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73 戰斗


  白易一步一步的朝著本瑟姆走了過去,很慢,因為白易現在每走一步,身體都要承受著巨大的痛苦。不過,白易卻在這一步一步里面,逐漸積蓄著力量,身體里面的鮮血好像要燃燒起來一樣,讓白易覺得全身無比的熾熱。
  隨著白易的走動,鮮血逐漸滴落在地上,頓時發出了嗤嗤聲,冒起了淡紅色的煙霧。
  本瑟姆看見白易的動作,也不由心神聚集,真正將白易當成了生死大敵。
  白易猛然沖了起來,速度比之前快了好幾倍,白易自己也明白了,在這種狀態下,是一種透支式的爆發,可以擁有比平時更快的速度,更強大的力量,但是,并不能持久。而對面的本瑟姆也將剩下的兩只拳頭撞在一起,做好了拼死一戰的準備。就算是會被困在這個地方,也絕對不會敗在你手里啊……本瑟姆心里也在吶喊。
  一刀一拳,狠狠的撞擊在一起,白易直斬刀好像絲毫不受力量一樣朝著后面漂移,而白易已經抓著本瑟姆的手臂猛然將自己甩了起來,然后瞬間沿著手臂朝著本瑟姆的腦袋跑了過去。本瑟姆微微錯愕,但是立即用翅膀合攏,想要再一次將白易拍在中間。
  戰斗!
  戰斗下去……不能倒在這里!
  白易心里瘋狂的吶喊著,仿佛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手上的直斬刀上面一樣,這一瞬間,白易長期練習的刀術仿佛得到了升華。這個時候,白易才從直斬刀上面感受到了和以往拿菜刀完全不同的感覺。菜刀,始終是處理食材的,那是從打造最初,就已經確定的功能,而直斬刀,才是真正用來戰斗的刀具。
  直斬刀在白易的手上輕微而高速的震顫起來,猛然揮過。
  一刀!
  給我破開啊!
  白易心里狂怒的嘶吼著,直斬刀狠狠的斬落,本瑟姆那對堅硬的翅膀和白易的直斬刀剛一接觸,瞬間就傳來撕裂的聲音,而這個時候,白易的樣子顯得更加猙獰,雙眼幾乎要擇人而噬。鋒利的刀刃瞬間將原本堅韌無比的翅膀撕裂,骨骼、鮮血、羽毛……所有的東西從白易的眼前閃過,然后白易從那個縫隙中間穿過,帶著一往無回的決心,沖向本瑟姆。
  這是什么感覺……什么感覺!
  本瑟姆看見白易那雙瘋狂的雙眼,如同心神都被吸引進去一樣,整個腦海都是白易瘋狂猙獰的樣子。
  噗嗤一聲,白易一刀狠狠的斬入本瑟姆用來阻攔的一條手臂。兩個強大的力量相撞,這條手臂直接被切入了大半,而白易同樣被這巨大的力量撞在小腹上面,整個身體都騰空起來。白易嘴里再次噴出一口鮮血,身體猛然順著這股力量翻轉起來,直斬刀再次順勢斬落。
  戰斗!
  戰斗下去!
  我要活下去,帶著剩下的朋友活下去,不管阻擋在我面前的敵人有多么強大,都不會退縮。不管這個世界變得有多么殘酷,多么可怕,都不會畏懼!我們會在這個世界堅強的活下去,哪怕拼上性命,都在所不惜。
  “啊啊……!”白易瘋狂的大喊著,雙眼怒視著本瑟姆,直斬刀重重的斬落。
  本瑟姆看著白易的那一雙眼睛,仿佛整個人都被震懾了一樣,意識瞬間產生了片刻的迷惑和恍惚。在本瑟姆的腦海,現在完全映入了白易猙獰的樣子,那彩色的條紋,仿佛透過白易的雙眼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一樣,讓他的思維都陷入了停頓。
  直斬刀直接一刀重重的落在本瑟姆的腦袋上,頓時切開了一個巨大的切口。刺目的鮮血頓時飛濺起來,本瑟姆頓時捂住腦袋發出了刺耳的慘叫。如果不是他的腦骨夠堅硬,這一刀就可以直接殺了他。
  白易在這一刀斬下之后,也重新落在了地面,半蹲在地上。
  白易左手捂著雙眼,鮮血不斷的從嘴里噴了出來,連止都止不住。這個時候,白易只覺得自己的雙眼無比的刺痛,仿佛在發生什么變化一樣。看著自己身上的這身絨毛,還有剛才本瑟姆那瞬間的失神,白易抬起了頭,他終于明白了,融合蝴蝶基因所獲得的能力——生物擬態:迷惑!
