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705 最高戰力

方錦時那自信而狂傲的樣子,白易看著都好笑,這家伙,恐怕還不知道剛才雪黛給他種下了一粒什么東西吧。感知著那一顆靜靜潛伏的雪蓮種芯,白易又看了一眼倒在地面的雪黛。在混亂殘酷的時代里面,在污濁腐朽的地獄里面,艱難的掙扎著,掙扎著,桀驁生長的一朵雪蓮花——驕傲、倔強、自強不息。
  只是,這個時候的雪黛就仿佛被玩壞的人偶一般,破爛不堪。
  不過,白易是不會讓雪黛就這樣死去的,不僅是因為對對方的欣賞,還有白易心中的歉意。不管怎么說,那個混亂的時代,都是由他所開啟,給無數人帶來了殘酷的經歷,以及難以磨滅的傷痛。而犧牲了這么多,這個世界,居然要逐漸走向徹底的滅亡,就連白易,有時候都不免有一些茫然。
  天空的云層緩緩的聚集,然后飄下了稀稀疏疏的小雨。在雨滴里面,一滴朝露精華混在里面,滴入了雪黛的口中。
  這是和地脈髓液差不多的東西,是白易知道了地球活性能量的產生之后,讓白冥樓特別收集的東西。
  朝露精華,比之前的草木精華更加的純粹,蘊含的生機也更加的強大。雪黛原本已經在靜靜的等待死亡,不過這一滴被空氣包裹的朝露精華混合在雨水中滴入她的口中之后,她頓時感覺到一股蓬勃的生機迅散開來。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雪黛卻頓時一個激靈,然后立即開始主動融合吸收這股力量。
  這個時候,威利和方錦時對峙,但是都沒有再次攻擊。
  雖然威利有野心,但是卻并不莽撞,這個時候他并沒有信心擊敗方錦時,而就算是擊敗,這種層次的對手,想要留下對方也非常的困難。看方錦時背后的雙翼,就知道飛起來絕對不慢,到時候別費力不討好,還結下一個巨大的仇敵。
  方錦時不動手,則是知道雖然現在的威利是一個人,但是背后牽扯的勢力實在太大,特別是始母。
  寶具無華,在后世可是排名輔助能力第一的寶具。
  無華并沒有直接攻擊能力,但是那種將所有事物歸于本質的能力,不管是用于攻擊輔助還是防御,都強大得令人可怕。配合始母那強大的實力,完全可以做到將對手直接秒殺。
  方錦時可不想再次惹到始母,要知道,之前他奪取小玉的原血,就已經惹怒了對方,只是后來不知道為什么,對方莫名其妙的就作罷了而已。
  不過,在兩人對峙的時候,更多的人卻在朝著這里趕來。
  白易已經辭去了光明理事會會長的職務,那么之前白易所說,只讓新生代出手的約束就已經無效了。對于那些在LV3層次停留了這么久的人來說,覺醒丹同樣擁有巨大的吸引力。不管是光明理事會,還是類人智慧種族里面,這個時候都開始行動起來。這個時候,他們沒出現在這里,只不過是正在準備力量而已。
  “真的天真啊!”威利的眼睛瞇了一下。
  “嗯?”方錦時身體輕微的匍匐,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威利看見方錦時那茫然的樣子,不由露出一絲笑容。笨蛋呢,以為自己進入了LV4,就可以抗衡所有人了嗎。其實,在最初覺醒丹暴露出來的時候,方錦時就該尋找盟友的了。不過,這家伙不知道究竟是有什么樣的自信,居然沒有選擇任何強大的一方,卻選擇了黑幕的殘余。
  是天真,還是愚蠢?
  真的以為自己一個人就可以逆手遮天?
  要知道,現在的世界環境,黑幕殘余是絕對沒有多少生存空間的,之所以還存在,不過是白易并沒有對那些人的后輩趕盡殺絕而已。如果真的想要跳出來做些什么,就算現在白易已經不在位,現有的統治階層就絕對不可能允許。
  而最關鍵的是,這家伙還被別人給坑了。
  想到這里,威利就忍不住想要笑。而這個時候,在不遠處,已經有其他人開始趕來。第一個出現的,就是光明理事會的執行長——‘飛翼之風’沃納?科斯奇。沃納從空中高的飛來,然后停留在旁邊一株高大的樹木頂端,身后一對空氣扭曲形成的風之翼逐漸消失。
  方錦時看見沃納出現之后,頓時察覺,然后才明白過來,露出一絲哂笑。
  “執行長居然也出動了,也是來分一杯羹的嗎。”方錦時挑撥的說道。
  “嗯?”
