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701 后悔了嗎

世界上突然發生了這樣巨大的變化,所有人都已經猜到,白易之前的離職并不是無端的事件。只是現在白易已經不在其位,對光明理事會想管也管不了了。幸好,白冥樓和光明理事會一直都分得很清楚,所以,在白冥樓這里,倒是沒有多少變化。
  “白易大人!”莎蘿找到了白易。
  “什么事。”
  “我們真的就什么都不做嗎?”莎蘿無比期盼的問道。
  “你覺得我們現在可以做些什么?”白易看向莎蘿。
  “只要白易大人你出面的話,現在的局面依舊可以和平下來的吧。雖然我不知道白易大人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但是你曾經不是教導過我們嗎,雖然出生有所差別,但是大家都是地球上面的智慧種族,可以交流,可以諒解,可以成為朋友……。現在原本的朋友卻要自相殘殺,白易大人你就忍心嗎。”莎蘿微微激動的問道。她已經知道了虎人泰勒死去的消息,雖然她和泰勒不是很熟,但是依舊是朋友。
  “莎蘿,來看看這份資料吧。”白易將空間裂縫的資料推了過去。白易將莎蘿帶回白冥樓,雖然途說什么都沒有避諱,但是具體怎么回事,莎蘿同樣不太清楚。
  莎蘿將這份資料拿了起來,然后細細的瀏覽。上面的空間技術的資料她看不懂,但是,最后的結果卻很容易就可以看明白。空間裂縫將會對地球造成毀滅性的破壞,只有一小部分的人可以得到相位空間干涉的保護,而更多的人,則是只能聽天由命。
  “如果是你,會怎么選擇?”白易問道。
  莎蘿拿著資料,雙手輕微的顫抖,過了好一會之后,才回過神來,然后看著白易。“那么這次戰爭,就是既定的結果?”
  “你說呢!”
  “白易大人,你這是逃避。因為你找不到更合適的解決辦法,所以你抽身而退。這樣不僅保全了你的聲望,而且戰爭也不是由你來引發的。但是,白易大人你不是極力主張所有種族和平共處嗎,你這個時候抽身而退又算是什么,這是一種逃避的行為。”莎蘿大聲的說道,直言不諱。
  在莎蘿大聲的說了出來之后,她才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么。白易看著莎蘿,臉上很平靜,不過,莎蘿卻沒有半點的退縮,因為,白易就是這樣教育他們的。過了一會之后,白易才走到莎蘿的面前,將手放在莎蘿的肩膀上面。
  “說得不錯!”白易錯身而過,露出一個無比欣慰的笑容,然后又迅速變得苦澀。
  只可惜,莎蘿這個時候是背著白易的,所以并沒有看見。直到白易離開之后,莎蘿才覺得身體有些發軟。這個時候,阿洛蒂雅走了進來,然后將一份資料放在了白易的桌上,看了一眼莎蘿。“真是長大了啊,小莎蘿居然也敢對著白易大人咆哮了。”
  “阿洛蒂雅阿姨。”
  “阿姨,原來我都升級成阿姨了。”阿洛蒂雅頓時取笑了一句。
  ……
  白易改變了容貌,來到了外面,隱藏了容貌之后,并沒有其他人認識白易。而這個時候,白易才有時間在城市里面安靜的行走。
  白冥城!
  在當初的頂端戰爭遺址之上重新建立起來的城市。因為之前的戰斗破壞非常巨大,在地面上出現了巨大的深洞和裂縫,所以這個城市并不是單純的在水平的地面,而是有一種立體的感覺。因為當初建設的原因,所以這個地方聚集了很多的人,不管是黑人還是白人或者是黃種人,不管是人類還是類人智慧種族,全部都有。
  而這些人在城市里面,在白冥樓的治下,地位是完全相同的。
  沒有誰顯得更加高貴,也沒有誰顯得低賤。即便這個時候,外面的世界人類和類人智慧種族逐漸變得緊張,但是在這個地方,還是沒有任何的異常。所有的種族在這個城市里面,相處得非常的融洽。
  白易緩緩的在城市里面走過,看著那些簡單而美好的事物,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這個時候,白易居然張開了意識海,將四周這融洽的一幕完全的記憶了下來,點點滴滴。白易的神情變得越發的柔和,最后,白易一個人來到了最高的仿古鐘樓,然后靜靜的眺望著城市。緩緩的,白易臉上的笑意逐漸斂去,只剩下了純粹的平靜。
  莎蘿說得不錯,他的舉動,可真的像是在逃避呢。
  不過,繼續留在光明理事會又如何,繼續維持著和平又如何。等到空間裂縫爆發的時候,不也依舊需要舍棄大部分人嗎。在這段時間里面,他必然會采取某些方式,挑選出一些人出來。不過,那個時候,被舍棄的人心情又會如何。所謂的挑選方式,對所有人都公平嗎。
  優勝劣汰!
  戰爭,就是最本質也是最公平的挑選!
  莎蘿,你說我是在逃避,那么,你是否明白真正的殘酷。白易深深的嘆息了一聲,抬頭看著天空。只是,這樣就真的足夠了嗎?
  ————————
  戰爭,正式爆發,而且比所有人所想的都更加的慘烈。這和之前聯合國和光明理事會的沖突完全不一樣,似乎,戰斗的雙方,就是以殺戮為目標一樣。生命大量的隕落,似乎連整個地球上面都浮現出濃郁的血腥味道。
  這個時候,方錦時的眼閃過一絲晦澀莫名的氣息。
  終于開始了嗎!
