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557 極致的黑化

寧雪的瞳孔微微縮了一下,然后站了起來,面對著紅綺華。就算是失去了一條手臂,就算是現在還是階下囚,但是寧雪卻不愿意在紅綺華面前失去了氣度。兩個女子就這樣靜靜的對視,一句話都沒有說。
  香茗帶著小米縮在旁邊,根本不敢插手進來。
  在來的路上,香茗就在猜測紅綺華大人究竟是去見誰,她的心里想了好幾個人的名字,但是怎么也沒有想到紅綺華去見的人居然是邪妃。就算是現在邪妃貌似被囚禁了,但是身上的氣息依舊讓她感到壓抑。如果不是長期跟隨紅綺華,已經變得習慣了的話,像她這種后期才融合活性細胞的進化人類,基本上都會受到本能的壓制。
  從寧雪的神情,紅綺華就知道寧雪確實是認識自己的,不過可惜的是,她沒有以前的記憶。
  “哈、哈哈哈哈……!”寧雪笑了起來,神情有些怪異而又有些坦然。
  寧雪連眼淚都笑出來了,在這笑聲里面,是一種難以言語的感情的波動。過了好一會之后,寧雪才停止了笑聲。其實,寧雪一直都認為自己愧對了紅綺華,當初在新西蘭開始逃亡的時候,如果不是白易和紅綺華的話,估計他們那個隊伍里面死的人會更多。但是,為了俞寒的野心,寧雪拋棄了自己的判斷,對白易和紅綺華他們下了殺手。
  以前寧雪一直都對紅綺華的死而耿耿于懷,不過現在看見紅綺華之后,各種感情卻突然完全爆發,讓她忍不住有些失態。
  俞寒的行為在很多人眼中就是最符合自身利益的作法,但是很可惜,俞寒還是沒有走到最后。而原本以為已經死掉的紅綺華居然又活了過來,雖然好像失去了記憶,但是起碼活了不是嗎。寧雪都不知道這該不該算是‘善惡有報’了,總之,在看見紅綺華的一瞬間,寧雪的心里變得非常的怪異。
  香茗不知道寧雪為什么要笑,但是卻完全不敢插嘴。事實上,香茗知道自己的身份,見識的秘密很多了,如果沒有實力,最好的方式就是管好自己。
  “好久不見!”寧雪停下笑聲之后,灑然的說了一句。
  “不,我沒有以前的記憶。”
  “我知道。”寧雪點點頭。四年多前,白易在重慶那邊偶然遇見了紅綺華,結果似乎發生了一些什么事情。后來她向白冥樓詢問過,雖然茉茉那個時候心情特別的不爽,但是大致的消息還是告訴了寧雪的。
  “抱歉吶,我這里好像沒有什么可以招待你的地方。”寧雪朝著后面轉過了身去,然后坐了下來,就仿佛這個臨時的房間她就是主人一樣。
  “我不介意。”紅綺華直接扯掉了鎖緊的房門,然后走了進去。
  寧雪從剛才看見紅綺華來這里,就多少猜到了紅綺華應該不是像她這樣被抓來的。現在看見紅綺華的舉動,更是證明了這一點。同樣,寧雪也不認為紅綺華是來救她的,兩人現在根本就只算是初識。紅綺華來到這里,八成只是為了詢問一些以前的東西而已。
  從紅綺華進入這里開始,上面的守衛就沒敢隱瞞,立即將消息傳遞了上去。在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周從禮原本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情頓時又一跳,又是那個女人。
  不過那個女人為什么會去找邪妃?
  紅綺華很明顯是中國人,但是關于紅綺華的資料,外界根本就找不到,就仿佛是突然蹦出來的一樣。紅綺華在新西蘭活性細胞爆發的初期就陷入了研究所里面,而知道這件事的人,沒事也不會將‘死者’拿出來亂說,所以說就算是聯合國,都沒有收集到任何的消息。更不知道紅綺華和白易他們之間的關系會那么深。
  不過就算是不知道紅綺華和白易之間的關系,周從禮還是無比的警惕。因為不管怎么說,紅綺華會找到寧雪都實在是太奇怪了。
  寧雪這里當然有全方位監控設施,周從禮立即用自己的權限打開了這里的監控設施,想要知道兩人究竟在說些什么。不過可惜的是,以寧雪所在的房間百米范圍內,仿佛出現了一股無形的力量,將所有的信息都完全隔絕了。而且不僅于此,就連四周守衛的人員,都無法進入那個范圍之內,一旦撞上去,就會被一股力量直接推回來,而且撞上去的力量越大,受到的反彈就越大。
  這個地方本身就是研究所,原本就在研究什么東西的那一群研究人員看見這種現象之后,頓時攆開了那群守衛,興致盎然的開始研究這個防御場。
  這肯定不是之前就存在的防御場,唯一的解釋,就是進入里面的紅綺華的能力了。
  周從禮在聽見下面的人的回答之后,立即朝著這個方向跑來,想要質問一下,紅綺華究竟想要做什么。難道她其實是來救邪妃的?周從禮不由升起了這個念頭。周從禮趕來這里的時間并不長,但是紅綺華和寧雪似乎也并沒有說多少話。當周從禮來到這里的時候,四周的守衛立即行禮,然后周從禮才知道,紅綺華早就離開了。
  “邪妃呢?”周從禮緊張的問道。
  “在里面。”一個守衛隊長回答到。
  周從禮緊張的朝著里面走去,很快就來到了寧雪的這個位置。當周從禮出現的時候,寧雪的瞳孔深處微微閃了一下,然后又恢復了安靜。周從禮看著大開的房門,以及平靜的坐在里面的寧雪,不由皺了一下眉頭。
  “紅綺華和你究竟是什么關系?”