  沃納沒有想到方錦時居然在這個時候還要挑釁自己。沃納都不知道,這家伙的自信怎么會這么足,看著方錦時的異血真靈形態,沃納大致理解了為什么。原來如此,LV4,所以認為自己可以蔑視執行長了嗎。不過,沃納只是笑了笑,并沒有說什么。很快,方錦時就會知道,由白易一手打造出來的執行長代表了什么。這代表了光明理事會最頂端的戰力,可不僅僅是表面的名聲。
  “別將光明理事會看得這么不堪。只是,現在是法制世界,你們的舉動,已經極大的威脅到了其他人的生命安全,所以我才出現在這里。”
  “只是借口而已,難道不是嗎,哈哈哈哈。”
  “你要這么認為也沒有辦法。”沃納撓了撓自己的腦袋,仿佛一點都不在意。
  “不知道執行長大人會怎么做呢?”威利在旁邊問了一句。
  “所有人全部帶走,然后通過正常的司法程序,確定你們需要承擔的罪責。當然,威利你作為一國領導人,不會這樣對待,但是同樣會通過外交程序……。”沃納說到這里,然后就停下了,因為,不管是威利還是方錦時,都露出了一個不屑的笑容。沃納自己也聳聳肩,自從人類擁有了強大的力量之后,就越來越相信自己的力量。
  所以,看來還是得動手了。
  而這個時候,在不遠處的城市里面,光明理事會的人正在疏散人群,并對之前受到波及的人加以救治。那些基層的士兵或者小隊長之類的,都沒有機會參與那邊的戰斗,估計只有執行官這個層次的,才勉強可以插手。
  “執行長,城市里面的群眾都已經疏散。”一個執行官來到沃納的身后,匯報到。
  “嗯,那么,逮捕所有人。”沃納的語氣突然變很嚴肅。
  聽見沃納的命令,光明理事會的執行官和小隊長之類的立即開始行動了。這個時候,還在附近的安琪拉等人才明白,沃納可一點都沒有說笑。或許混亂的時代全部看力量不假,但是在秩序穩定之后,還想要憑借自己的力量在世界上為所欲為,可是要受到約束的。任何一個時代的統治者,都絕對不喜歡這種攪亂的存在。
  執行官都去對付剩余的安琪拉等人了,而沃納則是走向了方錦時。
  “怎么,執行長真的要動手嗎。”方錦時伸出舌頭在猙獰的大嘴上舔了一下。
  “或許你會有所不滿,但是每個時代都有自己不同的秩序。或許以前是混亂時代,或許以后也會是混亂時代,但是現在既然還有著穩定的秩序,那么我身為執行長,就會盡力去維持他。”沃納非常認真的說道。
  沃納是白易隊伍里面出身的人,雖然后期脫離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是也受到了白易很大的影響。坦白說,沃納對于這個時代還是很喜歡的,原本的混亂時代結束,種族融合,世界展,眼看一切都在走向正軌。可惜,這份和平只是短暫的,因為空間裂縫的關系,所以這份和平注定不會長久。但是,既然在這個位置一天,沃納就想要保持這種和平。
  每個人,都有自己心中的偏執!
  “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方錦時裂開了大嘴,霜白的冰毒瞬間朝著四周蔓延。被自己喜歡的女人設伏,然后又弄到這種樣子,雖然覺醒了異血真靈,但是方錦時還是非常的憤怒。這個時候,方錦時只想大開殺戒,徹底的讓外面的人知道,他不是好對付的。想要和他為敵,就得做好死亡的準備。
  哪怕是外界傳得沸沸揚揚的執行長,也要死在這里。
  一個閃步,方錦時率先撲向了沃納。而這個時候,沃納也朝著前面踏出一步,風之翼瞬間張開,空氣里面劃過一條殘影。方錦時抓了一個空,而沃納卻仿佛融入風中一般,右手一個螺旋彈瞬間按在了方錦時的前胸。
  咔嚓一聲,方錦時仿佛聽見了自己胸骨碎裂的聲音,然后瞬間倒飛而出。
  轟隆一聲,龐大的異血真靈形態被重重的推了出去,連同地面都犁翻了一條數百米長的深壕。在倒飛而出的時候,方錦時的心中還在錯愕……不可能!
  而威利則是在這個時候瞇了一下眼睛:‘這個是,白易優化之后的精微螺旋彈,不,沃納?科斯奇沒有達到LV4,應該只是照搬了其中的演算式,不是真的精微控制。’不過,威利自己很清楚,就算不是真的精微控制,但是畢竟是優化過后的演算式,所以這個螺旋彈還是擁有恐怖的威力。
  ————————
  演算式:通過不斷的摸索,總結,所獲得的一種優化控制自身能量的計算與控制方式。
  毫無疑問,現在最強的演算式,就是以意識海的精微控制為基礎,所完成的演算式。這樣的演算式,現在只存在于白易和紅綺華兩人的手中。而為了保證執行長的絕對戰斗力,白易特別的幫三位執行長都進行了輔助演算。雖然三大執行長都還沒有達到真正的LV4,但是他們卻同樣擁有固定的強大招式。
  這就是白易一手打造出來,作為光明理事會支撐的最高戰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