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754 各處的亂


  突然爆發的戰斗,當然驚動了莊園里面的其他人,雖然始母的旁邊貌似一個人也沒有,但是既然作為始母,肯定培養了一些屬于自己的勢力。在這邊剛剛停穩的時候,始母的貼身近侍香茗就跟了上來。
  穿著一身女仆裝的香茗出現在旁邊,而這個時候,在附近,還有其他隱隱約約的人影。
  “退下!”
  不過,始母卻只是非常干脆的揮了一下左手,不僅是其他人,就連香茗都一起斥退。香茗看了一眼始母,頓時點點頭,然后又飛速的消失在這里。
  看見始母讓其他人退了下去,對面的威利三人不由猜測,是不想讓其他人損失慘重嗎。他們確實是猜對了,不過卻猜錯了緣由。在威利三人心里,始母無疑非常的強大,但是和始母相比,像香茗等人,比起這里的人來說,就要差了一個層次,等會戰斗起來的話,就是始母的拖累。
  不過,香茗卻很清楚,始母確實是擔心波及其他人,不過卻不是因為他們幾個,而是因為始母自己。現在的始母和以前完全不同了,如果說以前還可以不分大小的撒嬌一下的話,那么這個時候,違背始母的命令,很嚴重。
  “知道你們的行為代表什么嗎。”始母緩緩的開口。
  不臣、叛亂!
  不過對面三人都沒有回答,哪怕這個答案就在所有人的心底,但是這個時候卻不能這樣清楚的說出來。
  “哈哈哈哈,我不會殺死你們的,畢竟,你們還有一些用處。”始母大笑起來,明明是狂放的笑聲,但是在始母笑起來,卻有一種霸道和大氣。而對面的三人,聽見始母的話之后,心里暗自生怒的同時,也更加的戒備。
  在笑過之后,始母的神情逐漸變得冷漠,這份冷漠,更加映襯了現在始母的氣質。
  始母只是伸出右手。
  對面的幾人頓時心都提了起來,就算他們在始母手下這么長的時間,但是坦白說,他們對于始母的了解并不多。因為始母平時也不怎么管他們,所以相對的,他們和始母的接觸也并不密切。一個簡單的動作,頓時讓幾人無比的戒備,不過這個時候,始母的動作卻異常的粗暴而且毫無緣由。
  憑空一拳砸在前面的空氣當中。
  砸!
  對,就是這種無比簡單的動作,但是隨著始母的一拳落在空氣當中,一股無形的力量頓時透過空氣,然后擠壓在地面上。咔嚓一聲,所有人站立的地面頓時朝著下面凹陷,而威利更是瞬間大叫不好。
  下一瞬間,方圓數百米的地面完全破碎,全部成粉末,而在下面,鉤蛭的腦袋上面仿佛受到無形的力量沖擊一樣,幾乎都凹陷到腦髓里面去了。而這股力量,更是仿佛層層的浪濤一樣,一重接著一重。所有人都可以看見鉤蛭的身體不斷的凹陷,凹陷,每一次力量傳來,鉤蛭的身體就被壓得更扁一分。
  當始母的拳勁徹底消失的時候,方圓上千米的地面都凹陷了幾十米,在中心的那個大坑里面,鉤蛭幾乎成為一條被壓扁的蟲子。
  始母懸浮在這個大坑的最中心上空,眼神無比的平靜。而這個時候,鉤蛭那被壓扁的身體,緩緩的鼓了起來,然后抬起了腦袋。鉤蛭是軟體生物,當然不會因為這樣一拳就被砸死,但是這個時候,鉤蛭看著始母的眼神,卻不由自主的驚恐。始母對他們所有人的壓制力,可不是假的,如果不是威利他們執意這樣做的話,作為守護獸的他們,根本就不敢反抗。
  “不用擔心,我說了不會殺了你們。”
  “但是……!”始母的嘴角微微的張開。
  對面的三人頓時不在猶豫,瞬間對始母展開了攻擊。不能這樣繼續下去了,他們必須得反擊,否則不僅是在實力上還是在心緒上,都會被始母完全的影響。就算是沒有那種神秘的壓制力,他們也得完蛋了。
  ——————
  而這個時候,另外一邊,光明理事會同樣不得安寧。因為這個時候,光明理事會也發生了一件大事。
  現在都是終末時代了,別指望原本的規則還有什么約束力。
  這本身就是一個聯合性質的勢力,里面的人只是各司其職,其中的關系真的很普通,根本不可能和白冥樓這些私人勢力相比。而這個時候,光明理事會就爆了一個巨大的烏龍。在光明理事會里面,居然有自己人突然出手,盜走了存放在光明理事會的兩件法則寶具。
  第一件:就是那柄暗紅色的長槍,弒神槍。
  第二件:則是當初的控制他人的法則寶具MiscondPuppetSilk——瀆魂傀儡絲。
