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725 備戰

貝琪的作為,讓整個世界震驚,但是很快,所有人就知道,貝琪只是第一個。在貝琪之后不久,阿洛蒂雅也出現在世界上面。作為光明理事會的前秘書長,阿洛蒂雅被的曝光率更高,幾乎每個人都不陌生。只不過這一次出現,阿洛蒂雅和二尾猞猁帶給人的沖擊,頓時讓無數人大為震驚。
  阿洛蒂雅和二尾猞猁,也進入了戰場,同樣參與了戰爭。
  阿洛蒂雅和貝琪的作法稍有差別,并沒有一次將整個戰場全部抹消這么慘烈,不過,在戰場上面,阿洛蒂雅和二尾猞猁也是無差別的殺傷,積累了無數的憤怒和仇恨。而且,阿洛蒂雅執行得更加的徹底,貝琪是在出現過一次之后,之后就沒有怎么動手了,阿洛蒂雅卻完全的將白易的意志執行到底。
  “所以說,女人的心態還真是可怕,嘖嘖。”貝琪對著阿洛蒂雅說道。
  “怎么?”
  “瞧瞧,你現在將白易的意思執行得真是徹底。”貝琪調侃的說道。
  阿洛蒂雅聞言微微呆愣,不過卻沒有反駁。陷入愛情當中的女人,本身就不要用理智來衡量。獲得了期待已久的愛情,阿洛蒂雅是真正為了白易可以完全的付出。“我是很癡迷,但是白易大人并不是將我當做道具來利用。不要將我和那些被人利用,還一副癡心無悔的女人相提并論。”
  “看看,你這么快就反駁,好心虛的樣子。”貝琪頓時拍著桌面,大笑了起來。
  ……
  貝琪和阿洛蒂雅的出現,讓世界上的其他人都知道,這并不是他們個人的作為,而是代表了白冥樓的態度。只不過,在頂端的人向白冥樓詢問之后,卻又得不到答案。作為對外階層的古淮、喬安娜他們,居然也不知道白冥樓的具體打算。因為這件事,知道的人就只有白易和伍爾夫他們八人。
  這個時候,就算是其他人有無比的不滿,也不敢找到白冥樓的頭上去,起碼現在不敢。
  lv4識海境,代表的是絕對的壓懾力,在沒有可以相抗衡的力量之前,不管他們有什么意見,都只能暫時憋在心里。
  不過,不管是光明理事會還是類人智慧種族這邊,或者說外界的散人,都在瘋狂的努力。兩大種族的對立,還有白冥樓的態度,讓無數人都感到不安。這個時候,只有一種事物讓所有人感到心安,那就是自身的實力。不管到了什么時候,最后能夠依靠的,只有自己,只有自己不會背叛自己。
  ……
  始母找到了唐娜,讓她幫忙煉制覺醒丹。
  在始母出現的時候,唐娜和唐笑如都非常的震驚。雖然始母在世界上面只是驚鴻一現,但是現在的世界上,如果說誰還不認識始母的話,一定是孤陋寡聞了。因為,始母本身的實力,還有背后所代表的含義。
  “抱歉,我不想為任何人服務。”唐娜拒絕了。
  “我想你沒有明白我來的目的,我來找你,只是通知你來煉制覺醒丹,而不是征詢你的意見。”始母無比冷漠而霸氣的說道。失去了紅綺華的影響之后,這個時候的始母,真的擁有一種唯我獨尊的氣勢。
  “始母就這么強人所難嗎。”唐娜被始母的話給壓得差點噎到了。就算是光明理事會,都沒有用這種強行的態度來邀請她。事實上,因為光明理事會還有一個大藥師諾維雅,所以也不是這么的迫切。
  唐笑如走了出來,阻攔在始母的面前。雖然這個時候,他的心里也比較發憷,但是既然他作為唐娜的朋友,這個時候就應該站出來。
  “你想要動手嗎?”始母的頭微微歪了一下。
  “是你在強人所難。”
  “沒錯哦。”始母點點頭,一點都沒有否認。“任何世界,沒有力量的人,都沒有辦法自主,比如你們現在。”
  唐笑如的長刀緩緩的出鞘,后面的唐娜頓時抱著期望。始母看見兩人的樣子,就知道如果不動手的話,這兩人是不會安分的跟著她離開了。始母就這樣站著沒有動,任由唐笑如將長刀拔了出來,然后蓄力。
  閃步!
  唐笑如瞬間沖向了始母,然后兩人快速的交手。即使是在后面仔細觀看兩人戰斗的唐娜都分不太清楚了,更不用說,唐娜的那個小徒弟了。在兩人和滄溟鳥的眼中,只看見兩人飛速的變化,逸散的刀氣輕易就將大地和空氣切割。而在一個輕微的停頓之后,唐笑如的身體弓起。這個動作,頓時讓唐娜無比的緊張,這是唐笑如的殺招,擁有超強攻擊力的。
  一刀兩斷!
