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595 給勝者的獎勵

暴食期,開始了。看見眼前一幕的時候,所有人心里都無比的感慨。因為在這個階段,每個人都失去了太多,也變化了太多。在心里無限的感慨之后,所有陷入了幻境的人都立即開始了自己的行動。
  “你去什么地方?”利奧波德看見巴庫魯朝著一輛車子走去,不由問道。
  “我去哈韋拉。”巴庫魯??大熊沉悶的說道。
  “你去那個地方做什么?”
  “我的家人在那個地方,我要去救他們。”巴庫魯??大熊說著,朝著車子走去,想要知道這東西究竟能不能駕駛。
  “笨蛋嗎你,這里是幻境,幻境知道嗎,你還真以為自己回到從前了嗎。”利奧波德頓時大聲的阻止。確實,很多人在這個階段都有深深的遺憾,但是這里畢竟只是一個幻術世界啊,巴庫魯就算是在這個世界將自己的親人救出來了又有什么用。
  “不,我們可以離開這個地方試試。”巴茲爾加曼手中拿著一副剛購買到的塔羅牌,隨意翻動著,貌似不經意的說了一句。
  “這里是幻境,我們都知道。活下去是第一個要點,但是僅僅活下去還不夠。我們最終需要的,還是怎么打破這里。否則即使是活下來,我們也不一定可以擺脫白易的幻術。而現在,我們大概有兩個選擇。”巴茲爾加曼緩緩的說道,另外兩人都不由認真的聽他的敘述。
  “哪兩個?”
  “第一個,去接近白易。”巴茲爾加曼抽出一張牌,然后放在了身前。
  “那太危險了吧。”
  “危險是肯定的,但是機會也相對越大。”巴茲爾加曼不置可否。“第二個選擇,離開這里。這個地方是漢密爾頓,巴庫魯要去的哈韋拉距離這里很遠,我們正好可以看看,這個世界是否真的毫無漏洞,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真實的世界。如果不是的話,也許離白易越遠,我們突破幻境的機會就會越大。”巴茲爾加曼再次放下一張牌,然后看向兩人。
  巴庫魯和利奧波德都微微思索了一下,然后開口:“第二個!”
  原本在外面的高手都被卷入了白易的幻術,出現在這個空間。剛進來的時候,很多人都是分散的,但是這些人畢竟不是普通人,所以很快就找到了一個或者兩個隊友。這個時候,很顯然一起行動比一個人要好得多了。在這個三人的小隊伍里,巴茲爾加曼很快就成為了臨時的隊長。
  ……
  哲羅姆看著不遠處的白易和一只蘿莉,不由微微錯愕。作為聯合國的人,他曾經認真的查看過白易的資料,所以知道白易他們就是從這個地方開始的。但是,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居然會這么快就遇見了白易。而且現在的白易看上去,和他們一樣變成了普通人,并沒有之后的那種力量。毫無疑問,進入這里的人都覺得,如果死在這個世界的話,也許他們就真的死了。
  但是如果是白易呢?
  如果白易在這個世界死掉,肯定不會真的死掉,畢竟他才是這個世界的主人。但是,幻術世界呢?白易死掉,幻術是不是就會直接解除?
  ”chance?”
  哲羅姆遠遠的看著白易和茉茉,無法輕易的決定。不過最后,他還是打算跟在白易的附近。如果有機會的話,說不定殺死這個毫無力量的白易,就可以回到現實世界了。
  ——————————
  有了一群帶著原本記憶的高手,注定幻境里面的新西蘭不會按照以前的軌跡演變。剛開始,這群人還顯得非常的清醒,但是當在這個幻術世界里面經歷的事情變得多了之后,很多人自我意識都開始變得模糊,已經無法分清究竟哪個是真實,哪個是虛假的了。這完全不是他們想要戒備就戒備得了的。
  禍魂蝶!
