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736 新的傳承

最后,黑寶還是成為了亞和的新的領導人。這是很特別的機會,如果拒絕的話,或許以后黑寶都不會再有任何的機會了。雖然成為了亞和的新的首領,但是黑寶卻完全沒有任何高興的想法。就和其他人一樣,這個時候的黑寶只感受到一種發自內心的責任。在接下來的波及世界的戰爭里面,如果沒有一個頂起大梁的人的話,那么亞和將會徹底的覆滅。
  “既然你已經接受了,那么,再由我來轉送你一些東西吧。”在會議結束之后,小玉單獨留下了黑寶。
  “什么東西?”黑寶微微疑惑又有些期待。
  “首先,是這個。”小玉右手張開,空間戒指附近一陣扭曲,然后從里面浮現出一枚巨大的蟲卵。這一枚蟲卵足足西瓜大小,蛋殼呈淡青色,上面遍布無數詭異的花紋。就算是還沒有孵化,但是看上去就讓人覺得這蟲卵里面的東西很不一般。
  “這是什么?”
  “青豸凰的蟲卵!”小玉平靜的說道。
  黑寶頓時怔然,居然是青豸凰的蟲卵,而且看上去,好像還很不一般的樣子。而更讓黑寶驚愕的東西,顯然還在后面。
  小玉用手托著這枚蟲卵,然后開始認真的解釋。“不要將這枚蟲卵和青豸凰的普通蟲卵相提并論。我知道,你在蟲巢里面見過很多青豸凰分離出來的蠱蟲,但是那些都算是次品。青豸凰本身,是一種融合性質的蠱蟲母體,體內的蟲類基因多達數千種,而相互融合之后,就更是產生了更多的變化。”
  “雖然說,青豸凰這么多蟲類的基因,但是里面有好有壞,很多的基因和能力相互牽制,反而不能發揮完美的實力。”
  “青豸凰分離出其他蠱蟲的過程,其實是青豸凰在純化自己的血脈。而即使是分離出來的一些蠱蟲,就已經擁有了非常強大的能力,比如六翼霜豸、勾紋蜂、隱毒蝎、鬼面蜈蚣、炎羽蠶等等。但是,這些蠱蟲不管怎么強大,比起青豸凰都還是差了很多。”說到這里,黑寶基本也猜到了這枚蟲卵的特別。
  “沒錯,這枚蟲卵就是青豸凰純化自身血脈之后,以原血所凝聚的蟲卵。雖然被青豸凰舍棄了一些能力,但是這枚蟲卵的血脈從一出生開始,就非常的純粹。你必須相信,她以后成長起來,實力會比青豸凰更強,更加的極致。我希望,以后你將她當做自己最重要的親人,伙伴。”
  “青豸凰,是亞和的守護獸,以前是,以后也是!”小玉肅然的說道。
  黑寶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仿佛可以感受到那股沉重的氣息一樣。這不是宣誓,但是卻比宣誓更加的令人感受到那股責任。重重的,黑寶點了點頭。然后小玉將這一枚蟲卵交到了黑寶的手上。黑寶剛一將蟲卵接到手上,就感受到蟲卵里面傳出一股識感的氣息,仿佛是想要知道自己未來的伙伴是誰。
  黑寶感受到了蟲卵的試探之后,不由錯愕了一下,然后完全放開了自己的防備。蟲卵的氣息在黑寶的身體里面游動了一圈,似乎不怎么滿意的樣子。
  “其實,她更喜歡我。”小玉笑著說道。
  黑寶很想哭,蟲卵喜歡小玉并沒有什么奇怪的,小玉作為母體的直系后代,其親和能力根本就不是其他任何人可以比擬的。
  “我會證明的,我會成為她合格的伙伴和搭檔的。”黑寶鄭重的說道。
  “不是合格,而是最好!”小玉直視黑寶,一動不動,直到黑寶再次點頭。
  “那么,我們說第二件事。”小玉說道。
  “是!”黑寶冷靜了一下獲得蟲卵的激動,然后安靜的等待著小玉接下來的話。
  “雪空之巔,是常華榮以自己的法則寶具為基礎,然后所建造的城市。而常華榮在之前的戰斗里面,并沒有將這件法則寶具帶出去。”小玉帶著黑寶朝著前面走去,然后逐漸來到最前面的窗臺。
  破障之法!
