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4)      第1347這份信念(11-14)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4)     

災厄紀元767 是機會嗎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返回書頁
  剛才沙皮的死亡波紋吼出來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差點以為會死在這個地方了,特別是位于中心的幾人。但是就在死亡波紋即將提升到頂點的時候,乍然而止。突然放松下來的人,頓時覺得如同高潮之后的癱軟一樣,身體幾乎提不起力量。
  而更加令他們震驚的是,阻止了沙皮的不是別人,而是喬安娜。
  看著對峙的兩人一獸,所有人的心里都感覺怪怪的。果然不愧是白冥樓原本的高層,突然出手,就直接遏制了沙皮的攻擊。最大的敵人,不是對方的實力多么強大,而是對對手的了解有多少。喬安娜作為白冥樓原本的高層,顯然對白冥樓的每個人都非常的了解。
  “那么,只有戰斗了不是嗎!”維拉的聲音變得低沉。
  “沒錯,只有戰斗了,白易不也說過嗎,堅持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喬安娜重疊的復眼閉合了一下,然后肅然的說道。
  “呵!”維拉口中輕吟了一聲,瞬間一個鬼閃步踏出。
  而另外一邊,喬安娜也用出了相似的閃步,雙方都不是啰嗦半天不動手的人,既然已經決定了,那么就不會猶豫。雙方的戰斗技巧都非常的熟悉,唯一的差異,就是喬安娜的異血真靈形態了。雙方瞬間在空中快速的交錯,因為過于熟悉,表面看上去貌似有些不溫不火,但是很快,所有人就發現,完全不是這么一回事。
  一次簡單的接觸的時候,喬安娜突然冒進,在被維拉的偷魂抓住的時候,同樣一掌按在了維拉的手臂上面。
  封邪印!
  在維拉的左手消失在喬安娜體內的時候,喬安娜的一只手也猛然抓了上去。激蕩的光芒瞬間散開,錚的一聲震動的聲音傳入所有人耳中,喬安娜在這瞬間猛然爆發,和維拉快速的交手,然后兩人同時彈開。
  雖然那一瞬間的交手非常的短暫,但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出來那一瞬間的危險。
  停下之后,維拉才看了看自己的左手,上面一個復雜的異種能量紋陣正在朝著手臂里面滲透,絲絲白色的光暈逐漸升起。在這個紋陣之下,維拉的左手就仿佛失去了所有感覺一樣,軟軟的耷拉在肩膀下面。
  “早該知道的,你的異血真靈是強化封印能力。”維拉淡淡的說道。
  “可是你并沒有早知道。”喬安娜四只手臂合攏,做出一個封印蓮花狀,雖然只剩下了三分人形,但是這個時候的喬安娜卻顯得神秘無比。
  “那可難說。”維拉詭異的一笑。
  喬安娜還來不及細想維拉的話是什么意思,維拉就再次彈射而出。失去了一條左手,并沒有戰斗多久,維拉就再次被喬安娜抓住了右手。
  再次一個封邪印,維拉的右手也耷拉下來。
  維拉看了一眼自己無力的雙手,又看了一眼對面的喬安娜,眉頭跳了兩下,然后出人意料的大笑了起來。“真是的,沒有想到,你的異血真靈居然擁有這么強大的能力。封印,雖然沒有多少直接攻擊力,但是近戰上面,還真是非常的棘手。”
  “住手吧,不要繼續殺戮下去了!”喬安娜認真的說道。
  “嘻嘻~!”維拉笑了起來。
  “喬安娜,你多久沒有經歷戰斗了。我并不是非常強大的人,但是你知道為什么白易會挑選我嗎。”維拉問道。
  什么?
  就在喬安娜聞言驚愕的時候,維拉暮然低頭,一口咬在了自己的左臂上面。
  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當中,維拉的腦袋用力的甩動,撕扯。嗤啦一聲,維拉的左臂被她直接狠狠的扯斷。雖然沒有鮮血飛濺,但是所有人也可以看出那種靈魂被撕裂的痛苦。而且不僅于此,維拉咬著自己的左臂,朝著天空昂起了頭,突然張開了嘴巴。就如同蛇一般,維拉一口就將自己的手臂吞了下去,然后吞咽。過于劇烈的痛苦,還有吞食自己身體的殘忍,讓維拉的目光縮緊到一點,無比的寒冷。
  食靈!