  錚的一聲清冽的刀鳴,整個天空仿佛分成了兩半。不過,當唐笑如的長刀來到始母前面的時候,頓時發出了叮的一聲撞擊,然后無比恐怖的刀勢瞬間靜止。唐娜的小徒弟直接坐在了地上,而唐娜也無比的呆滯。
  唐笑如的長刀從中間折斷,而始母的手中,只是一柄無比不起眼的柳葉小尖刀。唐笑如呆滯的看著插入自己心臟的柳葉小尖刀,過了一會之后,才艱難的看向始母。
  “別拿我和白易相比,刀技只是實力的一部分,我不是純粹的刀客。”始母說著,柳葉小尖刀朝著后面抽了出來。
  唐笑如在這瞬間仿佛被抽空了力量一樣,頓時撲倒在地上。始母的話,頓時讓他明白過來,始母和白易是不同的。事實上,白易確實說過,單純的刀技,他都比不上唐笑如。但是,只是單純的刀技而已,對于不同的人來說,這只是實力的一部分。
  “唐笑如。”唐娜頓時緊張的跑了過來。
  “試試吧,心臟被刺破了,如果你連這種傷勢都救不好的話,我也就用不上你了。”始母冷漠的說道。
  唐娜聞言頓時瞪了始母一眼,什么叫做這種傷勢。即使是進化人類的生命循環變得無比穩定而強大的現在,心臟也算是非常重要的要害。始母的語氣,簡直將這當做兒戲一樣,以為這樣的傷勢很容易治療嗎。不過,雖然心里滿是怨氣,但是唐娜可不敢有絲毫的分心,立即開始了治療。
  當唐笑如的情況終于穩定下來之后,唐娜才看著始母。
  “你找我煉制覺醒丹,肯定就有什么用處吧。但是別忘記了是我煉制的,你這樣的態度,如果我在里面動一些手腳的話,會怎么樣呢。”唐娜微微憤恨的看著始母,要挾的說道。
  “所以說,沒有力量,根本就沒有掌控自身的權利。覺醒丹煉制好了之后,你們先服用兩顆吧,既是一個實驗,也是你們突破的機會。還是說,你們想要一直停留在這個層次。下一次,你們可未必還有這么好的機會活下去了。”始母無比清冷的說道。
  唐娜聞言,頓時呆愣,然后在內心認真的思索。這就是始母的條件了吧,除了強行讓她去煉制覺醒丹以外,好像也不算特別的過分。現在主要的材料都被掌握在大勢力手里,就算是唐娜身為覺醒丹的創始人,也不可能憑空的變出來。而這個時候,看見倒在地上的唐笑如,還有想到之前被金成一龍強行‘請去’的經歷,唐娜已經不想再來一次了。
  “我答應了!”唐娜點頭。
  “那么,就跟我走吧。”始母右手打一個響指,在天空,吞云鰩蛇浮現,然后落了下來。唐娜頓時朝著后面退了一步,而她的滄溟鳥更是差點趴了下來。不對比不知道,就兩人的坐騎,都完全沒有可比性。滄溟鳥在吞云鰩蛇面前,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
  這個時候,不僅是始母在找唐娜煉制覺醒丹,光明理事會那邊,諾維雅也在煉制。身為三大藥師之一,諾維雅、貝米拉、唐娜三個相差并沒有多少,只是三人的側重方面不太一樣而已。既然貝米拉都可以煉制出來,那么諾維雅也可以。
  現在比較紛亂的是外界,他們不僅沒有大藥師可以依靠,就連煉制覺醒丹的材料,也被掌握在大勢力的手中。
  但是,沒有人甘于如此。
  因為唐娜已經公布了覺醒丹的材料和煉制的方式,所以外界的那些藥師基本都在瘋狂的研究和摸索,希望可以尋找到替代那些主要材料的活性材料。這個世界,從來不缺乏天才或者鬼才,特別是在強大的壓力之下,很多人更是可以獲得突破。
  亞洲這里,就有一個藥師在瘋狂的實驗。“**強度、靈魂穩定、識感的空靈,其他的材料,似乎都達不到這種程度。即使勉強用來煉制丹藥,也會像這些東西一樣成為廢料。那么,究竟有什么方式,可以增加這幾種方面的活性呢。”這個滿臉污垢,如同瘋子一般的家伙看著煉丹爐里面的廢渣,然后自言自語。
  突然之間,這個家伙看見了旁邊一頭兇獸的尸體,還有地面的血跡,不由從腦海閃過了什么東西。過一會之后,這個家伙才突然驚醒。
  “原血,生命的精華!”
  “但是,該怎么獲得原血呢。”這個家伙又繼續自言自語。原血確實是屬于每個人的生命精華不假,但是擁有原血的人,一般都算得上是高手了,可沒有這么容易獲得的。過了一會,這個家伙才停了下來,然后拿著一些藥劑和丹藥,朝著他知道的黑市走去。原血可不是這么容易獲得的東西,只有在黑市上面才有可能有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