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761 反差的思想

雖然維拉后面的話沒有說,但是卻讓人生出了無端的聯想,四周的人頓時用怪異的眼神打量著曹睿杰。而這個時候,曹睿杰突然朝著前面走了一步,所有的氣機引動,在這瞬間,在星空世界里面的人都立即感覺到氣場的變化。
  忍不住了!
  原本想要諷刺一下維拉那副仿佛什么都知道的樣子,沒有想到,這種第一次展現的力量,維拉居然真的這么了解。心中的羞怒忍不下去了,那么就直接用戰斗來說話好了。整個星空熔爐世界里面的氣場猛然引動,頓時就要朝著維拉壓下。
  “但是……!”維拉再次一句話,卻硬生生的讓曹睿杰的氣機停滯在那一瞬間。維拉再次說出的但是,顯然不是之前的那個意味,而是一種新的轉折。而且,維拉的雙眼正好看著曹睿杰,讓曹睿杰不由自主的停止下來,就如同面對一位真正和平而睿智的老師一樣。
  “那只是一般意義上的常理。”
  “以有限的個人來窺覷大宇宙的力量,在一般意義上來說,都只能說是自大。不過,宇宙如此的浩瀚,或許,真的有人可以以宇宙為藍本,來對自身的力量進行完善,甚至,最后超脫宇宙,也說不定。”維拉緩緩的說道,完全是一種辯證的語氣。
  “哈,哈哈哈哈,結果你這不完全就是自食其言嗎。”曹睿杰看著維拉,不知道為什么突然變得興奮。維拉這種說法,完全就是自食其言吧。
  “不對,這是客觀!”維拉雙眼很平靜,但是卻有一種讓人安靜的氛圍。
  “我當初接受白易的委托,教導茉茉的時候,就特別重視這一點。各種知識,理論,都是由前人總結而來,所以,其中不可避免的會帶上前人的觀念。如果想要不被其中的觀念影響,那么就需要絕對的客觀。只有以最冷靜而理智的態度去看待世界,才可以看見世界的真實。”維拉的樣子非常的認真而肅然。
  這個時候,其他人聽見維拉的這番話之后,原本因為曹睿杰的話而有些騷動的內心頓時再次平靜,而且還升起了一股敬仰。
  教導茉茉,維拉居然是白冥公主的老師!
  維拉一直都在冥國內,基本從來不在外面出現,如果不是在頂端戰爭上面稍稍露面了兩次,恐怕還不會有人認得。但是,維拉究竟是什么身份,外界一直都不太清楚,只是知道是一位非常重要的高層而已。但是這個時候,這些人才驚愕,我去,維拉居然是那個白冥公主的老師。
  難怪維拉開始說起這些知識的時候,他們就不由自主的認真的聆聽。帝師……不,公主的老師,難怪擁有這份平和而睿智的氣場。
  “所以,如果你們真的有自信,有力量的話,那么就以宇宙為藍本也沒什么關系。只要你們認為自己可以做到的話。”維拉說道。
  “如果沒有自信呢?”有人如同學生一樣提問。
  “那么就以自身為考量,來構筑識感虛妄界吧。比如,擅長火焰的,可以構筑火焰世界,擅長冰寒的,可以構筑冰雪世界,這絕對比構筑大宇宙世界要簡單得多。”維拉并沒有回避這個簡單的問題,而是認真的解釋道。其他人聽見這個解釋之后,頓時覺得了然。其實這些東西表面上并不深奧,不過卻正好給他們打開了一扇門。
  “lv4識海境的衍生力量已經出現了很多種,那么究竟又有多少種呢?”
  “識海境的衍生力量究竟有多少種啊,這個就不好說了。”維拉帶著笑容,就如同很早之前教導茉茉和莎蘿的樣子。
  “那要看我們生命的構成是什么了。生命的構成,現在有**、靈魂、意識(識感)、生命場、能量。其中的單一一種或者幾種組合,都可以產生衍生的力量。比如,以**為主的衍生力量,就有《不滅體》和《異血真靈》;而以生命場為主的,則是有《lf力場》和《靈魂力場》等等。當然,所謂的為主,只是這方面的力量占據了主位,并不是說其他方面的力量就不重要了,沒有其他方面的輔助,那么也不可能衍生出這些力量。所以說,生命的每一個部分,都非常的重要……。”維拉說的都是基本概念,但是卻如同總綱。
  “那么如果生命的所有部分都非常強大呢,會變成什么樣子?”
