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553 真正的邪妃

聯合國改體之后,很多人都盯著那個位置,因為一旦坐上去的話,以后聯合國發展起來,所掌握的權利簡直大得驚人。不過,雖然誰都看好那個位置,但是按照之前說的,誰阻止了白易誰就坐在那個位置,貌似不怎么容易達成。短短三四天,不但沒有阻止成功,反倒是被白易挑了六十多個地點,高層都死了百多人,至于其他的附屬人員,就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聯合國的新的決議就是——集中力量阻止白易,誰在這個時候所立下的功勞越大,誰就先臨時坐上那個位置。
  雖然是臨時的,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那種位置一旦有人上去,八成就沒有這么容易讓出來的。所以這個臨時的,就顯得非常的重要了。
  聯合國想要伏擊白易,需要有足夠分量的誘餌,否則白易是不可能明明知道有埋伏還過來的。
  對于白易來說,關系很深的不少,但是似乎哪一個都不是這么好對付的。根據各方傳回來的消息,那些將目標放在日本白冥樓的家伙,貌似全部都失敗了。表面看上去日本的白冥樓很松散的樣子,但是在古淮和維拉的安排之下,早就成為一個完整的防御體系,根本就無法入侵。這次行動,這些人不但沒有人得手,反而損失了不少的力量。或許他們也對白冥樓造成了不小的殺傷,但是那些邊緣人員,能有什么用處。
  周圣之所以出賣寧雪,有很多很多的原因。如果時間更加充足一些的話,或許他會有另外的選擇,比如繼續攻略寧雪,讓寧雪成為一個為了自己男人而甘心付出的女人。不過現在,局勢演變成為這樣,在衡量了一下之后的進展和得失之后,周圣做出了目前看來更好的選擇——舍棄寧雪。
  而現在,成功了,寧雪真的被抓住了。
  至于其他的人,好像有一部分成功的,但是他們的分量,肯定無法和寧雪相比。
  在這樣的情況下,基本可以肯定,中國這邊將會得到聯合國臨時領導人的位置了。當然,估計不會是周圣,而是會有另外一個人出任那個位置。周圣雖然覺得可惜,但是寧雪留下的勢力同樣龐大無比,掌握在手里的話,也算是擁有了在世界上說話的資本。總之,不管怎么看,舍棄寧雪這顆早就看上的誘餌,都是目前最好的選擇。
  周圣在將青詩雨忽悠離開之后,微微思索了一下,就沒有繼續患得患失。
  成大事者……!
  沒錯,這就是所謂的英雄或者梟雄的心態,周圣心里對自己說道。他完全沒有想到,這個時候寧雪的心態也在發生著根本性質的轉變,恐怕下一次他們再次相遇的時候,寧雪會讓他大吃一驚的。
  ……
  很快,白易就知道了寧雪出事的消息。白易無比的驚愕,但是這個時候,已經不是去追究寧雪為什么會出事的緣由了,因為聯合國的人要求白易停止目前的行動。其實現在伏擊白易的準備還遠遠沒有達成,不過現在先需要做的,就是先讓白易停止掃蕩的舉動。否則等他們準備好了的時候,估計地球都被白易殺了一圈了。
  和白易見面的,是巴洛普和另外一個男人。之前白易聯系了巴洛普,所以他知道白易不管在什么地方,都可以接收到衛星信號,所以也不怕聯系不到白易。在幾個轉折之后,白易的面前投影出對面的畫面。
  “再次見面了!”巴洛普說道。
  “啊,沒有想到這么快就又見面了。”白易說道。
  “我這次沒有別的目的,只是讓你停下目前的掃蕩追殺舉動。”巴洛普說了一句,直接讓開一個位置,然后露出了后面的寧雪。彼此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所以他知道和白易說話最好是直接一些比較好,否則就是自己浪費時間。
  “寧雪!”白易無比的驚愕。
  “抱歉,我拖后腿了。”寧雪的臉色微微蒼白,看上去精神并不怎么好。不過在看見白易的時候,還是露出了一個笑容。
  “你現在的樣子,可和邪妃的名號一點都不相符。”白易淡淡的說了一句。
  “沒有想到你們真的可以抓到讓我投鼠忌器的人。”白易看著旁邊的巴洛普以及另外一個東方男子。他才和多蘿西說起這個問題不久,沒有想到就真的有人被抓住了,而且還是寧雪。白易以為,最多會是其他的幾人呢。
  “過獎了!”巴洛普似乎完全將白易的話當做了夸獎。
  “如果我說,不呢。”白易看著兩人,微微試探的說道。
  就在白易話音剛落的時候,在旁邊的那個東方男子頓時將手放在了寧雪的左臂上面。就在所有人都錯愕的時候,嗤啦一聲,寧雪的左臂直接被這個人強行扯了下來。在斷裂的部分,堅韌的手筋和肌肉依舊連接著,不過卻讓寧雪顯得更加的痛苦。估計就算是巴洛普都沒有想到這個人會這樣做,而白易更是瞳孔微微收縮。
  “你每繼續攻擊一個地方,我卸掉邪妃一條四肢,四肢之后就是不同的內臟。你放心,邪妃身為頂級的進化人類,不會這么容易死的。當然,如果你不是很在乎她的話,那么就當我沒說,可以繼續。”這個東方男子抬頭,牙齒微微露出來,眼中閃動著微微殘忍的殺意。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微微沉默。
  寧雪雖然被人強行扯掉了一條手臂,但是這個時候依舊很安靜,如果不是額頭微微浮現的汗珠,恐怕還會讓人錯覺她根本沒有發生什么變化。不過,雖然寧雪的表面很安靜,但是內心卻再次黑化了一分,那個虛影更是朝著東方男子的方向睜開了雙眼,眼中閃動著興奮和嗜血的光芒。
  真是有趣,這次教訓真是非常的令人回味!
