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654 收獲和摸索

白易在琉璃西婭離開之后,也來到落地窗附近,看著外面的風景。
  這個時候,在白易手中摩挲著一塊不大的碎片,看上去異常的鋒利。白易輕輕的抖動手腕,這一塊碎片頓時飛射出去,消失在空中,然后在下一瞬間,咻的一聲,這塊碎片突然從白易的身后出現。白易側身,碎片從白易的耳邊飛過,然后被白易用兩根手指夾住,不過絲絲鮮血卻從指縫里面流了出來。而且不僅于此,在白易的耳邊,一束發絲正在朝著地上滑落。
  琉璃西婭看見那些小孩子身上的朝氣,心態逐漸變得奮進,而白易同樣心生感慨。
  看著這樣一群活力十足的小孩子,真的令人身心愉悅。特別是,對于年長的人來說,白易看著莎蘿和露妮亞兩人,就好像看著自己的孫女一樣。身為長輩,總不能被小輩比下去了,雖然白易一直都在努力,但是這個時候,心情卻越發的活躍。
  差不多是時候開始總結了,白易拿著碎片,緩緩的想到。
  從頂端戰爭結束之后,白易就在修養當中,除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以外,白易基本不過問其他事情的。因為白易的識感在空間裂縫里面受到過傷害,還有**、靈魂方面的,如果沒有恢復好就開始繼續動用的話,很可能會產生非常巨大的后遺癥。不過到了現在,雖然沒有完全恢復,但是白易覺得自己可以開始摸索一些東西了。
  比如,白易手中的這一枚碎片。
  這一枚碎片并不是什么特別的東西,而是當初馬爾維給白易煉制的第二柄長刀的碎片。當初馬爾維給白易煉制的第二柄長刀,并沒有什么特別的能力,就是材料好而已。馬爾維的打算,是讓白易自己淬煉長刀,凝練出適合自己的能力。不過可惜,不知道是白易其他方面的能力太強了還是什么,直到長刀損毀,都沒有表現出什么特別的性質。
  不過,這柄長刀在空間裂縫里面被損毀,而這一枚碎片刺入了白易的身體,或許是因為什么奇怪的原因,白易居然在這一枚碎片里面感受到了輕微的空間法則。
  就這么一枚碎片,顯然不可能成為白易的主武器了,不過,這個大小,卻完全可以成為一柄飛刀。剛才白易就是將碎片飛射出去,雖然成功的將外面的一根樹枝切斷,但是卻也差點傷到了白易。
  明明是從前面飛射出去的,結果卻從白易的身后回來,而且那種鋒利,簡直令白易自己都感到驚訝。如果不是事先就知道這枚碎片的性質,說不定白易就被這毫無掙征兆的碎片一刀貫穿了。
  禍空碎片!
  不知道怎么的,白易的心里就出現了一個名字。禍亂空間的碎片,正好適合這枚碎片這種毫無軌跡的空間穿透。白易看著手中的禍空碎片,露出一個若有若無的笑容。第二柄長刀跟隨了自己這么長的一段時間,白易都沒有想過取什么名字,結果,現在剩余了一枚碎片,白易卻直接就浮現了這個名字。或許,結果早就注定了也說不定。
  雖然是禍空碎片,但是白易可不想真的任由這東西毫無規律。這東西,遲早會成為白易的武器,就目前的白易而言,一般戰斗里面,也用不上什么武器了,但是,如果有禍空碎片,在某些時候進行一擊必殺,還是可以的。
  不過……感悟其中的法則,白易可并沒有高估自己,太難了,最好的方式,就是以自己的能量蘊養,成為類似寶具之類的東西。這樣雖然同樣無比的漫長,但是如果成功之后,就可以按照本能來使用了,比起感悟法則什么的,不知道要簡單多數倍。
  白易將禍空碎片收了起來,然后朝著里面走去。在頂端戰爭上面,隕落了很多的人,白冥樓里面也死了很多人,但是同樣,也有不少的收獲。其中那些不重要的收獲就不說了,以白易來說,最大的收獲就這么幾種。
  禍空碎片。
  法則寶具miscondpuppetsilk的殘骸。
  無名的弒神槍。
  白易自己的法則寶具——萬華境。
  基本能量回路,還有防御場。
  這些東西和白易他們原有的資料結合起來,只要摸索透徹,白易他們就可以在進化的道路上前進很大一步。資料什么東西,早就已經交給夜夜和科學部那邊去測試摸索了,不過,像寶具殘骸和弒神槍之類的東西,一般人還是沒有資格接觸的。這個時候,白易就打算去看一看那柄差點殺了自己的弒神槍。
  進入了重重保護的密室,白易看見了平平無奇的長槍,還有在透明水晶盒子里面的七枚指環,以及上面殘繞的靈絲。
  絲毫不起眼。
