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782 人形種源果實

在白易辭退光明理事會會長的職務之后,白冥樓就做出了一連串匪夷所思的殺戮。所有人從最初的不解,到深深的仇恨,然后是各種復仇和阻止。但是在這么長的時間里面,卻沒有任何人可以真正侵入白冥樓里面。所以報仇什么的,阻止白冥樓的惡行什么的,完全成為了一句笑話。從最初的沖動,到現在的退避,很多人都認為,只要白冥樓不殺到自己頭上就好了。
  這就是很多生物的本性,沖動、暴怒、怯懦,真正可以一如既往的堅持下去的人,很少。
  只是,這次不一樣了。
  如果四方天的傳言是真的的話!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他們連當個縮頭烏龜的機會都不會有了。沒有人知道四方天出現之后,篩選是以一種什么樣的形式進行。那么也就是說,世界上有90%的人都會死。開什么玩笑,他們才不想這么死,如果連退避都不行了的話,那么就只能反抗了吧。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白易分離出來的一華境一共有四面。第一面的持有者,貝琪,成功和灸炎鳥一起升華。二面的持有者阿洛蒂雅,但是卻被碧蘿絲搶到了機會,和海皇蛟一起升華。第三面的持有者維拉,不過卻在最后關頭被喬安娜阻止,遺失到了外面。第四面的持有者伍爾夫,絕對的守御,雖然現在已經知道第四面一華境在伍爾夫那里,但是外界并沒有多少力量打他的主意。
  因為,光是第三面一華境的爭奪就分不出力量了。
  第三面一華境流露到世界上已經兩年多了,但是卻依舊沒有任何人升華成功。相反,因為爭奪一華境而產生的殺戮倒是從來沒有停過。每在一華境出現的地方,就會爆發一場腥風血雨。經過這么長的時間,加上和貝琪與阿洛蒂雅之前的行為相對比,所有人都明白過來,一華境想要升華,還需要吸收更多的精氣神魂。
  上一次維拉做出那副姿態,根本就是騙人的。
  其目的也不難猜測,藉由外人的雙手,產生更多的殺戮,來完善一華境的法則元素而已。不過,就算是知道這一點,卻沒有任何人愿意在這個時候放手。萬一,落到自己手上的時候,一華境里面的法則元素就正好足夠了呢!
  不管外界的流言里面怎么猜測四方天形成之后,會產生無差別的殺傷。但是毫無疑問,自己成為四方天之一,絕對是比阻止四方天形成更加安全的一種手段。
  因為,這本身就是白易準備給自己人用的!
  ……
  得到一華境已經兩年,阿爾祖在這兩年里面已經充分的知道什么叫做燙手的山芋。因為一華境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自動散發出一股法則的氣息,就仿佛是黑夜里的燈泡一樣顯眼。其他窺覷一華境的人,總是可以迅速的感覺到這股氣息,然后找來。
  兩年的時間,為了應付無窮無盡的搶奪者,阿爾祖的勢力已經被折騰得七七八八。而在這兩年的時間里面,他還不得不像一個苦力一樣,專門替白冥樓來完成準備的步奏,也就是收集精氣神魂。而為了完成這一點,阿爾祖可是認真的設計了好幾十次戰場,隕落的生命不知道有多少。
  原本,經過這么殘酷的爭奪,而這面一華境又一直沒有升華的跡象,外面的人都有些偃旗息鼓了的。結果,因為那個不知道什么地方傳出的流言,阿爾祖不得不再次對上了無數的敵人。
  嗡的一聲,城市上空猛然發生一圈驚人的震蕩,強烈的沖擊從天而降,下面原本就已經破碎不堪的城市頓時崩碎。嘩啦聲連續不斷,從最高的大樓開始,墻壁和大樓不斷的碎裂。一圈陰影沖擊以肉眼可見的方式朝著外面蔓延,每一個被肆虐而過的地方,頓時留下一片破碎。
  阿爾祖在硬拼了一擊之后,心頓時傳來一股想要嘔吐的感覺。
  該死的,上次的傷勢還沒好。
  沒有任何的遲疑,阿爾祖頓時開始逃跑,這個時候,他身邊已經只有最后的一小群護衛了。如果不是他作為光明理事會的成員之一,在之前獲得了極大的發展,還撐不到這個時候。不過到了現在,他也已經到了極限,兩年的時間,徹底拖垮了他的勢力。
  阿爾祖瘋狂的逃跑,他最后的希望就在這面一華境上面了。當在阿爾祖逃到了城市邊緣的時候,終于忍不住了,突然扶住了墻角,然后哇的一聲吐了出來。
  “嘖嘖!”突然之間,一個聲音響起,讓阿爾祖頓時如同驚弓之鳥。
  當阿爾祖轉身之后,才發現遠處的樓頂蹲著一個男,曹睿杰。在兩年前,曹睿杰第一個得到一華境,結果面對各方而來的敵人,最后被阿爾祖搶了過去。兩年之后,現在的情況和當時幾乎完全反了過來。
  “阿爾祖,你果然不愧是這個世紀最大的蠢貨。”曹睿杰大聲的笑了起來。
  “你說什么!”阿爾祖當然不會任由別人這么嘲笑自己。
  “說你笨,你還不承認。”曹睿杰右手按住了額頭,身體顫動,顯然是在嘲諷的大笑。這個時候其他方向,也再次出現了其他人的氣息,不過,在看見這幅樣之后,都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
  “看看你做的那些事情吧。當初在光明理事會成立的時候,你這蠢貨因為窺覷理事長的位置,居然去和白易挑釁。這幾十年來,你在光明理事會的成員勢力里面,并不是很受重視,你知道為什么嗎?”
