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3)      第1347這份信念(11-2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3)     

災厄紀元712 為什么啊

一華境突然飛走,莎蘿和露妮亞頓時錯愕,下一瞬間,兩人立即以為白易發生了什么事情。不過,就在莎蘿非常焦急地想要告訴其他人這個消息的時候,夜夜就通知了兩人,沒有發生什么事情,只是白易自己將一華境收回了而已。白易為什么要收回一華境,她們并不清楚,不過只要知道白易沒有事情就好了。
  在知道白易沒有事情之后,兩人立即又開始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作為新生代里面的佼佼者,兩人都擁有非常巨大的影響力。雖然白冥樓表明了態度,但是卻對她們的行為沒有加以任何干涉。所以這個時候,兩人都在盡自己的努力,想要維持世界的和平。關鍵是,她們舍不得那些朋友。
  ……
  白易在大氣層外面,對萬華境做著什么的時候,這個時候,地球上面的沖突也越演越烈。幾次的沖突之后,都差點演變成為了戰爭。而最近一次的戰斗,在爭奪一條新發現的地脈的時候,終于達到了頂點。
  這條地脈在亞洲邊緣的高加索山脈,位于黑海和里海之間。
  伏地魂蓮,白冥樓移植了三朵,不出意外的,光明理事會占據了一朵;然后是類人智慧種族占據了一朵,最后是兩個散人LV4的識海境高手占據了一朵。彩虹果實已經一顆都不剩,不過之前那些勢力多少還是通過各種方式獲得了一些。地脈髓液,作為煉制覺醒丹的第三種最重要的材料,就顯得非常的重要了。
  地脈髓液,雖然聽上去很簡單,地脈聚集之地就可以找到。不過關鍵是現在根本就沒有誰真的懂得怎么尋找所謂的地脈聚集之地。這次完全就是憑借運氣,才在高加索山脈發現一條地脈聚集之地,可想而知會怎么吸引各方的注意力了。
  所有人都對這東西勢在必得,加上之前局勢的影響,很快,高加索山脈就成為了一個新的戰場。隨著爭奪的進行,各方投入的人越來越多,幾乎在山脈的各個地方都發生了戰斗,這里眼看就將演變成為全面戰爭的源頭。
  不過這個時候,這個戰場上面,卻發生了罕見的一幕。
  最心的戰場,突兀的停止了!
  以莎蘿和露妮亞為首的,新生代里面的幾個領頭者阻止了戰斗。莎蘿、露妮亞、妮爾萊、冬陽、畢維斯、周稷、黑寶、小海妖、失瞳、三尾、霸翼……將近三十多人出現在戰場上面,分別阻擋在自己的同伴面前。
  這三十多人本身就是新生代里面的佼佼者,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不但不去對付所謂的‘敵人’反而對他們的同族出手了。這些同族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頓時被這三十多人插入了戰場,然后很快將心的戰斗徹底的打亂。當最后一頭粗壯的野豬人被黑寶一個太極柔勁拋飛之后,整個戰場頓時陷入了安靜。
  其實,以三十人的實力,也不至于真的可以阻止戰爭,關鍵是,這些人的身份。
  這三十多人有人類也有類人智慧種族,都是彼此新生代里面的佼佼者,在各自的國家和勢力里面也算是擁有不低的影響力。這個時候,這些人全部出現在戰場的心,阻止自己的同伴繼續動手。而原本正在戰斗的人,這個時候也不知道該不該出手了,所以都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
  野豬人在空拋飛了一段距離之后,身體在空接翻滾,然后咚的一身落在了地面。不過即使落在地面,這家伙依舊站立不穩,繼續朝著后面狼狽的退了出去。
  一頭肥壯而猙獰的熊貓在后面撐住了野豬人,待野豬人穩定之后,才走了出來:“黑寶大哥,你想要做什么?”
  “阻止戰爭!”這個時候的黑寶滿臉的肅穆,完全沒有平時那種滑稽嬉笑的感覺。
  “停手吧,戰爭不可能帶來任何美好的結果,在這里的人,有多少人曾經是朋友,現在為什么可以毫無顧忌的拿起屠刀。”莎蘿抬頭,悲憫的看向了前方。莎蘿平時很安靜,但是不管在類人智慧種族里面還是人類里面,都擁有很不錯的人際關系。加上莎蘿的背后是白冥樓,這個時候,其他人都不得不重視莎蘿的態度。
  原本就和莎蘿十分熟悉的那些人不由變得遲疑,不過,突然之間。
  “開什么玩笑。”人群里面,突然傳來一個十分憤怒的聲音。一個臉上帶著一道巨大傷疤的男人朝著前面走了兩步。“最初的戰爭,不就是由白冥樓所引起的嗎,而現在的世界,你敢說白易和始母沒有在背后做什么手腳嗎。”
  “沒有!”莎蘿幾乎是斬釘截鐵的就回答。
  “哈哈哈,居然這么理直氣壯。我也不管你們是不是真的沒有做手腳還是謊話,因為那對于我來說,并沒有任何不同。停止戰爭,你能夠救回我弟弟嗎,啊。”這個男人眼帶著瘋狂。
  “繼續戰斗下去,只會帶來更加巨大的傷痛。”
  “那就讓所有人都陷入傷痛好了,沒有理由我們背負著傷痛,你們還一副救世主的樣,對吧。哈哈哈哈,我啊,自從弟弟死在類人智慧種族手上的一刻開始,就決定依靠自己的雙手來報仇了。我不會再相信你們的什么所謂大義,不會再相信……。”這個男人看著雙手,突然之間雙眼瞪了出來,身上的能量瞬間閃耀。
  爆裂步!
