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0)      第1347這份信念(11-20)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0)     

災厄紀元486 可笑的世界

兩人同時驚愕,但是下一瞬間,兩人又同時反應過來,現在可不是驚愕的時候。戰斗瞬間再次爆發,不過這一次,道爾則是帶著猙獰和興奮,他居然可以反彈白易的逆花瞳,難道他就是白易的克星了嗎。心里對白易的恨意,還有克制了逆花瞳的興奮,讓道爾現在看上去異常的張狂。
  而這個時候,白易則是在心里嘆息一聲。
  其實,白易早就知道,逆花瞳非常的惹眼,不止是敵人,就算是盟友,都在摸索著怎么應付逆花瞳。
  到目前為止,可以應付逆花瞳的人已經出現了好幾個。中國那邊,似乎有一個天才科學少女姬青瑤,她很早就研究出來了逆花瞳的應對方式,只不過并不完善,所以白易最后依舊可以催眠對方。而那個神田火烈,似乎是利用燃燒生命場的方式,隔絕了所有的介質場,所以也對他沒有作用。
  白易之所以不在戰斗中經常使用逆花瞳,不僅僅是因為逆花瞳的消耗比表面中更加巨大,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不想過多的暴露自己的底牌。
  結果,這里又出現了兩個!
  白易雖然心里嘆息一聲,但是卻并沒有覺得沮喪。這個世界,本來就沒有無敵的能力,現在,只不過又多了一個對手而已。戰斗依舊要進行下去,除非他們當中的其中一人倒在這里。
  “剛才究竟發生了什么?”四周的人群都在這個時候非常的驚愕。
  “誰知道,現在的戰斗,真是越來越看不懂了。”
  在白易和道爾戰斗起來之后,很快,其他的人也再次動手了。而且,不僅是這些人,聯合國那邊另外的三人,阿洛蒂雅和其他的執行官,黑幕意大利原本的人手,路易吉下面還活著的那些下屬,都逐漸朝著這里趕來。剛開始,相互之間還相隔甚遠,但是越是到中間,就難免會發生沖突。
  這么多人卷入進來之后,仿佛整個佛羅倫薩都被卷入了戰斗里面,戰場,徹底的混亂了。
  這個時候,這里混亂的戰斗幾乎已經吸引了整個世界的目光。
  意大利的內戰,究竟會演變成為什么樣子?
  在混戰的中心,最激烈的無疑就是白易和道爾的戰斗。即使是逆花瞳被克制,但是這個時候白易進入了lv4,依舊非常的強大。道爾這個時候,才算是知道了白易的真正實力究竟如何。這個時候,誰都知道這就是意大利最后的戰斗了,現在這里的戰斗已經將所有人都卷入了進來,不用有任何的留手了。
  所以,盡情的去釋放自己的力量!
  戰斗的聲音,慘叫的聲音,破壞的聲音,各種聲音交織,所有陷入其中的人,全都無法拔出自身了,這里最后能夠站立的,只有一方。
  突然之間,白易身體傳來一股悸動,剛才被貝米拉壓制的病原體又開始躁動了。而這個時候,白易正處于戰斗中,所以幾乎是瞬間,道爾就捕捉到了白易的破綻。
  識感沖擊!
  一瞬間的破綻,瞬間就被道爾抓住,然后給了白易一次巨大的傷害。白易頓時倒飛而出,從鼻孔逐漸滲透出鮮血。
  “去死,白易!”道爾瘋狂的大聲吼道,眼中充滿了殺意。
  “白易!”四周在戰斗的其他人,阿洛蒂雅、貝米拉、夜夜等人,全部都驚恐的叫了出來。雖然知道白易之前受了暗傷,但是他們卻沒有想到,影響會這么巨大。這還是第一次,他們看見白易在正面戰斗中輸給了對方。
  幾人都想要立即過去救助白易,但是這個時候,他們的對手同樣糾纏得非常的緊。戰斗需要出現結果,而結果出現得最快的方式,就是頂端的戰斗結束。
  識感沖擊!
  識感沖擊!