  小玉做了幾個姿勢,然后朝著前面抹開。下一瞬間,黑寶頓時發現眼前的光線發生了變化,在雪空之巔中心的上空中,空無一物的地方,居然浮現了一滴晶瑩的冰晶。這一粒冰晶只有拇指大小,但是卻在緩緩的散發著平緩而巨大的寒氣,維持著雪空之巔的穩定。
  “這是不融冰,常華榮的寶具。等會,我會教給你御法寶決,是一種煉化控制他人寶具的秘術。”小玉緩緩的說道。
  “等等!”黑寶突然叫住了小玉。
  “怎么了?”小玉轉身。
  “為什么……。”黑寶的心里這個時候有個巨大的疑惑,只是,他不知道該不該問出來。不過在掙扎了一會之后,黑寶還是問了出來:“為什么我覺得始母大人好像什么都準備好了一樣。”
  小玉在沉默了一會,然后才看著黑寶:“你能發現這一點,很不錯,如果你依舊沒有發現的話,我反而會懷疑你是否能夠成為亞和的首領了。具體的過程,我就不告訴你了,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常華榮和青豸凰都知道自己的命運,并且選擇了接受。他們,是自愿的!”
  黑寶頓時呆滯在原地,仿佛變得不知所措了。
  ……
  這個時候,在另外六個類人智慧種族的國家里面,也各有不同反應。不知道緣由的比較不解,而西格麗??雪萊則是非常的哀傷。她喜歡常華榮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其實兩人早就走到了一起。而這一次,常華榮在選擇了這條道路之前,就已經告訴了她這件事。具體的緣由西格麗不是很清楚,但是,犧牲自己什么的,西格麗還是無法理解。
  而則個時候,弗莉達則是滿臉驚愕的坐在自己的床上。
  因為始母剛才傳來一個信息,問她是否接受這件事。其實,弗莉達在剛聽見這個所謂的選擇的時候,就差點忍不住罵人了,如果不是對方是始母的話。因為,始母居然問她是否愿意接受另外一種方式的死亡。
  “理由?”在無比的驚愕之后,弗莉達問道。
  “空間裂縫遲早將會徹底將整個地球吞噬。我和白易都通過某些渠道,知道空間裂縫的后面,有另外一個世界。但是并不可能所有人都安全的到達那個世界,所以,需要一定的方式。之前白易的法則寶具萬華境在地球上面張開,我想你們也有了一些特別的感應。而我,則是從里面分析出來了白易的打算,很瘋狂。”始母說道。
  “四方天,代表四**則。所以之后才有白冥樓那瘋狂的一幕……嘻!”始母只是簡單的說了一下,并沒有仔細解釋。
  “正好,我也受到他的作法的提醒,想出了一個方式。”始母緩緩的說道,簡單的將具體的事情說了一遍,然后問道。
  “那么現在,你是選擇接受呢,還是不接受呢。”
  弗莉達聽完之后,頓時跳了起來,這么離譜的方法,而且還不能肯定,你媽坑爹呢這是。雖然心里已經在劇烈的咆哮了,但是弗莉達還是沒有表現出來。過了一會之后,弗莉達才開始衡量,始母現在已經告訴了她這個消息,是強迫她接受,還是說她真的可以選擇。而如果拒絕的話,真的沒有什么關系嗎?
  “我可以拒絕嗎?”
  “當然可以,只是,你不能將這件事告訴其他任何人。”始母說道。
  就在弗莉達還沒有徹底的決定的時候,過了一會,她才發現,始母的氣息已經徹底的消失了。弗莉達頓時反應過來,然后詢問旁邊的諦斗:“始母呢,我不是還沒有回答嗎。”
  “笨蛋嗎你,從你剛才問出是否可以拒絕的時候,就已經沒有機會了。”諦斗懶洋洋的撓了撓爪子。
  “怎么這樣!”
  “那你是愿意赴死了。”
  “也不是。”弗莉達聞言頓時撇著嘴。她當然不愿意按照始母所說的那樣去赴死,但是總覺得,始母就這樣一聲不吭的將她給撇下了,反而覺得不舒服了一樣。
  “她就不怕我告訴其他人嗎?”弗莉達仿佛拌嘴一般說道。
  “你小孩子嗎!”諦斗再次吐槽。
  “你說什么!”弗莉達頓時炸毛。
  “那不就對了,不管是白易還是始母,對于人心的把握都非常準確。而且,你相信他們就真的沒有什么特別的準備嗎。”諦斗站了起來,抖了都身體,柔順的毛發散開。“這件事,本身就說不清好壞。走吧,雖然你已經沒有這個機會了,但是按照白冥樓和亞和之前發生的戰斗來看的話,恐怕你也不可能脫身事外。”
  “那么?”
  “總得做一些準備才可以,比如,先挑選一個繼承者之類的。黑寶那邊,不會是個例。”諦斗的眼中,轉動著無比神秘而睿智的神光。
  ————————
  戰斗突然變得無比的激烈,lv4識海境的頂端力量展現,徹底刺激了整個世界。在對強大的力量感到羨慕的同時,一些人也對戰場上面的異常感到疑惑。
  而這個時候,就有一個人打算去探尋一下究竟。
  這個家伙就是在頂端戰場上面,從百慕大群島的戰斗里面逃走了的那個家伙。和白易以及始母都有過接觸,還分別被兩人抽飛過的——費力克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