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5)      第1347這份信念(11-15)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5)     

災厄紀元524 降臨于禍天之上

“大家,停止戰斗,不要在有人死去了!”那個女孩如同哀求一般說道。
  雖然覺醒了法則寶具,但是人的性格是不可能在短短一瞬間就改變的。如果是平時,恐怕根本就不會有人理會這種如同哀求一般的語氣。不過這個時候,所有重新可以移動的人卻全都如同這個女孩的要求那樣,停了下來。這就是法則寶具的力量,雖然這里的很多人都無比的羨慕甚至是嫉妒,但是從覺醒法則寶具的瞬間開始,這個女孩就已經不是他們可以企及的存在了。
  周圍的所有人都停下之后,站立在空中的茉茉就徹底的顯露了出來。
  看見茉茉之后,即使是這個女孩,也認出了這次他們的目標之一。就算是性格有些軟弱,但是并不是說這個女孩就是笨蛋,所以,在看見茉茉的瞬間,就知道戰斗是不是能夠停下來,還要看上面那個白冥公主是否同意。
  “停止戰斗可以嗎,不要再有更多的人犧牲了。”好像不管什么話在這個女孩說出來,都有一種弱氣的感覺。
  茉茉在空中俯視著這個女孩,眼神平靜到冷漠,半響都沒有回答。這種窒息一般的冷漠,逐漸讓這個女孩的心里變得忐忑起來。就在她想要奮力的擺脫這種無形的窒息的時候,在空中的茉茉突然開口了。
  “名字!”
  “安玲夜曇華音!”下面的女孩立即就回答了茉茉的問題,仿佛本能的服從一樣。就算是外界的人都知道,雖然覺醒了法則寶具,但是這個叫做安玲的女孩在氣勢上,完全比不過白冥公主。
  “運氣不錯!”茉茉露出了一個似笑非笑的神情,然后淡漠的說道。
  “如果我說,不呢!”
  還沒有反應過來茉茉的‘運氣不錯’是什么意思,對面的安玲就就被茉茉的后面半句話給凍結了。拒絕了,果然拒絕了,在這個白冥公主的心里,果然是不在意其他人的生命的。就如同她從外界和哥哥那里所知道的事情一樣,白冥樓的行為很‘危險’,對這個世界很危險。在本能的就想要退縮之后,安玲突然想起,自己也是覺醒了法則寶具的人了。
  “那么我就阻止你!”安玲抬頭,不安中露出決然,氣勢凜然。
  “呵……哈哈哈哈!”茉茉愣了一下,然后大聲的笑了起來。周圍的人明明覺得這種笑聲不符合茉茉的身份,有些破壞作為‘公主’那完美的形象,但是這種毫無形象的笑聲,在茉茉做出來卻自有一番氣度。事實上,茉茉從來都不完美,任性、吃貨、學習很懶……等等,但是誰規定了成為公主就一定要完美。因為白易從來沒有教過茉茉這些東西,而且即便是這樣,茉茉依舊是外人眼中那無法企及的白冥公主。
  茉茉笑聲停止,然后朝著安玲所在的位置落了下來。茉茉的神情,也隨著逐漸接近安玲而變得冷漠。
  隨著茉茉的接近,原本還氣勢凜然的安玲突然覺得無比的不安。
  這個時候,周圍的其他人看見茉茉朝著那個安玲走去,頓時升起了無數的情緒,激動,興奮,期待,不安……。因為現在的茉茉,無疑已經走入了剛才那個靜滯之環的范圍。按照剛才那個靜滯之環的力量,或者說,按照人們對于法則寶具的理解,茉茉的行為簡直就是在玩火。而聯合國那方的人,更是恨不得立即就出現這樣一幕:因為茉茉的自大,結果敗在了那個安玲的手上。
  不過,只有正面對上茉茉的安玲才可以感覺得到,從茉茉朝著她走來,和她雙目相對的時候開始,她的身體就仿佛被凍結了一樣,完全無法動彈。這顯然和她的靜滯之環不一樣,而是一種靈魂上面的震懾,就仿佛老鼠看見貓……不,更加本質的震懾。
  一滴冷汗逐漸從安玲的額頭滑落,眼中更是無比的想要逃避。
  這個時候,就算是外面的人,都已經看出來兩人的層次相差太大。就算是覺醒了法則寶具,但是安玲在面對茉茉的時候,還是毫無反抗的能力。恐怕,這不僅僅是實力的差距,還有心態和意志上。如果是在其他地方,只要安玲覺醒了法則寶具,那么就擁有了絕對的優勢。就算是心態稍微差一點,但是只要之后逐漸成長下去,總會成為驚人的存在。但是很可惜,現在她面對是茉茉,很可能……沒有給她成長的時間。
  “你要阻止我?”