  趁著白易受到病原體影響的時候,道爾瘋狂的發動了識感沖擊。這就是多蘿西給他留下的鋪墊,多蘿西犧牲了自己的生命,就是為了殺掉白易。雖然表面上沒有任何的傷害,但是白易的意識卻仿佛受到巨大的沖擊一樣,從白易的雙眼、耳孔,不斷的的流出鮮血,顯然這些攻擊的破壞有多么的巨大。
  “殺,我要殺了你!”
  啵的一聲,白易被無形的沖擊彈了出去,重重的跌落在地上。
  而這時候,道爾突然也噴出一口鮮血,就算是主動攻擊,但是之前夜夜砸斷了他的胸骨,依舊對他造成了巨大的影響。道爾看著對面緩緩站立起來的對著白易,微微的喘息。這個時候,道爾并沒有趁機進攻,因為他覺得自己已經穩操勝算,而且,還有一件事,如果沒有弄清楚就殺掉白易的話,道爾始終覺得不甘心。
  “我不明白,白易你究竟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白易不斷的滴下鮮血,看上去異常的凄慘。
  “沒錯,你究竟想要什么。現在這里聚集了幾乎所有人的目光,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你敢不敢說你究竟想要做什么!”道爾大聲的咆哮到,就連其他正在激戰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放緩了動作,然后關注著中心。
  白易將整個世界帶入這個時代,究竟想要做什么?
  “當著所有人的面嗎!”白易看向天空。
  “夜夜!”白易輕輕的說道。
  “在!”已經失去了戰斗能力的夜夜立即回答到。
  “連接衛星,將這里的一幕全部放送出去,當著……全世界!”白易說道。
  這個時候,其他人聽見白易這么說,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戰斗,就連擺脫了戰斗的阿洛蒂雅,都沒有接近白易,而是在旁邊靜靜的望著。很顯然,到了這個時候,白易已經要將真正的緣由說出來了。不知道,這將是一個什么樣的理由?
  正義、仇恨、愛情……?
  “如果一個人知道這個世界是錯誤的,那么他會怎么做?”
  “是改變自身,融合進入這個世界,還是以堅決的態度去改變這個世界?”
  “我不是在問你們一件簡單的小事!”
  “因為前者雖然是錯誤的,卻可以維持這個世界表面的和平和穩定;后者雖然是正確的,卻會給這個世界帶來難以想象的災厄。”白易雙手張開,微微興奮而猙獰的大聲的說道。戰場呼嘯的風聲也無法掩蓋白易的聲音,相反,夠過重重沖擊之后,白易的聲音顯得異常的沙啞,仿佛在耳邊不斷震動一樣。
  “每個人有不同的選擇,而我的選擇就只有一個!”白易聲音微微放低。
  “顛覆這個錯誤的世界!”白易的這句話幾乎是從胸腔里面吼了出來。那刺耳的聲音穿透了四周的所有空間,回蕩在所有人的耳邊。
  周圍已經聚集了很多的人群,這些人有些原本就是在這里的,而更多的,則是被戰斗所吸引,然后來到這里的人群。這個時候,方圓幾十公里的人,即使是看不見戰斗的人,都可以在耳邊聽見白易說出的這一番話。不過,雖然聽見了這一番白易的表述,但是他們卻依舊無法理解
  “完全無法理解,你究竟在說什么。我只想知道,你將整個世界帶入了這樣的境地。而現在依舊不妥協,你究竟想要做什么?”道爾憤怒的說道。
  “呵!”白易哂笑了一下,如果是多蘿西,恐怕立即就明白了。不,正是因為多蘿西早就知道了這一切,所以才會付出生命的代價,也要阻止白易。
  “妥協,我為什么要妥協。”
  “為什么不,你現在已經擁有了身份、權利、力量……可以說你已經是這個世界上最頂端的一群人之一了。你還有什么不滿足的,只要這個時候停手,那么我們兩方就沒有必要發生戰爭,也就不會有這么多的人死亡了。你知道,現在這個世界上,各個國家究竟是陷入了怎樣的混亂里面嗎,每一天究竟又有多少人,在絕望和無助當中死去嗎?你知道多蘿西是多么想要和解嗎!”道爾強烈的質問。
  “他們呢!”
