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3)      第1347這份信念(11-2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3)     

災厄紀元717 偏執到底

白易看著外面的世界,靜默,即使什么都不看,白易也可以知道外面的慘烈。而這個時候,莎蘿靜靜的站立在外面,臉上帶著哀求。良久,白易的目光逐漸發生轉變,里面屬于人類的感情逐漸的收斂,只剩下了最純粹而干凈的東西。如果要說的話,這是一種超脫于人類之上的神性,由之前的戰斗,所領悟的神性。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這個時候,白易仿佛明白了小說里面最常見的一句話,也明白了那些大能看待世界的眼光。為什么他們總能夠以平淡的目光去看待世界的興衰,變換,因為那本身就是軌跡的一部分。現在的地球,和神話傳說里是何其的相似,人類和類人智慧種族以戰爭的方式,求得那一線生機。
  而他們,可以選擇自己投身進去,去掙扎求得那不同的結局,最后卻同樣沉淪在里面。就如同上古截教那些大能,就如同現在的莎蘿和她的朋友們。
  而他們,也可以選擇以超然的眼光看待世界的變換,如同一個高貴的神祇,靜默的看著世界的變換,時光的變遷。就如同三清、道祖……就如同現在的他。
  白易轉身,從莎蘿的身邊走過。莎蘿看著白易,想要說什么,但是最后卻什么都沒有說出來。在白冥樓,莎蘿比其她的朋友們了解得更多一些。他們現在的戰爭,并不是純粹的種族的紛爭,而是為了爭取那一線的生機。現在的戰斗,不僅是為了他們自己,也是為了不同的族人。在群體和個人友情之間,必將做出選擇。
  “我只是一個,偏執而固執的老家伙,哪怕一錯再錯,也要走到底的混蛋。”
  白易似似而非的說著,朝著外面走了出去。莎蘿在白易的身后,突然錯愕了一下,仿佛明白了什么,仿佛又什么都沒有明白,只是覺得,心里突然之間變得如此的不安。
  ……
  很快,白易就召集了白冥樓里面的核心成員,說是核心成員,但是卻只有這么的幾個了。伍爾夫、阿洛蒂雅、貝琪、維拉、沙皮、噗噗、灸炎鳥、二尾猞猁,至于其他的,已經沒有人了。最初的那些同伴,就只有這么幾個了。而古淮他們,雖然也算得上是核心的高層,但是關系始終差了一點。這不是單純的白易這樣覺得,還有他們自己的感受。
  “白易!”
  八人在來了這里之后良久,發現白易什么都沒有說,伍爾夫才不由提醒了一句。而聽見伍爾夫的聲音之后,白易仿佛才剛好從沉思當醒來,然后一個恍惚。
  “嗯,你們來了。”白易看向八人。
  “白易你找我們來,是有什么事情吧。”貝琪問道。
  “確實是很重要的事情,你們,愿意將生命交給我嗎。”白易雙手微微張開,平靜而肅然的說道。
  “白易你說什么傻話,我們的關系,早就不分彼此了吧。”伍爾夫大大咧咧的說道。
  不過貝琪和阿洛蒂雅他們則是要冷靜得多了,他們本能的就察覺,白易的這句話,可不是場面的意思,而是真正如同白易所說的那樣,將會索取他們的生命。或許,過程有所差別,但是最后的結果,肯定都是一樣的。
  “我敢肯定,你又要發瘋了。”貝琪躺在椅上面,幽幽的說了一句。而維拉則是無比冷靜的看著白易,似乎在猜測白易究竟有什么打算,而且,她仿佛已經猜到了什么。
  “呵~~。”白易苦笑。
  “可以哦!”貝琪突然看向白易,認真的抬頭。
  “我的身心,都是屬于白易大人的。”阿洛蒂雅也說道。
  “那么,請聽我說。”白易在所有人都點頭之后,神情逐漸變得無比的肅然。
  “暗部的瘋狗最近收集到了一點有用的消息,在以前我們去過的那個地下宮殿那里,有一個靈魂,一個不完整而殘缺的靈魂。通過仔細的探查,基本可以確認,空間裂縫的背后,是有另外的一個世界的,現在的關鍵就是,如何安全的進入那個世界。”
  “毫無疑問,不可能每個人都過去,這是必然的結果。所以,我和始母都不反對戰爭,因為只有戰爭才是最本質也是最公平的挑選,只有在戰爭活下來的人,才算得上是各族的精英,才更有能力面對那個未知的世界。而他們,那群新生代,最終也會理解他們現在的選擇,他們并不是單純的為了戰爭而戰爭,只是為自己,為族群求得那一線生機。”白易緩緩的說道。
  “按照常理,不管何種情況,白冥樓都會是其之一!”
  “但是,我們是不是有自己該做的事情呢!”
