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514 第二柄


  影響歷史走向的,從來不會只有那么幾個人。但是毫無疑問,這少數人卻會在歷史上占據絕對的比重。而現在的地球,就在這么少數人的帶動之下,進入了全面的戰爭,讓地球的未來朝著無法預知的方向發展。
  全面戰爭,和之前的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戰有本質上的不同。
  不是為了資源,不是為了侵略,而是理念上的沖突!
  不僅是戰斗的理由不同,就連戰斗的方式,也發生了絕對的變化。軍隊已經不再成為戰斗的主力,影響戰場走向的,變成了頂端的絕對個人力量。處于頂端的一群人,完全就和人形自走核彈無異,僅僅一個人所帶來的攻擊性、壓迫性、威懾性……就比一大堆的科技武器還要巨大。
  而獲勝的方式,也已經不在是占有對方的國土,而是以擊殺對方的領導層為目的。一個首領的死亡,對于一個國家和勢力的沖擊完全就是顛覆性的。
  因為,現在的首領就意味著‘最強’!
  這絕對不是隨隨便便換個領導人就足夠重新帶領國家走下去的。由社會群體所賦予的權勢,已經變得越來越沒有意義。因為如果自身不具備那份實力和能力,越是坐在高位,反而死得越快。而這樣的結果所產生的影響,就是決定自身地位的……完全變為了自身。
  這絕對是一個自由的時代,也是一個奮進的時代。
  不管是失敗還是死亡,都不用怨天尤人,因為唯一的原因,就是你自身的實力不夠。只要你有能力,就絕對可以占據和自身能力相符的位置。在這樣的刺激之下,在整個戰亂環境的推動之下,人類、類人生物全部都在瘋狂的努力和發展。因為不發展就會落后。各種新的事物、理念、規則……在競相追逐不斷的涌現,給原有的世界帶來顛覆性的沖擊。
  ……
  全世界范圍內幾乎都發生了戰斗,首當其沖的,日本肯定也少不了出現各種敵人。在白易宣告了目的之后,就徹底沒有了和解的理由,如果白易完好的話,白冥樓肯定會主動攻擊。不過,現在白易狀態不明,所以日本在古淮的安排之下,暫時采取了守勢。
  日本是一個島國,東面就是廣闊的太平洋,西面則是國內陸。雖然現在的國還沒有完全平定,但是因為寧雪的存在,所以屬于聯合國那方的勢力也受到了巨大的牽制。所以,現在的日本倒是沒有發生全面的戰爭,畢竟敵人也不可能憑空就來到這里。
  不過,少量的敵人同樣經由各種方式來到了日本,收集信息、破壞日本的重點工業、建立暗據點、刺殺白冥樓的高層……等等。雖然暫時不會發生全面的戰斗,但是破壞白冥樓的資源基礎,同樣會對以后的戰局產生巨大的影響。
  戰爭,從來就不是兩軍對壘這么簡單直接!
  雖然茉茉已經去了阿爾卑斯山脈保護白易,但是現在的日本里面,還是有很多的人員的。不說古淮、伍爾夫他們,就算是這幾年不斷訓練和招攬的人員,很多都擁有不錯的實力。在各種敵人還沒有出現的時候,古淮就已經開始著手安排了,所以這個時候應對起來還是比較從容的。
  加入白冥樓之后,古淮他們也沒有經歷過幾次像樣的戰斗,好像有些打醬油的感覺。有時候,古淮也覺得很無奈,遇見一個出色的首領是好事,但是太過于出色之后,他們這些下屬的存在感就顯得比較薄弱了。
  比如白易,不管是謀略還是絕對的實力,都處于頂端水準。而且白易還有自己的想法,一旦決定之后就非常的果決,其他人最多也只能從旁輔助而已。
  不過古淮倒是沒有覺得不滿或者沮喪,一個出色的首領總比廢材好得多了。反正他也沒有那種名為謀士,實則把持大權的想法。總之,古淮很清楚的知道的分寸,知道什么時候該做些什么,從來不做那種犯忌諱的事。
  ……
  在全面戰爭開始的同時,很多人的目光依舊集在阿爾卑斯山脈這里。因為,白易還在這個地方進行蛻變。不管是白易對于以后戰局的影響,還是白易身上發生的變化,都值得所有人重視。
  甚至,后者更加的令人關注!
