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4)      第1347這份信念(11-14)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4)     

災厄紀元55 陶馬魯努依


  “不過你們這次做得不錯,雖然是歪打正著,但是也幸好是將這個家伙釣起來了,否則讓這家伙就這樣潛伏在旁邊,真的很危險。”白易說道。
  “白易,這家伙也要收起來當食材嗎?”伍爾夫問了一句。
  白易仔細看了一眼這頭毒刺蜥的肌肉,鮮紅色,但是白易調整了一下角度,對著太陽之后,立即看見那些汁液泛著淡紫色的光芒。肉類當然可以食用,恐怕營養價值還非常的高,但是很顯然,這東西普通的處理方式根本不行,如果不想被毒死的話。
  “不用了,這東西有毒,如果是平時,或許我還有興趣嘗試一下怎么處理,來中和這些毒素,不過現在沒有時間。”白易說著,直斬刀用力,將毒刺蜥挑轉過來,然后從腹部解剖開,最后挑選了幾種內臟和一段約一米的肉切了下來。
  “不是說不能吃嗎?”
  “這東西當然不能吃,我是想嘗試研究怎么處理這東西,中和里面的毒素。以后誰也不知道會遇見什么,說不定在沒有食物的時候,就只能用這些東西充饑了。你們記好了,以后拿食材的時候千萬別拿錯了。”白易對著所有人說道。
  “嗯。”所有人都點點頭,然后看著白易將這一段毒刺蜥的肉放在一個鐵桶里面。
  白易回到茉茉旁邊,才發現茉茉身體依舊在顫抖,但是卻拔出了自己的短刀,緊緊的握在手上。由于過于用力,茉茉的小手都變得慘白了,看見白易走了過來,茉茉立即抬頭,望著白易,眼中閃動著害怕和委屈。
  白易蹲了下來,輕輕的撫摸著茉茉緊繃的小臉,露出一個笑容。
  在白易的撫慰之下,茉茉繃緊的身體逐漸放松下來,那一雙看上去有些失明的瞳孔終于緩緩的恢復了焦距。然后一下子撲到白易的懷抱里面,哇的一聲大哭出來。白易差點就被茉茉不分敵我的一刀給直接刺到了,小心的抓住茉茉的刀之后,白易才拍著茉茉的后背。
  “乖,盡情的哭吧。”
  白易這段時間一直強調,現在的新西蘭變得非常危險,每個人都必須要做好隨時面對危險的準備。要知道,在面對危險,在最后一刻還能夠保護自己的,只有自己。這還是茉茉第一次這樣正面對上一頭兇猛的怪獸,茉茉能夠記得白易的話,將短刀拔出來就已經做得很好了。要知道,現在的茉茉可是只有四歲。
  “白易……!”伍爾夫和馬丁想要解釋什么。不過白易對著他們搖搖頭。
  白易并沒有生氣,不如說,有些高興,畢竟茉茉隨時都要踏出這一步,這次雖然有些驚險,但是并沒有真正出事。在茉茉恢復平靜之后,白易才帶著茉茉來到沙皮的旁邊。現在的沙皮站立起來足足一米高了,看上去非常的猙獰。
  白易看見沙皮的右爪上面沾著一些血跡,不是沙皮自己的,是剛才趁著毒刺蜥剛升出水面的時候在鼻子上面掏的一爪。
  現在沙皮融合的基因有1.蛞蝓、2.螞蟻、3.蜂鳥,這是白易做主讓沙皮融合的基因,估計沙皮這下要融合第四種生物的基因了。就是不知道這頭怪獸原本的基因究竟是什么,希望不要太差。
  白易拍了拍沙皮的腦袋,肌肉擠破了皮膚,崩裂出來,摸上去很粗糙,但是卻有一股堅韌的感覺。
  一群人朝著營地走了回去,沙皮走在白易的身后,巨大的身軀帶著恐怖的壓力。
  發生了一點小意外,不過轉眼所有人就將這事放在了一邊,不過就是一頭怪獸嘛,完全沒什么大不了的。很快,伍爾夫期待的全牛火鍋就做了出來,所有人頓時圍坐在一起大快朵頤。這種時代,沒有什么事情能比填飽肚子更加重要了。
  ……
  很快,白易他們就吃過,然后開著車子離開了這里。而過了兩個多小時,又有兩輛車子來到了這里,然后停了下來。
  “隊長,這里有個小農場,天快黑了,我們要在這里休整嗎?”車子上面傳來一個聲音。
  “就在這里吧,記得小心點。”另外一個聲音傳了出來,然后六個人從車子上面走了下來。當然,這六個人也只是似‘人’而已,現在的新西蘭,估計只有很少的人還保留著完整的人類形態了。死了的人不說了,活著的人,估計有九成都融合了其他的生物基因。
  “隊長,這里好像有人停留過……隊長,隊長,這里有一頭怪獸,好多的肉!”突然之間,被派出去先探查情況的那個家伙就驚喜的大聲喊了起來,朝著那頭毒刺蜥的尸體跑了過去。
  “等等!”那個被稱為隊長的人立即緊張的叫住了這個家伙。
  “怎么了,隊長!”幸好,這個隊長的威信還是不錯的,那個原本興奮的隊員聽見他的話之后,立即停了下來。
  “小心一點,這種饑餓的時候,還有怪獸的肉留了下來,你們就不奇怪嗎。”這個隊長說著,緩緩的朝著毒刺蜥走了過去。
  一群人來到這里,然后那個隊長小心的檢查這周圍的痕跡,眉頭越皺越緊。
  “怎么了,隊長?”
