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54 釣魚


  十多分鐘之后,伍爾夫和馬丁就拖著這頭巨大的變異牛回到了小農場的邊上。
  小沃納在旁邊看得躍躍欲試,現在的小沃納都有成年人的身高了,身體圓滾滾的,如同一頭肥豬,不過他現在的力量可不小,身體也很靈活。除了噗噗的寵物豬基因和肉牛的基因以外,小沃納什么都是跟著紅綺華學習的,包括戰斗習慣也是。不過,因為小沃納還是一個小孩,所以白易并沒有這么早讓他參與戰斗,只是在平時進行鍛煉。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了白易之前說的話,不要被以前身體的‘常識’束縛了自己。但是,掌握得最好的,卻還是白易和紅綺華。
  就和海洛伊斯說的一樣,某些人,或許天生就是屬于某些特別的環境和年代的。
  “辛苦了!”白易對著幾人說道。
  “嗯。”紅綺華淡淡的回應了一聲。
  “白易,今天吃全牛火鍋怎么樣,我記得上次還找到了一包火鍋的底料。”伍爾夫興奮的說道。
  “好!”白易也笑著點點頭。一包火鍋底料肯定不夠所有人吃的,還需要現場調配。
  走了將近三天,他們才來到陶馬魯努依的附近,其中的一大半時間倒是用來尋找食材、烹飪食材、休息這些事來了,其中真正用于趕路的時間反倒不多。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白易的身體恢復得異常緩慢,不能舟車勞頓。而暴食期,食材必須隨時準備,否則就不是餓得快這么簡單了。
  反正現在飲食也沒有固定的時間,覺得餓了就準備食物,所以白易也沒有專門等下去,趁著現在變異牛剛死亡,就開始準備料理了。
  現在白易基本的行動已經完全不是問題了,說的恢復緩慢,那只是相對于伍爾夫等人來說,比起普通人,同樣不知道快了多少倍了。
  前往陶馬魯努依的公路是沿著旺加努伊河修建的,位于懷帕河的下游,而白易他們停留的這個小農場,就在這條河的邊緣。白易在空地上面處理食材,莎拉和海洛伊斯幫忙,紅綺華去向梅薇思請教一些關于醫術上面的問題,至于茉茉,則是騎在沙皮的身上,在附近奔跑,玩得瘋呢。
  “瞧,我說吧,這東西肯定有用。”馬丁在卡車的集裝箱里面找了一會,拿出一根魚竿,對著伍爾夫獻寶。
  “說起來,好久沒吃魚了,這條河里面應該有不少吧。”伍爾夫說道。
  “以前應該是有不少的魚的,但是現在就不知道了。”馬丁說著,和伍爾夫兩人朝著河邊走了過去。現在也沒有魚餌,兩人就從白易這里拿了一點剛整理出來的牛內臟,準備當魚餌。
  “話說你這是什么魚竿啊,這種魚竿現在還有用嗎。”在馬丁準備釣的時候,伍爾夫突然說了一句。
  “你不知道我釣魚技術的厲害。”
  “現在的新西蘭就沒有正常的生物了好吧,你這普通的魚竿能掉到魚才怪了。”伍爾夫居然聰明了一次,朝著卡車跑了回去。伍爾夫想起,卡車上面還有一根三米多長的鋼筋,另外還有一卷細鋼絲。折騰了一會,伍爾夫也扛著自己的‘魚竿’來到馬丁的旁邊,得意的對著馬丁擠了擠眼睛。
  “現在的新西蘭要釣魚,還是要用我這個。”伍爾夫得意的說道。
  “就你這樣,能釣到魚才怪了。”馬丁看了看這所謂的魚竿,打擊到。
  白易一群人就在旁邊不遠處,看著馬丁和伍爾夫兩人的舉動,都有些哭笑不得,他們真的是想要釣魚嗎,這個樣子究竟打算釣什么魚,鯊魚嗎。很快,茉茉也被吸引了注意力,帶著沙皮來到了馬丁和伍爾夫的旁邊。
  “我說有沒有魚啊,上次白易不是說新西蘭很多生物因為暴食,相互獵食都被吃掉了嗎。”盯著魚漂看了半天,伍爾夫忍不住了,他可沒有多少的耐心。
  “你以為是釣什么啊,就算是平時,釣魚也沒有這么快的吧。”馬丁反駁道,揮揮右手,讓伍爾夫一邊玩著去。突然之間,馬丁感到左手猛然一緊,魚竿上面傳來一股巨大的力量。
  “上鉤了!”馬丁興奮的吼道,然后用力抬起魚竿。
  啪的一聲,就和伍爾夫說的一樣,只是輕微用力,原本的魚線就輕易崩斷。而這個時候,伍爾夫那邊也感到手上突然一緊,然后立即開始抓著鋼筋開始用力。
  “我就說的吧,你那什么魚竿在現在根本掉不到魚。”伍爾夫一邊用力,一邊得意的說道。
  “我草,好大的力氣,來幫我一把。”伍爾夫說道,然后兩人開始合力拉著鋼筋。這個時候,那條細鋼絲已經徹底的繃緊。
  突然之間,伍爾夫和馬丁兩人猛然失去了拉扯的力量,一下子坐在地上。而這個時候,河面突然傳來嘩啦的水聲,然后一個巨大的腦袋昂了起來。腦袋有些尖銳,背上長著如同刺猬一樣的彩色尖刺,紫黑色的花紋從嘴巴一直環繞,蔓延到水面。浮現在水面的,只有約車輪大小的上半身,但是這家伙的體型好像非常的修長,依舊在水里的不知道還有多長。
  彩紋毒刺蜥!
