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513 進化的時代


  寧雪在靜室內默默的調和了良久,全身的氣息瞬間勃發,然后產生了識海映射。不過,她還來不及驚訝LV4的初體驗,心里就瞬間變得無比的驚愕,然后跌出了這個狀態。
  在俞寒死了之后,寧雪和白易他們的關系一直都還算不錯。雖然并沒有想象這么緊密,但是在外界眼,他們無疑的非常要好的盟友。而通過這種關系,雙方的資料交換,信息共享等等,都非常的頻繁。所以,寧雪也從白易那里得知了LV4代表的意義。如果是一般人,就算是知道LV4,也觸摸不到那個存在,但是寧雪卻是吃過一顆種源果實的。在有了明確的進步方向之后,寧雪已經走在了其他人的前面。
  不過,剛才寧雪進入LV4的瞬間,卻不是震驚于LV4的那種精確映射,而是震驚于她的肚里面。
  胎兒!
  一個發育不完全,甚至已經變得有些怪異的胎兒。
  而且,這個胎兒并不是處于她的宮里面,而是宮部位的暗面,如果非要形容的話,就好像那里有另外一個奇特的空間一樣。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以前寧雪才從來都沒有發現自己身體里面的異常。而在剛才進入LV4完全映射,所有事物呈現在腦海的時候,她才發現了自身的變化。
  寧雪靜坐在位置上面,很長時間之后,才重新進入了LV4的狀態。
  這次有了心理準備,寧雪倒是沒有慌亂,然后才仔細的看著自己的小腹。在她的宮位置,心仿佛產生了輕微的空間扭曲一樣,形成了一個壓縮的次空間。而在里面,一個發育有些怪異的胎兒正通過空間的入口,和她的身體聯系在一起。
  寧雪退出了LV4,沉思良久,都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確實曾經懷孕過一次,俞寒的孩。而她之所以跟在俞寒的身邊,最初是由于俞寒給了她保護一般的感覺,后期就是因為有了雙方的孩。不過那次在鬼城惠靈頓和白易他們慘烈的戰斗之后,雖然她撿回來一條命,但是那個胎兒卻掉了。從那之后,雖然她和俞寒還有過親密的行為,但是卻再也沒有懷孕的跡象。
  這個胎兒是怎么來的,或者說,這個胎兒,就是當初以為掉了的那個胎兒?
  從當初的事情過去了已經將近十多年了,如果是當初的胎兒的話,那么現在又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現在對她又有什么樣的影響?
  寧雪現在進入LV4的時間比白易還要短得多了,這么短的時間,也不夠她研究出來些什么。但是寧雪卻本能的感覺得到,這個胎兒的存在,對于她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的。畢竟,這么多年來,她也沒有發現些什么樣的問題。不過,具體究竟是什么樣的影響,估計只有等到真正進入了LV4之后,她才可以詳細的觀察解析出來了。
  寧雪走出了自己的靜室,然后來到了外面。外面的浮游龍看見寧雪出來,頓時將腦袋湊了過來,討好的叫了一聲。寧雪摸了摸浮游龍的腦袋,然后瞬間跳上了浮游龍的背上。
  “去東面的前線,全面戰爭,開始了!”寧雪說著這句話的時候,寧雪的臉上浮現了妖異而自信的笑容。
  浮游龍叫了一聲,然后瞬間飛了出去。站立在浮游龍背上的寧雪被帶動的氣流吹拂,身上寬大精美的華服獵獵作響,霸氣十足。現在的寧雪,可是被無數人所敬畏的邪妃,主掌了大半個國的絕對掌權者。
  誰能想到,當初那個嬌弱如同小白花一樣的女,會成長到這個地步。
  沒有任何一人是一成不變的,從一個人最初的表現就去判斷他們的結果,無疑是非常錯誤的。不同的經歷,心靈的洗練,才會將人塑造成為非凡的存在。寧雪嘴角微微張開,露出一個絕對不算淑女的笑容,不過,在這個笑容里面,那種微微殘忍而張狂的殺意,才是寧雪現在最好的詮釋——邪妃!
  ————————————
  “杜魯門大人,你真的要做這種事情嗎。”在墨西哥的**卡佩特火山的上面,幾個人站立在邊緣。其一個干練的女看著前面的背影,神情擔憂的說道。
  “不是我想做,而是必須得做。”杜魯門的臉上很平靜。
  “這個世界對于所有人都是陌生的,想要變強,就只能冒險自己摸索。而一旦停止,就會被后面的人不斷的追上。而這個世界,一旦沒有了超然的實力,那么就是災難。與其在那個時候屈辱的死去,不如死在追逐強大的道路上面。”杜魯門說道,聲音無比的鄭重。
  這里的幾人聞言頓時凜然!
