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763 微型人偶

星空熔爐,確實是強大的力量,如果僅僅是將沙皮或者維拉單人禁錮進去的話,說不定就可以成功了。但是很可惜的是,為了防止另外一人的救援,曹睿杰直接將兩人都拉了進去。而就算是本身并沒有這種能力,但是通過白易和茉茉他們,維拉和沙皮對于各種力量都非常的了解。
  嗡的一聲,如同超新星爆發的威勢,識感虛妄界瞬間破碎,然后露出了中心的沙皮和維拉。
  沙皮和為維拉再次出現,下面的人立即就發現,在沙皮和維拉的身上,浮現出一種更加驚人的氣息。不需要特別的觀察,就可以清晰的發現兩者和所有人的不同。就好比人類對于死亡的畏懼一樣,這是生者和死者之間那本質的區別。
  而這個時候,維拉更是露出了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里面的死亡氣息簡直撲面而來。
  靈魂引??亡者歸來!
  在那個死亡氣息的笑容里面,維拉識海內的演算式波動,力量隨之翻涌起來。靈魂的光芒從維拉的手上出現,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形波紋,然后迅速的朝著四周張開。在這個波紋擴散進入四周之后,頓時在冥地島里面產生了如同催化劑一般的效果。
  死去的人的尸體,還未消散的靈魂,頓時被一股力量再次扭曲在一起,然后站立起來。
  死亡,一直都是人類恐懼的源頭!
  就算是這個時候的人對于死亡和靈魂早就已經不陌生,但是在看見這幅情景的時候,依舊覺得心里不舒服。死亡之后,還需要受到支配和驅使的感覺,真的令人非常的難受。如果是在以前,這種手段,很明顯就會被劃分到‘邪惡’的范疇里面。不過這個時候,在戰場里面的人卻沒有時間來思考這些,只是在瞬間感受到死亡的壓力。
  嗖的一聲,沙皮突然從空中消失不見,在下方的曹睿杰頓時撐開了lf力場。然后下一瞬間,沙皮的爪子就猛然拍了上來。強大的力量和lf力場對撞,曹睿杰的雙眼都猛然瞪大,識感力量拼命的加持。
  因為,他的lf力場居然在沙皮的爪下開始崩潰!
  不可能!
  “為什么認為不可能,很簡單的事情,兩個lf力場可以相互重疊抵消而已。”維拉看著下面的曹睿杰,淡漠的說了一句。而這句話,帶給曹睿杰更大的震驚,他分明沒有開口,對方難道也可以知道他的想法?
  “你們……!”還不等曹睿杰說完,lf力場就暮然破碎。轟的一聲炸響,四周的地面產生了劇烈的激蕩,曹睿杰幾乎沒有任何反抗力量就被一爪子拍到了地底。失去了lf力場的完美保護,曹睿杰整個人被那股強大的力量直直的壓入地面,仿佛整個身體都碎掉一樣,難受得想要吐血。
  而這個時候,其他人也頓時再次圍攏過來,特別是仗著自己有不滅玉硅體的丁鼎。
  “喝~~!”一聲蠻橫的怒吼,強大的身體直接壓了下來,不過沙皮卻從眼中露出一絲冷漠的寒光。
  雙方瞬間交錯,沙皮的身體在空中高速翻轉落下,幾道暗紅色的爪風從丁鼎的右臂上面撕扯而過。
  啪嗒一聲,沙皮龐大的身體輕盈的落在地面,而這個時候,在另外一邊,丁鼎的右臂上面傳來咔嚓一聲,上面突然出現了幾條巨大的裂口。
  不可能!
  這個時候,丁鼎也和曹睿杰一樣,在心里猛然說出了這三個字。不過,沙皮只是輕微的落在地上,然后就再次消失。就連沙皮腳下那殘留的一株小草都沒有被踩彎,可想而知,沙皮的動作有多么的快速而輕盈。
  破壞血爪!
  沙皮的身形繞著丁鼎高速的攻擊,而丁鼎也在不斷的反擊,雙方的戰斗無比的激烈。不過,再次爆發的戰斗,和之前就完全不同了。丁鼎的不滅體已經失去了絕對防御的能力,不斷的有碎裂的部分如同玉石一般的身體飛裂出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丁鼎心里瘋狂的怒吼著,右拳瘋狂的朝著沙皮轟去。爆裂沖擊,這簡單的一拳,幾乎凝聚了丁鼎的精氣神魂。而這個時候,沙皮的身影仿佛產生了幻影一樣,從丁鼎的右拳上面一閃而過。
  啪嗒一聲,沙皮的身體再次落在地上,而在沙皮的身后,丁鼎的腦袋和右臂猛然飛起,然后從高空中重重的砸在地上。轟的一聲,玉硅巨人跪在了地上,肩膀上面的硅元素流動,就要再次形成一個新的腦袋和手臂,但是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去關心他了,都在看著那個龐大而猙獰的身影。
  “不可能,你怎么會突然擁有lf力場!”這個時候,曹睿杰爬了起來,臉上微微猙獰。
  “哼!”