  這是白易的第一感覺,從外表上面看,不管是長槍還是miscondpuppetsilk的殘骸,都沒有任何出奇之處。不過,親身體驗過這東西威力的白易可是知道,這些東西有多么的恐怖。而事實上,白易分離出來的一華境,看上去同樣沒有多少起眼的地方。
  白易先是拿起了miscondpuppetsilk的殘骸,一枚指環,并沒有多少奇特的地方。首先是材質,白易認不出來,然后是外表,說是精致都算不上,外面隨便找一枚設計師的指環都比這個好看。唯一比較顯眼的,估計就是圓潤了。沒錯,這一枚指環雖然無比的簡單,但是乳白色的指環顯得非常圓潤,真的是多一分則多,少一分則少,一種異常協調的感覺。
  法則寶具,遵循法則而生,天然的協調。
  已經覺醒了法則寶具,所以白易心中微微明白這種協調和圓潤的感覺來自什么地方。
  在這一枚指環上面,蔓延出去一根透明的絲線,只有不到一米長。在戰斗里面表現出來的,這東西蔓延了大半個戰場,可不知道數百公里,哪里會只有這么點長短。白易相信這只是未展現力量的一種形態。將指環拿在手上,白易看了一會,帶在了食指上。
  白易嘗試用控制自己體內細絲的方式來控制這根靈絲,不過很可惜,完全一動不動。而白易又嘗試了一些手法,然后確定了一件事。這東西現在就和一根普通的絲線差不多,失去了控制的方式,完全玩不轉。就好像普通人拿著一段魚線一樣,想要作為武器,可是需要不少的技巧。但是,就算是練出了技巧,miscondpuppetsilk的殘骸也絕對不是這樣用的。如果要說優點的話,估計就是不知道這東西的材質究竟是什么,所以無比的堅韌,幾乎無法崩斷了吧。
  七枚指環,白易都仔細的看了看,基本沒有多少差別,就目前來說,這東西雖然是miscondpuppetsilk的殘骸,但是就和垃圾差不多。
  白易將miscondpuppetsilk放下之后,又來到了那一柄長槍前面。這柄長槍非常的長,足足十米,根本就不是現在的人使用的大小。白易來到長槍前面,細細的打量。因為過于太長,所以白易是從槍尾開始觀看的,不過在看到中間的時候,白易突然愣了一下,然后湊近了過去。
  其實,以白易現在的視力,相隔十多米和湊近了看并沒有什么差別,但是,這完全就是一個習性,人類在看見某些引起注意的東西的時候,總是下意識的靠近了查看。
  而這個時候,白易就在長槍的中間部位,發現了一條不明顯的紋路。白易頓時順著這條紋路朝著上面看了過去,而那個方向,是長槍的尖端。白易很快就來到長槍的尖端,然后發現從長槍的槍尖上面,浮現了一些神秘的符號。說是符號也可以,說是紋路也可以,總之,就是那么個意思。這些紋路摻雜在原本的暗紅色紋路里面,顯得異常的駁亂。
  有這東西嗎?
  白易不記得當初第一次看見這柄長槍的時候,有沒有這種東西了。白易將手貼了上去,而這個時候,白易忘記了之前他的右手因為接住禍空碎片,有了一條傷口。而這一次,白易在貼近紋路的時候,頓時感覺到了一種吮吸的感覺,就好像長槍在吸他的鮮血一樣。白易頓時一個激靈,朝著后面退了一步。
  發現沒有什么變化之后,白易再次將手放了上去,這次有了準備,感覺更加的明顯。這柄長槍,真的在吸收他的鮮血,只不過非常的緩慢,就仿佛無比的虛弱一般。而在吸收了他的鮮血之后,那些紋路顯得更加的鮮艷。
  解封!
  白易的心里頓時浮現出一個詞語。雖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多少也可以猜到自己的鮮血對長槍有什么效果。只不過,白易不知道如果長槍解封之后,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而且,白易懷疑,并不是所有的鮮血都對這柄長槍有效的,否則聯合國就不可能這么長時間都沒有摸索出來長槍本來的面目了。
  “夜夜,來密室一趟。”白易說道。
  “himymaster,請稍等。”夜夜的聲音傳來。最近這段時間,白易倒是比較依賴夜夜。因為只有夜夜的知識儲備最完善,處理程序也非常的強大,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和夜夜商議一番,基本都可以找到解決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