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753 不臣

終末時代!
  整個地球各處都在發生著無數的戰斗,而在世界各地,所有人都在為了那虛無縹緲的機會不斷的爭奪。。。不僅是底層的人大量死亡,就連位于頂端的這些人,也不敢說自己就一定是安全的。這個時代的殘酷,絕對超過任何人的想象。
  在裂縫之戰過去之后,又爆發了幾次非常浩大的戰斗,而在這幾次戰斗里面,再次出現了異象。
  死亡時候的異象!
  西格麗??雪萊,以及【安慕尼】的守護獸鳳琴鳥,她們在戰場上面殺死了大量敵人之后死亡,而且爆發了和當初的常華榮相差無幾的情景。毫無疑問,始母這邊,也在為了最后的終結的時刻準備著什么。這同樣是以其他人的生命為代價,只是,更加的神秘。
  白易那邊,還可以確定一華境就關鍵,但是始母這邊呢,卻根本就找不到關鍵是什么。
  不過,西格麗??雪萊和常華榮都是類人智慧國家的七個引領者之一,所以,很快,其他人就將這個名額鎖定到了剩余的幾個人身上去。雖然不知道是什么東西,但是,只要是針對剩余的幾個引領者就沒有問題了吧。很快,剩下的幾個引領者也面臨了世界上無數人的針對,只為了搶奪那個所謂的‘機會’。
  機會個毛!
  這個時候,威利等人簡直想罵人了。
  別看外界似乎對這種事情無比的羨慕,很多人都拼了命的想要搶奪這個機會,但是威利和莫雷諾等人可沒有這種心思。
  那可是死亡!
  他們有自信,作為世界頂端的人,即便世界上99%的人都死去了,他們也絕對是屬于安全通過空間裂縫的那一批人之的。所以,他們才沒有必要去為了一個毫無道理的升華而死亡。別管升華的背后是不是有什么更好的事情,但是俗話說,死了一了百了,死了之后,還有什么好處值得他們期待的。
  剩余的幾個引領者里面,除了早就知道消息的幾人以外,像威利??波爾加拉和莫雷諾??馬丁內斯幾人則是無比的隱憂。始母對他們的影響一直都存在,但是究竟是什么,他們自己也說不上來。難道這就是始母對他們身體里面施加的東西嗎?這可絕對不是一個好消息,因為他們可不愿意像常華榮和西格麗那樣死亡。
  而這個時候,威利??波爾加拉更是確定,在上次的戰場上面,常華榮根本就不是被他算計了,而是他被始母給算計了,當了槍使。
  必須得解除身上的隱患!
  始母居住的地方并不算是特別的巨大,只是非常的精致而已。在以前,即使是其他的引領者也不清楚始母究竟在什么地方,但是這個時候,始母的位置對于他們來說倒不是什么秘密。
  ……
  “始母大人,威力??波爾加拉、莫雷諾??馬丁內斯、金成一龍三位引領者大人有事求見。”在莊園內,一位侍女對著始母說道。
  來了嗎!
  始母的嘴角浮現一絲神秘的微笑,然后站起了身。
  當始母來到外面之后,在這里等待的三人頓時看了過去,然后行禮。只是,雖然表面上無比的尊敬,但是在三人的心里,卻已經逐漸的提了起來。因為,今天他們三人來到這里,可不是什么好事,不,應該說是有很大的可能演變成為不是好事。
  “始母大人!”
  “說吧,有什么事情。”始母在另外一邊落座,閑適的問道。
  “那么我們就直說了,始母大人,請問你在我們身上施加的東西究竟是什么。”
  “什么什么?”
  “就是像常華榮和西格麗那樣,在戰斗死亡升華,他們兩個之所以會變成那個樣,肯定不會是無端的理由吧。很明顯,是你在他們的體內留下了什么東西。坦白說……。”說道這里,威利的眼神變得銳利而放肆。
  “我們可不想像他們那樣死亡。”
  “不會哦!”始母依舊閑適的說道。“你們的身上,并沒有那種東西,事實上,我也并沒有挑選你們。”
  “沒有挑選我們?”
  “沒錯,你們的心態,不適合我的選擇。”
  “什么樣的心態!”
  始母聞言,帶著一個神秘的微笑。什么樣的心態,真是好笑啊,只要看看他們自己,不就可以理解了嗎。不管是威利??波爾加拉還是莫雷諾??馬丁內斯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為了自己。這是人之常性,不能說是自私,但是想要讓他們為了其他人而付出,那是絕對不可能的,而且,還會將那種人當做白癡。
  始母的沉默和微笑,在三人看來,完全就是找不到理由的敷衍了。在等待了一會之后,三人不由暗自對視一眼。
  “那么始母大人,還有一件事情。”
  “什么?”