  “怎么,你不知道嗎。”
  “別和我打迷糊眼,說清楚。”周從禮抓住了寧雪的脖子,狠狠的說道。之前面對那些從外面邀請而來的高手,周從禮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氣,這個時候面對毫無反抗能力的寧雪,似乎他才可以展現自己的力量。
  “嘻~~!”寧雪妖異的一笑,眼中閃過一絲輕蔑。
  “信不信我再拆掉你一條手臂。”
  “無所謂,你盡管做就是了。”寧雪的眼神無比的冷靜,仿佛說的事情和自己無關一樣。周從禮真的很想這樣真的拆掉寧雪的一條手臂,但是還是忍住了怒氣。
  “哈哈哈,確實,對于你這樣的女子,傷痛或許根本就不值一提,但是如果這樣呢。”周從禮右手下滑,逐漸分開了寧雪前胸的衣衫。
  寧雪的瞳孔微微收縮,但是卻沒有說話。
  “你是周圣追求的女人,雖然我那個弟弟是帶著其他的目的追求你的,但是好像還是有幾分真心的。你說如果我占有了你的話,他會是什么心情?”周從禮緩緩的將手滑了下去,從寧雪光華的皮膚上面滑過。不得不說,寧雪經過這幾年的經歷,身體調養得非常好,藉由身份而養成的氣質,讓寧雪變得越來越誘人。而這種地位和美貌氣質具備的女人,最能激發男人的占有欲。
  “原來如此,關系不和的兄弟啊。”寧雪仿佛在聽別人的事情一樣,還點了點頭。
  “你不害怕?”
  “無非就這種手段而已。”寧雪直視著周從禮,眼中平靜到壓抑,仿佛冰凍一般的冷靜。就算是這個時候,周從禮的右手已經撫摸到了她的私處,寧雪的臉上也沒有絲毫的變色。事實上,寧雪從被抓來的時候,就知道或許逃不掉這種侮辱,就算是有了那個研究長的承諾,估計也很難。
  可惡!
  寧雪的這種眼神,讓周從禮無比的憤怒。以前的那些女人,哪個不是巴結他,哪個不是戰戰兢兢求饒的眼神。那種在對方哀求的神情中占有對方的感覺,簡直讓他扭曲的內心舒爽到不行。但是都這種時候了,寧雪居然還是這種冷靜的神色。
  周從禮瞬間撕裂了寧雪的衣服,然后伸出舌頭舔在了寧雪的臉上。
  即使這樣,寧雪的眼神依舊沒有變化,只是冷冷的看著周從禮。不會求饒也不會躲避,犯了錯誤,就要付出代價。但是如果以為就因為這樣,就可以摧毀她的心靈的話,那就大錯特錯。
  “紅綺華大人,為什么不幫她?”遠處的香茗有些看不下去了。
  “不,還差一點。”紅綺華搖頭。
  差一點?香茗不明白紅綺華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紅綺華都開口了,她就不在詢問,只能靜靜的觀察下去。
  確實是差一點,從被抓到這里之后,寧雪的內心就在逐漸轉變,但是還差了一點契機。當周從禮壓在寧雪身上的瞬間,寧雪的嘴角頓時裂開,意識海內,那個虛影瞬間轉變。連帶著,寧雪的瞳孔深層也瞬間閃過一抹血色,然后瞬間占滿了瞳孔。
  這個時候,紅綺華輕蔑的一笑。
  完全沉迷于**的周從禮哪里可以發現寧雪的轉變,面對寧雪誘人的**,早就急不可耐的想要插進去了。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寧雪突然伸出了右手,抓住了周從禮的肩膀,然后突然一個翻身。就在周從禮驚愕的時候,寧雪突然之間歪著頭猙獰的咆哮起來,瞳孔深處的狂亂和壓抑瞬間爆發。整個房間全部收到無形的沖擊,瞬間朝著外面崩裂。
  完全轉變……極致的黑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