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521 惡魔和殘酷


  從日本的戰斗之后,茉茉就沒有再次動手過了。不如說,茉茉有哪一次真正的動手,像白易那樣爆發了全部力量的嗎?
  沒有!
  不是說茉茉戰斗的時候就漫不經心,完全戲耍敵人,而是說,茉茉沒有爆發過自己全部的力量。開幕之戰的時候,才剛剛開放冥國,惡魔大蛇就觸發了下面掩埋的核彈,然后引起一連串的連鎖反應。茉茉更大的力量,完全是在保護冥國生靈,抵抗核彈的沖擊。而日本的戰斗,茉茉甚至根本就沒有動手,僅僅是放出了一些冥國內的兇獸而已。
  作為冥國,其的真正含義和恐怖的地方究竟是在哪里?
  扭轉生死!
  這個扭轉生死,并不是說死去的人可以活過來,而是說這些死去的人不會像人類對于死亡的認知那樣,徹底的消亡,而是轉換了另外一種生命形態,繼續存在下去。而這個時候,從茉茉身后的裂痕里面,不斷出現的冥國生命就讓人徹底的了解到了這一點。無數早就在之前的戰斗死亡的人類、兇獸,全部再次出現在世人的面前。
  當那些熟悉的面孔出現在面前的時候,無數人才恍然驚愕。原來這家伙在死后被納入了冥國。
  這個時候,無數人都覺得,恐怕就算再出現一個世界類型的法則寶具,也不可能比得上茉茉的冥國了。因為就算是世界類型的法則寶具,里面的仆從也不可能是憑空出現的。而還有什么世界,可以比得上冥國這么方便呢。只需要原本死去的進化人類和生物就可以,只要這個世界上還有人死亡,茉茉的仆從就可以說是無窮無盡的。而茉茉吸收進入冥國的,更不可能會是普通的亡靈。
  看著那不斷出現的原本死去的高手,無數人都覺得心里發涼。
  在世界變得混亂,無數人死去的這段時間里面,這個白冥公主究竟吸收了多少人進入她的冥國。而且,這些人里面,很多原本還是作為他們一方的朋友而存在。而現在,他們則必須成為敵人,兇狠的戰斗在一起。
  “高瑟夫!”其一個女就這么巧的遇見了自己以前的朋友,眼滿是驚愕。
  “佩薇!”男也驚愕的說道。
  “高瑟夫,你怎么出現在這里,難道你是被那個白冥公主給殺害了?”女驚訝而又疑惑的詢問到。
  “不是的,我是被馬頓給陷害了……別說這么多了,離開這里,你們不可能會是公主大人的對手。”
  “馬頓?”
  “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現在看上去很自由的樣,可以離開這個地方,我們一起回去嗎?”這個女剛開始還在驚訝另外一個朋友馬頓的消息,但是很快,語氣就變得無比的激動。
  這個時候,茉茉也已經察覺,那些被吸入冥國里面的進化人類,有一部分在藏拙。用一句通俗的話來說的話,那就是劃水。特別是,其原本就屬于聯合國一方的人,這個時候更是想要反過來去毀壞白易的絲巢。察覺這一點之后,原本只是靜靜站立的茉茉頓時雙眼睜大,嘴角露出一個妖異的笑容。
  ‘你們這群家伙!’茉茉的聲音響起在所有死靈生物的心底。
  坦白說,因為受到白易的影響,所以茉茉在將這些原本死去的人吸入冥國,改變了生命狀態之后,就并沒有對他們多加束縛。可以說,這些人除了換了一個生活的環境以外,其他地方一直都非常的自由。不過,這只是在不危害白冥樓的情況下而已。茉茉不對他們加以束縛,并不是說不能對他們加以束縛。冥國,絕對不是一個單純的給亡靈生物提供生活環境的小世界,而是茉茉的法則寶具。
  茉茉突然抬起了右手,這個時候,茉茉頭上的冥國之冠仿佛在散發著黑色的光芒一樣。而這個時候,原本還在相互溫存的一些人全都在心里生出了恐怖的警兆。一部分人雖然心里已經感覺到了什么,但是卻不是很明了,因為,這還是第一次茉茉使用這種方式來強行命令他們。而其一些比較警醒的人則是立即改變了之前的行為,稍稍的變得認真。
  嘻~!
  茉茉嘴角張開,露出一個微微猙獰的笑容。看來只要是人類,不管是生前還是死后,總是那么自以為是,以為隨便敷衍就可以混過去。果然,就是因為這樣,這些家伙才在各種戰斗就已經死亡,說到底,不過是一群戰敗者而已。
  “快,快走!”這個時候,那個高瑟夫突然說到。
  “什么?”
