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0)      第1347這份信念(11-20)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0)     

災厄紀元618 同心

灸炎鳥上去阻攔這柄未知的長槍,很多人即使是戰斗的時候,都稍稍分出了注意力來關注。不過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灸炎鳥居然連一點抵抗的能力都沒有,瞬間就被穿了個透心涼。每個勢力都有自己的衛星系統,當他們看見這一幕的時候,聯合國的高層和各方勢力首領都微微的呆滯。
  這么厲害?
  不對,也許是速度太快了吧,長槍的速度實在是太過于快速,從進入灸炎鳥生命場范圍內,到貫穿灸炎鳥的身體,中間足足幾千米的距離,卻恐怕連零點一秒的時間都不到。這樣的速度雖然遠遠不及光速,但是別說灸炎鳥反應不過來,就算是換了其他任何一個人來,估計都來不及反應。
  在震驚這柄長槍威力的同時,所有人也覺得危機已經過去。灸炎鳥雖然沒有躲過長槍的攻擊,但是卻也將長槍帶偏了一個微小的角度。而這個微小的角度,偏轉到里面的話,最少也距離核心戰場幾十公里。
  不過,還沒有等這些人反應過來,就突然覺得心里緩緩升起一股危機的感覺。
  怎么形容呢,就仿佛生命受到窺視,有種大禍臨頭的感覺。
  而這個時候,夜夜的聲音已經再次傳入白冥樓眾人的耳中:“灸炎鳥被貫穿了,生死不知,根據我剛才的觀察,這柄長槍會自動鎖定,按照目前的分析,鎖定的機制應該是自動選擇附近強大的生命體。這柄長槍,或許本身就是用于弒殺強大的個體的,而那些個體,也許就是古代的那些……。”
  “神明!”在夜夜說道這里的時候,古淮不由自主的補充了一個詞語。
  弒神槍!
  所有人的心里,都頓時浮現了一個詞語。這個詞語并不陌生,在人類的幻想里面,很多槍類武器都擁有類似的能力。只不過,這些長槍的名字各有不同罷了。如果夜夜的分析真的成為現實的話,那么這柄長槍就是其中之一。
  夜夜并沒有將自己的分析告訴白冥樓以外的人,因為夜夜擔心其他人一旦知道這個消息,會立即離開核心的戰場。而現在茉茉在中間被束縛著不能移動,一旦其他人離開的話,那么目標幾乎就會確定是茉茉。不過,就算是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所有在戰場上面人還是覺得心底升起了一股危險的感覺。而這個時候,夜夜的計算結果也已經出現,明明戰場上面有這么多的人,但是這柄長槍調整角度之后,幾乎是直直的朝著茉茉飛過去的。在計算出?軌跡之后,夜夜迅速的分析得出結果。
  “在一定范圍內,鎖定最強大的個體!”
  夜夜的聲音無比的冷靜,甚至有些機械,一點都沒有焦急或者緊張的感覺。事實上,這個時候夜夜已經轉到了智腦上面,而不是自主意識。因為這個時候,只有絕對的冷靜和高速的演算才適合當前的情況。而說到絕對冷靜,毫無疑問,只有智腦那純粹以數據來計算的方式,才最符合。
  茉茉聽見夜夜的話之后,頓時抬頭朝著天上看去,眼中晦澀不明。
  最強大的個體!
  這個時候她該自豪一下嗎。事實上,從夜夜得出結論的時候,其他人也基本已經想到了。從進化人類出現開始,白冥樓就一直走在大部分人的前面。位于頂端的人里面,白易、茉茉、格雷維斯、寧雪、紅綺華、杜魯門……,最多也不過就在十數人之內而已。這些人里面,究竟誰最強,或許無法定論,但是現在在這里的人里面,卻只有茉茉。這柄長槍,不鎖定茉茉才奇怪了。
  這個時候,在遠處一頭進化生物迅速朝著中間飛了過來。飛翼毒蝎,和灸炎鳥一起,同時被白冥樓從魔鬼島里面帶出來,然后就成為白冥樓手下的幾大進化生物之一。坦白說,飛翼毒蝎的樣子非常的兇惡,平時的性格也可以算得上是非常的惡劣,不過長期停留在白冥樓里面,飛翼毒蝎對白易,對茉茉可是非常的忠誠。
  不僅是飛翼毒蝎,這個時候,白冥樓的所有人都在朝著中間聚集。