  “白易曾經說過一句話,你們可以記下來。”維拉豎起手指,其他人不由凝神。白易的話,里面是不是蘊含著更加深刻的哲理呢。
  “神!”
  原本以為白易的那句話會很長,但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只有一個字!不過,就是這一個字,卻讓所有人都呆立在原地。足夠了,雖然僅僅只有一個字,但是里面所蘊藏的那種無限的可能,讓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憧憬。這比通篇的詞匯更加的刺激所有人的聯想,更能理解那個境界。
  整個戰場,不由自主的陷入了安靜。直到過了很久,才突然傳出來一個聲音。
  “為什么,你會向我們解答這些問題。我們都可以感覺出來,你并不是隨意的敷衍,這些是真正由白冥樓總結出來的總綱。那么,你為什么會向敵人說出這么重要的力量總綱呢。”曹睿杰看著維拉,眼中非常的認真而冰冷。因為,他完全無法理解,也猜不到白冥樓究竟想要做什么。
  曹睿杰的這句話,頓時也將其他沉浸在維拉所說的力量總綱當中的其他人拉回了神。
  這個時候,這些人才反應過來。沒錯,這里可是戰場,他們可是白冥樓的敵人,他們越強大,白冥樓就越是危險。白冥樓之前和現在都在大肆的殺戮,那么,為什么維拉會在這個時候,說出這么重要的力量總綱呢。
  “說得也是,為什么呢?”維拉輕微歪著頭,仿佛反問一般帶著微笑的看著眾人。
  特么,這不是該問你們白冥樓嗎,你怎么又反問過來了,我們怎么可能知道。其他人看著維拉的神色,不由自主的在心里吐槽。這個時候,幾乎每個人都覺得非常的怪異,但是卻又不清楚究竟哪里怪異,更是沒有人想到維拉的作為里面所蘊含的深刻含義。真的以為,維拉說出這些東西,只是一時心血來潮嗎。
  在上百公里之外,一座山頂上面,一個端著源導具長弓,一動不動的男子神情突然變了變。
  從戰斗開始之后,這個男子就一直在這個地方等待著機會,這么長時間的戰斗,那柄長弓就沒有放下來過。但是這個時候,他的長弓卻產生了輕微的晃動,然后緩慢的放了下來。
  在最中心的那群人或許還沒有反應過來,但是一直以最冷靜理智的態度注視著戰場的這個男子卻明白過來了那所謂的怪異是什么。
  反差!
  白冥樓對外界大肆殺戮,一副想要毀滅全世界的姿態。還有現在不分敵我,無私的告訴其他人力量總綱的作為。兩者之間,有著巨大的反差,就如同兩個不同的極端一樣,根本就不可能同時出現,但是,卻又確實出現了,所以才顯得違和。
  肯定,有什么理由!
  這個男子放下了手里的長弓,雙眼凝思了一會,消失在冥地島的幽暗里面。在這個男子消失的時候,夜夜的全息衛星上面也頓時消失了一個代表lv4的光點。夜夜看見這個代表狙擊手的光點消失之后,也沒有說什么。
  ————————
  殺死地球上面超過90%以上的生命,血腥,殘酷,生命的升華——這是過程,但卻絕對不是目的。白易的目的,從來都不是單純的為了個人。在未知的裂縫背后,那個世界,所等待著人類和類人智慧種族的,究竟是什么。死者作為構筑新世界的基石,而生者,則是需要承載著整個地球的的未來前往那個未知的世界。
  這些由無數人體悟和嘗試所總結出來的力量總綱,不應該被淹沒在即將毀滅的世界里面,而是應該成為生者的力量,在新世界立足的力量。
  這就是白易的思想!
  只是,現在無人可以看得出來,大部分人更是無法理解。狹隘的以個人自身利益為中心,又怎么可能擁有這種眼光。
  就如同紅綺華對妮爾萊他們所說的那樣,相信他們,相信白易和始母!
  ————————
  “說得也是,為什么呢?”維拉笑著反問,然后伸出了右手。
  其他人還在錯愕,但是卻頓時看懂了維拉的這個姿勢,邀戰的姿勢。這個時候,他們還在戰場上面,還是生死交戰的敵人。不過,因為剛才維拉說出力量總綱的原因,所以這個時候,大多數人都仿佛有些不好出手的感覺。就好像學生想要冒犯老師,不管是不是正確,總會覺得不安一樣。
  “不用擔心。”維拉看見眾人的神色,灑然一笑,然后率先出手。
  這里還是殘酷的篩選之地,你們,還沒有確定成為生者的資格呢,所以,就讓所有人用生命來綻放最華麗的光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