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744 一環

塞西爾亞就是當初在阿爾卑斯山脈絲巢戰爭上面,白易非常欣賞的那個女子。在光明理事會和聯合國戰斗的期間,她也依靠自己的力量,平定了原本的國家,掃除了其中的黑暗。這個過程,就如同當初白易和她說的‘明白了嗎’一樣,里面所代表的,是真實和殘酷。沉靜在自己美好的想象當中,是不可能完成的。
  不過,正是因為這番內亂,塞西爾亞也變得更加的成熟。
  而在之后,她所領導的英國也選擇了加入光明理事會,成為成員勢力之一。更甚至,在頂端戰爭上面離開的安玲?夜曇華音最后也加入她。
  畢竟,當初的絲巢戰爭里面,活下來的人,可就只有她們兩個了。
  當初,安玲?夜曇華音在茉茉的安排之下,幫忙阻擋了一波攻擊,離開了白冥樓之后,受到雙方的排擠,那段時間可是非常的落魄。如果不是塞西爾亞搭手相救的話,或許,安玲就會在茉茉的安排之下投入白冥樓了。
  當知道這個結果的時候,茉茉都驚訝了一下,不過卻并沒有怎么生氣。因為,選擇加入哪一方,都是安玲?夜曇華音的自由。茉茉對于這種真正向往安定和平的人確實比較喜歡,不過,卻并不強求。
  ……
  塞西爾亞在領導英國之后,對白易所引領的光明理事會,還是比較信服的。不過,在白易離開之后,世界就再次變得大亂。那個時候,塞西爾亞就已經思索里面肯定是有什么理由了,正是因為如此,塞西爾亞才在聽見了消息之后,來到了這里。
  感受到那個方向的波動之后,塞西爾亞和安玲?夜曇華音立即彈射出去。
  而在兩人之后,英國皇室重新組建起來的圓桌騎士同樣跟著趕了過來。不過可惜的是,現在的世界上,一方首領基本就意味著最強大的那個人,倒是和以前的世界,僅僅是名義上的國王公主什么的完全不同了。所以,這群圓桌騎士反而跟不上塞西爾亞,被丟在了后面。
  兩個同樣進入lv4識海境的高手進入了中心,不過還沒有來到研究所的位置,兩人就被沿途的戰斗給驚呆了。
  識海境的高手并沒有都在一起,而是相互捉對在廝殺,不過,僅僅是波及的范圍,就足夠恐怖的了。幸好,安玲?夜曇華音還有靜滯之環,所以,兩人很容易就從沖擊里面穿了過去。安玲?夜曇華音在塞西爾亞的身邊撐開了靜滯之環,任何恐怖的沖擊一旦到了兩人的身邊,就立即變得風平浪靜。
  不過,兩人這樣輕易的穿過戰場,終于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力。
  在兩人還沒有到達中間的時候,突然之間就遭到了攻擊。這可和之前的的波及完全不同,完全就是直接的正面沖擊。
  類人智慧種族有兩個海洋國家,甚至,莫雷諾還是在太平洋呢。這里可是大西洋,這里的類人智慧種族國家,可是【亞特蘭蒂斯】,引領者可是芬達爾?羅茲。
  突然襲來的攻擊,塞西爾亞和安玲?夜曇華音并沒有躲避,不過,強行接下攻擊的結果就是兩人頓時被彈飛出去。無形的沖擊居然直接突破了靜滯之環的靜滯,然后繼續朝著兩人壓了過來。雖然這只是靜滯之環的本能發動,但是這種威力,依舊讓人不得不驚訝。
  當兩人停下之后,才發現前面站立了兩個人影,一個看上去有些癡傻的家伙,而另外一個,則是看上去有些機靈,卻又有些俏皮的女孩。
  “芬達爾?羅茲!”
  “小百晴!”塞西爾亞沉聲說道。雖然外界傳言芬達爾就是個癡呆,各方的資料里面,貌似也并沒有作假,但是剛才那一次攻擊表現出來的實力,絕對非常驚人。
  “真是對不起,大人的意思并不是攻擊你們。”這個時候,在芬達爾?羅茲旁邊的那個女孩撓著頭,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解釋。
  “怎么回事?”
  “她,靜滯之環。”芬達爾?羅茲指著安玲?夜曇華音說道。
  “什么?”
  “其實是這樣的,這個地方非常的不穩定,其實,雙方的本意并不打算在這個地方戰斗。但是既然之前的動靜已經將雙方的注意力引到了這個地方,那么就不可能真正平靜下來了,所以戰斗是必然的。但是,必須得有一些保護措施,這件事,估計還得拜托安玲?夜曇華音小姐呢。”小百晴詳細的解釋道。
  這個時候,芬達爾?羅茲附和的點點頭。看上去,確實比較遲鈍的樣子,而那個小百晴才是近身幫他處理事情的人。
  “怎么回事?”