  “沒,沒錯!”雖然聲音里面有些顫抖,但是安玲依舊堅決的說道。
  “怎么阻止,就這么停手嗎,沒問題哦。但是,你不為了那些死者報仇嗎,比如說,倒在地上的這位。”茉茉的語氣仿佛調侃,又仿佛戲謔。
  而對面的安玲在聽見茉茉這樣說之后,頓時仿佛靈魂都戰栗了一下一樣,然后才看向自己身邊的那具尸體。她的哥哥,她的哥哥因為保護她而死在了這里,她真的可以在對面的白冥公主答應停手之后,就放棄報仇嗎。
  “哈~~~!”茉茉悠長的嘆息一聲。結果,這個女孩只是單純的想要和平,從來沒有想過是否可能嗎。這種單純的女孩,怎么說呢,茉茉并不討厭,只不過,命運讓她們站立在了對立面上面。
  在安玲的呆滯和茫然中,茉茉緩緩的來到了安玲的面前,然后緩緩的如同擁抱一樣將頭放在了安玲的肩膀,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了一句。
  “不可能!”不知道茉茉在安玲的耳邊說了什么,原本在呆滯的安玲突然之間大聲吼了出來。
  “我們要打賭嗎!”茉茉輕輕的說道。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要打敗你,我要打敗你,然后給哥哥報仇。”原本還呆滯的安玲頓時變得無比的激動。而這個時候,她頭頂那個靜滯之環也瞬間張開,霎時間,四周仿佛所有的物體都被凝滯了一樣,就連茉茉的那個神情,都定格在那瞬間。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給所有人報仇!”仿佛說出這句話就用了很大的決心一樣,安玲話音里面無比的顫抖。
  而這個時候,聯合國的人,特別是派出安玲的那個人頓時握緊了拳頭。雖然剛才的情況,讓他以為剛剛覺醒法則寶具的安玲就要被那個白冥公主殺掉了。但是看見這樣一幕,他又覺得柳暗花明一樣。果然是不作死就不會死,就算是外人都可以看出來那個新的法則寶具的類型,領域禁錮的類型,結果茉茉還自己走了進去。
  讓你裝,這次裝過頭了。
  看著安玲抬起了雙手,準備殺掉茉茉的時候,四周的人群頓時睜大了眼睛。
  不過這個時候,從茉茉的頭頂,仿佛另外一個世界重疊一樣。剛開始,所有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但是當看清楚之后,所有人頓時都無法平靜下來了。無法形容那種氣勢,整個天穹仿佛都被另外一個世界完全的占據,那是一個世界的力量,屬于茉茉的法則寶具的力量。就仿佛整個天空和大地都在戰栗,那種不安的氣息和景象,令四周的人恨不得馬上就逃跑,但是這個時候,他們的身體卻仿佛因為過于恐懼而完全無法移動。
  在這個世界出現的瞬間,對面的安玲頓時感到身體傳來了一股難以想象的壓迫,就好像她妄圖想要用一根絲線去困住世界一樣。
  差距!
  就算是覺醒了法則寶具,但是在第一個覺醒法則寶具的茉茉面前,安玲還是太弱了。不過即使這樣,安玲夜曇華音這個時候也沒有退縮,而是想要趁著自己身體周圍還有禁錮力量的時候,就將茉茉殺掉。
  不過,這股禁錮力量仿佛連她都阻止了一樣,讓安玲的動作異常的緩慢。靜滯之環和冥國僵持沖突的力量,讓安玲覺得異常的難受,還沒有接近茉茉,她的鼻孔就突然流出了鮮血。顯然禁錮一個世界的力量,已經讓她完全超過了負荷。
  不過,就快了,那個白冥公主依舊被禁錮在中心,只有這么一點點的距離了。
  不過,就在她即將攻擊到茉茉的時候,突然之間,從茉茉的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明明是笑容,但是卻讓安玲感覺到了難以言喻的危險,因為這意味著……。
  降臨于禍天之上冥國!
  叮的一聲輕響,原本散開的靜滯之環突然崩壞,然后瞬間朝著安玲的頭頂回收。而安玲夜曇華音則是瞬間身體一震,然后朝著后面倒了下去。這個時候,安玲的雙手還在朝著前面伸出,不知道是想要繼續攻擊茉茉還是不甘的想要抓住頭頂的天空。
  這突然扭轉的一幕,讓無數看著畫面的人郁悶得想要吐血。就差一點,就差一點,整個戰局很可能就完全改變了,不過這一點就徹底成為了天塹。
  雖然無比的郁悶,但是很多狼的人還是知道,很可能根本就不是差一點,而是差很多。很可能所有人的一切都在那個白冥公主的掌控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