  “聽從,我的號令……!”茉茉大聲的說道。一瞬間,從茉茉頭頂的冥國之冠上面散發出無形的力量,瞬間波及到了每一個死靈的身上。
  “啊啊啊!”突然之間,遠處正在戰斗的一個穿著盔甲的女察覺了茉茉的舉動,頓時對著茉茉揮下了手的重劍。這個時候,她完全沒有顧忌正在和自己交戰的沙皮。因為她本能的感覺得到,如果讓茉茉將口的話說下去的話,戰局肯定會再次發生改變。
  一道強大的沖擊瞬間從遠處飛射而至,沿途的地面都被飛速的撕裂,瞬間就來到了茉茉的面前。
  “覺醒殺戮的本能!”茉茉露出一個微微猙獰的神情,說出了后半號令。
  轟隆一聲,強大的沖擊瞬間在茉茉的面前發生了激烈的爆炸。不過不知道什么時候,在茉茉的面前,出現了一只巨大得過分的爪,將這道沖擊完全的擋住。而另外一邊,那個女則是和另外一個男人被淹沒在沙皮的破壞死光里面。如果不是那個男人臨時拼死相救,那個女這突然的分心就足夠沙皮殺掉他了。
  “什么?”
  這個時候,那個叫做佩薇的女還在疑惑高瑟夫究竟想要說什么。不過突然之間,原本還有自己神智和自由的高瑟夫眼突然變得渾濁,然后透出瘋狂的光芒。在這個女還完全沒有準備的時候,高瑟夫突然就抓了上去,右手重重的刺入她的胸前。當鮮血噴濺而出的時候,這個女的臉上還帶著震驚。
  不要,千萬不要!
  高瑟夫的心里在瘋狂的吶喊,但是這個時候他的身體仿佛完全不聽指揮一般,強大的力量瞬間爆發。
  而這個時候,之前攻擊茉茉的那個女也從破壞死光里面跌了出來,身上的盔甲都被消融了大半。而抱著她的那個男,更是全身仿佛都被溶解了一大半一樣。抱著這個男人,這個女正好看見自己的好朋友佩薇被一個男人抓住的一幕。
  不要,千萬不要!
  一瞬間,這個女也在心里瘋狂的喊道。
  不過,任由兩人怎么在心里瘋狂的怒吼阻止,下一瞬間,高瑟夫還是兇狠的爆發了力量。那個叫做佩薇的女瞬間就被強大的力量撕扯成為兩半,那僵硬的笑容就隨著身體的分開直接斷裂。撕裂的肌肉、鮮血、眼珠瞬間朝著四周飛濺,濺落在高瑟夫的臉上,地上……殘酷而又鮮血淋漓。
  ……
  仿佛突然陷入了安靜,那個攻擊茉茉的女眼變得呆滯。而這個時候,那個女突然感覺自己懷的男身體也軟了下去。短暫的安靜之后,那個女突然瘋狂的抬起頭。“啊啊啊啊啊啊!”吼聲里面的那種痛苦和嘶聲裂肺,頓時回蕩在戰場上面。
  下一瞬間,這個女猛然抬頭,看向茉茉的目光當充滿了瘋狂的殺意。
  洶涌的能量瞬間爆發,這個女身上涌出的光芒直接撕裂了身體外面破碎的盔甲,然后兇狠的沖向了茉茉。幾個阻止她的死靈生物完全沒有發揮力量,就被這個女手的長劍直接撕裂。就好像突然之間,這個女的力量爆發MAX一樣。
  茉茉左手揮動,原本阻止在前面的死靈頓時分開,任由那個女朝著自己沖來。
  鐺的一聲,黑刀和重劍重重的撞擊在一起,掀起了巨大的沖擊。兩人的力量在黑刀和重劍之間傾軋,仿佛空氣都逐漸變得扭曲,如同出現了黑色的閃電一樣。在這樣的僵持當,對面那個女身上的氣息逐漸開始上漲,連同發絲都飛揚起來,如同一位耀眼的女戰神一般。不過,在這個女戰神現在的眼,卻是瘋狂的和痛苦。
  “殺了你,一定要殺了你,你這個惡魔!”女猙獰的喊道。
  “惡魔?”茉茉啞然了一下,然后看向另外一個女人被撕裂的地方。
  “愚蠢呢!”茉茉收回目光,露出一種冷漠和憐憫。
  既然上了戰場,就不要保留那些僥幸的心理,既然還保留著幻想,就不要出現在這種地方。只要是戰斗,就始終有傷害和死亡,不管是用什么方式。雖然方式殘酷了一點,慘烈了一點,但是死亡就是死亡,本質是不會有所改變的。難道那些被簡單的一劍分尸的家伙就不叫死亡了嗎。
  說到底,不過是你們的心態不對,以為戰場只要充滿熱血,就可以獲得勝利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