  這兩件法則寶具,一件是古代寶具,而另外一件,則是當初在頂端戰場上面出現的寶具。這東西雖然白冥樓出力最多,但是卻不可能成為白冥樓的私有。因為光明理事會畢竟是一個聯合性質的勢力,成員可是很多的,其他人絕對不會同意。所以在戰斗獲勝之后,這兩件法則寶具就作為整個光明理事會的戰利品保存了下來。
  而這個時候,兩件法則寶具,就被光明理事會的人自己給盜了出去。別說什么不合理之類的,都終末時代了,誰也不能保證每個人的操守。
  薩摩菲爾德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簡直身上頓時騰起了火焰,根本連人都懶得罵了。
  因為兩件法則寶具被偷走的事情,光明理事會這邊同樣亂得不得了。這個時候,不僅是外面的人,就連光明理事會的成員勢力,這個時候都在為自己做打算。因為,不知道從什么地方流傳出來的,那柄長槍古代寶具,上面銘刻著一些關于空間裂縫背后的世界的事情。是不是真的無從考究了,但是這個時候,如果機會合適的話,完全可以收入自己的囊中。畢竟,就算沒有這個理由,這柄長槍也絕對算是非常強大的寶具了。
  光明理事會在原夏威夷,看守人在盜走兩件法則寶具之后,就立即分開。
  執行長林陽追上了其中一個方向的人,然后才發現這群人居然有接應者。不過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背后沒有一個足夠強大的底牌的話,一般人可不敢腦袋發熱就做這種事情。林陽并不是很在意,在強勢打倒了對方之后,終于取回了MiscondPuppetSilk。另外一邊,弒神槍的追回,就暫時不由他來操心了。
  就在林陽準備離去的時候,突然又遇見了一個對手。原本林陽不怎么在意的,但是這次他卻失算了。
  太強了,簡直就像一個瘋子。
  “你是什么人。”在一番激烈的戰斗之后,林陽渾身衣衫盡裂,身體浮現一成綠瑩瑩的光芒。而在這種光芒里面,林陽剛剛被對方直接撕落的手臂正在逐漸的重新生長出來。
  “我是神!”對面這個瘋子一臉瘋狂的樣子說道,身后那個觀想化身呈現出各種憤怒、哀愁、傷心、大笑……等等神色。無法形容這個觀想化身,林陽也看不明白,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家伙非常的強大。
  “寶具不能流落到外面,看來,你要失望了。”林陽舔了舔舌頭。
  “這是神的武器,不能交給凡人。”這個上身**的男子也再次開口。不過這個時候,這個男子身上至高而冷漠,那強大的神性,完全無法直視,根本就無法將他和剛才那個瘋顛顛的家伙聯想起來。
  所以說,林陽才覺得這個家伙非常不正常,根本就是***一個神經病。
  木神!
  林陽雙手張開,肌肉不斷的朝著外面長開,很快,林陽就展現出了自己的異血真靈形態。雖然對方是神經病,但是林陽不得不承認,對方真的很厲害。而這個時候,對面的那個男子看見林陽的動作之后,也頓時抬起了頭,眼中閃現出一絲兇厲。這一絲兇厲,直接映照在林陽的內心,簡直要將他的內心給完全撕碎一樣。
  不過幸好,林陽也成為執行長這么長的時間了,實力已經得到了充分的積累,頓時穩定了心神。
  兩人再次激烈的戰斗在一起,而這個時候,白易已經快要沉睡的意識也分了一絲出來,觀看了一下這里的戰斗。林陽不認識這個家伙,但是白易的見識可要比他多得多了。在仔細判斷解析之后,白易終于確認了這個家伙的身份。確實,這個人白易也不認識,但是,白易卻認識這個人所使用的能力。
  《兇神觀想術》!
  當初在澳大利亞上面流傳出去,擁有巨大弊端,卻流傳最為廣泛的觀想術,這個時候,終于出現了新的繼承者。而且看上去,這個家伙似乎完全將自己當做了神,或者說,精神上面已經被同化了。
  而這個時候,白易又注意到,世界上面其他地方,同樣發生了很多不亞于這里的戰斗。各個地方,原本蟄伏的人都逐漸出現,展現他們的風采。
  真是,越來越熱鬧了啊!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就到了最后的時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