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508 外界

究竟是被時代的車輪碾壓成為塵土,還是駕馭著時代的車輪,迎向嶄新的未來呢?
  毫無疑問,誰都無法回答,不過,每個人都在憑借著自己的努力,或者運氣,或者拼搏,想要駕馭時代的車輪。
  ……
  在白易這邊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另外一個地方,同樣發生了無比激烈的戰斗。為了得到道爾的殘軀,各方勢力發生了難以想象的爭斗。恐怕在發生戰斗之前,這些人都沒有想到,僅僅是一具殘軀,就會引起這么多人的爭奪。
  不過想想也不奇怪,道爾畢竟是第一個將白易逼迫到這種地步的人,而且白易還說道爾吃了那個什么種源果實。
  新奇的名詞,但是一聽就知道是好東西。
  不管是殘軀的價值,還是那個什么種源果實,都有讓人爭奪的理由。
  這邊的爭奪雖然沒有意大利的戰斗這么浩大,但是同樣非常的驚人。不過,這些戰斗全部都被白易那邊數十顆核彈引爆的事情所掩蓋下去,所以反而沒有引起多少人的察覺。在一番激烈的爭奪之后,各方勢力損失了無數的人馬,最后道爾的尸體終于被一個神秘的勢力獲得。這個神秘的勢力就好像不在乎損失一樣,瘋狂的要得到這東西。
  當最后道爾的殘軀被送到那個神秘年輕人的面前的時候,曹睿杰差點狂笑出來。
  犧牲了無數的人手,終于將道爾的殘軀得到手了。
  這個時候,道爾的尸體表面被沖擊所撕裂,鮮血和肌肉裸露在外面,腦袋上面更是露出了大部分的骨骼,看上去非常的嚇人。但是曹睿杰卻完全沒有在意,就如同欣賞稀世珍寶一樣,神情簡直狂喜得可怕。
  “少爺,已經過去了三天了。”還是他的手下提醒了一句。
  曹睿杰總算從得到道爾殘軀的狂喜當中清醒了過來。對的,從道爾死亡,已經過去了三天了,也不知道,這個時候還能不能完美融合道爾的力量。記得博士之前說過的,想要完美融合其他人的力量,好像需要的是活著的人物。當曹睿杰冷靜之后,才開始聯系自己大本營里面的博士。
  不過,當曹睿杰聯系過去之后,對方立即就告訴他一個不好的消息。
  那個實驗體的女兒跑掉了!
  “什么!”曹睿杰直接咆哮起來。
  這么重要的消息,怎么這個時候才通知他。那個中國女人已經死了,那么她的女兒就是最后剩下的可以使用的素材了,怎么就讓對方給跑了。而且,一個三歲大的小女孩是怎么從研究所里面離開的。那個小女孩可是從出生就從來沒有離開過研究所,看上去就好像沒有人類感情的洋娃娃一樣,怎么可能離開那個地方。
  “經過詳細的排查,應該是青菱帶她離開了研究所。”
  “青菱?”
  “聶青菱,就是我的那個助手,原本不是很出色,但是學習東西很快,所以就提拔成為了助手。這次研究所里面的力量都被你帶了出去,護衛放松了很多,她趁著一個不注意,就帶著那個小女孩離開了研究所”對面的博士解釋道。
  他媽的,你的意思是怪我了?
  曹睿杰這個時候簡直想要罵人。不過想到博士的能力不可缺少,只能忍耐住心里的憤怒。在忍耐下心里的怒氣之后,曹睿杰才冷靜的開始詢問。
  “那么,現在有人去追她們了嗎?”