  “白冥樓作為這個時代的主要引領者,也是這個世界的主要的促成者,真的就這樣看著世界這樣毀滅嗎。毫無疑問,世界變成這個樣,白冥樓的責任,我的責任,占據了絕大部分。”白易看向了遠方。有時候,白易都會想,如果最初就沒有他所開啟的這個時代的話,地球是不是會變得不一樣了。
  “我并不后悔!”白易突然說到。
  “但是,我需要對這樣的世界做些什么。”白易認真的說道。所以說,白易認為自己是一個偏執而固執的老家伙了。而這個時候,伍爾夫他們都集了精神,很顯然,接下來白易將要說的,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
  在白易說完之后,良久,在座的所有人還發愣當。就算是早就有所猜測,但是他們還是沒有想到,白易的打算是這樣的驚人。過了一會,維拉才站了起來,朝著外面走去。“你沒有告訴茉茉對嗎。”
  “嗯!”白易沉默。
  “她會傷心的。”維拉說了一句之后,朝著外面走去。
  “白易大人,我能說最后一個請求嗎。”在站起身的時候,阿洛蒂雅突然也說了一句。
  “什么事?”
  “我希望在這段時間里面,真正成為你的女人。”阿洛蒂雅目光帶著希冀和渴望。
  白易看向阿洛蒂雅,然后搖搖頭,不過就在阿洛蒂雅的目光暗淡下去的時候,白易才開口:“笨蛋呢,這怎么能算是請求,是我辜負了你太多,剩余的時間,就由我來償還吧。”白易靠近了阿洛蒂雅,眼滿是憐惜和溫柔。
  伍爾夫和貝琪他們幾人緩緩的朝著外面走去,眼閃過一絲欣慰和理解。來到外面之后,伍爾夫和貝琪幾人不由望向了天空。
  這個世界!
  ……
  很快,伍爾夫就回到了自己原本的住處,這個時候,夏婉清正在等著伍爾夫。嫁給伍爾夫的這段時間里面,夏婉清的生活是最簡單而閑的了。這次伍爾夫突然被白易叫了過去,她也沒有什么擔心,這么多年了,夏婉清也知道白易和伍爾夫的關系。
  “回來了。”夏婉清看見伍爾夫回來,如同家常一般問了一句。
  “嗯。”伍爾夫點頭。
  “又有什么事情?”夏婉清只是隨口問問而已,并不是真的要探究。不過,伍爾夫這次卻并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只是輕輕的抱住了自己的老婆。
  “我們要一個孩吧。”伍爾夫說道。
  “雖然我也很想要,但是按照現在的生物變化來說,想要懷上孩,機會非常的小的。”夏婉清的臉上閃過一絲惆悵。
  “我有辦法,但是……。”
  “但是什么?”夏婉清疑惑的問道,不會是伍爾夫想要和別的女吧。
  “不是你想的那樣,是《自孕》。”伍爾夫拿出了自孕的功法,然后解釋道。夏婉清看得一頭霧水,她的實力在這些年也提升了不少,但是面對這種最頂端的秘術,依舊非常的吃力。而伍爾夫就給她好好的解釋。
  “自孕是由邪妃寧雪偶然發現,白易對此進行完善之后形成的秘術。原理是分離自身的原血,然后進行精微的調整,形成一個和自身毫無差別的嬰兒。這完全就是以自身為基礎形成的個體,所以叫做《自孕》。但是這個秘術的要求很高,正常情況下,最低也需要達到LV4的程度,而且需要真正在自己體內開辟一個異空間。”伍爾夫解釋道。
  “那么你做不到這一點吧。”夏婉清。
  “幫我懷一個孩。”伍爾夫溫柔的說道。
  夏婉清一聽伍爾夫這樣說,頓時就明白了。伍爾夫說的辦法,就是讓她幫忙孕育那個嬰兒,她只是一個被動的母親。那個嬰兒的基因,全部都是伍爾夫的,和夏婉清完全沒有任何的血緣關系。雖然微微有些介懷,不過夏婉清還是點了點頭。已經沒有更好的方式了,就算是沒有她的血緣關系,但是起碼是伍爾夫的孩,不,是他們的孩。
  “我愛你!”伍爾夫抱著夏婉清,進入了臥室。
  ……
  而這個時候,白冥樓也在世界上面公布了《孕嬰》的秘術,而且是調整之后的版本。以自身原血為基礎,進行孕嬰,不過,嬰兒孕育的地方不是自身,而是借助另外的女成為母體,幫忙孕育這個新生的胎兒。
  這個秘術唯一的缺失,就是嬰兒和母體沒有任何的血緣關系。但是對于真正相愛的人來說,似乎也沒有多少的差別。
  外界在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當然又驚訝了一下,不知道白冥樓這個時候公布這種秘術做什么。不過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是頂端的那些人都很有興趣。因為,從很久以前開始,頂端這些變化最巨大的人,都沒有生出過后代了。這份《孕嬰》秘術雖然不夠完美,但是也給他們指出了一條方向。
  但是,白冥樓的目的,是什么呢。
  就是讓他們留下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