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529 時代的沉重

進化人類對于力量的體系本身就還不完善,就算是在已經出現的LV1-LV3這個階段,不同的人之間實力相差也非常的巨大。而處于頂端的那群人的實力,更是無法簡單的用數字來衡量。如果真的要說實力的話,實戰,就是最后的檢驗標準。不過現在這個時代,一旦戰斗起來,基本就是非死即傷。所以很多人都知道頂端的人很強,但是誰最強,卻完全無法確認。
  白易現在的實力究竟有多高?
  這個問題,恐怕任何一人都無法回答。不過就算是面對之前的白易的時候,這些人都沒有任何的信心。他們完全是因為白易在這個地方結繭蛻變,無法還手才敢過來的。而這個時候,白易不僅傷勢完好,看上去,恐怕實力還再次有了一個提升,所以這群人看見白易的那個笑容之后,頓時涼到了骨頭里面。
  死定了!
  就仿佛身體都被定住了一般,那種從心底里面冒出來的恐懼和戰栗,讓所有人都無法動彈。
  恐怕,很多人都在心里嘲諷過,僅僅因為氣勢就將人震懾得無法移動什么的,這種事情純粹只有小說和漫畫里面才會發生吧。不過,當這種事情真的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時候,他們才察覺,這真的不是玩笑。
  “白易……!”遠處的施米特看見白易這幅樣子,頓時猙獰的想要說什么。
  白易仿佛聽見了施米特的聲音,突然轉頭,對著施米特妖異的一笑。雖然白易什么都沒有說,但是施米特卻頓時陷入了呆滯,然后突然明白了白易的意思。
  ——不要說話,任何語言上的叫囂都不過是逞強,既然來到這個地方,那么每個人的心里就該做好覺悟。
  哪怕是——死!
  在施米特呆滯的時候,白易已經從最上方突然落下,瞬間從茉茉的身邊掠過。所有人都沒有看見白易的動作,但是白易再次飛出的時候,已經多了一件黑色的披風。白易原本**的身體這個時候已經完全籠罩在黑色的披風里面,連同臉部都變成了一團陰影。不過,雖然是陰影,但是所有人仿佛都看見了白易隱藏在陰影下面裂開的獠牙。
  逃,趕緊逃!
  雖然心里瘋狂的喊著自己趕緊逃跑,但是這個時候,所有人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中了石化魔法一般,無比的沉重。
  白易再次飛上了天空,然后張開了雙手。華美而妖異的雙翼,黑色的披風,沉重的陰影,讓白易就如同一個真正的惡魔一樣,帶給人難以想象的震懾。
  起風了!
  不知道什么時候,所有人都察覺到這一點,而這個時候,白易的聲音突然傳入所有人的耳中:“各位出現在這里,準備好了嗎!”
  明明是無比普通的一句話,但是這句話仿佛擁有魔力一般,頓時令所有人全都一怔,然后看向了空中的白易。這是什么感覺呢,心中的恐懼仿佛消失了一般,但是卻有了一種更加沉重的感覺。他們出現在這里的目的,不是單純的送死,也不是逃避,而是為了心中自己所堅持的正確。
  戰!
  明明所有人都覺得不可能是白易的對手,但是這個時候,卻仿佛飛蛾撲火一般,全部沖向了白易。雖然僅僅是簡單的一句話,但是就是這句話,令所有人都改變了心態。他們既然出現在這里,絕對不是為了單純的命令,而是為了……心中的信念。他們即使是敗亡,也不應該以膽小鬼的姿態,而是更加的……!
  白易突然也再次笑了出來,灑然的笑容,然后瞬間從天空俯沖而下。
  鮮血和殘肢瞬間在戰場飛濺,但是這個時候,沒有人慘叫,也沒有人退縮,就算是明知道前面就是死亡。不斷的有人死去,然后又不斷的有人加入戰場,一種慘烈而沉重的氣氛逐漸浮現在整個山脈。這個時候,沒有正義和邪惡,也沒有正確和錯誤,僅僅是純粹的戰場,為了心中的理念,所廝殺的戰場。
  這個時候,就連聯合國的那群人都無法明白,為什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這個男人,擁有魔力!
  外界的無數人看著那突然變得沉重而慘烈的戰場,全都在心里說道。事實上,他們都無法明白,為什么白易的一句話就突然改變戰場的氣氛,明明,從他出現的時候,聯合國那邊的人都已經絕望了的。如果那個時候白易趁機殺戮,絕對更加的輕松和容易。
  但是——為什么?
  白易沒有憤怒,也沒有譴責,甚至……沒有敵視!白易的那種姿態,絕對不是將這些人當做是敵人,但是,卻毫不猶豫的將他們的送入了死亡的懷抱,送以崇高的敬意。
  瘋了!