  沒有人比他們更加深刻的了解到這一點。雖然現在他們的身份很高,但是這個世界本身就沒有一條完善的道路讓人來行走。任何一個時候,都可能出現某些天才和鬼才,用某種方式趕上所有人。之前的白易和道爾的戰斗,已經展現了LV4的力量,那種強大的力量,簡直令人心折。而為了不落后于人,估計很多人都要下決心了。
  “之后的事情,我已經安排好了,你們幫忙輔佐丘爾吉,管理好勢力內部的事物。”杜魯門說道。并沒有詳細的述說,因為需要安排的事情早就安排好了。
  “是!”所有人都鄭重的回答到。
  “如果,我沒有回來的話,丘爾吉你就自己統領下去吧。”杜魯門說道。
  “大人!”一個男人頓時抬頭,臉上微微帶著震驚。
  “別一副大驚小怪的樣,這本身就是在冒險。”杜魯門說著,身上突然翻涌而出熾熱的火焰,身上的衣物瞬間化為了飛灰。不過,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沒有在意杜魯門赤身**的樣,而是無比的沉重。杜魯門最后說著,一步踏出,猛然朝著下方的火山落了下去,瞬間扎入了最心的巖漿當。
  一群人看著火山心逐漸翻涌的巖漿,沉默了良久。
  “走吧,全面戰斗已經開始了。”那個丘爾吉說道,轉身看向了遠處的城市。
  ————————————
  一個年輕人在一間簡陋的房間里面,瘋狂的勾畫著無數的手稿,然后對其做出修改。這些手稿異常的繁復而雜亂,恐怕除了這個年輕人自己,任何一人都不可能看得明白。當這個年輕人劃下了最后一筆之后,仿佛腦海內,所勾勒的圖像也在這瞬間成型。明明僅僅是一個推演的過程,但是這個過程,就仿佛已經開始學習這種觀想術了一樣。
  “兇神觀想術!”
  這個年輕人嘴里喃喃的說道,眼逐漸透露出一抹猩紅的光芒,嘴巴也大張開來,涎液緩緩的朝著地下滴落。
  當初在澳大利亞發生爭奪,最后流傳出來的兩種功法,就是《藍焰擬形訣》和《兇神觀想術》。可以說,這是流傳在外界,人類目前摸索出來的最高等級的修煉功法,當然,是廣泛流傳的。所有人都知道,這東西很危險,畢竟已經有了杰尼羅一個例。不過就算知道很危險,但是對于后期融合活性細胞的無數人來說,也沒有更好的選擇了。畢竟,像白易、杜魯門他們這些人修煉摸索出來的功法,是不可能這樣容易獲得的。
  因為修煉這兩種功法,已經死掉了多少人了?
  這個問題,恐怕沒有人說得清楚。因為這種問題實在是無法具體的統計。而因為無數人用生命做嘗試,這兩種功法已經和最初流傳出來的時候,有了很多的不同。甚至,出現了無數的版本,但是究竟哪種最有效,誰也說不清楚。
  “我……可以成功嗎。”這個年輕人好不容易才冷靜下來,然后死死的按住了頭。他可以感覺得到,這份修改之后的觀想術或許會無比的強大,但是后遺癥很可能也會更加的嚴重。因為他修改的時候和其他人不同,完全是反其道而行之,不是壓制這種觀想術的后遺癥,而是徹底的綻放其的力量——兇煞!
  也就是真正的如同名字一樣的兇神!
  就連還沒有修煉的他,神智都已經逐漸受到侵蝕,很少恢復清醒了。
  “嘿嘿嘿嘿……不作死就不會死!”這個男嘴巴張開,露出了一個扭曲而變態的笑容,然后瞬間將雙手合攏,跌坐在小屋心。一瞬間,仿佛從這個男的身上,涌出了無數黑色的氣息,兇狠而邪惡。房屋里面的手稿瞬間就被撕裂,然后是四周的墻壁,這座原本就無比殘破的小房間瞬間倒塌,然后這個男徹底的掩埋。
  ——————————————
  其他地方,很多人也在進行自己的事情,發生著改變。
  這是一個崩壞的時代,也是一個進化的時代。
  不同的新事物涌現,或許第一個發現的人,都不知道這東西究竟會給人類的世界帶來多大的影響。只有之后世界不斷的變化,這種影響逐漸爆發出來之后,所有人才會明白這些東西的價值。這些新事物,可不僅僅是看上去就犀利的東西,還包括哪些不起眼的東西,一些普通人偶然的一個發現。
  在這個混亂的時代,為了生存,為了競爭,為了戰斗,智慧生物的潛力被最大程度的激發,閃耀出生命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