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617 殺神槍

雖然茉茉在被束縛之后也展現了強大的力量,但是聯合國的人依舊從不同的地方圍攏過來。不僅是為了殺死茉茉,還為了阻止茉茉掙脫束縛。不管現在的茉茉展現出多么強大的力量,但是劣勢就是劣勢,這點不會改變。就和之前白易結繭一樣,這確實是難得的機會,現在攻擊,絕對比平時要容易得多。只不過,就看這個機會,他們是否可以抓得住而已。之前已經失敗了一次,這一次,絕對不允許再失敗一次。
  不僅是一般的士兵來到了這里,任何一個稍微可以脫身的人聯合國的將領都朝著這里突襲而來。
  沙皮這個時候想要趕過去,但是威利卻趁著沙皮慌亂的機會,差點斬掉了沙皮的一個腦袋。在停下之后,沙皮死死的咬著尖牙,俯視著不遠處的威利?波爾加拉。
  “現在還想離開,不覺得太晚了嗎,分心的話,你可是會比那個白冥公主更先死掉的哦。”威利?波爾加拉伸出舌頭,舔了舔流到嘴角的鮮血。
  沙皮匐低了身體,扭了扭頭。這個突然出現的家伙真的好強,如果是在平時,或許沙皮還可以認真的和對方戰斗,但是現在,沙皮卻沒有時間來耽誤了。沙皮的責任就是保護茉茉,平時的時候不出危險,現在茉茉遇見了危險,如果他卻不在的話,就是嚴重的失職了。所以,即使是要冒險,也不得不拼命了。
  沙皮的三張大嘴張開,然后狠狠的合攏,如同吞噬了什么東西一般。緩緩的,沙皮身上的氣息逐漸變得混亂而狂暴,咔嚓咔嚓的聲音,無數白色骨骼逐漸朝著外面生長,尖銳的骨刺徹底的暴露在外面。而在沙皮的身后,那一條長尾也變得更加修長而猙獰,逐漸朝著前面緩緩的抬起。
  威利一看沙皮的動作,就頓時集中了精神。別看威利的口氣很大,但是面對沙皮的時候,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雙方原本就相差不多,而沙皮的攻擊屬性,破壞和致命性都非常的強大,任何一個失誤,就可能就會丟掉小命。
  沒有人知道沙皮在做什么,但是那股狂暴的氣息卻無法作假。一瞬間,沙皮猛然撲了出去,威利瞬間抬手阻擋,但是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猛然飛了出去。而還沒有等他跌落在地上,沙皮就已經再次從他的身后出現,猛然拍了下去。威利這次總算是反應過來,不過,也只能阻止一次而已,沙皮的爪下剛剛落空,尾刺就猛然朝著前方一甩,嗖的一聲,威利的身上瞬間出現一條巨大的劃痕,強大的沖擊猛然朝著外面蔓延。
  ……
  白冥樓的核心成員都被高手牽制住,沒有趕得及時,但是其他的屬于白冥樓的人還是趕來了不少。這一群人和聯合國的人在茉茉的周圍奮力的廝殺,剛開始,所有人還沒有察覺,但是漸漸的,所有人才發現,好像,空間里面的食靈蝶越來越多了。不僅是黑色的食靈蝶,還有各種透明的,五顏六色的食靈蝶,顯得無比的美麗。
  白冥の蝶!
  一瞬間,無數食靈蝶沖擊而出,四周原本還在僵持的戰場瞬間變成了地獄。原本已經占據上風的聯合國的一群人頓時被無數食靈蝶包裹,當食靈蝶消失的時候,這些人全部失去了生命的氣息。
  ……
  不管茉茉這個時候展現出多么強大的力量,被束縛的事實始終無法改變。正是這個劣勢,吸引著無數的人來攻擊這里,想要將茉茉殺死,或者拖延茉茉脫離束縛的時間。而這個時候,雖然還有十來分鐘,但是白冥樓的人可沒有忘記,天上還有一柄飛射而來的長槍。
  灸炎鳥按照夜夜的提醒,朝著長槍的方向飛了過去,準備攔截。
  “聽好,不要正面阻擋在這柄長槍的前面。就算是一柄普通的長槍,在這樣巨大的加速之下,也會擁有難以想象的威力。在沒有覺醒LF力場之前,普通的肉體,恐怕連伍爾夫都不可能直接抵抗。所以,你的任務就是在長槍飛過的時候,從側面撞擊。只要你攻擊到長槍,那么只需要輕微的偏轉,就可以在后面產生極大的角度和誤差。”夜夜的聲音出現在灸炎鳥的腦海。
  因為過于巨大,所以和灸炎鳥的通訊器干脆放在了他的耳朵里面。
  “交給我吧!”灸炎鳥自信的說道。
  “別這么大意,長槍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按照這種速度,從出現在你的生命場當中,再到超過你,估計連零點一秒都用不到。也就是說,按照正常情況,等你注意到之后再想要阻止的話,根本就來不及。”夜夜聽見灸炎鳥自信的聲音,卻一點都不放心。
  “那要怎么辦?”
