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522 塞西爾亞

茉茉那冷漠和憐憫的語氣,更加的激怒了對面那個女子。顯然,對面那個女子根本就沒有去思索茉茉這句嘲諷里面的深意,僅僅是簡單的以為這只是茉茉對于生命的漠視,還有天性如此的殘忍。不管怎么看,控制著他人來進行攻擊,而且還利用對方原本的感情,都顯得如此的邪惡。
  “愚蠢?”
  “你懂什么啊,你這個只知道玩弄他人生命的惡魔!你有過親近的人死在自己面前的痛苦嗎,你有嗎!”對面的女子瘋狂而憤怒的吼道,攻擊變得更加的猛烈。
  有的啊,當然有的!
  茉茉可是在五歲的時候,就經歷過這種慘痛。當莎拉半個身體掛在那頭進化生物的嘴里,對著她露出笑容的時候,茉茉當時那年幼的心里,又是怎么樣一種強烈的悸動。過于刺激的傷痛,幾乎已經讓茉茉完全忘記了如何去思考。那種洗禮,恐怕不是一般人的人可以明白的吧。
  如果說,這種死亡就讓你感到受不了的話,那么,當初的白易他們,又是如何走過來的?
  而且和那些完全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就茫然死去的人不一樣,你們出現在這里,難道就沒有事先考慮過雙方的立場和結果嗎?還是說,在你們的心里,絕對勝利才是你們唯一可以接受的結果,任何一點傷痛,就違背了你們的意志,就變得好像人神共憤,大逆不道一樣。
  你們,將世界想得太主觀和美好了吧!
  茉茉心里的思緒緩緩的閃過,眼中的神情變得越發的冰冷和憐憫。那種猶如至高神祇一樣俯視對方的眼神,讓對面的女子沒有來由的猜到了茉茉的想法。
  不僅愚蠢,而且可憐!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可惡!
  就仿佛心里的什么東西崩斷了一樣,對面的女子瞬間變得更加瘋狂,手中重劍不斷的挑動、斬擊,仿佛只有將茉茉徹底的斬殺在這里,才能證明些什么東西一樣。但是,究竟想要證明些什么,陷入憤怒和瘋狂當中的女子完全想不出來。只不過,在茉茉的那種眼神之下,恍惚之間有了一種模糊的明悟而已。
  茉茉原本只是好奇這個女子為什么會爆發強大的力量。聯合國這次出動,應該不會只是單純的破壞白易的蛻變這樣簡單,應該還有其他的目的。比如,將茉茉也徹底的消滅之類的,但是,目前的戰局,實在是看不出來聯合國的壓倒性優勢究竟在什么地方。不過,不管聯合國的底牌究竟在什么地方,茉茉都不會畏懼。
  “如果你只有這種程度的話……!”
  對面的女子在茉茉開口的時候,頓時發現,茉茉的左手已經抬了起來。原來,在這么激烈的戰斗中,茉茉一直都是單手持刀就將她完全的阻擋了下來。隨著茉茉的左手抬起,這個使用重劍的女子頓時露出了驚容,那種死亡的壓迫力,就算是瘋狂的她,也不由自主的感到窒息的沉重。
  “結束了!”茉茉如同死亡一般的宣言。
  ……
  這個時候,聯合國一方,好幾顆衛星聚集在阿爾卑斯山脈的正上方,密切的關注著戰場上面發生的一切。就算是現在的局面有些危機,并沒有偏向于聯合國一方,這些人也沒有絲毫的緊張。因為從一開始,這群人就知道,讓他們集中自己大部分的力量,不計代價的去殺掉那個白冥公主,根本就不可能。
  如果說為什么的話,就是這里的每個人,都舍不得這么巨大的犧牲。
  力量是現在維持統治的基礎,如果他們的力量在這里損失得如果太大的話,這對他們以后的統治絕對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經過商議的結果,那就是基本的對抗力量還是必須的,但是,重點的打擊力量,卻不是依靠進化人類。能夠和白冥公主、沙皮等等最頂端進化人類和生物戰斗的人,不管放在什么地方,都是絕對的壓懾力量,損失了任何一個,這群人都覺得得不償失。說到底,還是不能平衡,那種高手,并不是每個國家都有的。擁有這樣的高手的國家,肯定不愿意自己的人去這樣冒險。
  那么,就沒有獲得勝利的辦法了嗎?
  不,有的!
  法則寶具!
