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0)      第1347這份信念(11-20)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0)     

災厄紀元688 獨立行事資格

“那么麻煩貴方了!”唐娜中斷了手中的通信,然后看了一眼外面。沒有發呆多少時間,唐娜就開始整理自己的東西。剛才唐娜已經向光明理事會尋求了庇護,其實在煉制出覺醒丹的時候,唐娜就有了這種想法,只不過并沒有這么果決。唐娜清楚的知道,如果覺醒丹被外界得知的話,會引發什么樣的后果。
  她和方錦時兩人都會成為無數人的目標,特別是她。
  方錦時還罷了,最多就是有人懷疑他那里還有幾顆成品覺醒丹。最多,不過就是逼問方錦時覺醒丹的原材料究竟是哪些東西而已。但是對于她,就是所有人都迫切想要得到的。因為目前只有她,才有能力煉制第二份覺醒丹。
  唐娜還在整理著東西,突然之間,外面傳來了打斗的聲音。唐娜的神情頓時一緊,然后立即看了出去。她的那些仆從在這群突然出現的人面前,幾乎沒有任何的抵抗能力,特別是為首的那個男人,更是輕易就將全部場面壓制。
  還是晚了嗎!
  唐娜心里說了一句,光明理事會早就主動和她聯系過,是否需要保護。只不過,之前唐娜拒絕了。而以光明理事會現在的作風,并不會蠻橫的以‘保護’的名義來做什么事情,哪怕這些事情確實是保護。所以,在沒有得到唐娜的首肯之前,并沒有人在這個地方。看見現在這一幕,唐娜就知道,是她自己的自傲害了自己。
  “住手吧,你們的目標應該是來找我的才對。”唐娜走了出來。
  “唐娜大師。”為首的那個東方男子優雅的問候。
  “你的樣子,不像是無名的人,你是誰?”
  “在下是金成一龍,這次特別想要邀請大師去加美勒做客。”金成一龍說道。
  “你就是金成一龍,難怪,真是沒有想到。”唐娜看著金成一龍,徹底放棄了抵抗的意思。
  金成一龍,是七個類人智慧種族國家【加美勒】的引領者。這個人平時很低調,既沒有表現出什么對人類的敵意,也沒有表現出特別的對待,很平和。而且平時里,關于他的資料和事跡也很少,外界甚至不知道他的守護獸是什么。不過唐娜看著金成一龍旁邊那頭籠罩在煙霧里面的兇獸,就知道八成是這個家伙了。
  低調只是表像,這才是本質么,唐娜知道想要打自己主意的人很多,但是絕對沒有其他哪個勢力會這么果決的,居然會是最高首領直接出動。
  真是,所有人都看走眼了啊!
  “謬贊,大師請!”金成一龍指著滄溟鳥。唐娜的坐騎滄溟鳥也算是一頭強大的兇獸了,這個時候在那頭黑霧籠罩的兇獸手下,居然沒有多少反抗的能力。
  “小然。”跟我來。
  “師傅。”一個看上去有些弱氣,約十多歲的男孩跟了過來。這個就是唐娜的小徒弟,還沒有收多久。
  “你帶路吧。”唐娜對著金成一龍說道,她已經放棄了逃跑。如果是一般人,或許唐娜還會想想什么辦法,但是面對一位引領者,唐娜就不浪費那個心思了。
  在唐娜和小然坐在滄溟鳥的背上飛起來之后,金成一龍也跟了上去,不過,在走之前,金成一龍比了一個簡單的手勢。而在金成一龍的身后,那些人立即彈射出去,然后從唐娜的住所里面,傳來臨死的哀嚎。唐娜閉上了雙眼,這就是她將小然帶走的緣由。唐娜很清楚,以金成一龍平日里如此低調的作為,是肯定不會留下什么痕跡的。留下的人,基本都不可能活下來的。
  這個時候,唐娜覺得無比的沮喪,雖然她被人尊稱為大藥師,但是在面對絕對的力量的時候,還是顯得無力。
  沒有多久,光明理事會的執行長薩摩菲爾德就帶著人來到了這里,不過只剩下空無一人的莊園,還有彌漫在里面的血腥氣息。對于唐娜,光明理事會也足夠重視了,所以薩摩菲爾德就在附件不遠的地方。不過沒有想到,就這樣還是被人搶在了前面。
  “搜,所以的痕跡。”薩摩菲爾德冷冷的說道。
  “是!”在薩摩菲爾德身后的人立即行動起來。這些跟著薩摩菲爾德的人非常的了解,就如同外界的稱號一樣,薩摩菲爾德的脾氣就如同火山一般暴烈。這個時候,薩摩菲爾德已經非常的憤怒了。
  不過很顯然,這次的人手法非常的熟練和干凈,除了一些毫無作用的痕跡之外,什么都沒有搜查出來。就連這些人的靈魂,都被消滅得干干凈凈。
  薩摩菲爾德知道結果之后,頓時一聲不吭的走了出去。而在后面,那些副官簡直覺得心臟都要被低氣壓給壓扁了。
  這個時候,坐在滄溟鳥背上的唐娜倒是非常的冷靜,因為她也不是全無準備。只不過,這個準備要發動的話,需要一些時間。
  ……
