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565 心態

雖然周圣暴露了出來,但是白易知道,整個中雪府里面的內奸肯定不會只有周圣一個人。而在周圣暴露之后,他的那幾個下屬也知道無比的危險,想要趁著混亂躲藏起來。雖然成功跑掉了兩個人,但是剩下的一人卻被白易給抓了出來。在混亂的局面當中,其他人都沒有察覺白易的舉動,但是白易卻已經從這個家伙口中知道了所有的經過。
  女人!
  沒有想到,最大的緣由,居然是因為寧雪是一個女人。
  說得也是呢,雖然人類的歷史上,也曾經出現過一些時代女性地位更高,但是其中的大部分歷史,男性始終是處于絕對的主導地位。而在更多是時候,女性都是作為一種從屬關系,地位比起男性是大大不如的。就算是之前的現代社會,表面上說男女平等,但是很多人的內心深處,其實都是有些大男子主意的。
  而這次,對方那邊的主意就是追到寧雪,然后人財雙收。如果真的迷得寧雪死心塌地的話,那么寧雪說不定還會成為對方的力量。
  女人為了自己的男人,有時候明明知道是錯誤的事情,但是也會義無反顧。所謂的愛情,就是這么沒有道理。
  而寧雪之前在魔鬼島上面的過往,顯然也證實了她正好就有這種‘潛質’。
  白易都不知道究竟該用何種表情來看待這次事件了。對于愛情,每個人都抱著一份美好的幻想。愛情并沒有所謂的對錯,更不存在絕對的強勢。如果男女雙方都想要在愛情中占據主導地位,那么雙方最終的結果肯定只會撞得頭破血流。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說寧雪做錯了,自找苦吃吧,貌似也并不是如此。
  遺世獨立,誰都不依靠,誰都不依附的人,更多的時候,只會讓人覺得難以接近。而很多女人,也更加喜歡那種小鳥依人,溫柔依戀,被寵愛的感覺。而這種小女人,很多時候也更能激發男子的保護和寵溺**。所以說,愛情并沒有所謂的道理,更不是所謂的處世之道。對于愛情的雙方來說,并沒有所謂的合理和公平,唯一可以衡量愛情的,只有一個標準——雙方自己是否接受。
  只要雙方自己沒有問題,不管是何種看上去不公平的愛情,旁人都沒有置喙的余地。
  估經過這次事件之后,寧雪的心態,肯定會再次發生改變吧。白易又想到了紅綺華,和寧雪相比,紅綺華就絕對不是那種小鳥依人的類型。想起紅綺華,白易就覺得心口隱隱作痛,那一拳可是差點將他給直接砸死了。白易覺得,自己的愛情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紅綺華本身就非常的獨立,現在偏偏還失憶了,想要追到她,更是遙遙無期的感覺。
  白易捂了一下額頭,然后朝著外面走了出來。不過這個時候,夜夜再次傳來一個消息,頓時讓白易心中雜亂的念頭全部揮之一空。
  “白易!”夜夜的聲音很平穩。
  “什么?”白易看向自己右肩上面的夜夜。
  “告訴你一個不怎么好的消息,馬爾維出事了。”夜夜說道。
  “怎么回事。”白易身邊的氣壓瞬間降低,不過白易的語氣還是很冷靜。
  “在下午14:37分左右,在魔鬼島的魯阿佩胡火山,馬爾維和神田清影兩人突然遭遇了敵人。在戰斗的時候,被我的衛星發現,在經過半個多小時的戰斗之后,馬爾維被對方抓了過去,只有神田清影在馬爾維的保護之下脫離。”夜夜這個時候也無比冷靜的說道。
  白易聽見這個時間,不就是他和周圣戰斗的時候嗎,怎么這么巧。不,就算是不是在這個時間,白冥樓里面也不會有人來得及過去幫忙。現在白易該思索的是怎么應對之后的局面。不出意外的話,對方肯定不會殺了馬爾維,否則也不會只是抓捕了。之后馬爾維的待遇,應該和寧雪差不多,也是讓他不得不投入進去的‘籌碼’。
  原本白易就已經打算去救寧雪了,現在多了一個馬爾維,只不過是讓白易更加下定了決心而已。不……白易想到一個問題,他為什么非要等對方告訴地點之后才去營救。“夜夜,知道馬爾維現在的位置嗎?”
  “不知道哦,對方很謹慎,除了在最初可以發現對方是沿著太平洋朝著美國方向移動以外,之后就屏蔽了衛星的探測。估計對方也是擔心在路上就被人追上吧。”夜夜說道。
  白易聽見夜夜這么說,就知道自己對方的準備果然很充分。既然不可能現在就去將馬爾維救下來,那么白易就只能詢問一些更佳詳細的戰斗情況了。現在白易更加好奇的是,馬爾維和神田清影的力量可不弱,究竟怎么會被抓住的。
  “敵人有多少,分別是誰?”