  “我會提前計算出長槍的軌跡,然后在指示你攻擊,你也不用想這么多,只需要按照我說的做就可以了。”夜夜說道。
  “那樣也好。”灸炎鳥聽見夜夜這么說之后,也沒有反駁。如果真的和夜夜說的一樣的話,這么快的攻擊,除非那種自動防御的體系,否則他真的反應不過來。
  夜夜和灸炎鳥的計劃是好的,不過,在灸炎鳥飛到空中之后,頓時察覺不對了,就仿佛一種被盯上的感覺,他的身體居然感覺到輕微的戰栗。而這個時候,夜夜更是無比的驚訝,因為,長槍的軌跡又發生了輕微的偏轉。這種輕微的偏轉,讓夜夜的計算再次出現了誤差,原本計算的軌跡又不能用了。
  夜夜這里正在瘋狂的計算誤差,而灸炎鳥卻覺得非常的不妙了。
  “我怎么覺得我好像被盯上了一樣?”
  原本正在計算的夜夜頓時停頓了一下,然后再次將剛才的軌跡重新計算了一遍。原來如此,盯上了,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這柄長槍在接近了灸炎鳥一定范圍之后,就自動開始調整角度,徑直的朝著灸炎鳥飛射而來。而灸炎鳥又因為夜夜的指示,一直在輕微的改變方向,所以長槍的軌跡一直都沒有固定下來。
  “我明白了。”夜夜驚訝的說道。
  “明白什么了?”
  “你中獎了!”夜夜的語氣非常的凝重。“根據我的推測,這柄長槍會自動鎖定目標,機制還不清楚,不過難怪聯合國會用這東西當做殺手锏。”夜夜的聲音很平靜,但是灸炎鳥就抓狂了,中獎了,這算個屁的中獎啊。那不是說他成為目標了。不過還不等灸炎鳥真的發狂,夜夜的聲音就再次響起。
  “西面斜下六十度角,下降,逃走,順便將長槍帶偏角度。”
  “你這混蛋,是把我當誘餌了吧,絕對是的。”灸炎鳥難聽的聲音頓時叫了起來。雖然嘴里在罵夜夜,但是灸炎鳥還是按照夜夜的指示偏轉了角度。
  “不是誘餌,這是最好的逃跑的方向,如果可以的話……。”夜夜這個時候依舊沒有絲毫的輕松,而是依舊在瘋狂的推測和計算。
  有些糟糕了,從最初就估計錯誤了這柄長槍的模式和威力。
  很快,長槍就追著灸炎鳥的角度瞬間從天空射下。而這個時候,灸炎鳥也已經按照夜夜的指示,集中了自己最強的力量。灸炎鳥根本就沒有發現長槍在什么地方,但是縈繞在心中的那種大禍臨頭的感覺卻一點都沒有作假。當夜夜的指示傳出的時候,灸炎鳥瞬間吐出了一條纏繞的火線。
  這一條火線瞬間噴出去數百米,染紅了整個天空,但是在那個方向,卻完全空無一物。
  夜夜那家伙,不會計算失誤了吧?
  灸炎鳥的心里剛剛這樣想著,就從天際突然飛來一道暗紅色的光芒。這道暗紅色的光芒幾乎是剛一出現就直接消失。啵的一聲,灸炎鳥只覺得自己好像有些不對,當他低頭之后,才發現自己從背部到胸口,幾乎被貫穿了一個比人的身體還要大的洞口。
  草他媽的的,果然很快!
  灸炎鳥這個時候在心里狠狠的罵了一句,身體瞬間蓬的一聲燃燒起劇烈的火焰,然后朝著地面跌落。這個時候,在夜夜的衛星當中,就仿佛一條暗紅的軌跡瞬間從天空墜落,在空中的時候,突然貫穿了一團火花,然后繼續朝著下面加速。
  灸炎鳥……夜夜看著灸炎鳥朝著地面墜落的身影,心里微微黯然的說了一句。不過這個時候,夜夜已經沒有時間去懊悔了,因為她之前的猜測成真了。在貫穿了灸炎鳥之后,長槍再次偏轉了角度,直接朝著核心的戰場飛去。
  果然,果然是這樣!
  聯合國的這件武器有鎖定的能力,如果不是事先就確定了目標的話,那么就是……自動感知,然后選擇附近氣息最強的生物。
  夜夜那超級智腦的計算力,瞬間就推測出了這柄長槍的運作模式。聯合國并沒有掌握這柄長槍的確切用法,不過在高速飛射出去之后,卻激活了里面的某種能力。因為沒有主人確定目標,所以長槍就自發的選擇了最合適的目標。而這個所謂的最合適的目標,就是在附近范圍內,氣息最強的生物。大概,這本身就是這柄長槍的能力之一,擊殺最強的人……不,是神——殺神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