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788 騷動

這個世界上確實有天才,但是能夠一直活下來的天才卻很少。小說章節更新最快而就算天資不出色,甚至只是一個最普通的人,但是只要可以長久的活下去,就可以獲得足夠的積累,然后成為了不起的強者。這些人,恐怕比那些領先一時,卻早早死去的‘天才’還要好得多了。
  門羅在早期只是一個很普通的研究員,而克雷吉也只是一個小隊長。
  但是這個時候,他們一個已經身為冥國內研究死亡生命學的導師,而另外一個,則是在世界上都比較知名的高手了。而和他們同期出生的,當初身為各個部長的,反而早早的就隕落,除了琉璃西婭還活著以外,其他的人恐怕連塵埃都找不到了。
  只是不知道,這次戰斗之后,又還有多少人能夠活著。
  門羅和克雷吉對視在一起,靜立,神情肅然,然后突然之間動了起來,各種驚人而危險的攻擊瞬間爆發。
  出現在戰場上面的,可不僅僅只有雷蒙德他們幾個,以前在各種戰斗當中死亡,早就被埋葬在記憶當中的那些人,不斷的出現。以死亡之軀,再次站立在戰場上面,帶起戰爭的漩渦。
  啊啊啊!!
  幾乎是在瞬間,戰斗就進入了**。沒有緩沖,沒有停頓,沒有憐憫,所有人都被名為戰爭的漩渦卷入進去,只剩下戰斗的意志。已經無法停止,已經無法逆轉,從海面而來的討伐者,和冥國內的遺世者,頓時廝殺在這片戰場上面。
  白冥樓!
  幾乎所有人在知道這場戰爭的時候,全都在心里說出這三個字。這是一場浩大得難以想象的戰爭。由世界毀滅,四方天大清洗的謠言裹挾而來,數億人瘋狂一般的想要破壞四方天,毀滅白冥樓。在戰場上面升起的殺氣,濃烈得簡直令人難以置信。那種慘烈拼搏的氣息,影響著每一個人,幾乎要將所有人都逼瘋。
  ……
  “沒有想到,居然會是你。”這個時候在冥國內,海洛伊斯看向豪斯曼,目光非常的清冷。
  “沒錯,就是我。”豪斯曼轉身。
  “你在冥國內的地位可不低,為什么?”海洛伊斯問道。
  “哈哈哈哈,不低,說到底,也不過就是一個受到控制的傀儡而已。只要那位白冥公主不高興了,隨時都可以碾死我們。因為,我們畢竟是生活在冥國內的,除非,可以打破這個界限。”豪斯曼雙手張開,一點都沒有被發現的緊張,十分的坦然。
  “那么也就是說,你想要自由?”海洛伊斯看向豪斯曼。不過,豪斯曼在聽見什么自由的時候,并沒有露出任何的表情。海洛伊斯停頓了片刻之后,才再次補充了半句:“不……權勢嗎!”豪斯曼并沒有回答,事實上,也用不著回答。因為海洛伊斯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瞬間彈射出去,動作兇狠無匹。
  豪斯曼:當初魔鬼島定居塔斯馬尼亞州的時候,擁有很高影響力的幾人之一。不過在塔斯馬尼亞之戰上面隕落。因為原本就身為魔鬼島進化人類的幾位首領之一,所以即使是在死亡之后,得到的待遇也非常不錯。
  不過很顯然,豪斯曼并不滿足于這種地位。品嘗過至高權利頂端的滋味,這種看似自由,卻被禁錮在冥國內的生活,并不是他的追求。
  海洛伊斯身后的人頓時和豪斯曼的人戰斗在一起。
  雙方都是冥國內的人,所以都非常的熟悉。在戰斗并沒有多久,豪斯曼就受到了壓制,因為他的人并不多。畢竟,這種事情非常的重要,并不可能任意的拉人入同伙,因為如果一旦有人不想加入他們而又泄密的話,那么他們就不可能繼續存在下去了。所以這個時候,豪斯曼身邊的人并不多,都是一些交往比較緊密的親信。
  在看見快要撐不住之后,豪斯曼頓時開口:“各位冥國的居民,你們就希望繼續這樣的生活嗎。一種看似自由,但是所有的一切其實都被白冥公主所掌控的傀儡。你們難道就不想真正的自由嗎。只要將冥國占領下來,這個地方,就將成為無主之地,徹底成為所有亡者自由的國度。”
  “白冥樓最近的作為,我想你們每個人都有所聽聞,肆意屠殺無數人,卻一直不告訴理由,難道不是因為白冥樓只是想要在世界破碎的危機當中自保嗎。外面的的世界,為什么數億人都要來圍攻白冥樓,難道不正是因為白冥樓是錯誤的嗎。這絕對不是反叛,僅僅是不同的選擇而已。”
