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700 對不起

這個時候,七個年輕人才知道為什么白易取消了他們的獨立行事資格。獨立行事資格,是白易力排眾議,所給出的一個權力,可以擁有預先執法權。不管他們惹出了什么,都有光明理事會承擔。所以,他們八個都屬于光明理事會,而不是屬于其他勢力。正是因為這樣,即使是宋陽曦、艾力克等人,都沒有獲得這個資格。因為,他們首先是隸屬于不同的勢力,然后才在光明理事會兼任了一個職務而已。
  這是白易對他們的信任,現在白易已經不是理事長了,他們的權力,當然也會被回收了。
  而莎蘿也被帶走了,顯然是回到白冥樓里面去了。
  在知道了理事長換屆的消息之后,剩余的七個人再次聚集在一起。這很重要,關系著他們之后的走向。因為他們以前擁有獨立行事資格,所以在光明理事會里面反而沒有任何的職務。現在獨立行事資格被取消了,白易也沒有帶走他們,那么他們該怎么做?
  “白易大人究竟是什么意思?”妮爾萊首先忍不住了,直接問道。
  “經過分析,或許白易大人辭掉會長的職務只是一個開端,以后很可能會發生更加巨大的變化,我們很可能會成為敵人。”畢維斯冷靜的說道。
  “哼,你想和我成為敵人嗎。”妮爾萊火爆的說道。
  “妮爾萊。”冬陽淡淡的說道,妖嬈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妮爾萊傻了一會,然后才突然臉紅了。她才不承認自己被一個女人迷住了。不,不對吧這家伙,冬陽這家伙明明是男的啊,他喵的,什么時候都一副女子裝扮,居然比我還漂亮。
  “畢維斯說得不錯。”
  “首先,白易大人辭去了會長的職務,所以也同時收回了我們的獨立行事權。因為我們以前的身份特殊,反而沒有什么職位。而白易大人最后說的那句話,顯然也是在提醒著什么。為什么會成為敵人,為什么不指點我們之后去什么職位,顯然白易大人并不愿意給定下道路,而是由我們自己選擇。”一個面向柔和的青年,周稷緩緩的分析道。
  “而正是因為我們不同的選擇,所以我們才有可能成為敵人。基本上,這也預示著,之后的世界確實會有巨大的變化。”
  “不過,白易大人的意思,或許并不僅僅是只我們七人。”冬陽瞟了一下自己的桃花眼。
  “什么意思?”
  “你們的朋友,只有我們幾個嗎?”冬陽朝妮爾萊問道。
  “怎么可能,我的朋友可多了。”妮爾萊居然傻傻的數著手指頭,似乎想要數數自己的朋友有多少。
  “沒錯,我們的朋友,都不止這些,白易說的友情,并不一定是指的我們幾人。”
  ————————
  從一開始,白冥樓和光明理事會就區分得非常的清楚。白冥樓的人都沒有在光明理事會承擔任何職務,只有阿洛蒂雅在白易身邊幫忙處理一些事物。而莎蘿在光明理事會,則是因為在這里可以更多的接觸外面的事物,得到足夠的鍛煉。現在白易帶著莎蘿和阿洛蒂雅回到了白冥樓,倒是一點都沒有糾纏不清。
  “白易大人,我們就這樣回去?”
  “當然了,光明理事會本身就是一個聯合性質的組織,既然這么多人都反對我繼續擔當理事會的會長,那么就只能辭職了。”白易無奈的聳聳肩。不過白易那平靜的神色,顯然并沒有真正在乎這種事情。
  “可是,他們的主張,很可能會引發戰爭。”阿洛蒂雅很著急。
  “這不是他們的選擇嗎,戰爭,可是最直接也最本質的選擇!”白易幽幽的說道。
  “你這可是盜用始母的話。”紅綺華笑了起來,這可是始母的原話。
  “啊!!”阿洛蒂雅和莎蘿都驚訝的看著小嬰兒,剛剛說話的是這個小嬰兒?很快,兩人就知道,剛才說話的,真的是這個小嬰兒。
  “狹隘的種族觀念,我也不說什么了。既然他們這么選擇,那么就任由他們這樣做好了。如果我還在位,或許正在苦惱如何選擇呢,現在就正好了,戰爭就是最殘酷也最公平的挑選方式。只是不知道,他們在陷入其中之后,是否會記得后悔。”白易眼中閃過一絲晦澀的光芒。
  “白易大人,她是?”莎蘿現在抱著的紅綺華,疑惑的問道。
  “你就是貝莉克希娜的女兒啊,都長這么大了。”紅綺華看向莎蘿。
  “你,你是……。”莎蘿早就知道了的出身,所以知道自己的媽媽是貝莉克希娜并沒有什么稀奇的。小時候,那個一直陪伴在她身邊的魂魄,就是她的媽媽。但是,這個小嬰兒的語氣,分明好像是認識貝莉克希娜。
  “我是紅綺華!”
