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3)      第1347這份信念(11-2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3)     

災厄紀元769 人偶和Master!

喬安娜呆滯的跪在原地,異血真靈第一次覺醒,強行爆發戰斗之后的虛弱,殺死維拉的失落,讓她完全不想動了。四周早就沒有任何活著的生命了,當其他人也爭奪一華境離開之后,這里就只剩下冷風吹過的微涼的聲音。隨著這聲音,喬安娜覺得自己剩余的生命力仿佛也在快速的消失。
  身體,仿佛越來越冷了!
  但是,卻不想動,只想就這樣靜靜的等待死亡的來臨。
  這個時候,出現了一個無比輕微的腳步聲,然后走到了她的面前。喬安娜不用抬頭,就可以看見地面那嬌小的身影,她的私人助理,人偶小娜。在之前的戰斗當,小娜并沒有插手,而是飛到了旁邊。
  “動手吧!”喬安娜的目光空洞而平靜。
  小娜的身體一陣扭曲,然后變為了一米五左右的高度。雖然在人類當,依舊是屬于嬌小的體型,但是相差已經不是這么巨大了。喬安娜并沒有動,身為白冥樓的人,她清楚的知道這樣擁有**自主意識的人偶有多么強大。或許比不上頂端的LV4的強者,但是一般的LV3根本就不是這些人偶的對手。
  喬安娜等待著死亡,不過出乎意料的,小娜卻沒有殺她,而是快速的給她注射了一只生血藥劑,然后又將一顆丹藥按入了喬安娜的嘴,然后才開始快速而精準的包扎。
  “為什么?”喬安娜疑惑的問道。
  “什么為什么?”
  “你不是應該殺死或者抓捕我的嗎。”
  “你說什么傻話,我怎么可能會做那種事情。”
  “你是白冥樓的智能人偶,你在我的身邊,只是為了輔助我而已。現在我已經背叛了白冥樓,你不是應該將我抓捕起來嗎。”
  “白冥樓賦予了我的生命,但是,你才是我的Mser!”
  喬安娜看著小娜,才發現小娜透明的瞳孔無比的認真,這句話,絕對不是開玩笑的。想到第一次遇見小娜,那個小小的人偶對著自己說出Mser的情景,喬安娜不由咬住了嘴唇,心里無比的感動又傷感。
  “你不能和白冥樓為敵的。”
  “是的,剛才我已經做出了最后的選擇。我已經切斷了和夜夜大人的所有聯系,從今天開始,我就徹底**出來了。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唯一的Mser,哪怕你以后繼續和白冥樓為敵,我也會幫助你。”小娜無比肅然而認真的說道。
  “笨蛋。”
  “笨蛋是你才對。”小娜將喬安娜扶了起來,然后朝著天空飛起。“我們作為人偶,完全可以被設置不與白冥樓為敵的強制設定,但是,你知道為什么我們還可以做出這種選擇嗎。”
  “為什么?”
  “因為白易大人答應了夜夜大人的請求,認可我們為新的智慧機械生命,而不是將我們當做完全的機械人偶,而且給了我們絕對的**自主權。”
  “個人絕對自主律法!”喬安娜眼非常的驚訝。
  “沒錯!”
  但是,為什么?
  喬安娜還想再問的時候,卻突然問不下去了。這個時候,她突然想到了很多。個人絕對自主律法,可以說是白易完成了新世界體系構建之后,最重要的一條律法。——【在不給其他人帶來影響和傷害的情況下,個人的任何行為都是受到保護的。社會和民眾,沒有任何權利對絕對自主的個人行為加以譴責、制裁】。
  因為,這些所謂的譴責,制裁,只是智慧生物展現自己統治意識和優越感的一種行徑而已,根本就不是什么值得提倡的心理。
  如果不是空間裂縫的話,白易所構筑的新的世界早就已經穩定,走向了另外一種自由與和平的局面。
  可惜,空間裂縫是一個巨大的意外。
  但是,為什么白易會給智能人偶這樣的個人絕對自主權呢,他們,可是完全由人類制作出來的啊。
  “你怎么這么遲鈍呢,就連我們這種人偶,都被承認是絕對**自主的存在。白易大人的氣度和境界,你還沒有感受到嗎。”仿佛知道了喬安娜在疑惑什么,小娜再次說了一句。而這簡單的一句話,頓時讓喬安娜怔然。
  ……
  喬安娜在這邊出現,然后插手了戰斗的消息,頓時就傳了出去。特別是古淮他們那群人,更是變得無比的緊張和驚訝。開什么玩笑,喬安娜怎么會做這么愚蠢的事情,這可是公然背叛白冥樓了。而在之后,知道喬安娜殺了維拉,阻止了維拉升華,還讓一華境被其他人搶走的時候,這些人就更是被震驚到了。
  白冥樓可不是慈善組織,如果說,之前的反叛還有機會由他們周旋的話,那么在維拉死在喬安娜手的時候,就沒有任何機會了。
  不管是什么勢力,都不會容忍對同伴背后下刀的背叛者。
  想到接下來,喬安娜可能遭遇的追捕和之后的問題,和她關系比較好的人頓時就坐不住了。
  在托比亞斯準備跑出去的時候,古淮突然從另外一個方向趕來。幾乎沒有任何的廢話,古淮硬生生的壓住了托比亞斯。幸好他在知道消息之后就立即趕來了,否則任由托比亞斯這樣沖出去,絕對會惹出更加嚴重的問題。
  “給我冷靜!”
