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623 萬華境

為什么想要改變?
  當然是因為這個世界是錯誤的吧。以白易他們的實力,只要隨波逐流,迎合世界,那么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獲得極高的身份。
  但是,那樣就足夠了嗎?
  真的的要和無數人一樣,被社會熏陶得冷漠,雖然向往光明,卻又不得不在社會上虛與委蛇嗎?真的要在教育小孩子真誠、善良、美好的同時,卻又在他們長大之后,告訴他們什么叫做社會的冷漠與殘酷,告訴他們,社會和你們之前生活的學校不是同一個世界嗎?真的要在讓年輕人心中的熱血和火焰總是被現實和無情徹底的澆滅嗎?真的要在知道了世界的黑暗之后,還與之共舞,成為其中的一員嗎……?
  ——不能!
  如果僅僅只是一個普通人的話,那么也就罷了。但是既然擁有了這份力量,那么就趁著自己的熱血還沒有冷卻的時候,發揮一下這份力量吧。即使知道,這種改變,將會給世界帶來多么巨大的沖擊,多么巨大的傷痛,但是,同樣因此而會有不同的人覺醒,睜大雙眼認真的看待這個世界的吧。
  白易躺在地上,瞳孔不斷的放大,無數的畫面在白易的意識里面流過。這些畫面,有頂端戰場上面,伍爾夫他們艱難拼命的畫面,有在混亂時代,無數人死亡的殘酷情景,由白易所開啟的這個時代,所產生的這些景象。雖然白易當初看似無視了這一幕,但是這些景象,其實一直深深的潛藏在白易的腦海。
  真的真的……好不甘心!
  我有這個覺悟!
  我可以無視數億無辜人類的生命,舍棄伙伴和其羈絆之情,舍棄自身,甘愿墮入黑暗……只為了將這個世界真正的改變!
  這個世界,真的有命運這種東西嗎。難道我犧牲了無數人的生命,舍棄了自己所產生的覺悟,只有這種程度嗎?難道真的要像小說主角一樣,非要氣運纏身,外掛亂開才可以獲得勝利嗎?難道用自己的努力和拼搏在無數人眼中就真的只是兒戲,只是被嘲笑玩弄的行為嗎?還是說,我的命運,真的到此為止了嗎?
  我啊……不甘心!
  白易的腦海內各種念頭浮現,神情變得無比的猙獰,瞳孔不斷的放大。
  當初決定走上這條道路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這種結果了吧。否則他根本只需要按照社會的軌跡走下去就可以了。那樣世界即使不改變,憑借他的力量,也可以成為這個這個世界最頂端的人。
  但是——!
  什么都無法舍棄的人,什么都無法改變!
  如果變成冷血的怪物是必須的話,那么人性完全可以舍棄。如果拋棄自身就可以獲得勝利的話,那么自己也可以舍棄。如果我的命運到此為止的話,那么就徹底的打破命運……。白易的腦海內,無數人死亡的殘酷景象不斷的閃現,有朋友,有敵人,有更多無辜的普通人。這就是我當初作出的選擇,無數人因為我的一己選擇而死亡,現在我怎么可以停滯在這里。
  艱難的,白易身體緩緩的坐起,每動一分,插入白易體內的弒神槍就對白易的身體破壞更大一分。強烈的痛楚,讓白易身體的每一寸肌肉都在不斷的顫抖,但是白易的情緒卻因此變得更加的變態而激昂。
  這個世界需要改變,從根本上!
  僅僅是嘴上說一堆漂亮話是不會有任何的改變的,只有真正將這一切付諸行動。沒錯,哪怕舍棄了無數的生命,舍棄自己,這個世界也需要改變。
  白易左手抓住長槍,緩緩的朝著上面撐起了身體。每動一分,長槍就更加刺入白易的身體一分。在白易的身體下面,鮮血不斷的流下,強大的壓迫力從白易身上傳來,連長槍仿佛都因此而逐漸開始顫抖。這個時候,貝米拉已經完全被白易的動作,白易的神情給嚇傻了。明明知道白易的舉動無異于自殺,但是那猙獰而恐怖的神情,讓貝米拉整個人都如同被凝滯了一樣。
  “我啊……。”
  “我啊……。”白易死死的抓住長槍,緩緩的朝著外面拔了出來。這個時候,一個聯合國的將領突破了上面的防御,正好來到了下面的空地上。不過,還不等他有任何的行為,就如同貝米拉一樣被白易徹底的震懾。而這個時候,從上面不斷追下來的雙方的人,都完全的停滯在空中。
  “我啊……絕對不會這樣就死去啊!”