  “從很久之前,從研究所出來的時候,你對我們就有一種天生的壓制。所以我們不得不聽命于你,都這種時候了,是否可以解除這種壓制。”莫雷諾小心的問道。而在他問出來的時候,三人更是一動不動的看著始母的表情。
  “早就沒有了!”
  三人想過始母會用什么借口來掩飾,但是完全沒有想到,始母會這樣回答。但是,他們不可能相信啊。如果說完全沒有暗的壓制的話,那么常華榮和西格麗??雪萊又是怎么回事,難不成他們還真的愿意主動死亡嗎。這在他們看來,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而唯一的解釋就是,始母的手,確實掌握著壓制所有人的辦法,并在合適的時候引動,成為致命的導火索。
  比如,升華!
  “始母大人何必用這種話來敷衍。”
  “你覺得,我會說假話來騙你們。”始母抬頭,眼無比的高傲而輕蔑。別說是到了這種身份,就算是在更加低微,一介平民的時候,紅綺華也不屑于撒謊和騙人。這是一種源自骨里面的驕傲,那種本性和氣質,是發自內在的。
  對面三人看見始母的樣,就覺得始母肯定是不屑于做這種事的。
  只是,他們不敢賭。
  “始母大人,可以證明一下嗎。”
  “哈哈哈哈,任何一個生命,都不可能永久的依附于其他人而存在。很久之前,是因為母體的本能壓制而已,但是你們都到了這個時候了,早就可以**了。那么,你們又何必拐彎抹角呢,想要試試我對你們是否存在本能的壓制,只有一個辦法,對吧。”始母在對面慵懶而優雅的說道,然后豎起食指。
  戰斗!
  錚的一聲,仿佛無聲的錚鳴瞬間擴散,整座大廳在靜止了一下之后,瞬間轟塌,成為一堆粉末。而在這里面,始母幾個步空身體快速的朝著外面跳了上去。其實,威利等人很早的時候就對始母抱著不臣之心了,只是沒有機會而已。原本始母對其他人其實并不怎么約束,所以他們還可以忍受,但是常華榮和西格麗的升華隕落,終于讓他們忍不住了而已。
  威利看了一眼莊園里面的其他人,不過,金成一龍立即搖頭。
  “其他人無關緊要,始母才是重點。”說完之后,金成一龍和莫雷諾瞬間追了上去。
  其實,早在來這里之前,三人就已經做好了打算,一定要趁這次機會徹底的擺脫始母的壓制。而最壞的結果,當然也就是始母剛才說的結果,戰斗。因為這是唯一可以證明他們已經不再受到束縛的方式。而這絕對不是點到即止的戰斗,早就有野心的三人,如果有機會的話,并不介意將始母殺死。
  “真是來得夠齊全的啊,禍魘!”始母踏上空,正好看見了朝著自己跑來的黑色兇獸。
  禍魘:金成一龍的搭檔,亡靈偏屬,靈魂兇獸,和金成一龍邪惡屬性的能量簡直是相得益彰。
  看見朝著自己撲來的禍魘,始母嘴角帶著微笑,眼卻變得無比的冰冷。柳小尖刀無聲的滑落在手掌心,然后始母瞬息消失。在始母消失的時候,禍魘就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危險,而這個時候,在后面的三人也同時心神提起。
  倉促間光芒乍閃,在無華的環繞之下,柳小尖刀瞬間刺入了禍魘的胸腔。
  沒有真正面對過無華,怎么可能會知道無華的恐怖能力,將一切歸于本質的能力,雖然本身并不具備任何的攻擊力,但是配合始母強大的實力,簡直是無往不利。
  噗嗤一聲,污濁的鮮血噴濺,禍魘頓時發出一聲凄慘的嘶鳴。
  后面三人很快就追了上來,分別站立在自己搭檔旁邊。而這個時候,在天空的云層也逐漸涌動,吞云鰩蛇從上面浮現,懸浮在始母的頭頂。
  ————————
  至此,七個引領者極其搭檔已經全部出現。
  1常華榮:冰屬性能力,寶具不融冰。
  青豸凰:蠱蟲融合性母體。
  2西格麗??雪萊:大氣掌控能力,和常華榮關系親密。
  鳳琴鳥:
  3威利??波爾加拉
  鉤蛭
  4金成一龍
  禍魘
  5莫雷諾??馬丁內斯
  毒隱水母
  6芬達爾??羅茲
  小百晴(百變獸)
  7弗莉達
  諦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