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72 覺醒的哭聲


  本瑟姆被拉了進來,重重的跌落在地上,神智還震驚在俞寒最后反叛的一幕。周圍的怪獸還在撕扯吞食著地上的血肉,看見本瑟姆這個大個子之后,居然也沒有立即攻擊。
  伍爾夫看見俞寒最后居然狠心的折斷自己的右臂擺脫了噴射刺槍,不由微微失望。看見門已經徹底的合攏,伍爾夫心里不由微微放松,然后才看著那頭一直咬著自己左臂的怪物。這樣瘋狂的撕咬,伍爾夫的左臂都已經被撕扯下來大半,同樣快要成為這頭怪獸口中的美食了。
  “很好吃吧……啊!”
  伍爾夫嘴里猙獰的說了一句,然后轉頭,那張鱷魚大嘴兇猛的合攏。
  鱷魚,處于地球大型食物鏈頂端的生物之一,捕食所賴以依靠的,就是強大的咬合力。伍爾夫這一大嘴狠狠的咬下,直接咬在了這頭怪獸的脖子上面。長達十多厘米的尖牙狠狠的刺入這頭怪獸的脖子,然后伍爾夫和這頭怪獸狠狠的扭打在地上,從伍爾夫的牙齒里面不斷的流出刺目的鮮血。
  痛苦的嘶鳴不斷的從那頭怪獸嘴里發出來,但是伍爾夫怎么也不松嘴。
  這個時候,原本趴在地上的梅薇思緩緩的爬了起來,看見撕咬在一起的伍爾夫和那頭怪獸,不由立即沖了過去,兩柄手術刀狠狠的插下,然后用力一按。那頭怪獸被兩柄鋒利的手術刀刺入腦顱,頓時垂死的掙扎幾下,然后失去了生命的氣息。
  ……
  “你這該死的小子,給我松嘴啊,混蛋,混蛋!”比爾博姆瘋狂的捶打著沃納的腦袋,但是這個時候,沃納趴在地上,死死的咬住了他的小腿,任由比爾博姆怎么捶打,就是不松口。在兩人周圍的地面,濺落了無數的鮮血和子彈,沃納的刀更是不知道飛到了哪里去了。
  不讓你走,絕對不讓你走!
  看見厚重的金屬大門徹底合攏,沃納才松開了大嘴,里面全是鮮血,連牙齒都滾落了兩顆出來,但是沃納心里卻有著一股暢快……哈哈哈,你這個該死的壞蛋,也出不去了。而比爾博姆則是絕望的看著大門緊閉的方向,雙眼變得無比的灰暗,只知道傻傻的趴在地上,目光都顯得呆滯了。
  這個時候,那頭原本被擊中的寵物豬噗噗搖搖晃晃的站立起來,然后朝著這邊猛然開始奔跑……沖鋒!
  比爾博姆這個時候完全丟失了神智,噗噗那肥大的身軀頓時狠狠的撞在比爾博姆的腦袋上。強大的沖擊力,頓時讓比爾博姆的脖子折斷成為一個詭異的角度,然后身體重重的飛了出去,撞在一個試驗臺上面,然后無力的耷拉下來,鮮血緩緩的從嘴里流下。
  比爾博姆的嘴角微微放松,最后居然露出了一個笑容。
  死了……所有人都要死在這里,成為怪獸的食物。
  ……
  “茉茉……!”
  莎拉下半身被怪獸咬在嘴里,雙手用全身的力量撐著關押室的門欄。在莎拉的正前方,就是跌坐在地上的茉茉,隨著怪獸的撕咬,莎拉的鮮血不斷的從身上流下,滴落在茉茉的臉上。茉茉傻傻的看著莎拉,這個從懂事起就經常來探望她,就好像親姐姐一樣的親人。
  為什么……為什么?
  在這頭怪獸的身側,沙皮狠狠的咬在這家伙的肚子上,每一次撕咬,從沙皮的身上和那個傷口就不斷的濺落大量的鮮血。撕咬,瘋狂的撕咬,瘋狂的撕咬,沙皮甚至從怪獸的肚子里面扯出了一段腸子,連腦袋都鉆到怪獸的肚子里面去了。
  但是這頭怪獸仿佛就是一個癡呆,連自己的痛覺都感覺不到一樣,明明快要死了,還是不疾不徐的做著自己的事情。大嘴緩緩的合攏,用力咬下,莎拉的身體頓時從腰部傳來一聲咔嚓的聲音,然后成為兩截。
  一口鮮血從頭頂流下,落在了茉茉仰著的眼睛里面,茉茉身體微微顫抖,緩緩抽出了自己身后,那柄爸爸給自己挑選的直斬刀。
  “啊啊啊啊……!”
