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69 懊悔和改變


  馬丁的身體瞬間爆裂,鮮血和碎肉濺落了一地,所有人都被這慘烈血腥的一幕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即便有馬丁作為阻擋,白易依舊受到了極大的沖擊,一股巨大的力量從白易身上透了過去,白易的衣服頓時被撕裂,然后跌落在地上,滑出去老遠。
  嘴里吐著鮮血,白易緩緩的爬了起來,一塊馬丁不知道什么部位的碎肉從白易的頭頂滑落,落在白易的手上。白易將雙手拿在眼前,入眼全是一片鮮紅,白易咬著嘴唇,輕微的顫抖,雙眼中蘊含著懊惱和悔恨……我的錯,這都是我的錯,如果當初不放走俞寒的話。
  啊~!
  白易在心底悠長的嘆息一聲,一縷不知道是鮮血還是眼淚的鮮紅色液體緩緩的從右眼流下。
  白易其實是一個很善良的家伙,當廚師的時候,就總是一副笑瞇瞇的樣子,在懷卡托大學,白易甚至還有一群小小的‘粉絲’。
  但是這個時候,白易的內心,卻在飛速的轉變。
  白易深深的呼出一口氣,扯掉已經破碎的衣服,重新站了起來。衣服扯掉之后,白易露出了長滿全身的細微的彩紋絨毛,這個時候,這些彩紋絨毛沾染上馬丁的鮮血之后,越發的顯得妖異鮮艷,似乎要將人的目光都吸引過去一般。
  這個時候,本瑟姆也吐掉了嘴巴里面的刀尖,還有滿滿一口鮮血。
  剛才真是太危險了,差一點就被那柄直斬刀給直接從嘴巴插到腦袋里面去了。如果真的那樣的話,即使是他也絕對活不下來。不過雖然沒有死掉,但是本瑟姆的嘴巴也受了重傷,舌頭都差點被割掉了,喉嚨也受了重傷。現在的本瑟姆連說話都不行了,更不用說繼續使用音波攻擊了。
  本瑟姆閉著嘴,鮮血不斷的從嘴巴里面裂開的傷口流出來,很快就包滿了嘴巴。不過這次,本瑟姆卻沒有繼續吐出來了,而是就這樣吞了下去。
  本瑟姆遠遠的看著白易,可以很清楚的看出來,白易融合的基因不多,剛才的幾次交手,他也發現白易本身的力量還沒有幾個隊友強大。但是,就是這樣的白易,卻給他制造了最嚴重的一次傷害。
  不能再抱著輕視的心態了,必須趕快解決這次事,否則真的會出現什么意外。
  “俞寒,去救諾埃爾。”本瑟姆對著旁邊的俞寒吩咐了一句。
  “好的,隊長!”俞寒異常的恭敬,看上去就好像一個無比忠誠的下屬。事實上,本瑟姆也對俞寒非常的信任,已經將俞寒當做了自己的左膀右臂。
  現實世界每個人總是幻想自己多么多么厲害,但是事實上,說句不客氣的話,其實80%的人都是所謂的‘雜魚’,真正遇見事情的時候不見得有多么聰明。不過,不管是誰,哪怕是最弱小的雜魚,只要給他機會,在經歷過不同的事情之后而不死,就會真正成長起來,成長成為自己心目中的那種強大的角色。
  只要不死,所有人都可以從不同的經歷里面學會某些東西!
  俞寒朝著諾埃爾那邊跑了過去,伍爾夫在白易的一個眼光中,立即追了上去。而這里,白易和紅綺華則是一前一后站立在本瑟姆的前后,同時握住了自己的武器。
  白易的直斬刀雖然刀尖斷掉了三十多厘米,但是依舊算是非常不錯的武器。而紅綺華則是握著兩柄短刀,一柄是她自己的,一柄是馬丁沾上毒液的那柄。兩人神情非常的肅穆,即使本瑟姆已經廢掉了最大的攻擊‘聲波’,但是依舊沒有這么容易應付。
  其實雙方其他人并沒有什么過節,除了俞寒和白易、本瑟姆對研究員的仇恨以外,其他人完全就是第一次見面。
  但是當馬丁以這樣一種慘烈的方式死亡之后,所有人的心里都升起了一股憤怒……兇暴的氣息浮現在所有人的身上。
  LV2:兇暴種!