  而這個時候,在方錦時那邊,同樣遭遇了的敵人,不過這個時候,方錦時卻沒有在這個地方了。只剩余了他的那些下屬和女人留守在這里。失去了方錦時這個主心骨,留守在這里的人根本就沒有多少抵抗的能力。不過幸好的是,在中途的時候,光明理事會的人就來了這里,保住了他們。
  “傷亡情況已經出來了,死亡七人,受傷四十三人,現在正在進行救治。”一個年輕的副官將消息報告給了沃納?科斯奇。
  “讓他們自己救治,我們準備離開。”沃納說道。
  “可是,執行長大人,為什么?”副官錯愕的看著沃納。“之前我就想問了,既然我們早就知道會有人來這里鬧事,為什么我們不事先就阻止這一切,非要等出事了之后才出現。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這里也不會產生這么多的傷亡了,我們不是代表光明和正義嗎。”安格斯一副激動的樣子。
  “考爾比,你告訴他。”沃納叼著嘴里的香煙,直接轉身。
  而這個時候,另外一個青年則是按住了安格斯的肩膀,這個青年就是考爾比。也就是之前在頂端戰爭吶喊出來的那個少年,現在已經成長起來了。“冷靜,安格斯,我們不預先出現在這里,是因為我們不能預先執法。雖然我們推測這里會發生一些事情,但是畢竟沒有發生,所以我們就不能以這作為理由來行事。”
  “為什么,我不明白,如果我們事先就來這里是話,那些人不就不用死了嗎。”
  “雖然我也很遺憾,但是,你知道預先執法代表著什么嗎?”考爾比看著自己的伙伴還是一副死腦筋的樣子,不由嘆息一聲。
  “代表著什么?”
  “代表著執法人員可以用沒有發生的事情來安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
  “或許這次我們確實是猜對了,但是其他的事情,你敢保證每件事都如同你猜測的那樣正確嗎。或許你會說,你可以保證光明和正義,但是你要知道,這個世界不是由你一個人構成的,世界上也不可能全部都是光明的。如果預先執法被認可的話,你知道會有多少人會用這個作為攻擊的武器嗎。”考爾比認真的說道。
  “仔細想想吧。”考爾比拍了拍伙伴的肩膀,同樣朝著外面走去。
  考爾比畢業之后,就直接進入了光明理事會,現在是執行長沃納的副官之一。等到他足夠獨當一面的時候,就會被派到外面去,**成長。要知道,當初白易就對他非常的看好,足以成為下一代的執行長。嘛,前提是他有足夠的時間成長起來,而不是半路夭折。
  安格斯在聽見考爾比這樣說之后,微微陷入了沉思。他不是笨,只是一時沒有反應過來而已,很快,他也就追了上去。
  “難道就沒有解決的辦法嗎,這種只能看著事情發生,但是卻無能為力的感覺,真是糟透了。”安格斯問道。
  “有啊,怎么沒有。”考爾比點點頭。
  “有了,什么辦法?”
  “就是取得**行事資格。”考爾比說道。
  **行事資格,聽上去好像不太重要,但是事實上,卻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權利。擁有**行事資格的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來自主執法,就連剛才說的預先執法也屬于準許范疇。而且,一旦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將全部由光明理事會來承擔。可想而知,這種權利將會有多么的巨大了。
  不過相應的,想要獲得**行事資格也非常的困難,對個人的實力、思想等等都有一個非常嚴格的考量。而且,**行事資格也不是永久的,每隔三年就需要重新認證一次。對三年來,這些人的經歷做一個新的評判,總之,非常的嚴格。
  安格斯聽見**行事資格之后,頓時一陣頭大,當初幾乎每個人都非常羨慕這個**行事資格,但是他們那一批進入學院的學生里面,獲得**行事資格的,也只有五個人而已。而之后的那些學生,就更少了,到現在為止,總人數也才只有八個。
  莎蘿、妮爾萊,還有……其他另外六人,就連露妮亞和考爾比他們,都不在這個名單里面。不是說他們的實力和心性不夠,而是需要更加深層次的東西。行事的方式、手段,以及思想的純粹等等……。
  “**行事資格,啊啊啊,我知道了,我估計是不用想了。”
  “那是當然的,別以為那是權利,他們身上還背負著更重要的東西,你這種冒失沖動的家伙可以獲得那個資格才怪了。”考爾比倒是一點都沒有客氣,直接吐槽。安格斯聞言也沒有生氣,反正他的性格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