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605 碰撞的火花

對面的那個男人一邊陰沉的笑著,一邊掀開了自己的斗篷。“不知道,白冥公主是否還認得我?”
  茉茉看向對方的那張臉,認真打量了一下之后,腦袋微微歪著的說道。“抱歉,沒印象。”
  “哈哈哈哈,果然是貴人多忘事。”
  對面的那個家伙聽見茉茉的回答之后,頓時捂著額頭,非常癲狂的笑了起來,仿佛茉茉不記得他是多么巨大的錯誤一樣。就連茉茉和沙皮都有些疑惑了,看對方這個樣子,不會是以前的某個敵人吧。和他們為敵,結果最后大難不死,又獲得了機緣,然后覺醒了法則寶具什么的。不過,不管是茉茉還是沙皮的記憶都非常好的,但是根本就記不起這個家伙啊。
  “我們似乎有過節?直接說你的名字吧。”茉茉也皺著眉頭說道。
  “羅伯特??喬伊斯!”
  對面在說出自己的名字之后,就期待的看著茉茉。不過,茉茉卻完全沒有記憶一樣,而事實上,茉茉也確實不記得自己在什么時候遇見過一個名叫羅伯特的人。或者說,這種在西方太常見的名字,完全記不住啊。茉茉疑惑的看了一眼沙皮,然后才開口:“沙皮,你有什么印象嗎?”
  “雜魚!”
  沙皮的回答異常的干脆,直接就給對方的身份下了定義。
  茉茉聽見沙皮的話之后,頓時大聲笑了起來,說的真是不錯,看這個男人的樣子,以前肯定是敵人的,不過茉茉他們完全沒有感覺,不是雜魚是什么。而且,法則寶具多少也代表了一個人的心性和能力。這個家伙的法則寶具就是控制其他人,還有轉接傷害,怎么看都是那種躲在背后算計的家伙,不記得也是應該的。
  茉茉大笑起來,不過對面的羅伯特就已經不是憤怒可以形容了的。他自以為自己是白易他們最大的敵人,不過沒有想到,對方不管是他的樣子還是名字都沒有記住。這份蔑視的屈辱,頓時令他怒火中燒。
  “是嗎,沒有記住啊,你們接下來,就足夠你們狠狠的記住了,絕對刻骨銘心。”羅伯特狠狠地說到,同時手中的法則線瞬間從空間中一閃而過。
  唰的一聲,茉茉和沙皮同時跳了起來,瞬間躲避。就在沙皮想要來反擊的時候,茉茉卻用手按住了沙皮。
  “等等!”
  “汪!”沙皮低沉的吼了一聲,不解的看著茉茉。
  “這家伙的法則寶具有古怪,似乎可以轉移攻擊,剛才你的攻擊就讓馬爾維他們受傷了。”茉茉解釋道。
  沙皮聽見茉茉的話之后,頓時變得凝重,難怪剛才的攻擊沒有見到多少效果,果然就如同剛才他所看見的那樣,大部分的攻擊都被轉移了嗎。得知了這件事之后,沙皮不敢輕舉妄動了。而對面的比爾休斯在聽見茉茉的話之后,卻不由露出了一個興奮的笑容。
  “看來你們已經發現了啊,miscondpuppetsilk確實可轉移攻擊,他們都成了我的替身傀儡。那么現在,你又想要怎么對付我呢?”羅伯特雙手抬起,臉上微微興奮的說道。在說話的時候,無數的法則絲線頓時朝著茉茉和沙皮瘋狂的卷了過來。
  因為心中存有顧忌,所以茉茉和沙皮都沒有還手,只是不斷的閃避。
  這個時候,茉茉也沒有說話,事實上行,miscondpuppetsilk確實是一件相當難以應付的寶具。不是說他的力量,而是說這種挾持其他人成為傀儡的作法,確實是非常的陰損。果然就如同這個人的性格一樣看,令人無比的討厭。
  ————————
  “公主那邊好像遇見麻煩了。”貝米拉走了進來,對著阿洛蒂雅說了一句。
  “不用擔心,公主就是公主,怎么可能會因為這點困難就陷入危機。”阿洛蒂雅看著全息投影上面,各方傳達回來的戰斗情況,頭都沒有回一下。
  在整個戰場上面,已經劃分出了幾個不同的戰斗區域。在附近這個區域里面,阿洛蒂雅就是這里的前線指揮官。而這也是白易他們商議之后給出的任命。雖然在白冥樓里面,很多人的身份都不比阿洛蒂雅低,像白易、茉茉兩人更是在阿洛蒂雅之上。但是最后的指揮官卻還是任命了阿洛蒂雅。而其他的勢力里面,也是差不多的情況。
  身份不用最高,實力也不用最高,因為如果是最高實力的勢力首領的話,反而不太合適。
  看白易和茉茉就知道了,雖然實力很強大,但是正是因為強大,所以需要擔負起首要的戰斗責任。在最激烈的戰斗中,不管是白易和茉還是茉茉,顯然都沒有功夫來考慮整個戰場的大局面。