  “已經派人去了,就是研究所里面的外部護衛人員。”對面說道。外部護衛人員,一聽就知道基本屬于那種打醬油類型的,雖然賣相或許比較嚇人,但是實力嘛,大家都懂的。不過想到那個聶青菱只是一個沒有什么力量的年輕女孩,而那個小女孩就更是一個累贅,那么倒也算是足夠了。不過,能不能夠追上,就實在是不清楚了。
  “我這里得到了道爾的尸體,你能不能夠讓我融合他的力量?”曹睿杰再次問道。
  “這個問題,必須得等你將那個道爾的尸體帶回來我才知道了。”對面的博士很冷靜的回答到。
  之前白易和道爾的戰斗,基本上所有人都見過了。坦白說,這個博士也認為,沒有比道爾更加合適的選擇了。融合其他人的力量,不管是白易還是茉茉還是杜魯門還是其他人,都沒有這么好的機會捕獲到對方。如果他們真的擁有直接捕捉一個高手的力量,那么又何必采取這樣的方式,融合其他人的力量。
  雖然沒有得到肯定的答案,但是曹睿杰還是立即回到了自己的大本營,印度的東面邊緣。
  當得到道爾的殘軀之后,那個博士也沒有耽誤時間,立即開始了測試。而這個時候,曹睿杰則是開始安排新的人手,務必要將那個叫做小玉的女孩給帶回來。只要還有那個小女孩在手上,那么即使這次不能融合道爾的力量,他也還有機會。但是如果那個小玉都弄丟了的話,那么他以后的發展就會受到極大的滯礙。
  ……
  而這個時候,聶青菱帶著小玉,已經回到了中國的境內。說起來,這還是這三年來,逐漸從最初的混亂演變出了混亂中的秩序,否則如果是最初的那段時間的話,聶青菱估計早就被卷入各種爭斗,成為犧牲品了。不過即便如此,一個年輕的女子帶著一個三歲的,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在這種世界上行走,還是顯得無比的艱難。
  特別是,研究所那邊派出來追擊的人來了之后,兩人就更是多次遇險。
  利用自己的從研究所帶出來的那些隱秘性質的針劑和化學武器擊退了幾人之后,聶青菱已經感到疲于應付了。剩下的毒針不多了,而且對方也有了防備,再次使用,肯定沒有這么有效了。胸部骨折,還有強烈的疲憊,讓聶青菱覺得自己已經支撐不下去了。
  “小玉,很抱歉我無法將你送到安全的地方了。”聶青菱說道。
  “我們會被抓回去嗎?”小玉的眼中平靜無比,沒有絲毫的神色。
  “你會被抓回去,而我,估計就回不去了。”聶青菱緩緩的說道,然后幫小玉撫平了額頭散亂的發絲。
  “嗯!”小玉冷靜的點點頭,平靜的接受了這個事實。
  聶青菱看著小玉這個樣子,都不知道該怎么勸說了。單純得如同一張白紙,將自己的生活和實驗完全當做了理所當然,沒有絲毫的抵觸和排斥。完全不知道,那些人對她和她母親所做的事情有多么的過分……這是,罪惡啊!
  “等會你朝著前面走,如果有機會,你就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活下去,見識更多的事情吧。如果,我是說如果,你再次被抓住的話,就將這個給自己刺下去。”聶青菱拿出一支隱秘的毒針,然后遞給小玉。
  小玉接了過來,滿臉的茫然。她見過這種毒針的,剛才追擊他們的幾個男人就是中了這個,然后死去了。聶青菱姐姐這是讓她死掉嗎。
  “好的!”雖然明白了聶青菱的意思,但是小玉卻并沒有拒絕。
  聶青菱最后抱了一下小玉,眼淚緩緩的流了下來,但是她卻沒有解釋。真的,對于小玉來說,與其逃不掉被再次抓回去,還不如就這樣直接死了的好。聶青菱抱了小玉一下之后,就將小玉推了出去,讓他朝著東面的方向逃跑。而聶青菱則是自己留下,準備給小玉再次爭取一些時間。雖然,聶青菱自己都不抱希望。
  這里已經是中國西部邊境的山脈地區了,四周的人煙因為這段時間的混亂,已經無比的稀少,連個尋求幫助的機會都沒有。
  在小玉離開之后,聶青菱就整理了一下自己手里的‘武器’,都是一些研究員才會使用的隱秘性質的武器。雖然這些東西看上去很不起眼,但是一旦命中的話,其致命性,比起很多武器來說只高不低。
  來了!
  聶青菱聽見輕微的腳步聲,悄悄的藏好了身體。在對方經過的瞬間,聶青菱突然抬頭,然后迅速在山石上面借力,然后彈了出去。弱只是相對的,現在的人類,每個都是進化人類,起碼比起和平時代的普通人,各個都非常的強大。就算是聶青菱,也只是不擅長戰斗而已。
  對面在聶青菱出來的時候,頓時發現了她,然后立即做好了防備。
  ……
  很快,聶青菱就不是對方的對手,然后被重重的毆打在肚子上。其實,雙方根本就沒有發生什么像樣的戰斗,聶青菱就被對方玩弄在指掌之中了。
  “女人,那個小女孩呢?”確認聶青菱沒有反抗能力之后,對方抓著聶青菱的頭發,將她提了起來。
  “老大,這個妞看上去好像還不錯的樣子,別這樣弄死了。”一個男人提醒道。
  “人渣!”聶青菱噴出了一口帶著鮮血的唾沫。如果說,白易是那種墮入黑暗的光明的話,這些人,就是純粹只知道**的人渣而已。
  “等會你就知道是不是人渣了。”世界的秩序早就崩潰,估計這幾個人也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了。不過這個時候,這幾人還是可以分清輕重的,他們最好還是先將那個小女孩給帶回去。立下這個功勞之后,說不定他們就可以獲得名額,直接融合其他進化人類的力量,從而變為強者了。
  不過,就在幾人想要追擊的時候,突然之間,一個黑白的身影突然從遠處彈了出來,瞬間撞飛了其中一人。等這個黑白色的身影落地之后,所有才驚愕,一頭穿著人類衣服,擺出架勢的肥胖的熊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