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556 五人

就和所有人所期待的差不多,外界進來的人也可以直接占據高位,但是要求的實力必須非常的高,而且還需要在這次戰斗里面立下很大的功勞才可以。如果不是時局特殊,否則根本就沒有這種機會,不管再怎么實力強大,想要坐到最高的那個位置,都需要時間的積累,也就是所謂的資歷。
  雖然以舍棄寧雪為代價,中國獲得了臨時領導人的位置,但是周從禮知道,中國也因此讓其他國家升起了抵觸的心理。
  原本以為這些從世界各地邀請而來的散人如果收服的話,會是一群不錯的助力,結果周從禮完全沒有想到,這些家伙每個都這么桀驁不馴。雖然他也從來沒有想過什么王者之氣一放,對方納頭就拜,但是這他媽的和期待也相差太遠了。就算是原本對他的身份還有幾分恭敬的幾人,在受到紅綺華等人的影響之后,也變得野心勃勃。
  我草!
  這個時候,周從禮很想直接狂罵幾句,不過最后,他還是沒有這么做。雖然心里非常的不爽,但是之前的目的,試探這群人的性格什么的,基本還是達成了。
  從外界招收進來的人一共有十四人,毫無疑問,這十四人或許在外界不如白易他們那群人這么出名,但是,這些人的實力都非常強大。大部分人雖然沒有明確的表態,但是周從禮基本還是可以確認,這些人都比較安分的,同樣還是對他的身份心存一些敬畏,只不過是受到了那幾個人的刺激和挑撥而已。
  關鍵是其中的五人,非常非常的棘手!
  1巴茲爾加曼,外界稱為占卜師,能力很神秘,很少動手,但是凡是和他作對的家伙,總是無法達成目標,而且最后總是死得不明不白。而且從這家伙的態度來看就知道,他對自己也算不上是尊敬,那個愚者,八成不是什么好的評價。
  最關鍵的是,所謂的‘愚者’究竟是什么意思,在沒有知道確切的解釋之前,周從禮總覺得心里微微的不安。
  2米爾丁??克萊夫,如同蛇一樣的男人,雖然一直在笑,但是那種笑容總給人一種陰冷的感覺。從一進入這個大廳開始,四周的人就不由自主的避開這個家伙。沒有任何的暗示,但是似乎這就是他帶給其他人的本能。
  3巴庫魯??大熊,從進入大廳之后,這個肌肉發達,如同一頭棕熊一樣的家伙就沒有說過話。不過,龐大的身軀,還有韻繞在這個家伙身邊的那淡淡的壓抑氣息,就讓人知道這家伙很不好惹。
  想到巴庫魯??大熊和聯合國所說的條件,周從禮就知道,他可以受到驅使,但是絕對不可能收服。這是一個有著自己目的,無比執拗的家伙。
  4威利??波爾加拉,自薦而來,看上去神情比較囂張,但是實力確實很出色。從美國那邊的戰斗記錄來看,這家伙絕對是身為頂級的進化人類之一。不過,正是因為自薦,所以他的目的才值得斟酌,如果不是目的奇特,就是野心很驚人。
  5最后一個……紅綺華,這個智利總統推薦而來的女人,表面看上去無比的平靜,語氣也很平淡,但是認真一看就知道,在她的眼中,沒有任何人的存在。那一份冷漠和傲然不需要特別的表現,就可以讓人清晰的感受得到。
  這種性格的女人怎么會答應來這種權利場所的?
  而且,根據智利那邊說的答應紅綺華的條件,也非常的奇怪。
  周從禮無法理解這個問題。但是毫無疑問,紅綺華的實力很高,因為他發現那個威利??波爾加拉總是下意識的對紅綺華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那種微小的姿態不明顯,但是周從禮卻可以判斷出來,那是——恭敬!
  但是威利的實力,周從禮可是從資料上面知道的,這家伙在美國那邊出現的時候,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狂得沒邊的家伙。
  難道兩人認識,而且威利知道紅綺華的身份和真正實力?
  除了這五人以外,其他的九人實力也不差,但是總覺得這九人比起這五人來,稍稍要次了一籌。雖然說有實力的人都有自己的個性是不假,但是這些人對于周從禮來說就個性得過頭了。明明是想要收服這些人成為自己的力量的,但是今天初次見面他就知道——難!