  在維拉一口吞下了自己左臂之后,從斷裂的部分,創口快速的蠕動。維拉皺著眉頭,然后唰拉一聲,一條新的手臂就這樣突兀的生長出來。而在左手生長出來之后,維拉更是干脆的再次扯掉了右臂,然后用相同的方式,生長出來。雖然明明知道應該阻止,但是喬安娜卻仿佛被維拉身上的氣息所震懾一樣,完全看傻了。
  撕裂的華服,裸露手臂,維拉比起之前看上去,多了一份兇殘的氣息。
  舌頭在嘴唇上面舔了舔,維拉露出一絲兇殘和妖異,然后朝著喬安娜伸出了右手。
  原來如此,白易讓維拉他們來執行這個任務,并不僅僅是因為實力,還有他們的潛藏的心性。那種隱藏在心底里面的,在戰場上面所擁有和兇殘。戰場不是兒戲,戰場之道,就是生死邊緣的掙扎,需要的,就是瘋狂和決絕。
  壓下心里的的那份不安和恐懼,喬安娜四臂內抱封印蓮花,神情頓時變得肅然。
  再次交手的兩人,變得更加的激烈,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喬安娜覺得現在的維拉仿佛換了一個精神狀態一樣。瘋?維拉,這是維拉在跟隨白易他們之后,就不曾出現過的精神狀態,不過卻是在魔鬼島最初期,帶著阿洛蒂雅,一個嬌弱的貴族家教在那危險遍布的地方生存下來的力量。
  靈魂打擊!
  牽引!
  靈魂灼燒!
  再次交戰,招式依舊是差不多的,但是維拉的攻擊里面,卻莫名的多了一股兇殘的氣息。喬安娜一個不查,就被維拉給抓住了,看著維拉那瘋狂的神色,喬安娜絲毫不懷疑,這一下被抓實了的話,絕對是死翹翹的下場。
  拼著受傷,喬安娜口吐鮮血彈了出去,雙手在空中就飛速的變換。
  封紋領域!
  喬安娜身邊的光環頓時朝著外面擴散,從她的腳下開始,頓時籠罩了一層光芒。剛剛追到這個范圍的維拉頓時覺得身體一沉,那些光芒仿佛朝著身體里面滲透一樣,逐漸開始封印她的能力。這一次,就不僅是雙臂了,而是整個身體。
  不過,面對這種封印,維拉不閃不避,直接掙脫了身體里面的束縛。
  喬安娜,你真的以為可以封印我的力量嗎。你難道不知道,現在白冥樓重視的,是系統解析各種力量,而你的封印能力,還是借鑒了其他很多相似能力才完善的嗎。
  偷魂!
  維拉貫穿了封紋領域,身體如同虛影一般從喬安娜的身側滑過。
  噗嗤一聲,喬安娜頓時覺得心口傳來劇烈的痛楚,一只無形的手掌從她的體內貫穿。喬安娜嘴巴張了張,身體傳來輕微的搖晃。不過就在要倒下的時候,喬安娜突然一步邁出,然后重重的踩在地面。
  不會這樣倒下!
  我的戰斗經驗是不多不假,很多時候并不會拼命不假,但是我也會有自己的堅持。喬安娜的心里瘋狂的咆哮著,利用對偷魂的了解,硬生生的壓制了傷勢,然后,出人預料的兇猛反擊。在生死邊緣的激戰,一直柔順的喬安娜也被激發了兇氣。
  ……
  這個時候,四周那些人也緩過了勁來,只是,心中無比的震驚就是了。白冥樓的人,都他媽的是瘋子嗎,那種兇殘而激烈的戰斗,說他們之前是同一個勢力,關系還不錯的朋友都沒人相信。直接將對方切成碎肉,拼殺得鮮血淋漓,他們真的是隊友?
  “我們走嗎?”僥幸撿回一條命的丁鼎幾人問道。
  “不,這是機會。”曹睿杰服用了一瓶壓制傷勢的藥劑,然后說道。“剛才那個維拉和沙皮融合在一起,爆發的力量確實很驚人,但是,恐怕他們都沒有想到,會出現喬安娜這么一個意外。作為白冥樓的自己人,喬安娜對他們的力量非常的了解,所以直接破除了他們的融合狀態。”
  “還記得最初的戰斗吧,沙皮一個的時候,對你的不滅玉硅體可沒有這么大的破壞。所以,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藉由那個喬安娜,我們肯定可以成功。”曹睿杰分析到。
  “但是,一華境怎么……。”
  “別問這種愚蠢的問題。”分配兩個字還沒有說出來,就被曹睿杰打斷。“商量戰利品怎么分配是最愚蠢的事了。這種事情,誰的心里都非常的清楚,最后無非還是看自己的力量而已。至于究竟是在中途就對盟友下手還是在最后反水,那就看各位自己的決定了,對吧。”曹睿杰的聲音顯得邪氣而妖異,但是,所有人的心中卻覺得,這家伙說的就是事實。
  “看來所有人都沒有意見了,那么,上吧,干掉白冥樓的第三組。”曹睿杰說著,自己率先沖了出去。
  曹睿杰的聲音并沒有掩飾,不過就是這種毫不掩飾的包藏禍心,反而讓一些人覺得無比對胃口。就連其他勢力,那些還沒有動手的人都顯得蠢蠢欲動。沒錯,就是這樣,誰都明白之后會發生什么事情。誰都認為自己是聰明人,那么,死掉的當然就是蠢貨了,對吧!
  展露在明面的陰暗,也有一種別樣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