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599 交易

白易從漩渦水流里面一穿而過,長刀輕盈的一劃,然后瞬間一個倒翻,鬼閃步消失,出現在米爾丁的身側。而這個時候,潘蜜拉和巴庫魯的攻擊才堪堪擦著白易的身體過去。在后面準備合擊的米爾丁還沒有反應過來,白易就已經來到了眼前。
  一個螺旋彈和幾張撕裂的卡牌還有米爾丁那如蛇一般的身軀撞在一起,海面頓時蕩開了巨大的波浪。
  “讓開!”
  利奧波德說道,天上一道電磁炮瞬間落下。不過因為米爾丁被白易帶偏了位置,顧忌到他,卻慢了一分。強烈的白色電光瞬間從空中落下,整個海面頓時如同被引爆了一般出現一個巨大的洞口,而在水面上,還有激烈的電流不斷的躍動。不過,白易卻幾乎是擦著電磁炮的光芒退了出去,然后在躍動的電流上面踏過。
  “小心!”
  巴庫魯立即提醒,但是他那龐大的身軀還是阻擋了身后潘蜜拉的觀察。白易明明是踏向了巴庫魯,但是在那一瞬間,一枚異常細小的螺旋指風從白易的指尖飛了出去。這個時候,在巴庫魯身后的潘蜜拉根本沒有察覺白易的這個動作。當她發現這個透明的旋轉指風的時候,已經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雖然細小,但是潘蜜拉的雙眼頓時凝滯。
  就在這瞬間,一張塔羅牌瞬間飛射而至,然后錚的一聲和撞擊劇烈的響起。趁著這片刻的阻攔,潘蜜拉身體周圍的水流終于彈開了防御,整個人也趁機滑出。不過即便如此,潘蜜拉停下的時候,一只耳環朝著空中高高的彈起,就連她的左耳都直接消失了一半。不過,這個時候完全沒有誰在乎這種小傷,只是變得無比的凝重。
  當攻擊停息之后,雙方又再次分開,這個時候,米爾丁的左手也耷拉著,正在逐漸的扭曲恢復原狀。
  差之毫厘!
  六人很明顯的感覺到,現在白易的力量受到了巨大的影響,但是他們的合擊始終差之毫厘,無法真正傷害到白易。反而是他們被白易一個人帶動,每每都差點傷到自己人。如果不是巴茲爾加曼每一次都及時的補充了漏洞的話,估計他們反而會有人折損在白易手里了。而在短短的戰斗之后,所有人也明白了他們究竟差在什么地方。
  配合!
  雖然說,他們每個人都是高手,戰斗意識都非常的不錯,但是畢竟是六個人,并不能做到毫無間隔的配合。而對于白易這種程度來說,僅僅只需要一絲的遲疑和空隙,就足夠他進行反擊了。
  而現在讓幾人真正感到不安的還不是這個,而是白易的實力正在恢復。
  白易漂浮在空中,身上的氣息正在逐漸變得穩定,所有人的心里都微微的凝重。剛剛白易還在喘息,而現在再次戰斗了一陣,白易的氣息卻越來越充盈。現在已經沒有時間讓他們來熟悉配合了,等到白易力量恢復到一定程度之后,他們可就危險了。
  停下之后,白易看著巴茲爾加曼。剛才這個占卜師的救援都非常的及時,如果不是深悉戰斗的過程,可以隨時把握戰斗的關鍵點的話,那么就是……短暫的預知嗎?
  占卜師!
  而這個時候,巴茲爾加曼的聲音也響起在所有人的腦海。‘不能繼續拖延下去了,白易的實力在恢復,如果繼續拖延下去,那么我們將會非常的危險。接下來我會讓所有人共識感,務必要在一次完全壓制白易。不過,這需要你們放開自己的思感防御。’
  ‘共識感?’
  ‘在短時間內,所有人的六識感應和思感完全共享!’
  ‘放開思感防御,你不會可以對我們做些什么吧。’
  ‘你說呢。’巴茲爾加曼這個時候居然沒有隱瞞,坦然的承認了這一點。
  所有人都無比的猶豫,放開自己的思感,那可不是別的什么東西。很明顯巴茲爾加曼的能力也和精神上面有關,甚至還帶上了一定的神秘性質。如果自己主動放開了自己的思感,結果被他給暗暗控制了什么的話,那可就不是被坑的問題了。不過正和巴茲爾加曼說的那樣,現在的情況,似乎也并沒有這么好應付,等會白易實力恢復之后,恐怕就更麻煩了。
  ……
  而這個時候,不知道怎么回事,白易居然也暫時停下,正好給了他們思考的時間。白易停下,完全是因為多蘿西叫住了他。
  ‘白易,做個交易。’
  ‘怎么?’
