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570 臨戰之前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返回書頁
  這是周圣來到這里之后,第一次和寧雪見面。在之前就算是有機會,他也并沒有來見寧雪,仿佛本能的,他就不想面對寧雪目光一樣。不過,當周圣真正站在寧雪面前的時候,才發現完全不像他想的那么一回事。這個時候的寧雪目光里面沒有憤怒也沒有怨恨,只剩下一片平靜,而在這種平靜之下,仿佛又隱藏著瘋狂。
  周圣站立在外面,一時之間居然不知道該說什么,然后就這樣陷入了沉默。
  “你來這里,不會是專門來看看我現在的樣子的吧?”寧雪食指撐著下巴,歪著頭,露出一個病態一般的笑容。
  周圣頓時驚醒,然后才覺得面前的寧雪無比的陌生。
  “不,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你。”周圣猛然甩下頭,拋開心里雜亂的想法,然后說道。
  “怎么?”
  “紅綺華的身份,是什么?”周圣認真的問道。
  “哼~~!”聽見周圣的問題,寧雪頓時一個簡短而妖媚的笑容,眼中的那種戲謔和嘲諷連鬼都看得出來。好像是這樣呢,紅綺華很早的時候就消失了,所以外界并不知道紅綺華和白易之間的關系。而現在,紅綺華卻還成為了聯合國的招攬的高手。雖然不知道紅綺華的目的是什么,但是……。
  “回答我!”周圣被寧雪現在的目光看得異常的不舒服。
  “哼、哼哼哼哼……。”寧雪輕掩嘴唇,妖異的笑了起來。周圣你究竟是憑什么,認為我會回答你的問題。
  周圣也察覺到自己做了一件很傻的事,不過,他卻不愿意在寧雪面前示弱。“這樣就足夠了,看你的樣子,那個紅綺華的身份果然有問題。”
  “是嗎!”寧雪并沒有驚慌,反而很隨意悠然的說了一句。
  看見寧雪平靜的坐下,毫不在意的閉上雙眼之后,周圣又微微停頓。寧雪居然這么妖異而平靜,實在是讓他難以相信,就好像和之前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樣。眼睛微微瞇了瞇,周圣帶著難言的神色離開了這里。而即使是周圣離開,寧雪的樣子也沒有絲毫的變化,讓原本有些期待的周圣覺得心里仿佛空蕩蕩的。
  在離開之后,周圣并沒有立即去尋找紅綺華,而是細細的思索。
  紅綺華的身份肯定有問題,但是,卻未必就是臥底,否則在這么長的時間里面,百慕大群島不可能這么安靜。如果說有什么目的比救出寧雪他們更加重要,周圣卻又想不出來。最后的結論就是,他實在是想不出紅綺華的真正身份。
  不過,還不等他去詢問,就不得不面對更加迫切的事情——光明理事會,開始行動了!
  ……
  原本被密切注意的光明理事會各方人員突然之間全部消失了。不僅是夏威夷上面的光明理事會本部,與此同時,日本的白冥樓,中國的中雪府,意大利的新政府,新瑞士等等……所有光明理事會的勢力全都突然之間銷聲匿跡。這些勢力掌控的地域,仿佛突然之間就變成了無政權國家一樣。
  除了基本的維持日常運轉的機構,似乎所有高層都在突然之間消失了。
  可以說現在這些國家基本都處于一種完全不設防的狀態。不過在這種環境之下,卻驚人的沒有任何一人想要趁機鬧事。就連最無知的人,這個時候都提起了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著戰斗的結果。
  這些人一消失的瞬間,聯合國就頓時緊張起來。光明理事會肯定不會按照聯合國安排的劇本走下去,非要等聯合國布置好了才出現。誰都知道,等到白易等人再次出現的時候,最激烈的戰斗就將開始。
  周圣原本想要去找紅綺華確認一下的,但是在知道這個消息之后,頓時改變了方向。
  開始了!
  開始了,就算是最無知的人,這個時候都在心里這樣說道。這一場突然出現的戰斗,真的會按照傳言那樣,決定整個世界的走向。而這種戰斗之前的氣氛,讓人感覺如此的壓抑和不安。
  戰斗,會怎么樣?
  無數的人都望著美國的方向,心里默默的問道。
  明明知道那片大陸上即將發生戰斗,但是卻不能知道戰斗的過程,那種沉甸甸的等待著結果的心情,簡直讓人喘不過氣來。在這樣想著的時候,突然之間,光明理事會各個勢力里面,同時出現了美國那邊的畫面,一個又一個肅穆而安靜的地域。
  這個是!