  “其實呢,始母大人讓我們轉告你,如果不想地球這樣快就毀滅的話,估計你們得犧牲一下自己呢。提示一下,所謂的犧牲,可不是簡簡單單的東西哦,很可能就是生命呢,否則可沒有多少效果。”小百晴微微俏皮的說道,然后躬身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而這個時候,旁邊的芬達爾?羅茲也點點頭。
  塞西爾亞和安玲頓時被小百晴的話給攪動了心緒,犧牲,生命?
  “兩位不必繼續詢問了,等你們過去之后,就知道了。”小百晴說著,讓開了道路,而芬達爾?羅茲也跟著讓開。看上去,仿佛小百晴還成為了主導一樣了。
  雖然心里無比的疑惑,但是塞西爾亞也沒有過多追問,因為就和對方說的一樣,究竟怎么回事,只需要他們過去自己查看就知道了。至于犧牲生命什么的,兩人都沒有放在心上,因為這并不是其他人可以決定的,畢竟該怎么做,自主權肯定在她們自己的身上。
  很快,兩人就飛了進去,而小百晴則是看著芬達爾?羅茲,然后一下子撲了上去。“小芬達爾,你說我們自我隕落,成為八極之一后,會是什么樣子。可惜啊,常華榮那邊已經先一步了,也沒有人可以詢問。”
  “這是始母的命令!”芬達爾?羅茲比較遲鈍的說了一句。
  “可以拒絕的。啊,不過算了,反正很有趣的樣子,就按照始母說的做好了。”小百晴一邊說著,一邊親昵的繞著芬達爾?羅茲纏繞上去,然后舔了舔芬達爾的耳垂。
  小百晴:變形獸(聰明)。只要擁有其他人的生命基因,小百晴就可以模擬這種基因,自由的改變自己的外形,甚至,就連對方的能力都可以模仿出來。不過,究竟可以模仿多少,就由雙方的實力對比來確定了。
  小百晴就是亞特蘭蒂斯的守護獸,不過外人根本就沒有見過她的原形態,比波塞冬的那頭毒隱水母還要神秘。估計除了幾個同時出身的引領者以外,外界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她的真正身份。
  可以說,芬達爾?羅茲的弱智并不是假裝的,思維上面確實要遲鈍半拍。不過,因為芬達爾身邊有精明的小百晴在,所以國家內部的事物還是處理得非常的完善。外界很多人都知道這是小百晴的功勞,不過卻不知道小百晴的真正身份。
  更甚至,還有人還想要通過泡到小百晴來掌控更大的權利,卻不知道,他們究竟錯得有多離譜。
  ……
  塞西爾亞和安玲?夜曇華音頂著各種攻擊進入了中心。或許是因為他們本身就是光明理事會這方人員的原因,所以倒是沒有受到什么阻攔。不過,在進入中心之后,兩人頓時就發現空間仿佛在產生震蕩。
  亨弗里斯正在努力穩定這里的空間,不過他的能力根本就不適合做這種事情,所以雖然盡力了,但是空間裂縫的影響依舊越來越大。
  “快過來幫忙。”亨弗里斯看見兩人來到這里,頓時認出來,然后立即說了一句。
  “什么?”
  “穩住空間裂縫,你的靜滯之環。”世界上覺醒了法則寶具的人就這么幾個,想不認識都難。亨弗里斯已經不去想這兩女究竟怎么會這么巧的出現在這里了。看見兩人出現之后,頓時就準備讓安玲?夜曇華音幫忙了。
  “什么空間裂縫。”
  “海洋里面有一個空間裂縫,從頂端戰爭之后就一直存在了,會波及整個地球的。現在那群人的戰斗,會加快這個速度,快點。”亨弗里斯激動的喊道。
  這個時候,一道空間仿佛破碎一般,呈現在前面不遠處。雖然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安玲?夜曇華音還是立即張開了靜滯之環。不過,這一張開之后,她頓時就發現,好吃力,這和靜滯其他人的攻擊完全不同,靜滯空間裂縫這種事情,完全就是在和這里的世界變化作對一樣。
  而在靜滯之環張開之后,亨弗里斯頓時感覺一松。
  停下之后,亨弗里斯大口大口的喘息,然后才認真的看了兩人一樣。“你們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聽見這里發生戰斗的消息,就趕了過來,這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塞西爾亞問道。
  “空間裂縫,就是剛才我說的那樣……。”亨弗里斯這個時候才認真的解釋了一下。都這種時候了,估計來到這里的人,都會知道這件事情的,基本也不用隱藏了。而在解釋之后,亨弗里斯才補充了一句:“你們來得可真是時候,估計再晚一點的話,這里就撐不住了。”
  說完這句話之后,亨弗里斯頓時愣住了,而對面的兩女也看向了亨弗里斯。
  這個世界上,可不會真的出現這么巧的事情。她們這個時候正好出現在這里,就是說,這完全就是別人一手安排的。對方連她們的心性、習慣、判斷,等等都掌握得非常的清楚。想到之前出現的那個小百晴所說的話,兩人的心里頓時浮現出一個名字。
  始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