  “哈嘶……!”這條毒刺蜥嘴巴猛然張開,狠狠的嘶叫了一聲,嘴巴上面還掛著那一枚巨大的‘魚鉤’。這家伙冰冷的目光兇狠的看著伍爾夫和馬丁還有茉茉。
  伍爾夫和馬丁徹底傻眼了。
  “我草都是你說的釣魚,你看釣上來個什么。”伍爾夫頓時無良的推卸責任。
  “那是你釣上來的好不好,關我什么事。”馬丁頓時反駁。
  茉茉被這頭突然從水底出來的怪獸嚇呆了,而沙皮在這條彩紋毒刺蜥剛一出現,就猛然繃緊了身體,一下子就撲了出去,動作兇狠無匹。這頭怪獸還沒有反應過來怎么回事,沙皮尖銳的爪子就猛然抓在了它的鼻子上。
  “嘶嘶……!”這頭毒刺蜥全身的尖刺瞬間張開,而這個時候,沙皮已經一個彈跳,快速的避開。
  而雖然相互指責,但是伍爾夫兩人的動作可不慢,馬丁立即朝著旁邊的茉茉沖了過去。茉茉可是白易的心頭肉,如果出了任何一點意外,白易估計會直接宰了他們也說不定。而伍爾夫則是拿著手里的鋼筋,直接朝著這條毒蟒蜥捅了過去。兩人的武器都沒有拿在身上,誰知道會發生這種事。
  這條毒刺蜥也在憤怒呢,原本就饑餓無比,聞到血腥味咬上一塊肉,哪知道居然被釣了起來。而剛露出水面,鼻子上就又被掏了一抓,一看那傷口,就知道非常深了。
  這家伙再次嘶鳴了一聲,身體微微一頓,然后猛然朝著沙皮咬了下來。而這個時候,這家伙在河里面的身體才顯露出來,好像蜥蜴一樣,擁有四足,身體不大,但是尾巴很修長,足足六七米,背上還全是彩色的尖刺。
  這個時候,本來就在附近的白易他們也發現了這里的動靜,立即丟下手里的事情,朝著這里跑了過來。
  沙皮看見毒刺蜥表面那彩色的尖刺,就知道不能被碰著了,在毒刺蜥撲咬出來的時候,立即朝著旁邊靈活的閃避,伺機尋找機會。
  而這個時候,伍爾夫已經舉著鋼筋猛然朝著毒刺蜥狠狠的刺了過去。這家伙將身體朝著里面蜷縮,那些尖刺猛然合攏在一起。伍爾夫的鋼筋在上面撞了一下,瞬間偏向了一邊。好滑……伍爾夫心里生出一個詞語,而這個時候,那頭毒刺蜥又張開了那些尖刺,伍爾夫因為算錯了受力,身體眼看就要朝著上面撞上去。
  這個時候,白易從另外一邊飛速奔跑過來,直接一個撞擊,將伍爾夫頂在了一邊,然后自己朝著那頭毒刺蜥撞了過去。
  看著那些彩色的尖刺,白易就可以猜到這生物的毒性究竟有多大。而這個時候,白易很明顯的看見這頭毒刺蜥的那些尖刺微微的膨脹,然后變得鮮艷欲滴。
  該死!
  白易抬起了右手的直斬刀,甚至左手剛才料理變異牛的菜刀都沒有落下,精神更是集中無比。果然,下一瞬間,那些尖刺猛然從毒刺蜥的身上飛射出來,如同最兇猛的弩箭一樣。白易的眼瞼部位的絨毛抖動了幾下,瞳孔更是瞬間縮小,集中到極點。
  白易的身體輕微的扭曲起來,雙手兩柄刀飛速的舞動,幾乎成為一片殘影。無數的叮當聲傳出來,持續了幾秒之后,白易停止在原地,身體扭曲成為一個別扭的姿勢,在白易的身邊,是上百只跌落在地上的彩色尖刺。
  那頭彩紋毒刺蜥還想有什么動作,白易的身體猛然扭曲彈了回來,同時直斬刀狠狠的斬落。
  白易狠狠的用力,直斬刀從這頭彩紋毒刺蜥那肥大的脖子上面斬過。噗嗤一聲,帶著些彩色的鮮血猛然噴濺出來,白易立即一個后跳,朝著后面躲開。腦袋被切了下來之后,這頭毒刺蜥身體還掙扎了幾下,然后才逐漸停止了動作。
  這個時候,所有人才看著這個家伙,面面相覷。
  “以后隨時帶著自己的武器,不管什么時候。”白易對著伍爾夫和馬丁兩人說道。
  “是!”兩人立即站直了身體。雖然白易的語氣并不重,但是誰都可以聽見白易語氣里面生氣的意味。平時白易已經強調了很多次了,現在的新西蘭很危險,誰也不知道危險會從什么地方出現,他們必須隨時做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