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5)      第1347這份信念(11-15)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5)     

災厄紀元598 特殊血脈

在潘蜜拉的話音響起的時候,所有人就頓時無比的戒備。不過這個時候,白易卻沒有出現,只有利奧波德身邊和海水里面依舊四溢的電光。所有人的生命場都已經完全放開,但是白易如同消失一般,他們什么都感受不到。六人猜測著白易究竟會從什么地方突襲,但是等了十多秒之后,白易卻依舊沒有出現。
  跑了?
  所有人心里升起一個匪夷所思的想法,難道是白易真的傷得這么重,所以反而跑了嗎?所有人相互對視,而巴茲爾加曼打量著四周的戰場,在看向利奧波德的時候,雙眼突然凝住。
  ‘利奧波德小心!’
  小心,小心什么?
  利奧波德利用電磁的力量懸浮在空中呢,白易剛才明明是跌入了海面,怎么都不可能無聲無息的就跑到天上去了吧,白易又不會空間移動。不過這個時候,他自己身邊的電光仿佛一個導火索一般,瞬間引動了四周的空氣。劇烈的火光瞬間在天空沖天而起,然后轟然一聲朝著四周爆開。
  強烈的氣流震蕩,頓時讓四周的人立即閃避,然后驚愕的看著空中。
  白易并沒有出現啊,而且也沒有聽說過白易有火焰的能力。
  在劇烈的爆炸出現的時候,白易也從海底突然出現,瞬間飛向了最近的潘蜜拉。而在白易一出現的瞬間,所有人就頓時反應過來,然后瞬間爆發了激烈的戰斗。原本所有人的神經就繃得緊緊的,雖然因為突然出現的攻擊有所驚愕,但是在這里的人每一個放在外面都是高手,所以白易這一次突襲并沒有多少的成果。
  強烈的各種攻擊頓時在海面爆發,幾個人雖然是臨時配合,但是身為高手的直覺,這個時候卻無比的嫻熟。
  即使是在戰斗中,巴茲爾加曼也立即給人解釋了剛才白易的攻擊是怎么回事。
  ‘不是能力,是氫氣燃燒,然后被引爆了。利奧波德的電流太強烈,電解海水生成了大量的氯氣和氫氣,按理說,這些氫氣在最初就會因為電火花而再次引燃,不過剛才顯然是被白易控制著聚集在了一起。’巴茲爾加曼快速的解釋,然后朝著利奧波德沖了過去,接住了他。
  ‘不可能,混雜在一起的空氣,他怎么分開的。’
  ‘lv4!’米爾丁和白易的空震拳遠遠的撞了一下,然后彈開,陰柔的笑到。
  ‘不過,好像……!’好像什么,不用說出來。在戰斗的時候,每個人都感受到了。
  白易現在的力量……不符合!
  白易的手中一個螺旋彈和巴庫魯的右拳狠狠的撞在一起,強烈的沖擊四溢,而這個時候,白易瞬間一個翻身,閃步避開了纏繞而來的水流,同時朝著遠處的潘蜜拉斬出一刀。雖然這一刀直接將潘蜜拉身邊的護身水流削透了一半,但是所有人都已經察覺,白易的力量,和之前的強大有著天壤之別。
  白易瞬間彈了出去,然后在海面滑出去數百米,居然微微的喘息。
  這個時候,利奧波德也被救了出來,微微狼狽的站立在海面上。幸好剛才時間并不長,所以氫氣也并不是很多,而且這種科學性質的爆炸,對于進化人類來說,反而沒有多少攻擊力。能夠站立在這里的人,每一個都是高手。利奧波德雖然被這種突然的攻擊給弄得微微有些狼狽,但是并沒有受什么嚴重的傷勢。只不過身體外面因為防御不及,所以被劇烈的火焰撩到了一絲而已。
  短暫的交手之后,雙方都暫時停下,雖然看上去他們六人吃了一點小虧,但是所有人的心里卻變得沉穩下來。因為,所有人都察覺到了,白易和紅綺華交手留下的影響非常的巨大,這個時候,恐怕只能發揮出幾分的力量。就這樣短短的糾纏,居然就讓白易開始喘息了。
  巴茲爾加曼手中一張塔羅牌轉了一圈,然后夾在食指和中指之間豎了起來。巴茲爾加曼對著遠處的白易一笑,然后這張卡片瞬間飛射而出。幾乎是在剛飛出的時候,這張卡片就出現在白易面前。而這個時候,白易的長刀也同時抬起。
  叮叮叮的撞擊聲響成一片,而這立即也成為戰斗再次爆發的信號。
  戰斗重新開始,能夠在這里的六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所以戰斗異常的激烈。所有人都知道,這完全就是白易受到了之前戰斗的影響,否則他們可不會這么容易。不過正是因為如此,這六人才對白易的力量感到巨大的壓力。這還是白易受到影響之后,如果是完好的時候,是否意味著他們根本就是以卵擊石呢。