  “你們,是為了白冥樓的一己之私,隨著白冥樓徹底的埋葬,還是在這個時候選擇正確的立場,走向光明的道路。”豪斯曼大聲的喊道。
  如果說,以前豪斯曼還需要小心翼翼害怕暴露的話,那么現在就沒有這種顧忌了。相反,這個時候,他需要的就是將所有人都鼓動起來。不需要很多人,只要有一部分感到猶豫,然后倒向的話,那么白冥樓就將徹底被顛覆。他的話并不華麗,因為華麗的辭藻并不適合鼓動,這種簡單但是容易理解的話,才是最好的武器。
  在聽見豪斯曼的話的時候,海洛伊斯就覺得要出大問題,頓時加緊了攻擊。不過,豪斯曼既然在冥國內的身份和實力都不低,加上對白冥樓一系列秘術的了解,所以并不可能這么簡單就被抓住。
  早就已經做了準備,豪斯曼的這番話頓時朝著冥國內各個地方傳遞出去。就算是白冥樓的成員立即開始阻止,但是起碼也有三分之一的冥國都聽見了這番話。
  在聽見豪斯曼的這番話之后,幾乎所有人都開始了遲疑和沉思。立即反叛并不至于,但是,卻讓冥國里面的氣氛逐漸開始變化。或許,有的人是真的想要真正的自由;或許,有的人正好還對白冥樓懷著怨恨;或許,有的人只是衡量了現在白冥樓的處境,選擇了最安全的立場;或許,有的人真的覺得白冥樓的作法是錯誤的。
  在豪斯曼的話傳開之后,原本作為一個整體的冥國,逐漸傳來了不同的聲音,逐漸變得騷動。
  另外一邊,梅薇思正帶著人準備關閉冥國之門。在聽見這個聲音之后,梅薇思立即就知道不妙,衡量了一下,梅薇思將關閉冥國之門的任務交給了自己的助手和幾位導師。如果是茉茉的話,肯定只需要一個念頭就可以。但是在茉茉沉睡之后,不管是維拉還是沙皮還是梅薇思他們,都僅僅是一個管理者而已。
  梅薇思立即趕了出去,準備阻止這種遲疑和騷動的局面。不過卻不知道,在她離開的時候,在幾位導師里面,有一個人同樣在瞬間目光微微轉變。
  這位導師并不是追求什么自由。在冥國里面,雖然誰都知道白冥公主掌控著所有人,但是茉茉基本不理事。而且,任何世界,任何社會,從來就沒有真正的自由,相反,冥國里面的生活比起來還更加的不錯了。這一點,這位導師很清楚。對白冥樓懷著怨恨?也不是,否則他也不可能成為什么導師。
  這個時候,這位導師遲疑的,僅僅是,白冥樓的所作所為,真的正確的嗎?
  ‘塔魯斯,你做什么。’這個時候,這位導師看見另外一位導師的動作變得偷偷摸摸。不由立即傳音詢問。
  被巴洛叫住的塔魯斯頓時一個激靈,被發現了。不過,就在他想要逃走的時候,卻立即就將這個念頭給壓了下來。因為,他發現巴洛并沒有直接叫出來,而是用的獨立傳音。而這個時候,他看向了巴洛,發現巴洛的目光……嘿嘿嘿,機會啊。梅薇思去處理那邊的騷動,卻不知道,這里就出現了一個心態已經開始變化的人。
  梅薇思高速飛了出去,才剛剛安撫下一個地區的人之后,突然之間就將目光轉向了冥國之門。
  那一瞬間的震動,不是將冥國之門關閉,而是將冥國之門給固定了!
  梅薇思頓時想到發生了什么,死死的咬牙,從憤怒到安靜,然后到冷厲,梅薇思的眼中快速的轉變。隨著神情的轉變,梅薇思身上那原本柔和的氣息也頓時開始變化。這個時候,梅薇思也懶得繼續阻止其他人的騷動了,只是面色平靜如水的朝著冥國之門的方向走去。
  四周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梅薇思身上氣息的變化,頓時朝著后面退了下去。就連有些騷動的人群這個時候也變得十分的老實,完全不敢有絲毫的異動。
  梅薇思在走出幾步之后,突然加速,瞬間劃過一條直線,直接從城市里面穿透。
  嗖的一聲,梅薇思就消失在城市里面。蠻橫的直線穿過,就連最中心的那座死亡殿堂都被梅薇思撞了個對穿。看見這幅樣子,原本還想要說什么的都立即閉上了嘴巴。
  梅薇思身為冥國的執政官之一,一直都很溫和。不過,越是溫和的人,一旦生氣起來,就越發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