  寧雪在被周圣出賣之后,內心的波動就非常的巨大,而這個時候,每在這個地方遭受一次折辱,她的內心就崩裂一分。這個時候,這種痛苦不僅沒有讓寧雪感到頹喪,反而讓寧雪的產生了一種黑化的興奮。
  這個時候,寧雪自己都已經察覺了自己的變化,不過,她卻并沒有因為這種變化而感覺不安,反而覺得這就是自己所欠缺的。
  原來是這樣的啊……寧雪閉上了雙眼。
  “我答應了!”
  在閉上雙眼之后,寧雪的耳邊立即傳來了白易答應的聲音。寧雪并沒有對此感到奇怪,雖然她和白易似敵似友,但是按照白易的個性,肯定是朋友的分量更重一些。默默的記下這次虧欠的人情之后,寧雪睜開了雙眼。
  巴洛普和那個東方男子看見寧雪閉上雙眼,以為她是在藉此來忍受痛苦。不過,在寧雪睜開雙眼之后,兩人就同時警惕。因為,現在的寧雪臉上和眼中居然都在閃動著笑意。不過明明是很溫和的微笑,卻帶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這種表情和氣氛截然相悖的感覺,讓兩人都不寒而栗。
  白易卻在看見寧雪這個表情之后,頓時微微驚訝了一下。
  “可以堅持下去吧,寧雪。”白易仿佛是在詢問,不過卻是完全肯定的語氣。
  “嗯,當然沒有問題,畢竟我現在還有很大的用處。”寧雪這個時候也完全沒有絲毫頹喪的感覺,反而顯得如同罌粟花一般微微妖異,就仿佛出現在這里,只是來做客一樣。
  “那么,我期待著兩位準備的舞臺。”白易又看向巴洛普和那個東方男子。不等兩人繼續說什么,白易就中斷了通訊。
  在白易中斷通訊之后,巴洛普感覺微微不對,明明是他們來要挾白易的才對,怎么感覺上,反而是他們處于下風一樣呢。而這個時候,那個東方男子則是看著寧雪,眼中帶著微微審視的目光。看著寧雪那顯得妖異的笑容,這個男人知道,寧雪是不能留下去了。等到寧雪失去作用之后,一定要找機會趁機殺掉,否則……很危險。
  而這個時候,白易在中斷通訊之后,也微微神經質的笑了起來。
  “你笑什么?寧雪可是你的朋友,她陷入了險境,你居然還能笑出來。”多蘿西說道。
  “你明明知道的,還用問我嗎。”白易說著,再次笑了起來。笑過之后,白易讓夜夜連接白冥樓,準備掌握目前世界上所有的動向。現在應該不止是寧雪和格雷維斯發生了問題,其他人應該也遇見了很多事情,之后的行動,需要重新安排了。
  多蘿西聽見白易這么說,不由神經微微繃緊。
  她當然明白白易為什么發笑,雖然看上去,寧雪陷入了危險,但是正如寧雪自己所說,現在她還有用處,所以暫時死不了。之前的寧雪被稱為邪妃,是因為她的實力和控制他人自相殘殺的攻擊手段。而一旦寧雪從這次危機當中脫離,恐怕不僅是從實力上,就連心性上,都將成為真正的邪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