  茉茉稚嫩尖銳的叫了起來,狀若瘋狂的狠狠的朝著那頭怪獸砍了過去。胡亂的劈砍,每一根觸須、每一塊血肉、眼睛、嘴巴……最后茉茉高高的跳了起來,小小的身體攜帶著重力狠狠的將直斬刀從這頭恐怖的怪獸眼睛里面狠狠的插入了下去。而即使這樣,這頭怪獸依舊沒有什么感覺的樣子,緩緩的嚼動著嘴巴,將莎拉的尸體吞咽下去,直到……徹底不動。
  茉茉就這樣一直砍,一直砍,直到短刀突然叮的一聲猛然折斷,半柄刀刃飛了起來,才突然呆呆的坐在怪獸的腦袋上面。
  “嗚哇……哇哇!”茉茉就這樣大聲的哭了起來,稚嫩的嗓音顯得無比的傷心。
  小小的茉茉,從這一刻起,似乎也懂得了更多!
  白易原本恍惚的神智,在聽見茉茉的哭聲之后,頓時一個激靈,然后為之一清。然后白易才猛然睜開了雙眼,看見了被鮮血染紅的地面。
  剛才……?
  白易緩緩的爬了起來,同時腦海內開始逐漸變得清晰。剛才的經過一幕一幕的在白易腦海內閃過,白易不由看向大門的方向,已經徹底的關閉,在大門的內側,本瑟姆似乎受到了什么生理和心理上的打擊,有些魂不守舍。
  白易又看向其他的方向……海洛伊斯靜靜的站立在諾埃爾的尸體前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伍爾夫坐在一頭怪獸的尸體旁,左臂被撕開了一個巨大的切口。而在旁邊,是同樣搖搖晃晃的梅薇思,正在緊急處理傷勢;小沃納坐在地上,臉腫成了真正的豬頭,一直眼睛都睜不開了。噗噗死洋洋的趴在沃納的旁邊,被當成了靠椅;而在原本茉茉的方向,是另外一頭怪獸,莎拉的半具尸體跌落在地上,茉茉正坐在怪獸的腦袋上面大哭。而沙皮則是靜靜的站立在旁邊,左邊肩側被咬了一個巨大的傷口,似乎就可以看見內臟。
  這個時候,其他人也靜靜的看著白易,等待著,或者說……期待著什么!
  在這個環形走廊的角落,還有十多頭怪獸,而在更遠處,另外一些怪獸也在聚集,似乎將這里當做了晚宴的場地。這些怪獸小心的試探著,打算等白易他們這群獵物失去了反抗的斗志之后就大快朵頤。
  白易仰頭,雙眼死死的看著頭頂模擬出來的天空。
  模擬出來的天空透明純凈,還有一只蒼鷹在天空高高的飛過,但是,他們真的還有機會看見真正的天空嗎。
  白易的雙眼緩緩閉上,從眼角逐漸流出鮮紅的液體,沿著白易的臉頰緩緩的滑落。
  “殺死!”
  “全部殺死。”白易猛然睜開雙眼,突然異常猙獰的吼道,然后將直斬刀重重的插向地板,鐺的一聲巨響,仿佛敲在所有人的心上。
  伍爾夫、海洛伊斯、梅薇思、沃納、茉茉、沙皮、噗噗聽見白易那悲涼而猙獰的吼聲之后,頓時心里一震,一股絕望中的堅強從所有人心底升起。所有人都重新拿上了自己的武器,面向整層環形走廊的怪獸。
  朝著這些怪獸走去的時候,海洛伊斯居然笑了出來,那輕微的笑聲,顯得如此的突兀,不過很快,仿佛所有人都受到感染,原本無比沉默絕望的人不由都笑了起來,笑得無比的暢快。
  不會這么輕易認輸啊!
  我們的身上,還背負著其他人沉重的希望!
  ……
  夜夜一直通過攝像頭看著所有的經過,坦白說,她簡單的思維完全無法理解白易他們的想法……這種時候了,為什么居然笑得出來。而另外一個觀眾,母體則是受到了極大的震撼,心里震驚得說不出語言。
  母體知道,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她內心的仇恨,一個偶然瘋狂的決定所引起的。原本,母體以為所有的人類都該死,但是現在,看見白易一群人那種在絕境里面的拼搏,那種絕望里面的堅強,心里也不由受到了極大的震撼。
  人類,原來也可以如此強大!
  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啊,即便被那些研究人員稱為母體,但是卻完全無法做到像你們這么堅強。這是我所引發出來的災厄,但是我實在沒有信心去終結這場災厄,你們,應該可以做到的吧!
  ……
  而白易,則是對上了被噴射刺槍拉回來的本瑟姆。
  其他人似乎也相信,白易可以戰勝本瑟姆,明明白易只是LV1-1,融合的基因還只有蝴蝶,但是其他人就是相信,白易可以做到。
  本瑟姆也被白易剛才悲涼而猙獰的吼聲給震住了,這個時候,看見白易朝著他走過來,不由居然生出了一絲懼怕,朝著后面退了一步。而在后退之后,本瑟姆才猛然反應過來,對面的人不過是一個剛融合活性細胞不久的人物,融合的基因也不過就是弱小的蝴蝶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不過,真的不怕嗎?
  白易將只剩下不足一米長的直斬刀抓在手上,然后緩緩的朝著本瑟姆走了過去。周圍地上的鮮血、怪獸殘尸,仿佛都成為了兩人的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