  “冷靜,你讓我怎么冷靜,喬安娜她現在很危險。”
  “那你想怎么樣,這樣直接沖出去,然后和白冥樓的執法部隊硬碰硬嗎,或許你是可以抵擋一次兩次,但是之后呢。你也反叛出去,徹底和白冥樓為敵嗎。你知道那意味著什么嗎,白冥樓的分崩離析。”古淮在托比亞斯還要掙扎的時候,一個鎖技,右手重重的將托比亞斯按在地面,大聲的吼道。
  “但是……!”托比亞斯同樣大聲的吼了出來,但是卻說不下去了,只是喘著粗氣。
  “小妃,你知道喬安娜現在的情況嗎?”古淮問道。
  “不行,剛才小娜已經徹底切斷了和網絡的任何聯系。”在古淮的附近,另外一個嬌小的人偶回答到。這代表小娜已經用了那個最終的選擇權,絕對自主選擇。不過,這句話只是在小妃的心里想想,卻沒有說出來。
  “是嗎,這件事,將會怎么處理?”
  “肯定是先抓捕回來,至于怎么處理,只能等到白易大人回來了。”小妃說道。
  古淮頓時在心里飛速的思索,喬安娜好歹也算是高層人員,其他人也沒有資格對她做出最后的制裁,只有等到白易回來了。不過,等到白易出現的時候,也許情況還會發生更加驚人的變化,到時候白易未必就有時間處理這件事情。古淮看了一眼自己的助理人偶小妃,還有托比亞斯的人偶安妮絲,不由開始思索。
  這個時候,托比亞斯也反應過來,糟了,剛才他完全忘記了自己的人偶安妮絲,他剛才的舉動,恐怕已經被夜夜知道了。
  要知道,夜夜可是非常得白易信任,而因為夜夜的強大處理能力,所以白冥樓的基本運行都是交給夜夜來管理的。
  “Mser,如果你們有什么事情想要商議的話,那么我先出去了。”安妮絲看見托比亞斯的神色,頓時恭敬的說道,然后朝著外面走了出去。
  安妮絲是一個金發的,如同西方貴族小姐一樣的人偶。優雅而又不失氣質的行禮之后,安妮絲走了出去,將古淮和托比亞斯留在原地。在安妮絲離開的時候,古淮想要阻止,但是卻看見小妃遲疑了一下,也跟了出去,不由嘆息一聲。
  “我們,怎么辦?”托比亞斯問道。
  “你不該懷疑安妮絲。”古淮答非所問的說道。
  “什么?”
  “雖然我們身邊都有一個人偶,但是從一開始,每個人偶就只是輔助我們的,并不是監視。所以,不管是小妃還是安妮絲,都不會像你所想的那樣走漏消息。”古淮解釋道。總覺得,剛才一瞬間,好像失去了某種非常重要的信任一樣。剛才兩只小人偶雖然依舊非常的恭敬,但是卻已經沒有那種親密的感覺了。
  “那是平時吧,現在她們還可以信任嗎?”
  “現在討論這個已經沒有必要了,讓我想想。”古淮按住額頭。很快,古淮就想清楚了,這件事情,最好還是將所有的東西放到明面上來。如果真的暗做出什么事情,或許反而會引發不好的變化。但是,喬安娜殺死了維拉是事實,那么……該死的,怎么會做這種愚蠢的事情。
  雖然心里懊惱,但是古淮知道光是懊惱是沒有解決的辦法的,只能認真的思索。
  總之,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將所有人都安撫下來。不管是像托比亞斯這種急于出去幫助喬安娜的人,還是冥國那邊,急于找喬安娜報仇的人。古淮立即將小妃叫了進來,然后讓她通知其他人偶,讓他們務必阻止自己的主人。
  不過,古淮不知道,冥國里面,并沒有什么人變得激動,就仿佛對維拉的死亡無動于衷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