  莫名的從戰場上面生出了這種感覺的人,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腦袋不正常了,居然會感受到了這種感覺。明明是敵人的,明明毫不猶豫的殺死對方的,怎么會有什么崇高的敬意。果然還是整個戰場太過于慘烈和殘酷了,讓他們都生出了幻覺嗎。
  不過,在白易體內的多蘿西卻無比的震驚,因為,白易確實如同外界少數人所感覺到的那樣,沒有憤怒,沒有譴責,甚至是……一股沉重和哀傷。為什么……這個時候多蘿西都想問白易為什么。但是多蘿西卻沒有在這個時候問出來,僅僅是靜靜的看著白易的一舉一動,看著白易和其他人短兵相接,然后正面送對方踏上死亡。明明白易有更加有效的殺戮方式的,但是白易卻選擇了這種最沒有效率,卻最殘酷的直接碰撞。
  恍然間,多蘿西發現,每一個死在白易手上的人,全都直視著白易,眼中居然完全沒有怨恨,而是一種……坦然!
  為什么是坦然!
  沒有親身加入戰場的多蘿西完全不明白,為什么這些人最后死亡的時候,眼神會那么的坦然,明明他們是死在白易的手上啊,為什么會有這樣的眼神。就如同白易為什么要采用這種面對面的殺戮方式一樣,讓多蘿西無比的費解。
  不知不覺間,茉茉的那些手下都停了下來,然后靜靜的看著聯合國的那群人全部沖向了白易。
  明明知道中心的那個人就代表死亡,但是這些人卻仿佛完全被迷惑了心神一般,不斷的沖向白易。就算是那個人的腳下,尸體已經堆積成為尸山,這些人也完全沒有停止。就仿佛他們沖進去,哪怕是以死亡的代價,也要親自見一見白易,然后死在他的手上一樣。
  純粹的殺戮,就連看的人都覺得手軟了,都覺得憐憫了,但是白易卻完全沒有絲毫的猶豫,如同最初的那樣堅定和決然。
  所有人都不知道過了多久,只是覺得,好像亙古一般的漫長。
  當最后一個人在白易面前停下,半跪在尸山之上的時候,所有人才覺得凝滯的心臟仿佛重新恢復了跳動。
  一個衣衫盡裂,身上沾染著無數鮮血和灰塵的女子跪在白易的面前,右手的重劍插在身下的尸體之上,支撐著枯竭的身體。血腥的微風吹佛,這個女子染血的金黃色長發和身上殘留的披風不斷的吹拂。在這個女子的眼中,仿佛呆滯一般的死寂,完全沒有絲毫的神彩。看著自己身下綿延的尸山,濃重的血腥味道,塞西爾亞仿佛明白了什么。
  時代的沉重!
  他們出生在這個時代,不是因為簡單的個人利益,簡單的個人仇恨所驅使而戰斗,而是為了不同的信念。這是時代所賦予每個人的責任,如果沒有這種覺悟,僅僅是因為簡單的**而去戰斗的話,是絕對無法感悟到這種沉重感的。
  不管誰對誰錯,想要讓自己所希望的時代來臨,就必須有自己的覺悟。
  “原來……這就是覺悟!”女子神色呆滯的說出了一句話。
  白易站立在更高的尸山頂端,沒有說話。這個時候,白易體內的多蘿西也沒有搗亂了,聰明如她,當然已經明白了這場戰斗所展現的意義。白易雖然什么都沒有說,但是卻藉由生命場,通過戰斗的時候,傳遞給每個對手這種感覺,讓他們知道了自己所戰斗的意義。
  這個時代所賦予的沉重啊!
  ……
  靜靜的,只剩下微風不斷的吹拂。
  這個時候,多蘿西已經感覺到對面那個眼神死寂的女子身上正在發生著蛻變。不是覺醒法則寶具,而是心靈的蛻變。這是一種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感覺,一種比看破生死更加透徹的覺悟,心靈上面的蛻變。多蘿西可以斷言,如果這個女子活下去,肯定會和以前發生質的變化,簡直不亞于白易的破繭成蝶。
  既然多蘿西都感覺到了,白易肯定更不會疏漏,那么,白易會怎么做呢?
  緩緩的,白易朝著塞西爾亞走了過去,步伐平穩而沉重。多蘿西想要說什么,最后還是什么都沒有說出來,因為她已經知道,白易想要做的事,其他人根本無法阻止。如果白易真的要殺死這個女子的話……。
  不過,白易卻做出了出乎意料的舉動。因為,白易將自己的長刀放在了塞西爾亞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