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559 內亂

寧雪也沒有安靜多久,很快,那一群研究人員又跑來了這里,想要知道剛才寧雪的變化究竟是怎么回事。就算是知道現在的寧雪非常危險,這群人也沒有絲毫的懼怕,反而興致盎然。而這個時候陷入安靜的寧雪也無法再次反抗,只能任由這些人檢查。
  檢查了半天,這些人也沒有折騰出個什么東西來。
  不過,寧雪自己卻發現自己的身體輕微的有了一些不同了。
  毫無疑問,寧雪的黑化是觀想術,和精神上的變化有非常深刻的關系。但是現在寧雪發現的變化卻不是關于自己意識和精神上面的,而是自己小腹位置的那個胎兒。原本寧雪的力量都受到那種奇特的拘束環和毒素的影響,所以無法調用,但是這個時候,卻有一股輕微的力量從她小腹異空間內的胎兒內傳出來。而且,原本受到毒性影響的部分正在逐漸轉變。
  究竟是什么變化,寧雪短時間內也分辨不出來,但是卻知道,果然就和她之前所感覺到的那樣,自己的轉機就在小腹那個所有人都檢查不到的胎兒身上。
  ————————
  在聯合國在百慕大群島布置的時候,白易也朝著日本飛了回去。寧雪居然被抓了,這個消息確實有些始料不及。毫無疑問,之后聯合國應該會以寧雪為誘餌,然后布下天羅地網。這個時候,白易想的事情就是……。
  “你會去嗎。”多蘿西問道。
  沒錯,就是多蘿西問的問題,白易會不會去救寧雪。這可不是隨便走一趟這樣簡單,聯合國肯定會針對性的布置下很多的力量。就算是白易現在進入了LV4,可以在世界上橫掃一圈,但是這種預先布置的設伏,對白易同樣擁有巨大的危險性。
  就白易個人而言,當然是愿意去救助寧雪的。但是,這肯定不是他一個人可以辦到的事,一旦白易前去的話,整個白冥樓肯定也不會袖手旁觀,到時候……能否可以救回寧雪暫且不論,但是白冥樓里面肯定會有人隕落。
  肯定!
  這幾乎是不用考慮的事情。像電影動漫那樣,經歷一番艱辛,雖然有波折,有人受傷,但是最后大家全部完好的活著回來的那種結局,基本上為零。這是任何一個在這個時代活下來的人,都可以清楚的了解的殘酷的本質。
  就算是白易,這個時候也不能簡單的做下決定。雖然救人什么的顯得很熱血,但是很多時候,那真實的本質就是用其他人的性命去換取另外一個人的性命,而且,還不能保證一定可以換得回來。
  其實,最理智的作法就是衡量得失之后,選擇其中小的一方來舍棄!
  比如現在,寧雪雖然被稱為是邪妃,但是考慮到去救她將會引發的戰斗的話,死亡的人數,戰斗的分量,肯定遠遠在寧雪一個人之上。現在最冷靜和理智的作法,就是對寧雪不管不問,然后繼續之前的橫掃,直到雙方撕破所有的平衡,廝殺得鮮血淋漓。只有一方完全消失的時候,這種局面才會真正結束。
  “你會去嗎?”多蘿西再次問道。
  白易還是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事實上,白易比很多人都理智,知道自己想要做的究竟是什么。但是就算是理智如白易,這個時候也無法簡單的做出決定。因為,那意味著白易已經完全舍棄了作為人類的感情,成為純粹的功利性質的怪物。不,怪物不怪物什么的,白易無所謂,但是他現在確實無法簡單的就決定下來。
  “你居然也會猶豫,真是稀奇,為了你的目的,死亡數億人你不是都無動于衷嗎,現在居然會為了一個女人而猶豫。難道,你和寧雪還有什么特別**的關系?”多蘿西在看見白易沒有回答之后,不由微微的嘲諷。
  白易眼睛下垂,靜靜的看了一眼左胸。白易的視線就仿佛穿透了身體一樣,原本還想說什么的多蘿西立即就停了下來。現在兩人雖然看上去很和諧,但是并不是說,白易可以任由多蘿西在旁邊冷嘲暗諷。白易這一個眼神,立即讓多蘿西明白了自己現在的處境,然后心里升起了一抹苦笑和警惕。
  她這是怎么了?
  多蘿西并不是那種嘴碎的女人,以前也從來不會對誰說這些話,難道是因為長期和白易相處,所以不知不覺間認為兩人已經熟悉了嗎?