  無數人頓時變得無比的驚愕,很顯然,光明理事會將會直播戰局,讓所有民眾知道整個世界的走向。
  現在戰斗還沒有開始,這些地域上面看上去還非常的平靜,并沒有任何出奇的地方,甚至,這些畫面當中出現的地方,也未必就是戰斗即將發生的地方。但是,所有看見直播畫面的人全部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只是靜靜的等待著結果。一時之間,仿佛整個世界全部都陷入了停滯一樣。
  整個世界上,并不是只有光明理事會和聯合國,還有在兩方夾縫里面生存的第三方勢力。這些勢力多半都屬于一些零散的小勢力,和兩大聯盟根本沒有可比性。原本,如果光明理事會和聯合國繼續這樣對峙下去的話,這些在夾縫里面生存的小勢力遲早會被雙方消磨掉。不過這個時候,兩大聯盟突然直接爆發了頂端戰爭,這些小勢力頓時覺得時來運轉了。
  當然,不是這個時候!
  雖然現在大多數國家的力量全部都消失一空,但是這些小勢力還是沒有妄動。除非那些真的蠢到家的人,幾乎所有人都知道,真正開始行動的時候,不會是現在。在戰斗結果出現之后,才是最好的行動時機。否則現在選錯了目標,到時候可不是僅僅吐出來就可以了的。
  不過,所有人都不知道,在這個時候,還有一群‘類人族’在行動。
  或許,已經有人發現了端倪,但是這個時候,大部分的人都被即將發生的戰斗所吸引了注意力,根本就沒有將心思放在上面。只有偶然涉足其中的某些人,才知道世界真的會改變走向,巨大的走向。只是不知道,等到所有人都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們是否能夠接受。
  ……
  “黑寶,那位始母大人究竟是誰啊?”聶青菱問道。在偶然進入類人族的地域之后,見識越多,聶青菱就越是對所有類人生物口中的‘始母大人’更加的好奇。而現在,這些類人生物所做的一切,更是讓她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機感。
  “始母大人就是始母大人,等你見到之后就知道了。”黑寶憨憨的回答到。
  “那么那個始母大人是想要與人類為敵嗎?”
  “不對啊,引領者大人也沒有說要與人類為敵啊。”黑白熊貓疑惑的看了聶青菱一眼。真是奇怪啊,他們對人類還是很友善的吧,否則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才不會管聶青菱的事情。而且難道這段時間他們對她還不夠好嗎?
  聶青菱看見黑寶的疑惑,都不知道怎么解釋了,他們知不知道他們現在的作為被人類知道之后,會被看做是什么?
  “黑寶是個笨蛋,你就不要問他了。”那條肥嘟嘟的鼻涕蟲眼睛上瞄,露出一個人性化的表情。
  “什么,你又知道多少。”黑寶被鼻涕蟲這么一說,頓時反駁。
  “哼,本大爺當初可是小米的鄰居,知道的東西當然多了,就連始母大人都夸我有個性。”鼻涕蟲身體扭了扭,靈活得好像在跳舞,得意無比。坐在鼻涕蟲背上的小玉頓時都被鼻涕蟲的動作給逗笑了。
  “小米又是誰?”聶青菱疑惑。
  “小米是我以前的鄰居,一只小倉鼠,想當初本大爺可是和小米大戰過三百回合。”鼻涕蟲立即說道。
  不是鄰居嗎,怎么又是大戰三百回合。聶青菱看向鼻涕蟲,然后突然明白過來,鼻涕蟲現在雖然兩米多長,肥胖無比,但是以前可還是一條鼻涕蟲啊。所謂的鄰居,不會是那只小倉鼠將他當做獵物想要捕食吧。
  仿佛是被聶青菱的目光給刺激到了,鼻涕蟲頓時大聲的叫了起來。“你那是什么目光,難道不明白所謂的交情都是打出來的嗎。而且現在我可要比小米強多了,十個她都不是我的對手了。”
  “是是,你很厲害,但是我還是不明白小米和你知道很多有什么關系。”
  “小米現在被始母大人帶在身邊的啊。”鼻涕蟲仿佛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
  聶青菱不由一陣無語,她本身就不知道啊,結果還變成她的錯了嗎。不過,這個時候聶青菱卻完全沒有在意鼻涕蟲那渺小的鄙視,而是無比的震驚。那只小倉鼠居然被帶在那個始母大人的身邊,果然那只小倉鼠比鼻涕蟲重要多了吧。不不不,鼻涕蟲這個家伙一扯起來就沒玩沒了的,現在最重要的是知道那個始母大人的想法啊。
  “始母大人的想法?”鼻涕蟲在聶青菱詢問之后,眼睛拐了拐,有些躲藏。那種東西,小米那笨蛋怎么可能告訴他啊。
  “你不知道?”
  “誰說不知道,對,小米說始母大人是給他們一個選擇的機會。”鼻涕蟲突然想起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聽見的一句話了,頓時胡扯到。等聶青菱想要問更多的時候,鼻涕蟲已經跑了好遠了。聶青菱看見鼻涕蟲那生怕再被自己詢問的樣子,都不知道鼻涕蟲究竟是不是胡扯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