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724 只是前菜

南美洲北部戰場,厄瓜多爾的首都基多,原本這里是人類和類人智慧種族的一個戰場,不過這個時候,原本的敵人卻聯合在了一起,只為了對付共同的敵人。
  貝琪和灸炎鳥!
  被一系列的事情挑動了情緒,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無法冷靜下來了。全都前赴后繼的撲向貝琪和灸炎鳥,各種強大的能力不斷爆發,將戰場渲染得更加的激烈。這些人里面,以兩族的最高長官為首,基本都達到了LV3頂端的層次。這個時候,他們所爆發出來的力量,真的不可小覷。
  “你控制水流,我來吸引雷電。”一頭巨大的紫翼大鳥說道。
  “我可不相信你會這么好心。”人類那一方,一個男人雖然這樣說著,但是卻沒有絲毫的遲疑,瞬間引動了附近的水流。
  貝琪和灸炎鳥的能力都是火焰,利用水來對付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而且,水能導電,如果有紫雷鳥的配合的話,肯定可以發揮出更加強大的攻擊。巨大的水流瞬間從城市里面的各個地方聚集,然后拔地而起。而這個時候,在天空的紫雷鳥也已經引動了天上的云層,然后做好了準備。
  兩人原本是敵人的,不過這個時候突然配合,頓時爆發了難以想象的實力。
  糾纏著電流的水龍瞬間朝著貝琪和灸炎鳥卷去,四周的一些建筑剛一接觸,就被輕易的撕裂成為碎片。這種強大的破華麗,頓時給了旁邊的眾人巨大的信心。而這個時候,在間還有一些因為朋友和親人死亡,已經抱著必死之志的人拼命的拉住了貝琪和灸炎鳥,務必不讓兩人逃走。
  但是,貝琪和灸炎鳥兩個真的有逃走的打算嗎。
  伏水雷龍!
  龐大的糾纏著電流的水龍瞬間朝著間絞殺,強大的水流和雷電震爆,瞬間將間的一切全部破碎。
  轟隆的巨響當,所有人都帶著希冀的目光看著間。不過,當他們看清楚了間的情況之后,頓時瞪大了雙眼。他們看見了什么,居然看見貝琪和灸炎鳥身邊一圈火焰,就將伏水雷龍給阻擋在外面。不管外面的攻擊多么的激烈,都無法穿透這層火焰。
  怎么可能!
  火焰只是一種能量的外放,完全就是無形物質的啊!
  “我聽說,LV4之后,精微控制之下,任何的能力都可以達到質變。”人類那方,為首的那人失神的說道。
  “早在她出現的時候,就已經可以猜到了吧。”紫雷鳥說了一句。
  劇烈的火焰卷動,吹拂著貝琪的發絲和灸炎鳥的柔羽。看著外面環繞的伏水雷龍,貝琪左手朝著天空伸出,然后緩緩的抬起。
  嗡的一聲,洶涌的火焰瞬間以貝琪和灸炎鳥為心,朝著四周擴散。在外面的伏水雷龍很快就被蒸發,赤紅色的火焰不斷的蔓延,朝著天空騰起。而四周的人在這瞬間更是無比的驚恐,各種手段都使用了出來,只為了阻擋朝著四周蔓延的火柱。或是為了阻攔,或是為了同歸于盡,在這瞬間,這些人的精氣神魂無比的集,生命的光華不斷的綻放。
  而在最后,貝琪的左手暮然握攏,轟的一聲,劇烈的火柱瞬間沖天而起。即使是在很遠的地方,都可以看見心那騰起的火柱。
  在火柱消散之后,四周的所有地面仿佛都化為了巖漿一般。殘缺的大樓正在逐漸融化,失去平衡的部分朝著地面掉落,砸出沉重的噼啪聲。除了融化的地面和四周的建筑以外,還有一些人保持著之前的姿勢,只不過這個時候他們的身體已經從里到外被徹底的燒透,成為如同焦炭一般的通紅。
  這個時候,在火柱升起之前的瞬間,僥幸逃出了這個范圍的那些人全部在大口的喘息。好險,如果剛才那一瞬間再慢一點的話,他們也將成為成為那些人的其之一了。
  原本以為可以對抗,但是對方突然之間爆發的實力,頓時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差距。說到底,這里的最高指揮官也就是一個戰場的首領而已,連各族勢力首領都算不上。怎么可以和LV4識海境的高手相抗衡。
  逃走?