  在多蘿西閉嘴之后,白易繼續朝著中國的方向飛了出去。寧雪因為意外而被聯合國抓了過去,現在的中雪府不知道亂成什么樣子了。按理說,白易是沒有資格過問中雪府的內部事務的,但是畢竟中雪府也屬于光明理事會的一員,而且寧雪和白易私交甚厚,所以還是準備去查看一番。
  現在的中雪府說是很亂吧,也不算很亂,或者說,故意的混亂。周圣在之前就早有準備,這個時候,更是開始逐漸蠶食瓜分權利。就算是混亂,似乎也是特別制造出來的,因為在這種混亂的情況里面,如果發生了什么事情的話,也更好隱藏。而等到之后局面重新恢復平穩的時候,就算是有人發現某些人就這樣不知不覺的消失了,后面也不可能在混亂的線索里面追究得出來。
  寧雪不是沒有親近的手下,只不過他們從來都沒有想過寧雪會出事,所以這個時候面對混亂的局面,都顯得有些措手不及。
  白易找的人是青詩雨,因為相互之間的交流,白易知道寧雪對她非常的信任。
  “……!”
  白易接通了青詩雨的手機,居然是一串盲音,就在白易疑惑的時候,突然從對面傳來啪嚓一聲碎裂的聲音,然后就徹底失去了信號。白易瞬間就想到了是怎么回事,在寧雪消失之后,內亂居然已經波及到了青詩雨,這個時候,恐怕她的情況非常的危急,根本就沒有足夠的時間來接通電話。
  “夜夜,位置!”白易說道。
  “稍等。”夜夜說道,然后立即開始分析信號傳來的方向。
  “在成都方向,我需要時間來縮小范圍。”夜夜很快就傳來了消息,而這個時候,白易已經直接飛了出去。
  白易已經大致猜到了寧雪出事之后中雪府會非常的混亂,但是沒有想到,居然會亂到這種程度。就連作為寧雪秘書和近侍的青詩雨都會出事。一般情況,顯然是不可能發生這種事情的,除非這一切就是某些人故意謀劃好的。那么在寧雪消失之后,作為寧雪親近人員的青詩雨當然就會被視作眼中釘。
  在白易飛行的時候,夜夜就開始搜索之前的信號傳來的方向。因為只有一瞬間,所以想要找到的話,沒有這么容易。不過現在夜夜也知道不能耽擱時間,所以立即調用了很大的運算資源。
  很快,夜夜就再次傳給白易一個位置,然后白易沒有遲疑的再次加速。
  當白易趕來的時候,才發現情況并沒有危急到那種特別的地步,怎么說,青詩雨作為寧雪的秘書,實力也是非常出色的,不可能這么容易就被干掉。當然了,如果繼續這樣下去,青詩雨肯定無法堅持到最后就是。白易不知道,能夠讓青詩雨堅持下去的原因,就是之前他的那個電話。
  青詩雨不知道白易和寧雪之間的詳細關系,但是在青詩雨眼中,兩人無疑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所以這個時候看見白易的電話,她就知道還有轉機的機會。
  白易過來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在街道上面戰斗的幾人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就發現在幾人的中間突然多出了一個人。當他們回過神來之后,頓時露出截然相反的兩種情緒。青詩雨是一種大喜過望的神色,而那幾個帶著面具的家伙則是露出一副驚恐的神色。
  逃!
  白易這幾天在世界上掀起的腥風血雨并沒有大肆的公布,但是作為這個圈子里面的人,他們多少還是聽聞了一些。那種壓倒性的力量,殘酷果決的手段,他們根本連為敵的心思都無法提起。
  “這樣就走了不是很沒有禮貌嗎。”白易淡淡的說了一句。
  聽見白易的話,正在逃跑的四人頓時變換了一下眼色。在白易剛剛動起來的時候,四人頓時突然一個轉身,然后各種洶涌的攻擊瞬間爆發。看見這種景象,剛剛才安心的青詩雨頓時不安的張開了嘴巴,生怕白易陷入了四人的伏擊當中。不過這個時候,白易卻流暢的在幾人的攻擊里面滑過,然后停在幾人的身后。
  “怎么了,以為我會瞬間反擊,然后殺掉你們嗎。”白易的聲音從幾人身后傳來,就仿佛有一個巨大的陰影將幾人籠罩一樣。
  原本就被白易的動作嚇住的四人頓時流下了冷汗。沒錯,四人從來就沒有想過可以傷害到白易,更不用說殺掉白易了。他們這種兇猛的攻擊,看似為了擊殺白易,不如說是想自己找死而已。因為他們都知道,在白易面前,恐怕他們就算是想要自殺都不可能。不過,四人沒有想到白易的目光居然如此透徹,瞬間就看穿了他們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