  “啊啊啊!!!”阿洛蒂雅和莎蘿驚愕的看著小嬰兒,滿臉的驚愕。她們都知道白易抱回來的這個嬰兒有些不普通,甚至他們還猜測過這個女嬰會不會是白易的私生女之類的。但是想想白易的性格,似乎又不太可能,但是,不管她們的腦洞怎么亂開,都沒有想到這個女嬰會是紅綺華。開玩笑吧這是,這個結果也太讓人驚訝了一點。
  “沒錯,她就是紅綺華。”白易點點頭,然后將始母將紅綺華的意識分離出來的事情說了出來。
  “這樣的事情也可以!”莎蘿滿臉的不可置信。
  “當人類了解的東西越多,可以做到的事情也越多,這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白易點點頭。現在的世界,不正是這樣嗎,所謂的真實和虛幻,其唯一的差別只有一點,能否實現而已。只要可以做到,那么不管再怎么匪夷所思的事情都是真實。現在人類的強大實力,進化體系、修煉體系、各種秘術,在幾十年前,又有誰可以想到呢。
  “那么始母那邊?”阿洛蒂雅則是想得更多。
  “所以說,對于戰爭,始母那邊不會拒絕,甚至可能會非常的殘酷。因為,如果戰爭剩余的人太多的話,那就相當于需要第二次選擇。”白易不帶絲毫感情,無比理智的說道。
  而這句話,讓阿洛蒂雅和莎蘿頓時覺得心臟一緊,就好像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抓住一樣。特別是莎蘿,更是立即理解了白易之前為什么會說‘如果以后成為敵人,你們以前的友情也不是虛幻’的話了。
  “白易大人!”莎蘿望著白易,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了。難道,就只能任由事情這樣演變下去嗎。
  不過,白易神情并沒有什么改變,誰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
  世界的走向,從來都不是由底層的民眾決定的。只有上面決定了什么事情,整個世界才會朝著什么方向調整。原本的世界上就有一些波動,而這個時候,白易辭掉了理事會會長的職務,這些東西頓時爆發出來,然后產生了一連串的影響。
  首先是對覺醒丹的爭奪,變得更加的激烈。幸好,唐娜最初就很聰明的將丹方和煉制的方法全部公布了出去,雖然現在未必還有人可以煉制得出來,但是起碼分散了無數人的注意力。而這個時候,唐娜也已經被救了出來,而且身邊還多了一個實力無比強大的保鏢。
  這個保鏢就是唐笑如。
  雖然兩人都姓唐,但是并沒有什么血緣關系,只是雙方比較談得來,然后唐笑如自愿在這段時間幫唐娜擋一擋風頭而已。
  這都是次要的,關鍵是,原本人類和類人智慧種族之間的關系,突然變得緊張。源頭是在爭奪方錦時手上剩下的幾顆覺醒丹是時候,產生了巨大的傷亡。而這其中,就包括原本還是朋友的幾人。而這巨大的傷亡,還不是因為方錦時所造成的,而是其他的。
  ……
  “巴庫,為什么。”一只高大的虎人看著貫穿自己的箭矢,轉頭緩緩的問道。
  “對不起!”在遠處,一個年輕人低下了頭,手捏得死死的。
  “我讓你說對不起了嗎,我是讓你說為什么。”虎人大聲的吼道,天然的威勢,連同四周的空氣都被震動。不過這個時候,從另外幾個方向,再次出現幾人,然后對這頭虎人進行了圍攻。原本就要害受傷的虎人并沒有堅持多久,不過,這頭虎人在戰斗的時候,依舊望著巴庫的方向。
  為什么,為什么啊,他們以前不是朋友嗎。
  而這個時候,那個巴庫也死死的咬牙,渾身都在顫抖。他的心里也在瘋狂的質問,為什么……他和虎人都曾是光明理事會中央學院的學生。當初從陌生到相識,到相互看不順眼打架,然后到臭味相同成為朋友,最后還被分到一個隊伍,一起喝酒,一起談天論地……。他們,可是朋友啊。
  為什么啊?
  當三個人交錯而過,虎人高大的身軀終于失去了動力,兩條手臂都被徹底的撕開,雙眼里面還在緩緩的流出鮮血,重重的跪在地上。
  “為什么?”虎人這個時候,還在詢問。
  不過突然之間,一柄長刀直接從他的腦袋上面貫穿而過。然后一個帶著面巾的人停了下來:“敵人已經處理,我們會偽造現場,造成他是爭奪覺醒丹失敗,然后被殺的過程。”
  巴庫并沒有說話,只是死死的站立在原地。
  “你們在做什么?”巴庫突然抬頭,看向幾個所謂處理現場的家伙。
  “進化生物的身上都是很好的材料,這頭虎人雖然只是新生代,但是也已經生出了原血,只要有一滴,就擁有很大的價值,我們只是不想浪費……。”
  “滾。”巴庫突然爆發,長弓瞬間抬起,對準了所謂的隊友。
  “巴庫大人。”
  “我讓你們給我滾,你們想死嗎。”巴庫咬著牙,絲絲鮮血從嘴角浮現。
  “是!”這幾個人可以看出來,巴庫是在努力的忍耐。在相互點點頭之后,這幾個人迅速消失。
  在這幾人離開之后,巴庫才跪倒在虎人面前,眼淚忍不住狠狠的流了下來。“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巴庫的心里,一種無比的懊悔和茫然在瘋狂的蔓延。他不明白,上面為什么會下這種命令。
  ……
  具體的沖突已經不可查,總之,原本和平的局面,突然之間就變得無比的緊張。在短短不到半年的時間內,人類和類人智慧種族之間就變得風聲鶴唳,無數人都可以感受到那種戰爭的陰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