  因為,自身的進化永遠都是最本質的主題。
  戰局紛爭、權勢交替……,在人類發展的道路上,真的一點都不新奇。個人自身的進化,才是最關乎自身的事情。特別是,現在的進化人類變得這么奇怪,潛力幾乎無限的情況下。誰也不知道,人類最后可以蛻變到什么程度。如果真的能夠如同人類自己所構思的各種幻想傳說那樣,達到永恒的話,哪怕僅僅是一個期望,也讓人無比的興奮。
  而白易很顯然比所有人都更加向前一步,他身上的變化,就是可以借鑒和學習的經驗。
  茉茉在阿爾卑斯山脈里面停留下來,很顯然是有長期駐扎的打算。從茉茉的行為,就知道白易的蛻變不會這么短時間就結束。
  格雷維斯也回到了這個地方,將自己的法則寶具收了回來。不過,格雷維斯收回來的只有前半段冰紋之棘,剩下的后半部分則是已經完全消融在冰峰里面。
  茉茉在旁邊看著,雖然并沒有說什么,但是卻已經將格雷維斯的恩情記在心里。幫白易阻擋了一波核彈,連自己的法則寶具都損毀到這種程度,茉茉知道他們欠下的人情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雖然并沒有明說,但是白易從小的教導,茉茉絕對不是忘恩負義的人,以后肯定是要償還的。
  “你打算怎么修復?”茉茉問道。
  “你有什么好的意見?”
  “兩極!”茉茉直接說道。她的冥國損傷之后,就是在汲取地球的力量在恢復,不過這個過程非常的漫長。格雷維斯的冰紋之棘屬性比冥國單純多了,不過損傷卻太過于厲害,修復起來肯定也非常的浪費時間。而最適合冰紋之棘修復的地方,肯定是地球的兩極無誤。
  “兩極嗎,我會去一趟的。”格雷維斯點點頭。
  “消融的那部分力量,好像在冰峰里面還有殘留。”茉茉也沒有繼續說修復的過程,格雷維斯第二個覺醒法則寶具,知道的東西并不比她少。
  “嗯,這座冰峰本身就是冰紋之棘的力量形成的,所以還有力量殘留并不奇怪。”格雷維斯點點頭。
  這個地方并不是說話的地方,兩人在簡單的交談之后,就來到了外面。
  離開的時候,茉茉看了一眼依舊處于心的那座冰峰。短短幾天的時間,四周融化的積雪匯聚在凹陷的地面,已經形成了一個清澈透明的湖泊。湖泊底部如同琉璃一樣的地面,看上去異常的漂亮。而心的那座冰峰在核彈的爆炸平息之后,就不再放射出寒氣,反而在從四周逐漸的吸收寒氣。這種逆反的過程,讓這個湖泊的積水不但沒有凍結,反而處于微微溫熱的狀態。
  即使格雷維斯將冰紋之棘取了出來,這座冰峰依舊沒有消失,同樣在緩緩的從外界吸收寒氣,只是速度變得非常的緩慢。
  會形成第二柄嗎?
  茉茉在心里想到,但是卻并沒有深究這個問題。
  或許會形成第二柄冰紋之棘,因為冰峰本身就是冰紋之棘消融形成的。格雷維斯顯然也是知道這一點的,不過和茉茉一樣,他也并沒有在意。因為這個過程注定非常的漫長,最少也需要上百上千年的時間。經過這么長的時間,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變化,現在就關注這種東西顯然并沒有多少意義。
  來到外面之后,一個大概四五歲的小女孩頓時興奮的朝著格雷維斯跑了過來,一下撲到他的身上。“爸爸!”這個女孩抓著格雷維斯的褲,戒備的看著茉茉。
  “這是我女兒露妮亞。”格雷維斯介紹到。
  茉茉倒是沒有對這么小一個女孩出現在這里感到奇怪,她小的時候,不就跟著白易到處跑嗎。不過這個小女孩的敵意卻非常的有趣,仿佛對于任何接近爸爸的女性都充滿了敵視一樣。茉茉不由感慨,當初她可沒有這么巨大的敵意,可是非常的可愛的。
  茉茉蹲了下來,對著小露妮亞伸出了右手。
  原本對茉茉有一絲敵意的露妮亞逐漸緩和下來,然后同樣伸出了右手。茉茉的靈魂親和可不是說笑的,就算是沒有特別的運用,也足夠讓小露妮亞丟下戒備。
  “你好,我是茉茉!”
  “你好,我是露妮亞。”小露妮亞還是第一次遇見這樣平等和自己相互介紹的人。平時其他人看見她,都完全當做小孩的。
  “叫一聲姐姐來聽聽。”
  “姐姐!”
  “姐姐還有一個小跟班跟你差不多大,在另外一個地方,想認識一下嗎?”茉茉問道。
  “另外一個地方?”
  “冥國!”茉茉說道。
  其實,在茉茉說一個地方的時候,格雷維斯就知道了是冥國。不過,格雷維斯卻并沒有阻止,茉茉不可能對露妮亞有什么敵意,相反,這個時候茉茉邀請露妮亞進入冥國……應該是做出補償。
  露妮亞看著自己爸爸,不知道該不該去。
  “去看看吧!”格雷維斯點點頭。
  “好的。”露妮亞立即欣喜的點頭,和她差不多大的玩伴啊,他們這種身份,想要接觸同齡的小孩也是非常困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