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698 意識分離

白易來到了紅綺華這里,在這里的人都沒有阻攔。當白易以為會再次被拒絕見面的時候,沒有想到紅綺華居然出來了。而且出現的形象,實在是令人驚訝。紅綺華依舊穿著華服,風華絕代,只不過,在紅綺華的手上,卻抱著一個嬰兒。
  “真是來得正好。”紅綺華說著,直接將嬰兒丟了過來。
  白易下意識將嬰兒接在了手上,然后才滿臉的錯愕。紅綺華一副無比悠閑,終于丟掉了麻煩的樣子,而這個小嬰兒卻雙眼炯炯的看著白易,一點都沒有怕生。而白易在這個小嬰兒的身上,居然現了一種異常熟悉的感覺。
  “這是?”白易疑惑的問道。
  “你女兒。”紅綺華揮揮手。
  啊!!!!
  白易只覺得腦袋上面飛過一串烏鴉,他以前是和紅綺華生過關系不假,但是。難道這個嬰兒真的是他的女兒。白易再次看向這個嬰兒,果然在這個嬰兒上面感受到了一種異常的熟悉感。不過,這個嬰兒在聽見紅綺華的話之后,似乎翻了一個白眼。
  “沒錯,你女兒紅綺華。”對面的紅綺華大聲的笑了起來,似乎非常的灑脫。
  “什么意思?”白易覺得頭都大了。
  “我就是紅綺華,剛剛從她的體內分離出來。”這個時候,嬰兒突然開口,說出了一句話。
  “嗯?”白易頓時驚訝的看著這個嬰兒。
  “其實是這樣的……。”嬰兒緩緩的說道。
  稚嫩無比的聲音響起,讓后白易才逐漸的將所有的事情整理清楚。原來上一次見過白易之后,對面那個紅綺華,不,或許稱呼始母更為合適。在上一次見過之后,始母體內的紅綺華的記憶就開始覺醒了。而始母的選擇,并不是真正融合,而是選擇了將紅綺華的意識單獨分離出來。經過了十多年的時間,這個嬰兒就是始母從體內分離出來的,屬于紅綺華的完整的個體。
  只不過,這個個體,只是一個小嬰兒而已。
  “沒錯,她就是紅綺華,也是你女兒。”始母的臉上,一臉的戲謔。“很久以前,我們曾經生過關系,現在她是從我體內生出來的,你覺得她不該是你的女兒嗎。嘖嘖,聽說你和你那個女兒茉茉也有些曖昧不清,干脆兩個女兒一起收了吧,哈哈哈哈。”始母大聲的笑了起來,語氣里面一種調侃的意味簡直露于言表。
  你妹,這算是女兒嗎,剛才紅綺華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吧,她是被分離出來的個體。白易這個時候,心里簡直如同數萬只草泥馬跑過。
  “你這次來,肯定不是知道了我將紅綺華分離出來的消息,那么,你是為了什么而來?”始母語氣突然一變,然后問道。
  白易看見始母的語氣突然變化,不由也將心中的雜念按下,然后將空間裂縫的事情說了出來。
  “那就爭奪吧!”還不等白易繼續說下去,對面的始母就裂開了嘴角,玉色的牙齒輕微的露了出來,讓始母的表情帶上了絲絲興奮和猙獰。
  “爭奪?”
  “沒錯,類人智慧種族和人類之間的戰爭,以戰爭來確定誰可以安全通過空間裂縫。這是最公平的方式。”始母雙眼閃亮的看著白易,露出一個微微殘忍的笑意。“我身為始母,是我賦予他們智慧,那么,我就將帶領他們走向未來。所以,我會盡我所能,爭取他們生存的權利。”
  白易的瞳孔頓時一凝,他這才真正了解到面前這個女子的變化。對面這個女人現在已經不是紅綺華,甚至,連紅綺華的影響都被徹底的拋棄,一個真正站立在類人智慧生物最頂端的存在——始母。
  “我拒絕!”