  維拉輕笑了一聲,然后帶著冷漠的微笑,身體緩緩的朝著沙皮的頭頂沉了下去。在維拉消失之后,沙皮原本就暴漲一截的氣勢頓時爆發,如同實質一樣。這個時候,估計曹睿杰也已經明白了,如果是單純的沙皮或者維拉,或許都不太可能剛進入lv4就覺醒lf力場,但是兩兩疊加的話,就擁有這種能力了。
  而且,看沙皮的樣子,實力肯定還不僅于此。
  在所有人想著的時候,沙皮已經再次消失,戰斗,變得更加的激烈。
  ……
  “這個是當初貝琪和灸炎鳥的形態吧,融合形態。”在更外面,一些人看著中心的戰場,如同評判一般交流著自己的看法。
  “嗯,大概就是了。白帝讓他們兩兩一組,肯定不會是無的放矢。”
  “真是驚人啊,維拉的能力可是增幅,現在她直接融合到了沙皮的身上,這可比一加一的實力要大得多了。”青詩雨緩緩的說道。
  “維拉是增幅能力嗎,我以為是靈魂掌控呢。”
  “維拉是增幅的能力,碧蘿絲沒有告訴過你們嗎。”聽見對面的人這么說,青詩雨頓時疑惑的看了過去。
  “碧蘿絲大人……!”對面幾人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們都是碧蘿絲的下屬。
  “哈哈哈哈哈,碧蘿絲自己都已經死了,她可真是一個不負責任的首領。怎么樣,不如加入我們吧,布賴特大人可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而且,你們現在的日子也不怎么好過吧。”另外一個桀驁的男人,布賴特的下屬,馬庫斯突然插口進來,而且是直接挖人。
  這個問題,還真是不好回答,事實上,碧蘿絲的下屬也確實疑惑和抱怨過,碧蘿絲就這么簡簡單單的搶了阿洛蒂雅的一華境,然后升華死亡了。結果,這些跟著她一起打天下的下屬和朋友,就這么丟在這里了。雖然抱怨,但是真的讓他們這么簡單就跟著別的人跑,那也不可能,碧蘿絲建立的水云天很完善,就算碧蘿絲死亡了,也有下一任首領。
  整個戰場上面的人數只有這么點?怎么可能。整個世界可不會這么點大,為了一華境和幕后而來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光明理事會的聯盟勢力,每一個都非常的強大,每一個都擁有自己的成員。就比如白易他們當初的隊伍里面,擁有伍爾夫、沙皮、維拉、貝琪等人一樣,其他勢力同樣也有很多的成員。或許,他們比不上伍爾夫、沙皮他們,但是肯定也絕對不是弱者。
  邪妃的中雪府這邊,這次就來了青詩雨、言禮龍、齊灝等人。
  碧蘿絲的水云天那邊,同樣來了幾個人。
  另外的,還有其他勢力的人,都來了不少。
  這些人彼此雖然不算特別熟悉,但是肯定都認識。這些人來這里,目的自然不用多說,當然,如果不是必要的話,他們都不會和白冥樓真的開打。畢竟他們和其他人不同,和白冥樓之間多少還算是有交情,真的撕破臉的話,不管怎么說,后果都比較嚴重。
  “既然維拉是增幅的能力,那么她為什么還可以控制靈魂和復活呢,這不是白冥公主的能力嗎?”碧蘿絲的幾個下屬岔開了話題。
  “看上去,不是碧蘿絲不告訴你們,而是你們真的不知道了。”青詩雨在四周的人群里面環視了一圈,然后說道。青詩雨看了其他人的神色,顯然知道維拉真正能力的人真的不多。這個時候,青詩雨才明白,白易和邪妃之間的關系,好像比想象中更加的密切一點。
  “確實,我們和白冥樓之間的關系,可沒有中雪府和白冥樓之間的關系這么密切,說不定白帝和邪妃之間……。”馬庫斯就準備說什么,不外乎,就是猥瑣的揣測白易和寧雪之間有一腿什么的。但是,他的話還沒有出口,就突然閉上了嘴巴。
  “話可不能亂說哦,大哥哥。”
  一個嬌小的聲音傳來,所有人才知道馬庫斯為什么會突然閉嘴了。因為在他的脖子邊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坐著一個只有一厘米高的人偶。人偶,白冥樓所獨有的成員,雖然外界也模仿了一些,但是始終沒有白冥樓這么完善。而這種只有一厘米多點高,卻擁有獨立行為姿態的微型人偶,更是白冥樓獨一家。
  “暗地里詆毀人可是不禮貌的行為呢。”小菲亞輕輕的說道。
  雖然小人偶只是坐在馬庫斯的肩膀上面,什么都沒做,也沒有任何攻擊的行為,但是光是這樣,就足夠讓馬庫斯閉嘴了。這個時候,其他人的心里也開始狂跳……什么時候,這只微型人偶是什么時候突破了他們的警戒線,進入人群里面的。
  ——————
  什么都不想的偷懶兩天果然好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