  法則寶具目前為止出現的數量只有兩件,而從這兩件法則寶具覺醒的過程來看。想要覺醒法則寶具的基本條件有兩個。第一個,就是自身必須要達到lv3的實力,而且最好是處于接近完美進化的程度。第二個,則是強烈的渴望,或者說是執念。藉由心靈的強烈呼喚,才擁有覺醒法則寶具的可能。
  第一個條件,并不難以實現,現在的很多人都可以做到。
  但是第二個條件,就顯得太過于寬松了。不過就是因為寬松,所以反而顯得毫無行跡可循。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因為羨慕法則寶具的力量,都去嘗試過形成那種‘絕望’的心態。為了達到這種絕望的心態,很多人甚至主動去放任一些‘死局’,讓自己的親人和朋友在死局當中死亡。
  甚至,更加作死一些的行為也不是沒有出現過。
  不過最后,沒有一個人成功的。
  為什么?
  很多人經過詳細的整理和總結,最后歸納出來的緣由,只有一個——心態!
  雖然心里強烈的絕望和渴望是形成法則寶具的基本條件,但是其個體本身,在那個時候,卻不能擁有什么‘渴望法則寶具’形成的想法。一旦抱著那個心態,不管當時的情緒多么的激動和絕望,基本都沒有任何的可能。而這也充分說明了那些抱著覺醒法則寶具的心態的人為什么沒有絲毫的結果了。他們的行為就是純粹的作死,根本就不會出現任何的結果。
  但是,就算是猜測到了這一點,那種似似而非的心態,卻成為最大的問題。
  無數人就是因為向往法則寶具的力量,才主動去嘗試‘絕望’的心態。但是沒有想到,這種主動的心態,卻成為他們覺醒的最大阻礙。但是如果沒有這種心態,恐怕直到最后死亡的時候,都不會有那種強烈的渴望。而正是因為這種矛盾的心態,才讓法則寶具覺醒變得無比的困難。
  這次阿爾卑斯山脈的戰場,除了破壞白易的蛻變和盡量擊殺茉茉以外,再次成為了聯合國的一個試驗場。前者是本質的目的,而后者,則是實驗是否可以人為的覺醒法則寶具,只要在當事人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況下。
  所以,這次前往阿爾卑斯山脈的人選,全部都是特別的挑選準備過的。其中的很多人,都有密切的關系。不過就算是他們自己,都不明白其中的含義。而在這些人里面,則是按照上面一群人所列舉的‘可能性’的大小,受到不同的程度的關注。
  在茉茉舉起右手,進行宣言號令之后,可不僅只有那個女子頓時嘗到了絕望的打擊,其他地方,也發生了很多的‘殘酷的戰斗’。
  受到這些殘酷戰斗的刺激,不同的人頓時產生了不同的變化。而這個時候,最吸引所有人目光的,無疑就是那個選擇了直接對上茉茉的女子——塞西爾亞??伊麗莎白??愛莉斯。當塞西爾亞爆發了強大的力量,氣勢高漲的時候,聯合國的一群人全都集中了目光。特別是英國的那個王室成員,這個時候更是立即站了起來。
  法則寶具嗎?
  他們當然不會是隨便挑選的人選,這些人選,都和各方勢力背后有著絕對密切的聯系,一旦覺醒法則寶具,就會成為他們手中絕對的力量。
  塞西爾亞,就繼承了英國王室的血統,是伊麗莎白的后人。
  而這群人全部都達成了協議,絕對不會透露出這次行動的暗中目的。也就是說,只要他們不說,就算是覺醒了法則寶具的人,也永遠不可能知道這次行動的真相。所以當塞西爾亞爆發出強大力量的時候,很多人都睜大了眼睛。
  茉茉左手抬起,朝著上面瞬間撩動。
  冥流!
  一瞬間,從地面瞬間沖起一道巨大的冥流,那沛然的威勢,和之前的攻擊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塞西爾亞瘋狂的咬著牙,狠狠的揮動重劍,爆發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強大的力量碰撞,仿佛連兩人四周的空間都在戰栗一般。而這個時候,塞西爾亞身上的發絲更是隨著氣勢不斷的飄蕩,顯得越發的強大而震撼。
  英國王室的那個人這個時候更是激動的握緊了雙手,雙眼里面散發出熱切的光芒。
  雖然不知道聯合國有什么打算,但是這次,茉茉可沒有再次留手。眼中的神色在冷漠之中突然一凝,然后瞬間爆發。原本就無比驚人的冥流再次變得更加巨大。一瞬間,還在抵抗的塞西爾亞瞬間就被卷入了進去,然后消失在死亡的冥流當中。
  原本還無比激動的那個英國王室成員突然變得呆滯,然后頹然的坐了下來。就算是其他國家的人,這個時候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松了一口氣。雖然都是他們這邊的人,但是如果別人覺醒了法則寶具,而他們卻沒有的話,心里始終有些不爽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