  理智并沒有失去,但是心里那股憤怒和殺意完全壓抑不住,想要徹底的將對方撕碎。俞寒還在朝著諾埃爾那里跑去,能救出諾埃爾的話,俞寒當然會這樣做,不過,如果救不出來,俞寒同樣還有另外的選擇。
  不過,伍爾夫從后面兇猛的追了上來,爆瞪著雙眼,重斬刀狠狠的從空中揮過。
  俞寒立即用龜盾阻攔在重斬刀的前面,鐺的一聲巨響,確實如同俞寒的意料,龜盾堅硬得不像話,即使是這樣也沒有出現裂紋,但是俞寒卻錯誤估計了伍爾夫的力量。龜盾上面傳來一股強大得不像話的力量,他的左手臂直接折斷,狠狠的一下壓到了他自己的身上,然后整個人都飛了出去。
  而這個時候,白易和紅綺華也猛然加速,一前一后沖向了本瑟姆。
  海洛伊斯和梅薇思一直顧忌著不要傷到了諾埃爾,畢竟留下他是要繼續開門的。不過這個時候,兩人也沒有絲毫的顧忌了,梅薇思這么冷靜的人也被刺激到了,身體猛然一低,身體快速繞了一個圈,朝著兩人沖了過去。
  而在掩體后面,海洛伊斯也站了起來,左手一柄沖鋒槍,右手則是一柄巨大的狙擊槍,替梅薇思壓陣。
  還在跑動的時候,梅薇思就將雙手深入了白大褂,再次拿出來的時候,每只手上已經分別夾住了三柄手術刀。
  之前的戰斗,諾埃爾和巴拉維都發現,對面的兩個女人在顧忌傷到諾埃爾,所以一直以這點在迂回。不過這次當諾埃爾再次伸出腦袋的時候,瞬間發現眼前白光一閃。
  下意識的,諾埃爾側偏下腦袋,然后耳朵就傳來一股劇痛。
  我草,這要不是動作快,這一刀就直接插在他腦袋上了啊,難道對面兩個女人不再顧忌了嗎。
  還不等諾埃爾慶幸躲得快,那柄手術刀又狠狠的撞在觀測臺上面,然后反彈回來,深深的插入了諾埃爾的大腿。諾埃爾頓時張開了大嘴,想叫又叫不出來,他怎么這么悲劇。最關鍵的是,那兩個女人怎么這么厲害。狠下心的海洛伊斯和梅薇思,可絕對不是這兩個大男人可以阻擋的了,因為,她們融合的基因,可都是特別挑選的,是專門為了適應這個世界啊。
  而另外一邊的巴拉維對諾埃爾心生同情,就想要繼續探出頭來反擊一下,不過剛一抬頭,觀測臺上面就飛過一粒狙擊彈,差點就被一槍爆頭了。巴拉維頓時縮下了脖子,但是心里卻越發的焦急,因為,剛才抬頭的時候,他已經發現梅薇思在高速跑向他們這個方向。
  “上面!”巴拉維指了指天上。
  諾埃爾還沒有明白過來究竟怎么回事,下意識的朝著天空仰頭,兩人頓時發現梅薇思從天空跳出來的身影。
  是那個女醫師……梅薇思!
  巴拉維和諾埃爾立即抬起了沖鋒槍,不過這個時候,梅薇思直接將一柄手術刀飛入了諾埃爾的沖鋒槍的槍口,同時一下子朝著巴拉維撲了下去。
  噠噠噠噠!
  巴拉維立即扣動了扳機,不過他看見了什么……那個女醫師直接用左手堵住了他的槍口,而右手一柄手術刀狠狠的朝著他的額頭插了下來。梅薇思的左手瞬間鮮血飛濺,兩根斷掉的手指飛了起來,而那柄手術刀,卻被梅薇思右手用力,狠狠的按入了巴拉維的腦袋。
  噗嗤一聲,巴拉維震驚的雙眼立即失去了神色,身體抽動了兩下,沖鋒槍落在了地上。
  諾埃爾也被震住了,我靠,醫生原來都這么厲害的嗎。不過雖然震驚,但是畢竟他也已經習慣了新西蘭現在的殘酷,所以立即想要反擊。不過梅薇思的動作更快,右手一柄手術刀直接抵住了他的脖子。
  “你們需要我,不會……傷害我。”
  諾埃爾還沒有說完,梅薇思手上的匕首就直接在他的脖子上面抹過。一縷刺痛,然后鮮血瞬間沿著他的脖子流了下來。諾埃爾震驚得差點說不出話來,這個醫師是想要直接殺掉他嗎。
  “頸外靜脈,雖然不會像動脈那樣快速致死,但是你現在絕對不會有機會療傷。也就是說,你同樣會死,你唯一的機會,就是老實的留下,幫我們開門。”梅薇思雙眼冰冷的看著諾埃爾。
  “好……好的!”諾埃爾傻傻的回答到,生怕這個女醫師就這樣將他給宰了。
  雖然說,白易他們平時總是將梅薇思當做醫療人員保護在后面,但是卻并不是說梅薇思沒有戰斗力。相反,梅薇思已經年近中年,遇事愈發的冷靜和理智,真正認真起來,比起白易和紅綺華都不遑多讓。
  俞寒被巨大的力量撞擊得在地上飛出去老遠,然后滑了一段距離。重新爬起來之后,俞寒才驚訝的看著伍爾夫,上次分開的時候,伍爾夫的實力分明還不如他才對。這種強大的力量……螞蟻的基因,俞寒頓時想到,伍爾夫也融合了螞蟻的基因。
  偶然……不,不是偶然!
  俞寒也不是笨蛋,只是以前沒有朝著那個方向想而已。現在再聯想一下這段時間貝莉克希娜增加的實力,俞寒頓時想到一個可能……主動融合某些生物的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