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622 不甘心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返回書頁
  再次加入戰場之后,戰斗變得更加的慘烈,這個時候,任何一分力量都被使用出來。浮現死紋之后,茉茉的攻擊越發的兇性和殺意十足,看著氣勢爆發的茉茉等人,一些人又開始打退堂鼓了。
  “不要被嚇住了,你們仔細看他們的狀態,只是臨時爆發而已,他們已經持續不了多久了。”在有人想要后退的時候,聯合國內一個高層站了出來。似乎是為了證明什么,這個人朝著茉茉迎了上去。在激烈的戰斗里面,這個家伙雖然落在了下風,但是還是抵擋住了茉茉這個時候的殺性和風頭。
  “還在猶豫什么,一群蠢貨,都到了這種地步了,你們以為還有停手的余地嗎。這場戰斗,早就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如果光明理事會獲勝,你們自己去想想會是什么結果吧。”另外一個高層將領也再次站了出來,對人群做了鼓動。
  不是什么花哨的語言,但是能夠活到現在的,哪個的腦袋都不笨,自然立即就想到了這句話的意思。發生了這樣一幕之后,聯合國內原本即將混亂的勢態再次平穩。而這個時候,也確實如同這兩人所說,白冥樓的人已經是在拼命了,雖然暫時看上去還很強大,但是這種力量,根本就不可能持久。當伍爾夫等人因為之前傷勢的影響,逐漸被人攻擊到的時候,所有人就深刻的明白了這一點。
  不行了!
  白冥樓的人不行了,雖然還有戰斗的能力,但是這樣下去,遲早會被戰場吞沒,就如同其他無數隕落在戰場上面的人一樣。就算是有光明理事會的其他人在不斷的戰斗,保護,也避免不了這個結局。這個時候,茉茉的殺性簡直驚人無比,但是被三個人糾纏住之后,茉茉也只能看著白冥樓的人不斷的受傷,不斷的倒下。
  在擊飛了一個對手之后,茉茉懸停在空中,雙眼兇惡無比。不過,茉茉自己也知道,她的死紋同樣不是什么可以持續性的東西,同樣支撐不了多久的。
  就在貝琪即將被唐笑如斬首的時候,對面的長刀突然靜止在空中,然后瞬間改變了攻擊的方向。錚的一聲嗡鳴,一條平整的切割線瞬間上下兩分,聯合國內的人頓時死了一片。而這個時候,從遠處一個身影高速的飛來,一瞬間,在人群當中就發生了極端的混亂,聯合國的人突然開始了自相殘殺。當短暫的自相殘殺停止之后,所有人才看著站立在浮游龍身上的身影。
  邪妃!
  所有人的心里頓時浮現了一抹震驚,邪妃在戰斗還沒有開始的時候就被抓住了,幾乎就是這場戰斗的源頭。沒有想到,在戰場局面即將發生變化的時候,寧雪居然出現了。而這個時候,從四周趕來的其他的人也出現在戰場邊緣。當看見這些人出現的時候,所有人的心中頓時變得無比的凝重。幾乎每個人都在沉重的喘息,心里的壓力如同浪潮一般沖擊著他們的防線。
  戰斗,還沒有結束,遠遠沒有結束!
  同樣的戰場,不同的對手,雙方將再次爆發更加慘烈的戰斗。
  原本就是中國一方的唐笑如在看見邪妃之后,更是無比的震驚。身體頓時開始劇烈的顫動起來,努力的想要掙開寧雪的控制。而這個時候,云煌映也立即將他四周的能力場塌縮。作為中國一方的人,他們已經和寧雪打過了不少的交道,知道一個人是不可能擺脫寧雪的控制的。
  寧雪從天空一躍而下,落在了貝琪的側面。
  “我沒有來晚吧。”
  “正餐剛上,最美味的時候。”貝琪急促的喘息,但是神情卻很興奮。
  不過,比貝琪更加興奮的,還是寧雪。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嘴唇,寧雪的樣子顯得異常的妖異而美麗。特別是那些和寧雪打過交道的人,如果不是寧雪的樣子一點都沒有發生變化,恐怕他們還以為不是同一個人。“那樣最好,希望這盤正餐不會令人失望。”寧雪說著,瞬間和貝琪朝著空中躲避開來,在兩人的身下,唐笑如的攻擊瞬間切割而過。
  而這個時候,浮游龍卻并沒有跟在寧雪的旁邊,而是來到了沙皮這里。
  “死狗,你不會不行了吧。”浮游龍嘴上嘲諷著,落在了地面。
  浮游龍和沙皮兩個從什么時候開始看對方不順眼的已經不知道了,相互見面之后,總是要嘲諷對方幾句。這個時候,沙皮的樣子確實有些狼狽,但是卻更加的猙獰。沙皮聽見浮游龍的嘲諷之后,也沒有回答,僅僅是朝著浮游龍走了過來。沙皮停在了浮游龍的面前,三個腦袋,兇惡的眼神死死的看著浮游龍。而浮游龍同樣對視著沙皮,沒有絲毫的退讓。兩頭兇獸那種霸道而對峙的氣息,頓時讓四周的人都避之不及。
  “真是可憐的死狗,被揍得真慘!”