  當然,指揮官的位置,一般人也是不行的,起碼需要有值得信任的身份,實力也不能太差,而且還需要有這方面的能力。
  選來選去,整個白冥樓里面,除了維拉以外,估計就只有阿洛蒂雅比較擅長了。維拉在冥國里面,顯然不方面出現,所以和古淮等其他勢力的智囊組成了全面指揮所。而阿洛蒂雅和另外幾人就成了負責前線的指揮官。畢竟戰場總是瞬息萬變,單純的依靠后面的指揮部傳遞命令也是不夠的。
  阿洛蒂雅看著各方傳遞回來的消息,不斷的進行推演和修改,同時傳遞出一些命令,逐步的引導戰斗的走向。
  “你那邊的事情都好了嗎?”阿洛蒂雅問了一句。
  貝米拉所在的位置是前線醫療部,距離這里并沒有多遠。事實上,兩個地方目前就在一起,只不過指揮所這邊還是單獨的隔離出來,一般的人不可能來到阿洛蒂雅這里而已。
  “能救的都救了,沒救的也不用救了。”貝米拉的神情微微遺憾,但是很快就變的坦然。畢竟,都是從那個時代走出來的,生死已經司空見慣。而這里是戰場,可沒有這么多的時間讓人感懷,不是生,就是死。
  “你真的不擔心公主他們那邊嗎?”貝米拉又問了一句。
  “所以說……。”阿洛蒂雅轉過了頭。
  “你知道茉茉他們所代表的含義嗎——最高層次的力量。如果連他們都需要我們來擔心的話,那么這場戰斗也就不用打了。對于他們,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相信不管面對的敵人是誰,他們都可以獲勝。這是對他們的信任,信任他們可以帶領整個戰場走向勝利。”阿洛蒂雅肅然的說道。
  貝米拉呆呆了半會,然后才認真的說道:“明白了!”
  貝米拉看著阿洛蒂雅那認真肅然的分析戰場走向的樣子,不由覺得自己真是太閑散了。一個簡單的告辭之后,貝米拉就離開了阿洛蒂雅這里。她也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了,前線醫療部,他們就是那些人最后的希望。貝米拉在這個時候,似乎也有了轉變。貝米拉離開,阿洛蒂雅完全的沉浸在整個戰局的推演上面,完全沒有絲毫的注意。
  這個時候,阿洛蒂雅正在分析著這場戰局的走向,然后微微的沉思。
  有些,不對!
  阿洛蒂雅的的手指在全息屏幕上面劃過,認真的思索。既然白易大人將前線指揮官這個任務交給了她,那么阿洛蒂雅就不想辜負白易的信任。所以,阿洛蒂雅一直都在認真的控制著整個戰場才走向,盡量確保光明理事會獲得勝利。不過對面顯然也有一個出色的前線指揮官,雖然阿洛蒂雅沒有和對方見過,但是通過戰場上面的不斷調動,阿洛蒂雅和對方都已經有所察覺。
  就仿佛以整個戰場為棋局,阿洛蒂雅和對面的對手互為兩個棋手一樣,在這上面不斷的交鋒、廝殺。
  但是就在剛才,阿洛蒂雅突然發現,對方的方法改變了。是死了,換了個人嗎?還是說,在這這盤棋里面,還有其他什么目的?
  不,
  雖然沒有真正對面,但是來自對方的壓力從來就沒有消失過。那么肯定不會是臨時換了指揮官什么的。對方的這樣的調動,肯定有什么深意。阿洛蒂雅放大了全息投影,原本細致的地圖不斷模糊,相對的,出現范圍也越來越巨大。當一個完整的地球出現在阿洛蒂雅面前的光幕上面的時候,阿洛蒂雅頓時開始沉思。
  良久之后,阿洛蒂雅才看著地球的投影,然后冷冷的說了兩個字:“全局!”
  雖然猜到對方目前的行動很可能和整個戰場的全局有關系,但是阿洛蒂雅卻思索不出來對方究竟是什么打算。除非,可以知道對方的底牌。但是,如果可以輕易的知道對方的底牌的話,那么阿洛蒂雅也就不用這么煩惱了。靜靜的站立在原地,阿洛蒂雅俯瞰著全息投影,認真的開始思索。
  既然想不出對方的目的是什么,那么就只好逐步的試探了。阿洛蒂雅重新點開了這附近的畫面,然后對外面叫道:“讓其他人進來,臨時作戰會議。”
  ……
  這個時候,不僅是白冥樓的人,其他勢力的人,聯合國的人,只要是加入了頂端戰場的人,全部都活躍在這個地方。智謀、力量、熱血、理想……各種極端的碰撞,爆發出燦爛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