  這個男人瞬間沖向了不遠處的米球,也就是那頭肥胖猙獰的熊貓,右手的源導具瞬間變化,形成一柄鎖鏈勾鐮。
  米球頓時反應過來,肥短的右足頓時在地上劃下一個半圓,然后一拳崩在空。蓬的一聲沉悶的震蕩,四周的地面都裂開,這個男人的勾鐮撞在黑米球的護爪上面,然后倒飛出去。不過,這個家伙也只是一個半旋,瞬間就轉身劃過一條曲線,然后再次斬落。兩人都算是近身攻擊的方式,頓時戰斗在一起。
  黑寶頓時沖了過去,用手隔開了米球。米球看見是黑寶,手上不由放緩,不過眼卻閃過一絲不理解和不滿。
  “米球,先停手。”黑寶說著,阻擋了米球。
  米球雖然不理解,但是還是對黑寶非常的遵從的,所以也就停了下來。不過這個時候,那個男人卻不管不顧,鎖鏈勾鐮瞬間倒掛,然后砍在了黑寶的左肩上面。咔嚓一聲,勾鐮穿破了黑寶的護身能量盾,然后陷入了肌肉。
  米球頓時瞪大了雙眼,不過黑寶卻只是緩緩的轉身,然后用手抓住了勾鐮。
  黑寶這個時候依舊沒有打算動手,不過這個時候,勾鐮突然再次變化,從頂端發射了幾發源能彈。轟轟轟幾聲爆裂的聲音,黑寶頓時被炸得飛了出去。
  米球頓時裂開了大嘴:“你找死!”
  米球的雙手重重甩下,護爪立即變化,源導具瞬間開始抽取自身的能量,然后散發出淡淡的熒光。米球跳了起來,雙拳不斷的轟下,相隔十多米,地面就憑空出現一個又一個巨大的拳印。而那個男人則是快速的閃避,進入了人群。
  這個時候,不僅是米球和這個男人動手了,其他人也再次發生了戰斗,雖然沒有之前這么激烈,但是畢竟已經再次動手了。
  莎蘿等人明明是在阻止戰斗,但是在不知不覺之間,連他們都被卷入了進去。
  ……
  “泰瑪,停手,我們以前不是朋友嗎。”妮爾萊攔住了一頭高大的虎人。
  虎人被妮爾萊架住了雙手,但是卻在狠狠的喘著粗氣,雙眼都快瞪得通紅了:“朋友,哈哈哈哈,虧我哥哥還將你們當做朋友,但是他卻死在了自己的朋友手里,難道這就是朋友該做的事情嗎。”
  泰瑪說著,瞬間爆發了力量,開始了不斷的轟擊。妮爾萊被泰瑪質問得完全無法回答,這個時候居然有些恍惚,只知道被動的防御。不久之后,妮爾萊的胸口就被重重的一拳轟,跌落在遠處。
  泰瑪的哥哥泰勒,就是那頭被殺掉的虎人,現在已經很清楚了。動手的就是巴庫,隸屬于布賴特的下屬。
  不過,就在妮爾萊猶豫的時候,泰瑪已經突進到一個人類男的身后。妮爾萊抬頭看見了這一幕,頓時緊張的喊了出來。
  “不要!”
  不過,妮爾萊的動作還是慢了一拍,這個人類男剛剛從遠處被轟飛過來,還來不及躲避,就被泰瑪一擊虎吼拳轟在了后背上面。啪的一聲沉悶的爆炸,這個男人身前的衣服瞬間炸裂,連同心臟都被震出了胸腔。妮爾萊看見這一幕,頓時呆滯在原地。泰瑪卻絲毫沒有停留,再次沖向了其他的戰場。
  妮爾萊傻傻的追到了這里,卻不知道是不是該留下泰瑪,還是該怎么做了。
  “學姐,其實,我喜歡的人……是……。”這個年輕的少年看見妮爾萊,眼閃過一絲希冀,然后緩緩的說道。似乎是想要在彌留之際將自己的心愿說出來一樣,這個少年異常艱難的說道,不過最后卻遺憾的停止。
  妮爾萊看著這個當初她四處搗蛋惹禍,對方就總是默默的幫她處理那些麻煩事情的學弟,不由死死的咬牙。
  為什么啊!
  大家,原來不都是朋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