究竟是了罪欲之念還是沒有?”
  “你居然會問我這個問題。真是遺憾呢,我并沒有替敵人解釋自身力量的興趣。”蘭多夫瞬間再次一個閃步彈出。
  該死!
  塞拉蜜聽見蘭多夫這樣說之后,頓時在心里罵了一句,瞬間丟掉了心里的雜念,立即開始認真反擊。不過,她完全不明白,為什么蘭多夫會完全不受影響。不,也不能說是沒有受到影響,明明蘭多夫的外表現在就是一副**交織的樣,各種**在不斷的勃動。但是,他的攻擊的動作卻異常的精準和簡練。
  蘭多夫雖然沒有回答,不過卻在自己心說出了這個答案。
  了罪欲之念沒有?
  當然是了。
  完美進化的力量,真的很強大,那種本質的差距絕對無法否認。不過,雖然了罪欲之念,但是蘭多夫卻用另外的方法隔絕了影響。非常簡單的問題,這是白冥樓的底蘊,借鑒夜夜的能力,總結而出的秘術-識感分離。
  夜夜有自己的意識,但是在必要的時候,就會將自己的意識分離,僅僅用屬于超級電腦的那一部分去處理事情。超級電腦的計算,絕對的精準,不會受到任何外在情緒的影響。
  現在的蘭多夫就是將自己的識感分離出來,如同一臺超級電腦一樣掌控著自己的身體。如果非要形容的話,就是蘭多夫的識感和自己的身體已經分離了,雖然身體還在動,但是卻只是一個受到識感控制的傀儡一般。不管這具身體如何受到罪欲之念的影響,其實差別都并不大。
  這就是白冥樓的底蘊,白易對知識研究的放任,沒有任何的約束,不劃分力量的正義和邪惡,促使白冥樓的力量知識體系絕對是其他勢力難以企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