  如果僅僅是將人帶入一個幻術的世界,未免就太弱小了。雖然剛開始的時候,每個人都貌似保持著清醒,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的理智,他們的意識,都仿佛逐漸在這個世界沉淪。
  沒什么不好的,真的,最初他們所有人都對這個世界抱著極大的畏懼,畢竟這個階段真的很混亂和殘酷。但是當真正重新經歷的時候,所有人才發現,好像沒什么值得害怕的。擁有后世數十年的記憶,知道那些詳細的力量體系,有用強大的戰斗本能,現在的他們簡直就好像重生歸來開了掛一樣。
  那個充滿殘酷的世界,那一段坎坷的經歷,怎么有現在這個世界這么舒暢。對于其他人來說殘酷無比的世界,對他們來說卻好像一個游樂場。
  在逐漸沉迷在這種感覺里面的時候,他們對于以前世界的過往似乎也變得模糊。
  而這個時候,白易和紅綺華也按照預定的軌跡朝著前面前進。現在這個紅綺華剛開始的意識一直很平穩,如同一個旁觀者一樣看著那些經歷。但是隨著禍魂蝶的力量逐漸引動,她也和其他人一樣,完全的沉入了這個世界。就算是她身邊的無華,也不可能繼續叫醒她了。因為無華畢竟只是一件器物,并不具備自己的意識,只要紅綺華自己不動用無華的力量,那么她就無法蘇醒。
  不僅是紅綺華,白易也沉入了這一段經歷里面。這一段時期的經歷,和以前大致相同,又微微有些不同。因為新西蘭多了幾個不同的家伙,而這一次,在研究所里面,出現的敵人還多了其中一個,就是一直跟在白易他們旁邊的哲羅姆。
  這個時候,哲羅姆似乎都忘記了自己原本的身份和目的,只是覺得自己應該殺死白易。
  在研究所里面的戰斗,似乎比之前更加的殘酷。
  似乎又回到了當日的處境,白易抓著直斬刀,在哲羅姆的手臂上面借力,再次騰空,直接躍到了十多米高的天花板上面。雙腿蹬在天花板上,白易狠狠的用力,身體攜帶著重力和下沖的力量,直斬刀旋轉著插向哲羅姆的頭頂。這個時候,紅綺華也正好從下方的地面滑過,,一柄長刀旋轉翻滾著狠狠的斬向了另外一個本瑟姆。
  雖然似乎不像其他人那樣擁有之后的記憶,但是長期積累的戰斗本能怎么都無法遺忘。所以白易和紅綺華兩人在這個階段也越發的強大。不過,敵人多出了一個哲羅姆,白易他們面對的敵人同樣更加的危險。
  似乎,又到了那種最危機的地步。
  戰斗!
  戰斗下去……不能倒在這里!
  而這個時候,伍爾夫等人也正在拼命的廝殺,為了活下去的那一絲機會。整個研究所內鮮血飛濺,慘烈的戰意彌漫。當白易發現俞寒想要從研究所的大門離開的時候,記憶里面仿佛覺醒了什么一樣,突然就本能的覺得:不能讓俞寒這樣離開,否則將會有非常令人后悔的事情會發生,絕對!
  白易瞬間轉身,不管不顧之下,左臂被哲羅姆直接撕掉,但是白易卻追上了俞寒。這個時候,白易全身的血氣完全沸騰,身上那股驚人的戰意直接轉化成為力量,直斬刀以驚人的威勢從空中重重的斬落。
  俞寒看著白易那不殺死他不罷休的神態,知道自己沒有退路,他和白易兩人之間,必定要死一個在這里。用手臂的龜盾頂了上去,同時俞寒手臂的那條巨蛇也瞬間朝著白易狠狠的咬了過去。
  死吧!
  白易和俞寒兩人都瘋狂的在心里喊道,然后下一瞬間,兩人狠狠的撞在一起。
  “白易!”紅綺華右手伸出,驚呼出來。
  隨著這一聲急切的呼喚,紅綺華雙眼中晦澀的東西不斷的閃過,有些東西好像被掩蓋,好像又有些東西被引動了出來,非常的重要。這種感覺,讓紅綺華連四周的戰斗都仿佛完全注意不到了一樣。重新經歷了一遍相似的軌跡,在最后的時刻,強烈的緊張和擔憂,那份沉睡的記憶,終于忍不住想要浮上水面。
  這個時候,四周的人,伍爾夫、沙皮、茉茉、梅薇思……等人的聲音似乎都逐漸遠去,紅綺華身上的氣息逐漸的開始變化。
  突然之間,紅綺華雙眼一凝,然后瞬間沖出,然后瞬間插入了白易和俞寒兩人之間的戰斗。
  噗嗤一聲,長刀直接從前胸穿過,然后從后面露出了鋒利的刀尖。
  整個世界,仿佛在這瞬間完全定格。不管是伍爾夫還是四周的敵人,都用一副驚愕至極的神情看著眼前的一幕。不過,他們那副驚愕的神情,已經在隨著他們的身影逐漸淡去,只剩余了最中心的白易和紅綺華。
  紅綺華雙手推著長刀,支撐著白易的重量,雙眼中一種冷靜逐漸浮現,將原本即將浮現的另外一份記憶再次壓制了下去。
  白易露出一個慘然的笑容,身體仿佛失去了重量一樣,壓在紅綺華的身上,鮮血不斷的從白易的心臟里面流出。真是可惜啊,白易的右手緩緩的抬了起來,然后從紅綺華的臉頰撫摸而下。手指上的鮮血,在紅綺華的臉上留下了鮮紅的痕跡。
  “給……勝者的你,獎勵!”
  白易嘴里鮮血緩緩的流下,然后朝著紅綺華緩緩的靠近。白易貼近了紅綺華,然后輕輕的吻了上去。似乎吻到了,似乎又差之毫厘,在那突然之間,白易的身體完全的失去了重量,徹底的壓在了紅綺華的身上。
  這個時候,紅綺華目光無比的清冷,不過里面似乎再次多了一絲迷亂。這一絲迷亂,不是以前紅綺華的記憶,仿佛就是現在才產生的。紅綺華看著完全失去了生命氣息的白易,似乎還可以感受到那一瞬間,雙唇交錯的觸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