  這個時候,剩下的人也算是其比較出色的人物了,但是幾乎每個人的心里,都升起了逃走的念頭。實在是雙方的差距太大,也太打擊人了一些。完全看不見希望的戰斗,任何人都沒有意志堅持下去。
  “哈哈哈哈!”貝琪在火焰的間,突然抬頭張狂的笑了起來。
  雖然說,在最初貝琪還有一些不忍,不過既然已經動手了,那么貝琪很快就將心的那點感概全部的放下。既然都已經做了,那么還悲天憫人的說自己不愿意這么做的話,反而顯得虛偽了。在將所有的事情全部放下,完全的享受戰斗之后,貝琪和灸炎鳥的那種恣意的姿態,頓時顯得淋漓盡致。
  “逃吧,盡情的逃吧。”
  “就如同狼狽的喪家之犬那樣,夾著尾巴逃吧。”貝琪站立在融化的地面心,突然開口說道。
  原本準備離開的這些人,頓時再次被激起了怒意。不過,能夠活到現在的人,也不是這么容易就會被語言給激怒的了。這些人雖然無比的發怒,但是卻并沒有不知死活的再次殺向貝琪。只是,這份憤怒和不甘,瘋狂和仇恨,卻在心里不斷的聚集,不斷的聚集,直到有一天,終將徹底的爆發出來。
  ……
  南美洲北部戰場,厄瓜多爾的首都基多,不管是人類還是類人智慧種族——全滅!
  當這個結果被所各方得知的時候,所有人的心里都覺得仿佛漏掉了幾拍,過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
  和貝琪的所做作為比起來,原本看上去無比慘烈的戰爭反而好像是一個兒戲一樣了。當然,真正知道的人都知道,所謂全滅,只不過是一種說辭而已。貝琪還沒有真的兇殘到這種程度。在戰場上面,還是有一些人成功的逃出來了的,這些人都算是兩族里面比較厲害的一些高手。至于究竟是這些人突破了貝琪的殺戮,從里面逃出來,還是貝琪無意殺掉他們,放他們一條命就不知道了。
  而在最后,貝琪的話,也成功的挑起了很多人的仇恨。這個時候,他們不用去想白冥樓的目的,因為不管是什么目的都改變不了這個事實。他們只需要知道,白冥樓確實動手了,將所有人碾壓在地下就可以了。
  ……
  對于最后逃走的人,貝琪也沒有追上去,因為那沒有意義。失去了拼搏之心,個人的精氣神魂都完全蟄伏隱藏,并沒有什么作用。希望,下次再見的時候,這些人可以帶著這份仇恨,以更加驚人的方式來展現他們的存在。
  貝琪在心里深深的嘆息之后,默默地感知了一下體內的一華境。
  僅僅是一絲!
  看著如同廢墟一般的城市,貝琪突然覺得空蕩蕩的。真不知道,究竟要什么時候,才可以完成白易說的目標。一個城市,僅僅一個城市而已,想必,真的會像白易所說的那樣,用整個地球來作為祭品吧。
  “走吧。”貝琪說了一句。
  “嗯。”灸炎鳥站了起來,瞬間朝著天空飛了出去。
  貝琪和灸炎鳥并沒有回白冥樓,突然之間做出這種事情,白冥樓里面,那些并不知道真相的人,肯定會來詢問的,貝琪不想去面對他們。漫無目的的飛行了一段時間之后,貝琪突然指了一個方向。
  灸炎鳥看過去,頓時發現了橫亙在遠方的一道山脈。
  南美洲最大的山脈,安第斯山脈。
  灸炎鳥頓時飛了過去,然后就近找了一座最高的山峰。這座山峰無比的險峻,如果不能飛行的話,一般是沒有辦法來這個地方的。停留在山峰頂端之后,貝琪才跳了下來,然后坐在懸崖的頂端,看著遠處的云海和壯麗的景觀。
  貝琪就這樣看著遠處的景色,呆滯了良久。
  灸炎鳥也沒有打擾,他知道貝琪的內心現在肯定波動很大。灸炎鳥產生自我意識也不過就這么長時間而已,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跟在白冥樓的后面,所以也沒有什么好想的。白易讓他去做的,只要他并不覺得討厭,就去做就是了。比如,這次加入戰場,殺戮這么多的人。
  但是貝琪不同,這個時候,貝琪的內心肯定不會這么平靜。
  “這里是地球!”貝琪突然說道。
  “嗯?”
  “這里是人類,也是所有地球生命誕生的家園。”貝琪再次說道,然后從空間戒指里面拿出一瓶烈酒。貝琪豪邁的將烈酒大口大口的灌入口腔,辛辣的感覺,佐料著內心的激蕩,不斷的被吞咽入腹。早在來這里之前,貝琪就已經準備了很多東西,烈酒就是其之一。因為貝琪覺得,在戰斗之后,或許自己會需要這東西。
  果然!
  “這只是前菜,當LV4識海境的高手大量涌現的時候,才是正餐。”貝琪將酒罐朝著外面扔了出去,這個酒罐在空旋轉著飛遠,然后爆開了一團火花。
  灸炎鳥看見貝琪的樣,就知道貝琪并沒有將這件事情當做心結。貝琪一直都很灑脫,這個時候也不例外。在發現貝琪沒事了之后,灸炎鳥自己也搬出了一缸酒,學著貝琪的樣,大口的喝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