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733 觸摸那個境界

你們,見過神嗎!
  明明是一個好像笑話一般的問題,但是被貝琪凝視的歐內斯特卻覺得心臟猛然一個停頓,就仿佛在他面前的貝琪就是那個所謂的‘神’。幾乎是下意識的,歐內斯特瞬間就朝著外面彈了出去,仿佛突然受到了無比的驚嚇一樣。
  其他人的感覺雖然沒有歐內斯特這么直接,但是同樣無比的凝重。不管是重傷的林恩還是亞當斯,都再度的集中了精神,然后無比戒備的看著貝琪。
  貝琪抬起了頭,前胸被刺穿的胸口那里,火焰逐漸蔓延出來,傷口正在飛速的消失。而這些火焰不僅沒有停止,反而一縷一縷的不斷的朝著外面蔓延出來,如同飄帶一般環繞流動。
  “快,阻止她!”
  亞當斯雖然已經氣息奄奄,但是這個時候還是突然驚恐的大聲吼了出來。而在他的話音剛剛落下的時候,其他幾人就反應過來,不管貝琪的變化究竟是什么,都不能讓貝琪完成。幾乎是瞬間,還有余力的人全部對貝琪發動了攻擊。幾個人的圍殺,看上去聲勢無比的驚人。
  不過,在那剎那!
  異血真靈??融??炎舞繪身!
  嗡的一聲,貝琪的腳下瞬間蔓延出升騰的火焰,然后與空中那些流動的火焰迅速的連接在一起。幾個人的攻擊仿佛撞在了無形的壁障上面一樣,然后瞬間被彈了出去。當幾人在遠處止住了身體之后,才變得更加的凝重。
  這個時候,貝琪的身體完全的舒張開來。灸炎鳥的身體徹底的變化,形成了一件異常華麗的羽衣,將貝琪的全身環繞,在貝琪的圍脖部位,無數火焰的軟羽張開,然后在貝琪的旁邊露出一個灸炎鳥的頭顱。四周絢爛的炎舞繪身,加上現在貝琪驚人的姿態,頓時讓這里的所有人都變得呆滯。
  貝琪依舊保持人形,而以灸炎鳥為主體,轉變成為火焰形態的異血真靈,就是貝琪身體外面那一件異常華麗的羽衣。四周的火焰劇烈的卷動,既華麗又激蕩,之前將其他人彈飛的一幕,證明這顯然這并不是單純的好看。
  對面的幾人幾乎感到一股驚人的絕望,這還怎么打,明明都是lv4識海境,差別怎么會這么的巨大。難道這就是白冥樓和外界所積累的差距嗎。
  “為什么!”這個時候,費奇突然問了一句。
  “怎么?”貝琪的語氣無比的平緩。
  “白冥樓之前的作為我就不評判了,但是,在犧牲了這么多之后,已經位于了世界頂點之后,為什么還要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你們大肆殺戮,犧牲了這么多的外人,目的又是什么?”費奇咬著牙,無比激動的說道。
  “傳言里面,不是白易出現了隱患,所以需要收集什么東西嗎。”貝琪反而一副反問的姿態。
  “別糊弄我們了,都這種時候了,你們還不打算向世界說出真實的目的嗎。”費奇頓時憤怒而激動的說道。
  “真是遺憾!”貝琪神情無比的冷漠,就如同一個至高的神祇一樣。這幅樣子,自然表示貝琪并不打算說出目的了。
  對面的費奇在死死的咬牙之后,才突然垂頭:“這樣啊,即使這個時候了,也不說嗎。”緩緩的,費奇又抬起了頭:“你們的打算呢,是這樣夾著尾巴逃走,還是貫徹我們自己的意志呢。反正,白冥樓肯定也會在之后瘋狂的殺戮的吧,既然已經出現在這里,那么我就已經有所準備。我自己,是絕對不會后退的了。”費奇說著,身上的氣息逐漸開始拔高。
  原本因為貝琪的變化,已經有所退意的其他人聞言,頓時神情一變,仿佛得到了激勵。特別是外界那些還沒有進入lv4識海境的那些人,仿佛也被刺激了一般,逐漸朝著這里圍攏。
  精神激勵!
  沒錯,既然已經來到了這里,那么就沒有打算活著出去了。白冥樓在外面已經制造了這么多的殺戮,就算是逃出去,也不過是躲避一時罷了。現在就是最好的機會了,如果在這里退縮的話,我們就永遠沒有機會了。而在這里拼命的話,說不定還可以改寫結局。
  啊,沒錯,不管她再怎么強,也不過就是一個人而已。之前的戰斗里面,她已經受了很重的傷了,而且一個人的力量再怎么也不會無窮無盡的,我們一起上,她又能夠堅持多久呢。
  殺了她,然后覆滅整個白冥樓!
