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745 限定解除

想到之前芬達爾??羅茲和小百晴對她們兩人說的話,塞西爾亞和安玲??夜曇華音頓時升起一種被算計的感覺。而這個時候,亨弗里斯也看出來兩人的面色有異,不由詢問了一下。塞西爾亞將剛才遇見芬達爾的事情說了出來之后,亨弗里斯的臉上也微微露出沉思的神色。不過這個時候,空間再次震蕩,原本還有余力的安玲??夜曇華音頓時感覺身上猛然一沉。
  “你剛才說的事情,是真的嗎?”塞西爾亞立即緊張的問道。
  “是真的,你們跟我來就知道了。”亨弗里斯說著,帶著兩人朝著研究所里面走去。
  在進入研究所之后,亨弗里斯才叫出了帕奇斯,然后讓他快速的講解了一下空間裂縫的問題。這種事情,沒有比專業人員更加讓人相信的了。而在清楚的了解了這件事之后,三人就更是升起了一種怪異的感覺。
  毫無疑問,安玲??夜曇華音的靜滯之環本身就是這場戰斗當中不可或缺的一環,或許,如果沒有靜滯之環的話,這場戰斗根本就打不起來。因為事實上誰都知道,在這個地方戰斗會有什么結果。不過,就算是知道被算計,這個時候安玲??夜曇華音也不可能抽身離去了,因為一旦她離開的話,這個地方很可能就會真的崩潰。
  “她就不怕你們憤然離去嗎。”亨弗里斯有些詫異的說了一句。
  “所以說,這才是始母驚人的地方。”塞西爾亞苦笑了起來。
  來到這里完全是塞西爾亞她們自己的決定,但是來到這里之后,接下來該怎么做,就不完全是由個人的情緒來決定的了。始母讓芬達爾轉告這個意思,顯然就是讓她們明白這件事情的輕重。雖然明明知道她們已經被算計在這場戰斗里面,但是塞西爾亞卻不敢在知道這一切之后就憤然離去。
  陽謀!
  清晰的把握塞西爾亞和安玲??夜曇華音的能力以及性格,兩人都是一心為了和平和安定的人,就算是知道被算計,她們也不會因為這件事而憤然離去。
  “安玲,現在的情況怎么樣?”塞西爾亞問道。
  “還可以支撐,不算特別的困難。”
  “只是現在而已,既然始母讓芬達爾和小百晴轉告了那番話,肯定就不是無端放矢。如果戰斗繼續進行下去的話,說不定需要付出的,真的是你的生命。”塞西爾亞說著,朝著外面走了出去。
  “亨弗里斯,我就直說了,要怎么才能結束這里的戰爭。”塞西爾亞問道。
  始母讓芬達爾來轉告她們那段話,絕對不會是炫耀,而是真的給她們一個提醒。這個,就是東方人所謂的中庸之道吧,事情從來都不會徹底做絕,而是會留給人一條生路,只是看她們是否能夠抓住了。而現在的生路,就是快速的結束這場戰斗,否則怎么想,都知道繼續進行下去,安玲所承受的壓力會越來越大。
  “死得足夠了的時候,就會停止了吧。”亨弗里斯說道。
  “明白了!”塞西爾亞艱難的說了一句,然后將手放在了安玲的肩膀上面。“這里就拜托你了,放心,我會盡快結束戰斗的。”說完之后,塞西爾亞朝著外面走了出去。
  “你為什么不加入戰場?”來到外面之后,塞西爾亞才向亨弗里斯問道。
  “我從很久以前開始,就一直駐守在這個地方,我的任務,就是維持這里的穩定。”
  “是嗎!”塞西爾亞默默的說了一句,瞬間朝著外面彈了出去,沒入了海水當中。在塞西爾亞的身體周圍,涌現出一層透明的能量,將海水隔絕在外面。每踏出一步,塞西爾亞的身體就在不斷的加速,朝著海面沖了出去。
  ……
  而這個時候,在外面的世界,戰斗依舊在繼續。在一個交手之后,阿洛蒂雅停了下來,然后揉了揉被水線擦過的肩頭,上面一層晶化的物質逐漸補全。
  “極純水,理論上沒有任何雜質的水所構成的整體。這樣的極純水,表面膜的抗壓力是鋼的一千倍左右,可以說,這是極為強大的防御。但是,這只是理論上而已,因為極純水根本就無法提取,按照人類之前的科技來說,里面不管怎么樣都會混入一些雜志,比如極少量的空氣分子。不過,達到lv4的精微掌控之后,這種理論就變得可行。”阿洛蒂雅緩緩的說道。
  “沒錯。”碧蘿絲冷漠的說道。
  “那么,你應該也很清楚,想要破解極純水非常的容易。兩種方法,第一種,就是參入雜質,極純水是純粹的水分子所構筑的,只要里面有了一絲雜質,那么這種防御體系就不攻而破。當然,這非常的困難,在你的控制之下,基本不會發生這種漏洞。而第二種……。”阿洛蒂雅說著,手上一點能量迅速的匯聚。
  “就是純粹的能量,最好是高溫高熱,直接將水分徹底的蒸發。”
  “說實話,這種事情,本來應該是貝琪來做更加合適的,不過她都已經先走一步了,那么當然就不可能麻煩她了。”阿洛蒂雅說著,仿佛四周的空間都開始激蕩起來,右手的能量瞬間逸散,爆發出無比柔和卻非常高熱的光線。
  能量轉化式!