  “誰說的。”
  “哈哈哈哈,怎么,還不承認嗎。”
  “白易本身并沒有因此而遷怒與你。但是,你要知道社會的常理,畢竟你曾經挑釁過白易,下面的那些人僅僅是為了討好白易,就可以暗給你下一些小絆。所以這幾十年來,你的發展并不怎么好。不,可以說還能存在,都是白易暗阻止了更加嚴重的事情。你別不相信,白易為了整個世界的平衡,可是做了很多努力。”
  “第二件愚蠢的事情,你居然將覺醒丹給了一個囚犯,親自催生出一個LV4識海境的敵人。每次想到這件事,我都忍不住好笑。”曹睿杰說道這里,一副忍俊不禁的樣。而這個時候,四周的其他人顯然也想到了這件事,臉上都不約而同的掛起了一種怪異的神色。
  “第三件事,這兩年,好過嗎。”
  在兩年前,曹睿杰得到一華境,想要升華,不過卻被其他來搶奪的敵人揍得差點生活不能自理。那個時候,他就已經明白過來。現在經過兩年的修養,曹睿杰之前受的傷勢已經徹底恢復,而阿爾祖卻被拖到了這幅凄慘的境地。最關鍵是,一華境里面的法則,應該也已經差不多完善了。
  噗~!
  原本就已經重傷的阿爾祖頓時再也無法壓制,猛然噴出一口鮮血。隨著這一口鮮血,仿佛全身的力量都消失了一樣。其實,阿爾祖早就后悔了,在他的勢力被其他爭奪者拖得快要垮掉的時候,他就已經明白過來,為什么當初他這么容易就從曹睿杰的手得到了一華境了。
  不過那個時候,他已經騎虎難下,不得不堅持下去,只能寄希望于自己可以堅持到一華境里面的法則完善的時候。
  他媽的!
  這一瞬間,曹睿杰頓時消失在原地,和曹睿杰一起消失的,還有其他勢力聞風而來的人。
  轟的一聲,強大的陰影沖擊瞬間傳開,阿爾祖在最后關頭還是拼出了老命來阻擋。不過,原本就受傷,然后又被曹睿杰一番話給激得心血沸騰的他哪里可以堅持多久。才不到幾個回合,阿爾祖就飛了出去。
  一華境!
  在倒飛而出的時候,阿爾祖從身上拿出了一華境,滿臉鮮血的猙獰的舉了起來。
  “升華啊,你他媽的倒是升華啊。”阿爾祖瘋狂的喊道。如果在升華當死亡的話,那么即使是死亡,也沒有多少關系。這是外界都承認的一點,因為白易絕對不會讓自己人無端的犧牲的。
  不過可惜,不管阿爾祖如何瘋狂的咆哮,也沒有觸動一華境。眼看所有人的攻擊就將再次落下,阿爾祖頓時狠狠的咬牙,猛然將一華境擲了出去。
  嗖的一聲,一華境如同飛盤一般,瞬間從城市當穿過。
  所有人頓時轉向,追向了一華境。他們并沒有懷疑飛出的一華境是假的,因為那種氣息已經出現過很多次了,所以絕對不會錯的。甚至有些人還在這個時候看了阿爾祖一眼,這家伙,最后關頭終于聰明了一回嗎。作為光明理事會的成員之一,只要阿爾祖身上沒有這種燙手的山芋,一般來說,是不會有人特別為難他的。
  就連阿爾祖自己,最后一絲拼命的氣息,也隨著一華境的飛走而消失。
  但是,他不知道,那只是一般而已。
  星空熔爐!
  就在阿爾祖放松的瞬間,曹睿杰突然展開了自己的識感虛妄界。剎那間,阿爾祖就被包了進去,和兩年前的維拉和沙皮一樣。不過,阿爾祖這個時候可和當初的沙皮他們沒有可比性,完全無法掙扎。
  “曹睿杰,你這混蛋想做什么,我已經沒有一華境了。”阿爾祖瘋狂的喊道。
  “蠢貨,我的目的,本身就是你啊。放心吧,你的力量會傳遞下去的。”曹睿杰的臉上帶著一絲嘲諷和陰狠,然后雙手合攏。
  熔煉!
  這幅驚人的景象,就連那些去爭奪一華境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分出了一絲注意力。有的更是分出一部分人留了下來,仔細的觀看。
  在星空熔爐里面,阿爾祖整個人不斷的被壓縮,壓縮,血肉、骨骼、靈魂,他生命的所有一切,都被熔煉。在慘叫聲里面,阿爾祖的身體飛速的開始扭曲。但是所有人依舊可以聽見阿爾祖靈魂的哭號聲,那種痛苦,那種凄慘,簡直令人不寒而栗。直到良久之后,阿爾祖才徹底沒有了任何聲音傳出。不過,所有人都可以感覺出來,阿爾祖還沒有死,只是,意識卻徹底消失了,血肉和靈魂也被熔煉成為了另外一種形態。
  人形種源果實?陰影掌控!
  曹睿杰手托著那顆如同心臟一般,遍布暗色陰影波紋的果實,瘋狂的笑了起來。而外界看見這一幕的人,頓時覺得心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