  “五個,他們的力量都很強大,算是頂端的水準,而其中一人更是非常的奇怪,他讓我想到了道爾。”
  “道爾?”
  “是識感力量。為首的那個男人的能力和招式,幾乎就是道爾的翻版,不過看上去,他的力量并沒有道爾這么純熟。具體怎么回事,就沒有人知道了。”夜夜分析道。
  白易也不太相信會這么快就出現第二個識感種源果實,不過如果不是種源果實的話,那么這個男人又是怎么回事?白易整理了一下思緒,然后開口。
  “神田清影呢?”
  “受了傷,掉到了海里,不過暫時沒有什么危險。我讓灸炎鳥和貝琪、伍爾夫他們三個過去將她接回來。”這個時候,夜夜的人偶里面,突然傳來茉茉的聲音。
  “他們三個嗎,知道了。”白易點點頭。如果是伍爾夫三人的話,那么就算是碰到真正的道爾,也有足夠的戰斗力。
  “整個局面呢?”白易再次問道。
  “初步的統計已經出來了,聯合國為了阻止你,這次可是下了大手筆。也可以說,你將原本就對峙的局面刺激到爆發了。光明理事會里面被抓的人不少,當然,聯合國的損失也更加的巨大。這些被抓的人里面,身份不一,其中一些表面并不是核心成員,但是經過仔細調查之后才發現,他們對于某些人來說,非常的重要。對方抓這么多人過去,原本是想要將你引過去,但是目前看來,很可能……。”
  “很可能什么?”
  “將會引發開幕之戰之后,最浩大的戰斗,雙方投入的力量都會超乎想象。”
  白易頓時凜然,但是卻又無比的不解。聯合國的目的主要是對付他,那么只需要抓合適的人就足夠了。夜夜說的表面不是核心成員,但是無比重要的,應該都算是親密人員吧。聯合國將這些人也全部抓過去,不是激怒了更多人嗎?
  ……
  這個時候,在百慕大群島上面,威利?波爾加拉正恭敬的站在紅綺華的前面,然后提出了心中的疑問。
  “不知道紅綺華大人你來這里是想要做什么呢?”威利并沒有拐彎抹角。
  紅綺華慵懶的靠在沙發上面,左手撐著頭,優雅的攪動這面前的咖啡。紅綺華的身姿非常的誘人,但是在前面的威利卻不敢有絲毫的直視,這種女人,太強勢了,可沒有什么男人可以消受。紅綺華沒有回答,威利也不敢有絲毫的焦急,只是靜靜的等待著。良久之后,紅綺華才抬起了頭。
  “你呢?”
  “我想要在聯合國占據高位,然后為之后的進攻打下基礎。”威利并沒有掩飾自己的目的。事實上,他需要掩飾的地方并不在這里。
  “這樣啊,你選擇了以人類為敵嗎。”紅綺華點點頭。
  “盡管去做你自己現在做的事情就可以,我沒有意見。不過有一點,不管是殺還是放,不要將無謂的情緒發泄在那些人的身上,虐待沒有多少意義。”紅綺華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然后說道。
  威利頓時凜然,沒有想到,紅綺華居然知道他做的事情。
  沒錯,那些被抓的人,大部分都是威利做的。威利的目的就是想讓整個世界掀起最大的沖突,讓頂端的那群人死得越多越好。只有力量最強大的頂端的那群人死得越多,那么之后對類人種族的抵抗力才越小。
  威利知道不可能問出來更多的東西了,在向紅綺華行了個禮之后,就走了出去。
  “紅綺華大人!”在威利離開之后,香茗立即緊張的問道。
  “你在擔心人類?”紅綺華笑著看著自家的小女仆。
  “不……只是不太明白大人的作法。”
  “我的作法嗎。”紅綺華淡淡的重復了一句,但是卻并沒有解釋。
  紅綺華確實對人類帶著深深的憎恨,不過那些憎恨,基本全部來自于當初融合母體力量的時候,被動融合過來的。母體的,無數實驗體的,那種對于人類深深的憎恨,就連現在,紅綺華都無法擺脫。但是,就算是失憶,但是紅綺華的本質里面,卻依舊是一個孑然高傲的女子,最討厭的,就是受到影響或者支配。
  她要做的,只能是她自己想做的,不管這件事是好還是壞!
  所以雖然明明憎恨著人類,但是一想到這并不是自己最主觀的想法,紅綺華就不愿意受到這種憎恨所驅動去做事。
  紅綺華愿意開啟智慧時代,點化出無數的智慧種族,那是她自己的本意。但是最后怎么決定,是與人類為敵還是為友,卻完全由她的那七個下屬自己來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