  ……
  擬態:一種生物模擬另外一種生物或者模擬環境中的其他物體從而獲得好處的現象。
  警戒色:自然界某些擁有惡臭和劇毒的生物所擁有的鮮艷色彩和斑紋,借以警告其他生物。
  保護色:動物外表顏色和周圍環境相似,借以迷惑和躲避競爭對手。
  白易融合的基因只有蝴蝶,這并不是多么強大的生物,但是,這種弱小的生物也有其生存的方式。白易現在的彩紋絨毛,就是將這種警告和迷惑的能力放到最大,不過,這依舊不足以對敵人產生強大的影響。
  但是這種能力,在白易全部融合蝴蝶基因,加上活性細胞的特殊影響變化之下,稍稍變強了一點,就是這一點,在白易身上體現出質的變化……白易的生物擬態將這種警告和迷惑蔓延到雙眼。
  雙眼是心靈的窗戶,也是心靈的延伸,白易身上的彩紋在白易的眼睛映射出來,在和敵人對視的時候,已經產生了一種類似迷惑失神的效果。
  本身這只是蝴蝶這種弱小的生物躲避強大敵人的能力。
  但是啊……白易并不是只能躲避敵人的蝴蝶!
  ……
  白易雙眼緩緩閉上,然后猛然抬頭,和對面的本瑟姆狠狠的對視在一起。本瑟姆剛看見白易的雙眼,頓時覺得白易那雙流著鮮血的眼睛瞳孔中,仿佛散發著迷惑人心的光彩。一瞬間,在這種緊張致命的搏殺中,本瑟姆居然走神了……迷惑失神!
  白易猛然沖了上去,本瑟姆完全毫無察覺,直到白易身體幾個高速轉折扭曲,直斬刀在他的膝蓋三百六十度斬落四刀之后,由左腿傳來的刺痛,才讓他陡然清醒。白易身體在地上滑了一段距離,停了下來,而本瑟姆卻左腿猛然折斷,然后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本瑟姆痛苦的轉頭,才發現不遠處的白易胸口大口的喘息著,閉著雙眼。
  該死的,居然在戰斗中走神了!
  本瑟姆無比的懊惱,他現在還沒有明白過來剛才的一瞬間究竟是怎么回事。生物的警戒色和保護色確實有迷惑敵人的能力,但是本瑟姆怎么也不可能這么快想到那上面去。事實上,融合了活性細胞之后,每個人會變成什么樣,誰都無法知曉。
  “你在懺悔嗎!”本瑟姆耳邊傳來白易沙啞的聲音。
  本瑟姆頓時一驚,才恍然察覺白易已經再次來到了他的身邊,什么時候?本瑟姆本能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揮拳,但是白易靈巧的跳躍起來,而這次,白易跳得很高。本瑟姆頓時追著白易的身體朝著天空望去,才發現白易正在從天空落下,身后天花板模擬出來的天空映射著絢爛的陽光。
  在陽光的陰影中,是白易那雙帶著彩紋的詭異的雙眼。
  本瑟姆精神再次一個恍惚,不過卻本能的覺得不對,立即閉上雙眼,右拳狠狠的朝著天空轟了上去。你這家伙,我是LV2變態種,我是研究所內上千實驗體中寥寥幾個蛻變成功的的啊……。本瑟姆在心里瘋狂的嘶吼著,在心里給自己鼓氣,右拳攜帶著強大的力量朝著那一瞬間看見的白易的位置轟了過去。
  不過,這一拳完全落在了空氣里面,白易的左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身體一個靈巧的翻騰,然后落在了本瑟姆的后頸上面。白易這個時候的眼神異常的冰冷,帶著死亡的寒意。白易并沒有因為自己覺醒了適合戰斗的能力感到欣喜,因為,這是在同伴死亡的基礎上才覺醒的能力。
  直斬刀折斷的刀尖部位瞬間從本瑟姆那個大耳朵插了進去,只不過卻在堪堪進入腦部的時候停了下來。鮮血緩緩的從本瑟姆的耳孔里面流了出來,順著他的脖子流下。
  本瑟姆身體一動不動,這個時候,他只感到死亡的恐懼。
  “有什么遺言嗎。”白易語氣平靜的問道。
  “為什么……?”本瑟姆疑惑的問了一句,不過白易顯然并沒有解答的意思。
  “幫我殺了俞寒!”又過了一會,本瑟姆發現白易并不想回答這個問題,才放松了身體,然后說出了自己最后的要求。認輸了,本瑟姆可以感覺到那柄直斬刀的鋒利,就算是他垂死反擊,也不過是頹然掙扎而已。真是沒有想到,他從漢密爾頓北研究所里面出來,居然又死在了另外一個研究所里面。
  “樂意之至!”白易淡淡的說道,直斬刀用力,噗嗤一聲從本瑟姆的耳孔深深的插了下去。
  本瑟姆身體瞬間一顫,然后才從五官緩緩的流出鮮血,腦袋重重的垂了下去。白易的直斬刀轉動了一圈,然后從本瑟姆的腦袋里面抽了出來,鮮紅和乳白交雜的液體緩緩的從那個巨大的耳洞流到地面。
  白易深深的呼出一口氣,然后重新站立起來,朝著另外一邊,正在奮力拼命的伙伴身上看了過去。
  戰斗,戰斗到底,一定要在這個殘酷的世界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