  所有系別的能量,其實都來源于異種能量,只是性質逐漸變得不同而已。源導具就是一種驅使異種能量的基礎轉化方式。理論上,各種能量都是可以相互轉化的,只是這個過程的難易度有所差別而已。
  對面的碧蘿絲在阿洛蒂雅說話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不對。而在四周波動起來的瞬間,碧蘿絲立即主動進行了攻擊。不過這個時候,阿洛蒂雅和之前的戰斗完全的不同,身上的氣息再次拔高了一個層次,就仿佛什么限定解除了一般。
  沒錯,阿洛蒂雅已經知道那邊的安玲??夜曇華音出現的消息,現在就是最好的放手戰斗的機會。
  再次爆發戰斗之后,雙方之間的戰斗變得更加的驚人。而另外一邊的二尾猞猁也知道限定解除了,身上的氣息瞬間一揚,身影頓時消失不見。莫雷諾和毒隱水母已經習慣了之前二尾猞猁的攻擊強度,所以這次二尾猞猁突然爆發,他們兩個完全沒有反應過來。而當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顯然已經有些晚了。
  二尾猞猁的攻擊并沒有這么多完整的體系,顯得無比的野性,本身,這就是作為兇獸的本能。
  就連一同戰斗的費力克斯都沒有發現怎么回事,毒隱水母就被一連串攪亂的風切給徹底分尸。雖然死是不至于,但是這種傷勢,對于毒隱水母來說也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而這個時候,被彈飛的莫雷諾,更是正好落到了費力克斯的面前。
  看見費力克斯的攻擊一落而下,莫雷諾的眼中閃過一絲輕蔑。
  就你這家伙!
  莫雷諾是對白冥樓的人比較忌憚,那是因為白冥樓確實擁有讓人忌憚的實力。但是外面的一個家伙,雖然不知道怎么和白冥樓攪合在一起的,但是莫雷諾還不會懼怕。
  水刃漩渦!
  破碎拳!
  兩人頓時正面撞擊在一起,在那剎那間,水流和衣衫四射飛濺。強大的破碎拳瞬間落下,而費力克斯也沒入了水刃漩渦里面。如同密集的刀刃形成的漩渦一樣,雖然前面部分被費力克斯打散,但是剩余的部分卻將他完全的卷入了進去。
  看著費力克斯身上飛濺而出的鮮血,還有那不斷產生的深深的傷口,莫雷諾眼中頓時閃過一絲得意。
  果然是從外面出身的家伙,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費力克斯仿佛壓制了痛苦,強行突破了一樣,直接擊穿了水刃漩渦,來到了莫雷諾的身前。
  “沒有用的!”
  “以前或許是吧,但是現在不一樣!”費力克斯張開了大嘴,然后瞬間爆發。在萬華境里面的時候,白易就已經告訴過他了,一種能力,總是需要隨著使用次數的增多,才會變得熟練而強大。他的那股強大的生命能力,就需要游走在生死的邊緣,才會更多的被觸動。之前費力克斯非常的怕死,所以基本沒有多少發揮的機會,但是現在嘛。
  破碎直拳!
  費力克斯渾身鮮血的一拳橫擊,沒有多少花哨的姿勢,純粹就是力量和意志的集合體。因為白易已經告訴過他了,物質崩碎的力量,自身強大的生命力,他最適合的,就是這種看似簡單,但是最直接的攻擊。或許,這種攻擊并不華麗,但是絕對是力的結合體,樸實而強大。
  無法形容費力克斯這個時候的感覺,以前他總是避免受傷,更是特別的怕死,有機會的話,就遠離危險。但是這個時候,全身被水流漩渦給割開,那種從身體四處傳來的痛楚,仿佛刺激了他的神經一樣,居然讓他顯得異常的吭奮。
  一個簡單的直拳,莫雷諾眼中的輕蔑頓時僵硬在臉上。然后在下一瞬間,強大的沖擊瞬間從費力克斯的拳頭上面散發。仿佛前方的海洋都要被撕碎一般,在拳路前方數百米開外,都產生了一系列的震蕩,崩碎。
  而莫雷諾在這種攻擊里面,更是身體都被打歪了,如同一個破爛一般到翻著不知道飛出去多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