  “他們……!”
  “沒錯,他們,黑幕力量的所有人。現在除了少部分人已經從云端跌落以外,更多的人,都還活著,難道在做出了這么多的事之后,依舊逍遙法外,并且依舊成為人上人嗎。”白易雖然站立起來,但是依舊搖搖晃晃。
  “哈~!”道爾嘲諷的一笑。
  “你有什么資格說我們!啊,你有什么資格!”對面的道爾都不由發狂了。
  “你自己不也這樣嗎,如果說,我們用人體來做實驗,消耗掉的人數才幾千萬的話。你怎么不看看你自己的行為。沒錯,就是因為你,才引發了這個新時代的開端,但是,這個新時代卻是一個混亂殘忍的時代,在這個時代里面死亡的人數,你知道有多少嗎。短短三年,死亡的人已經有上十億了,而且,這個數字還會繼續增加下去。而且,在這個時代里面,不僅是死亡,還有比死亡更加痛苦的事情。”
  “說到該死,你比我們更加的不堪。”
  “是這樣的!”道爾憤怒的揮下了右手。
  在道爾說完之后,整個戰場都變得一片寂靜,就算是早就在心里想到了這一點,但是因為白易的身份,所以從來沒有人提及這個問題。而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想看看,白易究竟想要怎么回答。
  “嗯,是這樣的!”白易擦了一下雙眼的鮮血,緩緩的說道。
  承認了,居然這樣就承認了,周圍的所有人全都在這瞬間變得呆滯。而這個時候,白易突然朝前面走了兩步。
  “或許你說得對,我身上所背負的鮮血和怨恨早就超過了所有人。”白易雙手張開,露出一個微微神經質的笑容。配合現在白易滿身鮮血的樣子,這個時候的白易看上去有些令人不寒而栗,就好像快要崩壞的感覺一般。
  “我的罪孽,早就無法清洗,就算是死亡也無法償還。”白易抬頭看著天空,黑沉沉的天空,就仿佛象征著這個世界的現在一樣。
  “所以說,這樣才更可笑不是嗎。”白易歪著頭,再次看了一眼道爾。
  “可笑?”
  “沒錯喲,非常的可笑。這個世界,從什么時候開始變得這么的扭曲了,像我們這種雙手沾滿罪惡的人,還可以成為這個世界的掌權者。我——白易,背負著無數人的鮮血和仇恨,該死!”白易說道這里,雙眼逆花瞳轉了一下。所有人都被白易那斬釘截鐵的語氣給嚇了一跳。“但是同樣的,你們也該死。我們的雙手上面,都沾滿了鮮血和罪孽,居然還妄想繼續成為這個世界的掌權者,居然和我說什么妥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白易大聲的笑了起來。那種神經質一般的笑聲,癲狂的笑聲,讓所有人都側目。
  “我妥協——世界恢復和平,我成為上位者,黑幕力量也繼續掌握著這個世界,真是皆大歡喜,皆大歡喜。”
  “啊~~~~~!”白易一聲悠長的呻吟,仿佛在盡情的釋放自己心中的感情一樣,令人迷醉。
  “從一開始,我就知道這個結果。我清楚的知道,如果我引發這個新的時代,將會給世界帶來什么樣的結果。但是,就算是知道,我也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引發這個時代。因為,我無法容忍這種隱藏在黑暗之下的光明。”
  “我啊,是個失敗者!想要沖破這個世界的黑暗,給這個世界帶來真正的光明,但是我本身卻帶來了更加深沉的黑暗。”
  “我期待著有一天,有一個真正代表正義的人拿著象征光明的利劍,刺穿我的胸膛,真正的,代表光明的……!”白易的語氣顯得微微有些低落。
  “而你們!”白易突然抬起了聲音。
  “將要和我一起下地獄!”白易狠狠的吼了出來,猙獰的神情仿佛要擇人而噬。