  想到來這里之前,周圣的那個表情,周從禮就覺得怒火直冒。明明是一個小三的賤種,居然融合的活性細胞發生了異變,產生了那種能力。臨走的時候,周圣的那個表情,明明是在嘲諷他,示意他可以得到這次的位置,完全就是得到了他的幫忙。雖然事實就是如此,但是正是因為這樣,周從禮才覺得無比的憋氣。
  周從禮無比的憋氣,但是也知道這算是父親對他的偏袒了,否則怎么會讓他來這里。想到這里,就算是這些人非常的難以收服,但是周從禮也不會放棄。
  “就是這樣,諸位在這次戰場上面比較自由,但是之后想要獲得什么,就需要有相應的付出。諸位還有什么疑問,可以提出來。”周從禮說道。
  周從禮剛剛說完,紅綺華就直接轉身,然后朝著外面走了出去。
  啊~!
  大廳里面的人頓時再次被紅綺華的動作給刺激得微微張開嘴巴,這個女人,這種態度還真是夠肆無忌憚的。這個女人眼中的輕視簡直直達眼底,根本連半點做作的樣子都欠奉。
  威利撇撇嘴,然后也站了起來,禮貌性的一個點頭之后也朝著外面走去。
  有了兩個帶頭的,其他人當然也不會繼續留在這里了,紛紛站了起來,然后朝著外面走了出去。就算是周從禮還什么都沒有說,但是所有人基本都已經默認,他就是一個依靠背后力量獲得這個位置的人而已。因為周從禮的實力顯然是后一批融合活性細胞的人,能夠坐在這個位置,身份當然不用多說了。
  在所有人都消失之后,周從禮的手中才傳來啪的一聲脆響,什么東西被他給捏碎了。
  這種輕視,周從禮從出生之后還從來沒有經受過。
  經過外面大門的時候,等待在那里的香茗立即跟在了紅綺華的身后。紅綺華看見香茗肩膀上可愛的小米,不由自主的就想要伸出手指來逗弄一下。不過紅綺華最后還是沒有這么做,因為她可以感受到小米對自己的敬畏和臣服,唯獨沒有親近。事實上,小米從來不敢對著紅綺華撒嬌,更不敢爬到紅綺華的身上去玩耍。
  得到什么,當然也會失去一些什么。
  “走吧!”紅綺華壓下了心里淡淡的想法,然后朝著外面走去。
  “是!”香茗點點頭。
  “大人這是去什么地方?”香茗發現紅綺華走的道路越來越偏僻,不由問了一句。
  “去見一個人,應該是……故人!”紅綺華說道。應該是故人吧,這具身體的故人,只不過,現在的紅綺華完全沒有記憶就是。
  沒有多久,紅綺華就通過生命場找到了那個隱藏在這里的實驗基地,以及被囚禁在最中心的寧雪。作為被邀請而來的高手,紅綺華他們的權限還算是比較大的。那些守衛早就接到了通知,不要冒犯了這些‘大人’,但是他們沒有想到,紅綺華居然會來到這種隱秘的場所。究竟他們有沒有進入里面的權利,之前的臨時通告上面,都沒有說得清楚。
  “這個,我們需要請示!”攔住紅綺華的那個守衛說道。
  “那么你們請示就是。”紅綺華說道。
  聽見紅綺華這么說,這幾個守衛不由松了一口氣,不過下一瞬間,這幾人就覺得不對了。因為紅綺華直接朝著里面走了進去,根本就無視了他們的阻攔。下意識的阻攔在紅綺華的身前之后,這幾個守衛才感覺無比的壓抑。紅綺華目光,讓幾人從心底覺得自己的行為就是在冒犯一樣。
  “你們不是要請示嗎,繼續就是,不用管我。”紅綺華說道,然后朝著里面走去。
  這一次,沒有任何人敢于阻攔了,不過這些人心里簡直想哭了。因為紅綺華的意思是,他們盡管自己請示就是,她又不會打擾他們,但是很顯然他們請示的結果對于紅綺華來說并不重要,她也不會理會。
  既然這樣,你老還說什么請示之類的。
  面對這種霸道而自我的態度,幾個守衛卻什么都不敢反駁,只能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紅綺華朝著里面走了進去。
  在第一關過了之后,后面似乎也變得輕松了,沒有多久,紅綺華就來到了寧雪這里。
  寧雪似乎剛經歷了什么實驗,這個時候神情很疲憊,正一個人坐在那些人給她安排的房間里面靜靜的休息。不過,就算是在休息,寧雪也在逐漸的調養著自身。她的力量大部分都被那種怪異的拘束環和毒素給禁錮了,只不過,還有一個例外,就是她小腹處,完全處于另外一個空間內的胎兒。
  寧雪也只是剛發現自己這個胎兒不久,還沒有真正仔細的研究過,所以她也想不到這個胎兒究竟有什么作用。不過寧雪本能的覺得,如果自己想要擺脫這種局面的話,估計轉機就在那個不明作用的胎兒身上。
  突然之間,寧雪抬起了頭,然后才發現在外面站立著另外一個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