  伍爾夫,貝琪,噗噗,還有阿洛蒂雅,全都迅速的朝著中間趕了過來。還在半途的時候,飛翼毒蝎就朝著天空飛了上去,而這個時候,阿洛蒂雅在遠處頓時幾個步空,高速的朝著天空跑了上去。在阿洛蒂雅的腳下,每跑一步,就會出現一片薄如蟬翼的晶片,那是空氣在阿洛蒂雅腳下晶化的結晶。就是這種結晶,支撐著阿洛蒂雅朝著天空飛速上升。
  在阿洛蒂雅朝著天空跑上去的時候,貝琪和伍爾夫兩人也正好遇到了一起。
  “我去,我是鋼化能量!”伍爾夫一看見阿洛蒂雅,就知道貝琪想要跟上去。不過,伍爾夫卻立即搶下了這件事。“你的火焰不適合防御。”伍爾夫不等貝琪拒絕,就說出了一個令貝琪無法反駁的理由。
  貝琪聽見伍爾夫這樣說之后,不由一咬牙,然后指向了空中。
  伍爾夫看見貝琪的動作,頓時朝著天空跳了起來。伍爾夫雖然也會步空,但是因為身體太過于沉重,所以并不能像阿洛蒂雅那樣自由的移動。不過這一次,伍爾夫在上升到半空,堪堪要落下的時候,貝琪也從下面迅速跟了上來,然后瞬間倒轉了身體,蹬在了伍爾夫的雙腳上面。
  不僅是支撐,貝琪還爆發了力量,利用反沖的力量,送給伍爾夫更多的動力。原本已經停下的伍爾夫頓時再次加速,朝著更高處的飛翼毒蝎追了上去。
  在將伍爾夫送上去之后,貝琪才再次噴出一口鮮血,然后身體朝著下方墜落。貝琪之所以不去和伍爾夫搶位置,是因為貝琪這個時候傷得非常的嚴重了。當然,貝琪看得出來,伍爾夫的傷勢也不輕,估計剛才面對的對手非常的厲害。
  貝琪的身體仿佛完全失去了力量一樣,朝著地面墜落,不過,還在半空的時候,就有一個肥乎乎的身影跳了起來,接住了貝琪。
  噗噗這個時候也不怎么好過,渾身都在流著鮮血,甚至有一部分受到毒液的腐蝕,都快露出了內臟。
  “好像你的對手也很強!”貝琪苦笑了一句。
  “鉤蛭,新出現的家伙,不過那家伙也不好過,硬生生被我扯斷了一截,誰都沒有占到便宜。”噗噗在落地之后,頓時一個踉蹌。
  在開始頂端戰場的時候,所有人就已經猜到了估計會遇見非常強大的敵人。畢竟,光明理事會面對的,可是統領了另外一半地球的聯合國。所以,現在看見其他人受傷,雙方沒有絲毫的驚奇,不如說,能夠戰勝對手活下來,就已經很不錯了。而貝琪聽見噗噗的話,就知道那頭所謂的鉤蛭肯定還沒死,否則噗噗就不會說雙方都沒有占到便宜了。
  在噗噗落地之后,另外一個身影也從東面高速的奔跑過來。
  貝米拉剛跑到這里,就立即將雙手分別按在了貝琪和噗噗的身上。透明的凈化能量迅速開始驅散貝琪和噗噗體內的異常能量和毒素,然后緩緩的修復他們的身體。而這個時候,戰場醫療班的人也來到這里,立即開始給噗噗和貝琪緊急治療。
  “現在情況怎么樣了?”貝琪問道。
  “光明理事會已經占據了上風,如果繼續下去的話,不過……。”貝米拉的發絲有些散亂,神情也很疲憊。雖然她沒有主要戰斗,但是從戰斗開始之后不久,傷員開始出現之后,她就沒有歇息過了。長期的使用能量來救治他人,貝米拉自身的消耗非常的巨大。
  不過什么,貝琪不用問也知道。雖然現在占據了優勢,但是任何一個意外,就可以徹底的改變形勢。比如,現在天空正在墜落的不知名的長槍。
  ……
  伍爾夫在得到了貝琪的借力之后,頓時朝著空中追了上去,在飛翼毒蝎一個減速之后,立即一個翻身,然后站在了飛翼毒蝎的背上。
  這個時候,阿洛蒂雅的手上,正在逐漸的蔓延出一層淡紅色的晶壁。這一層晶壁的蔓延速度非常的緩慢,不過,伍爾夫看著晶體里面的那一絲紅色,卻頓時心中凜然。晶體里面有阿洛蒂雅的血液作為聯系,無比的堅硬,幾乎就是阿洛蒂雅現在最強的防御了。
  “作為戰場指揮官,這個時候單獨出來沒有問題嗎。”伍爾夫調侃了一句。
  “伍爾夫你才是,你的身體還撐得下去嗎?”阿洛蒂雅聽見伍爾夫的調侃,不由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
  “死不了的!”
  “是嗎。”阿洛蒂雅并沒有多說什么。因為阿洛蒂雅知道,就算是勸也勸不回去,兩人都有自己的堅持,這個時候即使明明知道很危險,也不能后退。阿洛蒂雅雙手的晶壁朝著外面蔓延,形成了一個半圓的晶壁護盾。這個護盾不是很大,只有直徑七八米左右,看上去也不是特別的厚實,不過,只有白冥樓的人才知道這個晶壁的防御能力。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