  無數的心聲在人群里面響起,然后這些人全都看向貝琪,眼光逐漸變得兇狠。費奇的能力原本就是偏向于精神方面的,雖然對貝琪沒有任何的作用的,但是用在其他方面,卻非常的有用了。這個時候,原本低沉的戰場,突然之間變得興奮而激動,一種拼命的精神和意志在其中匯聚,就好像要凝聚成為實體一樣。
  貝琪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然后眼神突然凝滯。
  殺!
  殺!
  這個時候,在貝琪的心里,在對面的無數人心里,瞬間同時喊出一個詞語。無數人的心里,全部宣揚而起一股激蕩的情緒。這個時候,不僅是幾個lv4識海境的高手,從外界趕來了白冥城,想要找白冥樓討個說法的那些人,全部都殺向了貝琪。這些人一個或許不強,但是十個呢,百個呢。他們或許是比較普通,但是每個人,總有這么一招兩招絕殺吧。
  貝琪你可以阻擋所有的攻擊嗎!
  貝琪從上空躍下,瞬間殺入了人群里面。即使是有幾個識海境的高手牽制,貝琪還是在人群里面展開了驚人的殺戮。純粹的格斗技,以拳和爪為武器,貝琪的攻擊犀利而殘酷。每一次爪櫛勾動,帶起的必定是敵人的鮮血和殘肢。就算是手上籠罩著一層火焰,但是那無形的血腥氣息仿佛還是滲透進入了貝琪的雙手,染紅了那一對格斗手套——灼炎!
  不斷的死亡,不斷的飛濺的的殘肢和鮮血,并沒有讓人群退卻。
  特別是,每一個人如同飛蛾撲火,當其中一人在最后爆發自己的絕殺之后,突然穿透了貝琪的炎舞繪身,在貝琪的身上留下了一條傷口的情況下。貝琪不是不死的,不是無敵的,只是強大而已,也會受傷,也會疲憊。看見這種樣子,這些人仿佛受到了激勵一般,變得更加的興奮而瘋狂。
  貝琪知道自己受傷了,不過卻完全沒有理會,甚至,拼著受傷,也要展現強大與殘酷的一面。
  無視了其他人攻擊,貝琪徑直對上了幾個識海境的高手,右手低拂,然后瞬間帶動。
  當看見貝琪那毫無花哨,但是帶著致命氣息的攻擊的時候,幾個識海境高手都從心里傳來一股絕望。這絕對是必殺,屬于貝琪的必殺之一。和白易不同,貝琪雖然也在外面戰斗過,但是卻從來沒有爆發過真正的實力,外界根本就不清楚貝琪的必殺究竟是怎么樣的。雖然沒有見過,但是看見貝琪那毫無任何特殊氣息,顯得平凡無比的一拂,所有人的心里都升起了一股絕望。
  會死的!
  里百二拾六??禁式??炎無!
  仿佛只是一個平凡無比的撲擊,但是在下面的所有人都有一種被籠罩的感覺。那種神經繃緊到極致,極致到絕望,絕望到恐懼的感覺,讓所有人都無法掙扎,無法逃脫。如同輕音拂過耳邊,仿佛不起眼的火焰從眼前拂過,貝琪落在了對面,保持著那個撲擊的姿勢。不過,在貝琪的四周,仿佛突然之間風化一般,逐漸變為粉末。那是恐怖至極的無形火焰瞬間漫射,將四周的一切都焚毀的結果。
  只有……一個人例外!
  在那極致的恐怖之下,對面終于有人獲得了突破,藉由無數人的精神場共振,展現出了觀想化身的形態——費奇!
  貝琪低伏在地面,劇烈的喘息。好久沒有感受過了,這種極致的戰斗。特別是在擁有了力量之后,就從來沒有透支到這種程度了。不過,看著對面展現出觀想化身,將炎無抵擋了的費奇,貝琪的心里卻升起了一種怪異的興奮。
  這樣才對!
  這樣才對啊!
  如果沒有一個合格的對手,怎么對得起這一場華麗的舞臺。貝琪突然大笑起來,無比的歡暢。
  對面的費奇還沒有從展開觀想化身的驚喜當中醒來,就聽見了貝琪的笑聲。那是一種酣暢淋漓的笑聲,費奇無法理解,不過卻知道,貝琪是在高興,那是因為遇見了更加強大的敵人才感到高興。
  貝琪雙手張開,唰拉一聲,火焰瞬間朝著四周迅速的蔓延。在火焰里面,另外一個巨大的虛影升起,這就是貝琪的觀想術,里面的化身。不過,這個時候,這個虛影卻并沒有形成完全的觀想化身,而是朝著貝琪的身上逐漸撲了下來,融入了貝琪的身體。
  白易,我好像懂得你說的意思了!
  以識感控制**,變化成為異血真靈-觀想形態;觀想真靈加諸其上,賦予其神性,獲得不滅的**和靈魂,真正變化成為人類所憧憬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