  “高手,還有,這肉估計不能吃。”
  “你們看這些痕跡,很明顯,是有人在河邊突然遇見了這頭怪獸,但是他們卻沒有多少慌亂。而這里,看這些尖刺的痕跡,一個小范圍濺落了一圈,但是唯獨中間一顆都沒有,而周圍也沒有其他的血跡,顯然這些尖刺是被全部擋下來了。而周圍并沒有其他的戰斗痕跡了,應該是在下一瞬間,這頭怪獸就被直接斬殺了。好平滑的切口,恐怕那個人手里有一柄非常的鋒利的斬刀。”那個隊長從一些細小的痕跡逐漸開始分析。
  “這怪獸估計是有毒的……。”說著,這個隊長又看著胸腹部位,被白易切下來的那個巨大的豁口。
  “莫里,拿刀來,我們也切一塊肉下來。”這個隊長對著那個最跳脫的少年說道。
  “可是隊長,你不是才說有毒嗎?”
  “是有毒,但是又不是讓你吃,這東西偶爾也會發揮其他的作用,有備無患。”這名隊長解釋道。在切下一塊巨大的肉之后,這個隊長又讓人隨便挖了一個坑,將毒刺蜥給埋掉。這東西推到河里面,估計會毒死一大片。
  “我還肯定,前面那個隊伍肯定有一個很棒的廚師,不知道他們走了多久了,這里的空地上面居然還殘留著食物的香味……。”這個家伙嘴里說著,吞了一口口水。然后發現了倒在角落的火鍋的殘渣。
  “你這家伙,意思是我的廚藝不好,弄的東西不好吃是吧。”一個比較肥胖的豬人走了出來,甕聲甕氣的說道。
  “本來就不好吃……。”
  “那你來做,我正好不想干這份工作……。”那個豬人立即撒手不干了。
  “喂,你怎么能這樣,我們這里就你做的東西勉強可以入口了,混蛋,你別嘚瑟哈……。”這只隊伍里面頓時亂糟糟的。
  那個隊長不由捂住了腦袋,一群笨蛋,看來真的要找一個廚師了,真正的廚師。所謂真正的廚師,是指可以將那些奇怪的食材做成可口的食物的。像他們,其實一般的油鹽肯定是不會放錯的,但是現在的新西蘭就沒有正常的食材了,不會處理,那口感,簡直就別提了。吃了幾天老豬做的東西,舌頭都快長霉了。
  不,應該說沒被毒死就算他們生命力強大!
  ……
  白易可不知道他們隨意倒在角落的火鍋殘渣都差點引發了一個團隊的內部火拼,估計知道的話,肯定會笑出來的吧。
  現在白易他們已經來到了陶馬魯努依。
  陶馬魯努依位于旺加努伊河和歐加魯伊河的交匯處,風景非常的優美,白易去年在懷卡托大學放假的時候,還帶著茉茉來滑雪度假的。不過現在,傍晚中的城市沒有絲毫的生機,殘雪中透露出來的,只有冰冷和死寂。
  “走吧,趁天還沒黑,在城市里面找個休息的地方。”白易說道。
  現在的城市已經并不像新西蘭最初變化的那樣混亂了,而且白易他們也已經不像最初那樣茫然沒有戰斗力了。
  白易開著車子來到城市邊緣,然后停在一個名為TheFlaxCafe的咖啡店。上次白易來這里,就在這個咖啡店停留過,這里的咖啡非常不錯。而且這個咖啡店不大不小,他們幾人的話,剛好足夠休息。而在不遠處,就是一個加油站,雖然現在已經被破壞了,但是白易還是希望可以找到一些汽油,否則他們的車子就開不動了。
  “白易你在找什么?”莎拉看見白易在咖啡廳里面翻找,不由問道。
  “上次來這個咖啡廳,和吉本很談得來,他和我說過他有一些珍藏的麝香貓咖啡,一直舍不得喝。啊,找到了……!”白易說道,語氣突然顯得低沉。上一次在這里喝咖啡,周圍還是這么溫馨寧靜,而再次來這里,已經物似人非。吉本居然連他珍藏的咖啡都沒有帶走,可想而知多半是遭遇不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