  ‘我想要你的一滴原血,如果你答應的話,那么之前的約定作廢,我不用你幫我凝聚身體了,而且我現在就離開你的身體。’多蘿西看著那一滴逐漸開始轉變的原血,終于還是沒有忍住向白易提出了這個問題。不過,多蘿西并沒有直接就盜取白易的力量,而是向白易提出了交易。
  白易在多蘿西提出這個要求的時候,就立即猜到多蘿西有了什么新的想法。他的原血,是以他的原血為基礎來構筑新的身體嗎?
  雙方這個時候都暗中的商議問題,戰斗居然突兀的停止。
  ‘已經被完全同化的神秘病原體留下一半。’白易突然說了一句。
  多蘿西一聽白易這么說,就知道自己的打算被白易看透了。而且對方也提出了交易的條件。神秘病原體確實擁有非常強大的吞噬性和攻擊性,但是被多蘿西完全同化收服的那一部分,就純粹變成了多蘿西的力量了。很顯然,白易的意思是,多蘿西想要獲取他的力量,同樣需要留下她自己的東西。
  ‘太多了,我只要了你的一滴原血,你就要一半同化之后的病原體,不公平。’
  ‘交易無所謂公平,只看雙方自己是否接受。一半,你自己思量!’白易完全沒有討價還價的意思。
  白易的實力,已經證明了逆花瞳的強大。而神秘病原體,卻并沒有怎么出現過,具體能力,現在也不是很清楚。以一滴白易的原血來交換一半被同化的病原體,究竟劃不劃算,不管是白易還是多蘿西兩人都不是很清楚。這筆交易,究竟值不值得,只有他們自己心里才有思量了。
  多蘿西看著那一滴原血,內心無比糾結,究竟值不值得!
  多蘿西在短暫的思索之后,點了點頭。病原體雖然很珍貴,但是按照多蘿西的了解,病原體可以通過吞噬其他的能量來逐漸的增殖。不過純凈的白易的原血,恐怕機會就只有這么一次了,錯過就沒有機會了。
  ‘一半就一半,我要你胸口那一滴純粹的原血!’多蘿西當機立斷的說道。
  ‘可以!’白易也知道,多蘿西肯定是從那一滴受到紅綺華力量影響的原血上面感受到了什么。不過就和白易說的一樣,交易無所謂公平與否,因為這個世界上就沒有完全等值的東西,只要雙方覺得可以接受就沒有問題。一滴原血,讓多蘿西這個定時炸彈離開身體,還留下一半已經同化收服的病原體,白易覺得這筆交易還可以接受。
  ……
  而這個時候,對面的幾人也在糾結,思感共享,聽上去很神秘的樣子。但是放開他們自己的思感防備,這可不是說笑的。剛才就出了一個紅綺華了,如果巴茲爾加曼也有另外的什么身份的話,他們可就是死都變成蠢死的了。
  就在所有人都在猶豫的時候,潘蜜拉突然放開了自己的思感。‘我不介意,猶豫下去,最后的結果恐怕比現在更加的狼狽。’剛才差一點就被螺旋指風貫穿了腦袋,潘蜜拉深刻的感受到白易的威脅。
  在潘蜜拉放開了思感防備之后,巴庫魯遲疑了一下,也放開了防備。而在巴庫魯之后,則是利奧波德,他們兩人在幻術世界里面,可是和巴茲爾加曼一起經歷了很長的時間,短暫的猶豫之后,兩人還是選擇了相信巴茲爾加曼。
  米爾丁和托拜厄斯原本不打算冒險的,但是五人里面,居然有三人都選擇了信任巴茲爾加曼,如果他們繼續堅持下去,似乎就變得過于自私一樣。
  ‘你最好不要起什么歪點子!’米爾丁??克萊夫陰柔的說了一句,舌頭舔了一下嘴唇。
  ‘我還知道輕重!’巴茲爾加曼冷靜的說道。識感瞬間貫穿了五人,而這個時候,他的手上也捏了一個姿勢。
  思感共享!
  在巴茲爾加曼周圍的五人頓時覺得什么東西貫穿了自己的意識,不過卻并沒有任何痛苦的感覺。只是在那瞬間,每個人的感覺突然變得不一樣了。確實非常的新奇,因為這個時候,每個人居然可以完全共享對方的識感。就好像多了另外五人不同的視角、聽覺、嗅覺……一樣。而且,五人居然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對方的想法。
  ‘你最好別這么做,否則我絕對閹掉你!’潘蜜拉冷冷的盯了托拜厄斯一眼。
  ‘抱歉抱歉,試試而已,沒有想到真的可以感覺到。這可真是驚人,完全共享你們的思感,周圍的世界仿佛變得毫無死角了一樣。’托拜厄斯連連道歉。
  而這個時候,其他人也集中了自己的思感,然后變得肅然。如果說,之前的配合還會有所隔閡的話,那么這個時候,他們的思維幾乎就是同步的了。六人全都看向白易,同時在心里說了一句。
  上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