  “是嗎,但是你的拒絕并沒有什么作用。”始母的眼睛微微瞇了起來。
  “我是意思是,即使是爭奪,也用不著戰爭。戰爭純粹就是浪費現有的資源和精力罷了,完全沒有價值。”白易說道。
  “其他方式,有必要嗎,戰爭就是最直接也最本質的體現,不是嗎。”始母突然出現在白易的面前,右手按了過來。一瞬間,1f力場在兩人之間張開,白易用左手接住了始母的攻擊,同時保護好了紅綺華。
  “我還沒有忘記呢,你這家伙對我做過的事。”始母微微露出一個笑容,不管怎么看,都不懷好意。
  白易這個時候才想起,單純的始母的話,對他的感官可說不上多好。不管是第一次見面,他將始母給強推了,之后被始母一拳砸到地底,差點半死。還是第二次見面,兩人的戰斗將百慕大群島給移平了,始母還朝著他的要害插了一刀。這個時候,紅綺華的意識被完整的分離了出來,純粹的始母就更是不會受到影響了。
  “我現在在想,直接在這里將你殺掉會不會更好,這樣對以后的戰爭也比較有利。”兩人的雙手按在一起,能量不斷的激蕩,而始母更是說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話。
  “這樣的玩笑可不好笑。”
  “你覺得是玩笑嗎。”始母突然說了一句,無華瞬間出現。白易的1f力場頓時就被輕易的瓦解。而始母則是徑直一拳朝著白易轟了過去。嗡的一聲,白易瞬間從墻壁上撞出了一個大洞,而兩人原本所在的大廳更是瞬間瓦解。始母知道,白易只是順勢退出去而已,根本就沒有受到沖擊,頓時踏出一步,追了上去。
  這樣巨大的動靜,頓時讓莊園里面的其他人全部被驚動。不過,在這里的那些仆從現是紅綺華和白易兩人之后,頓時又覺得這不是他們應該插手的事情。
  “紅綺華,你先停手。”
  “笨蛋嗎你,現在還叫我紅綺華,我現在,可是始母!”對面的始母微微有些張狂的笑了起來。
  始母瞬間再次靠近了白易,兩人頓時爆了激烈的戰斗。兩人的動作都不算特別的巨大,但是兩人手上的攻擊卻強大無比。看似不起眼的攻擊,輕易的逸散,就對莊園里面造成了巨大的破壞。四周的人看見這個樣子,更是躲得遠遠的。不過,不管怎么激烈,白易的右手始終張開了1f力場,將紅綺華保護在里面。
  不過,因為抱著紅綺華,所以白易的動作顯得有些束手束腳。
  一次拆招,白易反應慢了半拍,始母的左腿瞬間從上而下的劃下。白易完全無暇注意那一瞬間的春光,只是瞬間朝著后面退了出去。不過即使是這樣,白易的衣服前面,也突然崩開了一條巨大的劃口。而始母更是腳尖點了一下地面,中間十多米猛然如同埋了幾噸炸藥一樣,瞬間爆裂到白易的面前。
  白易左手一拂,空氣立即下壓,剛剛爆裂的地面頓時被數十倍的空氣重壓給死死的壓住。不過白易也再次朝著后面退了幾步。
  “算了,我先走一步,等你冷靜之后再說。”白易可不想繼續陪始母胡鬧,頓時飛了出去。
  始母在白易飛走之后,也沒有追上去,只是揮揮手,原本被破壞得一塌糊涂的地面頓時受到什么力量牽引,快的被壓平。而這個時候,始母才轉身朝著后面走去。莊園里面的其他人小心的靠近過來,特別是香茗和小玉兩人,更是小心翼翼的跟在旁邊,不知道紅綺華又怎么了。
  “紅綺華大人,這是?”
  “以后不要叫我紅綺華了。”始母微微皺眉,說了一句。
  香茗吐了吐舌頭,不明所以,旁邊的小玉也悄悄做了一個鬼臉。不過,始母這個時候也覺得有些怪異,她是將紅綺華的意識分離出去了不假,但是這么十數年來,她也是使用的紅綺華這個名字,這個時候突然說舍棄,倒是有些不習慣。
  “你們覺得,和人類生戰爭怎么樣?”始母突然問了一句。
  “啊?”不管是香茗還是小玉,立即就傻了。
  “切,果然不行啊。”始母看見兩人的神色,就知道如果真的爆戰爭的話,肯定束手束腳,就是心態上,很多人就放不開。白易那家伙,這十數年來,盡力維持種族的和平,也不是白忙的。
  ……
  而這個時候,白易則是尷尬的紅綺華對視,然后突然之間,兩人同時笑了起來。
  “我覺得,自己真的會被稱為變態了。”白易捂著頭,有些哭笑不得。
  “怎么了?”
  “我們的關系。”
  “那么就當再養一個女兒不就好了嘛,不是都說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嗎。”紅綺華半開玩笑似的說道。
  “哈哈哈!”白易雖然在笑,但是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我現在的身體很脆弱,如果不是從始母的身上分離出來的,光是這幅嬰兒一般的身體就無法承擔我完整的意識,所以我先休息了。”紅綺華再次說道。
  “嗯。”白易點點頭。
  紅綺華很快閉上了雙眼,陷入了沉睡,小臉無比的嫻靜。白易則是看著紅綺華的樣子,然后飛了出去。真是的,始母真是給他弄了一個大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