  類人智慧種族和人類之間的戰爭,居然遲了十多年的時間。不過這也正好,這段平穩的時間,正好給了他成長的機會。如果在最初就爆發戰爭的話,說不定就連他,都未必可以活得下去。但是現在,他已經進入了lv4,算得上是位于頂端的人了,這樣的實力,只要不出現什么巨大的變故,他就不會有生命的危險了。
  而在戰爭爆發之后,方錦時也沒有閑著,同樣在擴大自己的影響力。
  作為現在世界上少數的幾個lv4,方錦時確實擁有傲人的實力。而這個時候,他也正好和原本黑幕的殘余搭上了聯系,在其逐漸擁有了舉足輕重的地位。不管是原本聯合國所殘留的力量,還是遺國公主安琪拉都對他擁有巨大的吸引力。
  當然,方錦時是不會承認這一切的,既然現在的地球上面這么快就再次爆發了戰爭,也正好證明了光明理事會的不合理,他只是秉承著正義的軌跡,推翻光明理事會而已。
  現在世界上,真的是龍蛇亂舞,妖孽輩出。
  白易這段時間一直都在思索,僅僅是放任戰爭,做出最本質和公平的挑選就足夠了嗎。其實,在白易的心里,一直都有一個淺淺的疑惑。在方錦時的記憶,世界的兩條軌跡大致是相同的,唯一的不同,就是白冥樓在這個世界保存了下來。白易有時候就會胡亂的思索,這僅僅是單純的兩條軌跡的不同,還是說,有著更深的意義?
  可惜,沒有誰可以告訴白易答案。
  就在白易以一種憐憫而冷漠的姿態看著世界上面的變化的時候,突然發現方錦時這里出現了變化。
  方錦時被人算計了,而算計他的人,就是他的下屬,他從外面的世界上招攬起來的,注定要成功高手的人。不僅是下屬,里面還有一個他的女人,或者說,源頭就是這個女人。
  “雪黛,為什么,你為什么這么做?”方錦時看著面前的女,眼帶著疑惑和傷心。
  “你到現在,還不明白為什么嗎。”女的臉上無比的清冷,即便不用任何的做作,整個人就透露出一股出塵的氣質。不管是這個女的容貌,還是這種毫不做作的驕傲,都足夠讓男人升起巨大的征服感。不過這個時候,在這個女的眼,是一種平靜到極點的漠視。
  “我知道你對我有些不滿,但是怎么也用不著這樣吧。”方錦時還想挽回。不過回應他的,是雪黛那平靜而蔑視的眼神。說是蔑視,仿佛都好像抬舉了,在雪黛的眼,根本仿佛不容一物。
  “不用想著逼毒了,我知道你對毒比較有研究,所以這不是毒,而是合歡曼陀羅。”雪黛輕輕的說道。
  方錦時聞言身體頓時一震,然后露出一個無比傷心的神情:“你果然還記得那件事。”雪黛并不是正常情況下成為方錦時的女人的。雖然加入了方錦時的隊伍,但是雪黛的高傲和**,有一種凜然不可侵犯的姿態。當然,這也更讓男人有巨大的征服欲。方錦時作為首領,當然也有一些想法,不過可惜的是,雪黛是真的不鳥他,只是作為一個合格的隊友而已。
  方錦時只是趁著一次意外,故意了天情花的毒,然后強要了對方。
  那是一次狩獵惡獸,尋找煉制藥劑的材料的時候,方錦時發現了一小從天情花,偶然升起的想法。方錦時故意分散隊伍,然后和雪黛在一起,然后又‘不小心’的了天情花的毒。天情花擁有**的效果,方錦時在毒之后,就趁機強要了雪黛。
  當時雪黛在無法掙扎之后時候,很快就變得無比的冷靜,只是說了一句:“你可不要后悔。”
  那個時候,方錦時的毒并不深,所以記得很清楚。那個時候,與其說是天情花的毒,不如說是征服這種高傲美女的**,所以方錦時并沒有當回事。
  “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驕傲嗎?”雪黛說道。
  “什么?”
  “我并不是處女,在那個混亂的時代,以我的容貌,想要保持貞操真的很困難。我還記得第一次被男人強行占有的過程。我最初并沒有對男人搖尾乞憐,和一部分女人那樣用身體換取活下來的機會。”雪黛這個時候,突然說起了自己被掩蓋的辛秘。
  “我應該是驕傲的!”
  “但是,在無法抵抗的時候,我也并沒有像另外兩個女人那樣貞烈的自殺。我按照那群男人的命令,主動侍奉他們,任何的命令,我都沒有反抗,作為的自尊,所謂的人格,仿佛都徹底地拋棄了一樣。我徹底的成為了他們的玩偶,**隸……。”雪黛仿佛不帶一絲感情的說道。
  “那么,請問,我真的丟棄了自己的驕傲了嗎!”
  方錦時這個時候都覺得有些背后發涼的感覺。就算是周圍的其他男人,這個時候也覺得非常的不自然。現在雪黛問他們她有沒有丟棄自己的驕傲,看雪黛站立在這里的樣,就知道,那群男人的結果肯定不會多好。
  “我的驕傲,在我的內心,在有條件的時候,我會保持我高傲的身姿,因為這是我自身的一部分。但是在沒有力量的時候,我也不會執著的堅持自己的驕傲。不過,折辱并不會讓我沉淪,我的驕傲,在內心!”雪黛的右手伸出來。
  “那么,我再問你一次,后悔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