  白易右手抓住了長槍,隨著撕裂一般的吼聲,徹底的將長槍拔了出來。一瞬間,鮮血猛然噴濺而出,白易殘破的身體如同雕像一般站立在原地。不過,卻從白易的身上,浮現出神魔一般的氣息。而這個時候,在天空的云層上面,頓時翻涌起來,以白易為中心,一圈晦澀的波動瞬間朝著外面散開。
  不管是誰,這個時候都驚愕的停下了手里的動作,看著那一圈在空中散開的波紋。就算是從來沒有見過,但是這個時候,幾乎所有人都明白一件事——又一件法則寶具,誕生了!
  我以我身沉淪,交替虛妄和現實,只為改變這個世界!
  一面透明的鏡面瞬間在天空張開,沒有實體,卻又如同境界線一般將世界徹底的兩分。在鏡面的下方,是殺戮不休的戰場,而在鏡面的對面,卻如同另外無數個世界一般,和平而美好。所有人剛一看見鏡面,頓時就在里面發現了自己心中所殘留的那份美好,所期望與向往的生活。親人、朋友……所有逝去的,隕落的人,似乎都生活在這個虛幻的世界。
  萬華境!
  透明的鏡面出現在空中,徹底映照了下面戰場的所有人。而在萬華境出現的瞬間,大部分人就徹底的迷失了。而這個時候,白易雙眼再次鼓了出來,噴出一口鮮血。從萬華境里面射出幾道透明的光芒。不管是什么東西,仿佛都無法阻擋這幾道光芒一樣,在戰場上,聯合國的高手紛紛被這些光芒映照,然后瞬間消失。
  而在這些人消失的瞬間,萬華境也突然之間崩潰,逸散成為無數的光點。
  原本迷失的人突然之間清醒,而那些消失的聯合國的高手,卻仿佛真正消失了一樣,隨著萬華境的消失而徹底失去了蹤影。整個戰場完全的陷入了安靜,所有人都在喘息,心中都有一種極端的茫然。
  戰斗,到此為止了嗎?
  聯合國的高手基本都消失殆盡,剩下的人,怎么可能會是光明理事會的對手。他們繼續戰斗下去,也不過就是死亡罷了。緩緩的,有人似乎放棄了一樣,就想要丟下手中的武器。不過這個時候,突然之間有幾個光明理事會的人突然興奮起來。
  “殺,殺掉對方!”可以預見的勝利,毫無反抗能力的對手,讓被戰斗刺激得瘋狂起來的人變得更加興奮。
  原本以為只需要認輸就可以停止戰斗的,但是沒有想到,光明理事會的人居然會趕盡殺絕。即將放下的武器,再次拿起,就算是明明知道無法抵抗多久,但是也不可能真正毫無反抗的死去吧。
  而這一次,再次興起的戰斗,已經不算是戰斗了,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屠殺。被鮮血和**刺激得紅了雙眼的人,全部舉起了屠刀。這血腥而慘烈的一幕,簡直比之前的戰斗更加的不忍,更加的不堪。戰斗就是戰斗,雙方交戰,死了毫無緣由,但是這個時候,所暴露出來的,簡直就是人性里面的兇殘和陰暗。
  該阻止!
  但是這個時候,白易靜靜的站立在原地,拄著長槍,如同雕塑一般毫無絲毫的動靜,鮮血依舊在緩緩的朝著地面不斷的流淌。茉茉也有心想要阻止,但是突然之間,她身上的死紋飛速的消退,身體瞬間朝著地面墜落。寧雪或許有這個能力阻止,但是這個時候的寧雪卻完全的陷入了黑化狀態,廝殺得比其他人更加的興奮。
  兩大可以做主的人都突然消失,戰場完全失去了控制。
  在瘋狂的屠殺里面,一個少年看著不斷飛起的鮮血,慘嚎著倒下的同伴,還有那不斷消逝的生命,不由抬起了雙手,不斷的顫抖。在他的耳中,仿佛聽見了無數生命逝去的哀嚎。為什么,為什么現在還需要戰斗,他們不是已經認輸了嗎。這樣的屠殺真的是白易大人所想要的世界嗎,你們究竟是怎么了。
  “住手啊!”
  這個少年突然大聲的喊了出來。不過,卻無人聽見他的喊聲,仿佛所有人都被鮮血激紅了雙眼一樣。如果不是因為他也是光明理事會的人的話,恐怕連他一起殺了。這個少年看著瘋狂的人群,渾身都在顫抖。為什么,為什么還要殺戮,我們不是向往光明的嗎,這真的是光明的嗎。
  看見光明理事會的人完全不管不顧,看見另外一個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即將死在自己原本的同伴手下的時候,這個少年終于沖了出去,阻擋在前面。
  已經徹底殺性大起的原本的同伴看見這個少年之后,不僅沒有停止,反而在臉上露出了一絲瘋狂。而這個時候,從外面高速進來兩個人,進入了中心的戰場。一個是沃納,而另外一個,則是之前白易無比看重的塞西爾亞。塞西爾亞瞬間彈出了一柄短劍,救下了這個少年。
  “做得好,少年!”塞西爾亞救下了這個少年,然后看向了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