  “也不知道是誰在戰斗開始就躲了起來,直到戰斗快要結束了才敢出來!”
  兩頭兇獸針鋒相對,低氣壓不斷的從兩獸身邊散開。就在四周的人以為兩頭兇獸會打起來的時候,沙皮和浮游龍同時驕傲的哼了一聲,然后相互錯身而過,迎上了其他的敵人。確實,沙皮和浮游龍相互看對方不爽得很,估計這就是所謂的天生的不對盤了。不過,不管是沙皮還是浮游龍都不是一般的寵物,所以知道大局,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打起來。相反,為了證明自己比對方強,兩者都只能將這份怒氣撒在其他人身上了。
  ……
  戰斗再次開始,雙方的后備力量,隱藏力量,全部登場,戰斗變得比之前更加的激烈。而這個時候,白易在最下方的巖石上,也緩緩的恢復了意識。白易所在的位置,已經成為了戰斗的最中心,雙方圍繞著這里,展開了新一輪的戰斗和爭奪。
  貝米拉從天空落了下來,穿過了無數人的戰場。還在半空的時候,白易就發現貝米拉的右臂空蕩蕩的,幾根銀針插在斷臂的邊緣。
  貝米拉從保護的人員里面穿過,落在了白易的身邊。在看見被釘在地上的白易之后,貝米拉的眼神頓時一凝,然后立即開始替白易檢查。
  白易沒有詢問,也沒有說話,任由貝米拉在那里忙碌,而他的眼神卻仿佛迷茫一般的看著天空。白易所在的地方,幾乎是在最深的凹陷裂縫里面,距離最高的地面足足幾千米,原本平面的戰場,徹底的變成了上下左右的立體戰場。無數的戰斗在不斷的發生,無數的人在廝殺當中隕落,鮮血和尸骨將巖壁都染成了刺目的紅色。
  “嚶……!”突然之間,白易聽見一聲輕微而壓抑的抽泣聲。
  “怎么了,很痛嗎?”白易緩緩的轉頭,然后問道。
  已經失去了右臂的貝米拉壓抑著自己的哭泣,狠狠的搖頭,不是因為她的傷勢,而是因為白易。戰斗的殘酷和慘烈,超乎了貝米拉的想象。她自己實力不夠就不說了,但是沒有想到一直站立在所有人前面的白叔也受了這么重的傷。剛才貝米拉替白易檢查,發現白易的生命幾乎維持不了多久了。
  “是我不行了嗎?”白易緩緩的問道。
  “不是,我會治療好白叔的。”貝米拉死命的搖頭,但是眼淚卻忍不住不斷的滴落。
  “呵呵呵呵……。”白易低沉的笑著,想要安慰貝米拉,卻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貝米拉依舊在忙著救治白易,但是白易的眼神卻越來越渙散。似乎是回光返照一般,白易的生命場朝著外面張開,不斷的張開。如同夢境,又如同幻境,那似乎真實又似乎虛幻的戰場不斷的在白易的腦海內閃現。
  茉茉裂開了虎牙,全身都浮現了死紋,正在和人瘋狂的戰斗,是瘋狂。白易在下面生死未知,而現在戰斗越來越焦灼,她的時間越來越少,茉茉都已經開始著急了。
  沙皮徹底展現了冥國三頭犬的形態,正在和人瘋狂的廝殺,不要命的廝殺,但是長時間的戰斗,沙皮的身體和靈魂都已經越來越脆弱,傷勢越來越嚴重,就連腳步,都已經開始變得虛浮。
  阿洛蒂雅在白易的上空不遠處,作為守護白易的最后一道防線,不讓任何一個敵人突破。不過,阿洛蒂雅那焦黑的背部,還有蒼白與顫抖的面容,就知道不可能堅持多少時間了。
  伍爾夫的雙手徹底不能活動了,不過即便如此,還是用自己堅韌的身軀在戰斗,這個時候的伍爾夫已經露出了半個第二形態。看見伍爾夫雙手不能活動,就張開他那自豪的鱷魚大嘴,和對方狠狠的撕咬在一起,白易不由輕聲的笑了起來。笨蛋呢,以前不是說過嗎,鱷魚的基因并不如何強大,因為人類總是習慣于用雙手去戰斗,用嘴巴咬什么的,只有很少的機會使用。白易心里胡亂的想著,生命場看見伍爾夫和對手狠狠的撕咬在一起,任由對方攻擊落在自己身上也不松口。
  噗噗、貝琪、喬安娜、莫里斯、金吉拉……無數人戰斗的身影,似乎清楚又似乎模糊的出現在白易的腦海。
  緩緩的,眼淚逐漸從白易的眼角滑落。
  真的真的……好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