  這還多虧了紅綺華,果然有老婆什么的還是哄著的好,鬧翻了絕對令人頭疼。
  ……
  這個時候,多蘿西也已經從幻境里面醒來,同時也發現了這樣的情況。不過,多蘿西卻并沒有對白易感到擔心,因為是在白易的身體里面,所以多蘿西對白易更加的清楚。從白易胸口上面附帶的那種力量,正在逐漸消失。而原本受到那種力量,強行被壓制回歸的力量,也正在重新匯聚。
  這個時候,多蘿西在白易體內觀察著白易的身體,密切的注意著白易的變化。
  在幻境里面,多蘿西嘗試的是像白易那樣融合各種蝴蝶的基因,然后看是否可以演變成為逆花瞳。因為時間問題,她很顯然的失敗了,不過,多蘿西卻因此而摸索到了一點什么。幻境是白易形成的,所以雖然失敗,但是多蘿西依舊從里面感受到了一些什么。而這個時候,這點東西,多蘿西在白易的身上更是可以映照出來。
  白易答應過多蘿西,幫她凝聚身體,多蘿西自己也答應了。當時多蘿西并沒有想這么深遠,所以以為的身體,就是純粹的由能量凝聚的身體。不過這個時候,多蘿西卻有了另外一個想法。
  能不能真的重新孕育一具身體,就如同試管嬰兒那樣,用某人的細胞來構筑一具適合她的新的身體。
  誰的細胞,簡直不言而喻!
  白易的!
  而且,絕對不是身為普通人的那個白易,而是現在的白易,蝴蝶的基因深層融合之后變化而成的特殊血脈。如果利用這種細胞來構筑一具新的身體的話,多蘿西覺得自己有五成的機會可以覺醒逆花瞳。而在經過幻術世界的經歷之后,這種概率,似乎更大了一點,估計有六成了。
  可惜,多蘿西雖然有信心覺醒逆花瞳,但是卻不覺得白易會輕易的答應。雖然看上去好像白易的細胞唾手可得,但是多蘿西卻知道想要融合特殊血脈有多么的困難。否則外界不知道從各種戰斗之后的痕跡獲得了多少白易的細胞了,但是從來沒有聽說過那個繼承了逆花瞳的。因為這種已經成型的血脈擁有強大的吞噬性和攻擊性,二次融合幾乎就是不可能的。
  但是這個時候,多蘿西卻發現了一個機會,偶然出現的機會。
  要做嗎?
  多蘿西看著正在拼命戰斗的白易,微微有些猶豫。如果換了一個人來的話,這個時候恐怕早就興奮得不行了,這tm簡直就是主角模板啊。多蘿西從小身纏神秘病毒,以為是個要死要活的廢材,結果病毒是個大殺器。對上白易以為死了,結果不但大難不死,而且停留在白易的體內,學習了很多頂尖的力量運用和戰斗方式。而現在,她還有機會盜取白易的力量,還猶豫個屁啊。
  白易這個時候還在戰斗,根本就沒有去想多蘿西的問題。雖然兩人是敵人,但是兩人都是心氣高傲之輩,雖然僅僅是一個簡單的約定,但是兩人可要比什么重要條約守信多了。所以,白易都沒有想到,多蘿西居然還有這種想法。
  多蘿西看著那逐漸消失的力量,心里始終無法做下決定。如果她違背了當初和白易的約定,那么……!
  但是,這真的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那個紅綺華的力量,應該是讓事物回歸最純粹的本質。現在在白易體內的特殊血脈,也受到了那種力量影響,暫時回歸到了最初的時候。如果這個時候融合的話,最容易融合,九成九不會產生沖突。而在紅綺華的力量消失之后,這種回歸最初的血脈估計也不會像那些實驗體那樣因為融合緩慢,結果因為個人的特異而產生偏差,而是會按照原本的規律快速重現……這絕對是最大最好的機會。
  在白易的心臟周圍,一滴回歸了本質的原血如同最純凈的珍寶一樣緩緩的流動。多蘿西看著這一團原血,眼中一抹猶豫和掙扎不斷的交錯。
  等到原血恢復的時候,就沒有機會了,就像其他獲得了白易戰斗殘留的鮮血和基因的人那樣,根本就無法進行二次融合。
  ……
  而這個時候,紅綺華正站立在吞云鰩蛇的背上,眼中似乎有些茫然。紅綺華這個時候也沒有去管吞云鰩蛇究竟要飛往什么方向,只是唇間的觸感仿佛越來越清晰一樣。直到,香茗和小米突然叫了一聲,終于從幻術世界的殘留當中出來的時候,紅綺華才轉過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